《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五百六十八章蘇妃暄


    第五百六十八章 蘇妃暄

    第五百六十八章 蘇妃暄

    夾著劍尖,葉晨輕輕一彈,其清脆的劍『吟』聲響徹而起。

    抬起頭,葉晨望著滿臉錯愕的王林,淡淡道:“劍是用來殺人的,而不是用來逞威風的!”

    這一刻,王林隻感到手中之劍仿佛嵌入了山石之中,竟然絲毫動彈不得。

    真氣狂湧,任憑王林如何發力,卻始終撼動不了葉晨的身形。

    “閣下當真為了這女子與我作對不可?”劍眉微皺,王林冷聲道。

    作為連雲宗宗主,王林自然能夠察覺到眼前這小子決不能小覷,因此,語氣也不由凝重起來。

    聞言,葉晨淡淡道:“我一直很討厭別人用劍指著我,而如今你卻用劍指著我,你說呢?”

    聽著葉晨這毫不客氣的話語,王林臉『色』微沉,冷聲道:“看來閣下是故意與我連雲宗作對了!”

    連雲宗與劍穀在這方圓數萬的地域內也是鼎鼎有名,其聲望顯赫,這劍穀也罷,連雲宗也罷,然而在葉晨看來,這幾宗與被滅的神雷宗並無區別。

    嘴角噙著一抹冷笑,葉晨扶著那啞女,轉頭,低語道:“還能堅持的住嗎?”

    這女子雖啞,然而並未失聰,聞言,女子輕微點頭,不過其臉『色』異常慘白。

    趁著葉晨和啞女交流的時候,王林身形猛然踏出一步,左手微抬,其氣勁狂湧,直接朝葉晨拍來。

    嘩!眾人一陣嘩然,這王林居然偷襲?

    “哼!”連頭都未回,葉晨冷哼一聲,身上浮現出一股強悍氣勢,空氣在這一刻劇烈地波動起來。

    葉晨左臂上一股無形勁氣湧動,瞬間傳到了劍指之上,恐怖的氣勁瞬間爆發。

    一股恐怖的力道從劍柄上傳來,王林手臂被震的一陣發麻。

    在眾人驚駭的眼中,王林手中的劍赫然脫手而出,最終詭異的朝後甩去,最終『插』入王林的胸脯內。

    在那劍脫離開來的時候,葉晨包裹著劍氣的劍指微分,食指猛然一彈,直接破開王林的掌勁,點落在王林的胸脯處。

    勁道爆發,王林隻感覺全身的骨頭都碎了似的,撕心裂肺的疼痛如『潮』水般淹沒了全身。

    砰砰!王林的身形入斷線的風箏般,朝後退出數步,最後直接撞破劍客來的牆壁,身形如墜落的流星般,朝下方落去。

    血跡狂湧,望著劍客來的頂層,王林眼中閃過一絲畏懼之『色』,強忍住傷勢,腳步微踏,連忙朝遠處『射』去,這王林竟然逃走了?

    木屑紛飛,下方來往的路人皆是錯愕的望著這一幕,那不是王林嗎?他怎麼如此狼狽?

    一時間,下方的路人皆是抬頭望著劍客來,那一道清瘦的身形浮現而出。

    站在破敗的窗口前,葉晨靜靜的望著那道逃竄的身影,直至消失不見,並未追去。

    在葉晨的感應中,兩股極為強悍的氣息緊隨在那王林身後,那兩股氣息絲毫不亞於自己,顯然是假魂武境。

    先前,葉晨便感應到在這劍客來的四周有兩股強悍的氣息存在,現在看來,那兩人應該是保護王林,倘若葉晨出手擊殺王林,必然會受到兩人的阻攔。

    “連雲宗!”揣著懷中的劍帖,葉晨淡淡一笑,看來此處送帖此行要變得有趣了。

    整個閣樓的頂層依舊安靜十足,眾人皆是怪異的望著葉晨,這小子怎麼來頭,居然敢得罪王林,並且將之重創。

    蘇韻身後的兩名女子也是目瞪口呆的望著葉晨,這少年郎實力居然恐怖。

    啞女倒是沒有眾人那變化不定的心思,對著葉晨婉然一笑,支支吾吾著,顯然是在感激葉晨。

    對此,葉晨隻是淡淡一笑,取出一枚丹『藥』遞給啞女,輕笑道:“服了它,能緩解下疼痛!”

    聞言,啞女神情一怔,接過丹『藥』,服下,其一股熱流在體內流竄著。

    慘白的臉『色』漸漸紅潤起來,啞女擦拭掉嘴角的血跡,感激一笑。

    隨即,啞女神『色』輕微一變,旋即對著葉晨支支支吾吾起來,眼角間流『露』出一絲擔憂。

    葉晨自然知曉啞女的擔憂,輕微一笑,解下腰間的酒壺,隨意飲了一口,輕笑道:“無礙,那人對我產生不了威脅!”

    不過當葉晨目光觸及那滿地狼藉的時候,神情微怔,那王林在自己看來隻是跳梁小醜,然而卻足以輕而易舉捏死眼前這女子。

    目光瞥過那落地的古琴,葉晨略微沉思了片刻,這女子雖然啞,然而其先前的琴聲便可看出,此女在琴道上造詣頗深,不如讓老師教她撫琴,這倒也不錯。

    “經過此事,你倒也不能在這待下去了!”葉晨頗為無奈道。

    聞言,啞女神情輕微一怔,旋即便明白過來,的確,若葉晨離去,以她一弱女子如何抵擋的住那王林的怒火。

    直視那葉晨那清脆無比的眼眸,啞女輕微點頭。

    不知為何,啞女始終感覺葉晨身上有吸引自己的東西存在,站在葉晨身邊,啞女便感受到一股安全感。

    麒麟戒內,四代月神佩玉上又輕微晃動了一下,數息後,再次恢複平靜。

    葉晨倒是也沒有意料到啞女會不假思索的答應下來,同樣一笑。

    啞女雖然從小便不能出聲,然而其家世倒是不錯,正是因為不能出聲,啞女才不會被紅塵所羈絆,一心學琴。

    然而中途家世敗落,其雙親也接連病逝,如今,以她一弱女子不得不出來賣藝為生。

    若沒有那胎記,啞女相貌也是上等姿『色』,自然不缺乏一些浪子調戲,因此啞女這數年來倒也吃了不少苦頭。

    說來也可笑,最後因為那胎記,啞女方才避免了被那些人玷汙。

    眼眸微眯,啞女輕微一歎,她實在厭倦了那顛簸流離的生活,她相信眼前少年郎會對自己好。

    朝前邁出數步,葉晨拾起掉落在地上的古琴,其目光一凝,這架古琴隻是一架普通的琴罷了,能吸引葉晨注意的隻有琴尾上的一些字眼。

    三個清秀的字眼,顯然是出自女子之手:“蘇妃暄!”

    “蘇妃暄!”抬起頭,抱著古琴,葉晨轉身望著啞女道:“這是你的名字?”

    輕微點頭,啞女同樣抬起頭,望著葉晨,婉然一笑。

    “名字倒是不錯!”將古琴遞給蘇妃暄,葉晨取出一袋金幣,隨意的扔在酒桌上,對著蘇妃暄道:“走吧!”

    抱著古琴,蘇妃暄安靜的緊隨在葉晨身後,原本圍觀的人紛紛散開,不敢直視葉晨的目光。

    隨意的取了數瓶佳釀,葉晨便帶著蘇妃暄下樓,整個頂層安靜的可怕。

    直到葉晨已經蘇妃暄的身影消失在拐角處時,閣樓內才回複以往的喧鬧,一陣陣議論聲如雨後春筍般冒出。

    “師兄,那少年郎的實力如何,以王林的修為卻如此輕易敗在他手中!”蘇韻身後,先前那名出聲的女子道。

    這名女子叫做謝敏,其修為倒是不錯,聞言,蘇韻輕微一歎,道:“先前,王林是沒有將實力完全展現的機會,不然也不會敗得如此徹底,不過這少年郎的實力倒是深不可測,恐怕那王林全力出手也不是他之敵!”回憶起先前的那一幕,蘇韻便越發感覺到這少年郎的可怕。

    “師兄,比起你,那少年郎可是你之敵?”聞言,謝敏神情一怔,沒想到那少年年紀輕輕,其實力便如此可怕。

    “不相伯仲!”嘴角浮現出一絲笑意,蘇韻沉思道:“不過,如果我施展宗門秘法的話,那我倒是有信心戰勝他!”

    聞言,謝敏臉『色』一喜,自幼她便非常崇拜蘇韻,在她看來,蘇韻是最強的。

    臨窗而立,蘇韻望著下方,其中兩道身影在人海之中顯得極為醒目,直到那兩道身影消失不見。

    抬頭望去,蘇韻有種錯愕的感覺,那個方向不是自己宗門所在之處嗎?

    “或許,會再次相遇也說不定!”蘇韻輕聲喃喃道。

    “師兄,自語什麼?”謝敏為蘇韻添了杯酒,問道。

    “沒有!”蘇韻若有深意的望了葉晨離去的方向......

    

Snap Time:2018-07-21 08:24:43  ExecTime:0.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