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五百六十七章連雲少宗


    第五百六十七章 連雲少宗

    第五百六十七章 連雲少宗

    而這三人自然便是劍穀弟子,為首的男子叫做蘇韻,其餘兩名女子則是他的師妹。

    王林邪魅一笑,對於他想要的獵物,他可是從未失敗過。

    淩厲的氣息在王林身上彌漫而出,現場的喧鬧聲也因此而消散掉,整個頂層寂靜的可怕。

    舉杯,王林居高臨下的望著身下的女子,邪魅一笑,其恐怖的威壓彌漫而出,將女子的身形籠罩在內。

    這名女子隻不過一名常人罷了,絲毫沒有修為,又如何抵擋住這股恐怖的威壓,清瘦的嬌軀不斷顫抖著,眼中也是流『露』出驚駭之『色』。

    在這股恐怖的威壓之下,她連動彈的機會都沒有,隻能支支吾吾著。

    淡淡一笑,王林身形微曲,手中的酒杯稍微傾瀉,其酒水順著杯角流出,一道晶瑩透亮的細線浮現而出。

    在王林巧妙的控製之下,這酒水直接流入女子的胸脯上。

    白『色』紗衣立刻被酒水所濕透,望上去,這白『色』紗衣也變得透明無比,王林邪魅一笑,其目光落在女子那胸前凸起的部分,兩顆突出的小紅點顯得極為醒目。

    女子也注意到了胸前的異樣,臉『色』一陣緋紅,支支吾吾著,想以此來反抗,然而落入王林眼中卻是一種享受。

    右手微抬,王林輕輕撥開女子的柔順的長發,當王林目光觸及那醒目的胎記時,嘴角的笑意瞬間凝固住。

    鮮紅的胎記顯得如此觸目驚心,王林有種被欺騙的感覺。

    酒杯從手中脫落,王林直接抓起女子那柔順的長發,用力一甩。

    少許長發直接被抓落,在這股力道之下,女子的身形直接朝一旁的柱子撞去。

    砰!沉悶聲響起,女子那嬌弱的身軀直接撞上那柱子。

    砰砰!女子無力的在地板上翻滾數圈,由於喉嚨發不出聲音,女子連慘叫聲都未發出。

    “真是掃興,原本以為找了不錯的獵物,原來是個醜八怪,真是敗壞了本公子的雅興!”王林頗為氣憤道,說完,右腳踢出,直接踢中那女子。

    砰!那女子身形直接撞上背後的柱子,鮮血順著女子的嘴角滴落,一道血跡蔓延而出。

    當瞥見女子臉頰那鮮紅的胎記時,王林一陣厭惡,又要起身,踢那女子一兩腳。

    見此,劍穀弟子蘇韻終於看不下去了,那王林以一宗之子欺辱這一弱女子,實在是有失連雲宗的風範。

    起身,不顧自己兩名師妹的勸阻,蘇韻起身,然而還未踏出去,其一陣有力的腳步聲便在這安靜的樓層內響起。

    這腳步聲極為有力,顯然是有人故意弄出來的,對此,眾人都朝樓梯的拐角處望去,到底是誰?

    誰會在這個時候來觸犯王林的怒氣?一時間,數十雙眼睛皆是盯著那拐角處,數息後,一道身影浮現而出。

    見此,眾人皆是一愣,劍客來的服務員,這劍客來的服務員何時變得如此大膽?

    全身已經被冷汗浸透了全身,服務員臉『色』蒼白的望了眾人一眼,立即站在一旁,其腳步聲卻還在響徹著。

    一道清瘦的身影緩緩浮現在眾人的視線中,踏上最後一道台階,葉晨平淡的目光在四周掃了一下,旋即落在那地板上的血跡處。

    先前葉晨站在樓梯處傾聽那琴曲,自然也能聽見這發生何事?

    劍眉微皺,葉晨直接朝那女子走去,當走過王林身旁時,王林刻意的冷哼一聲,頗為挑釁的望著葉晨。

    對於王林的挑釁,葉晨視若未見,臉『色』微變,快步的朝前走出數步,彎下身,察看這女子的傷勢。

    女子傷勢極為嚴重,以這女子薄弱的身軀又如何承受的住王林的一腳。

    葉晨記得莫澈說過,如果眼睛是人心靈的窗戶,那麼琴聲便是我們這些琴者心靈的窗戶。

    雖然僅僅一段琴聲,葉晨卻聽懂了,聽懂了女子心中的心酸,生活壓迫的無奈。

    血跡灑落滿地,同樣落在那架古琴上,葉晨眼眸微眯,或許受到莫澈的影響,對於撫琴者,葉晨心中始終有著莫名的好感。

    武者,是追求武道,然而對於琴者而言,我們追求的隻是琴聲的世界,不為逐利,不為逐名,隻是為了那琴音。

    耳旁依舊響徹著莫澈的低語聲,葉晨起身,扶起這啞女,女子感激的對葉晨一笑,這一笑很美。

    對於一名啞女而言,她能做的便是一笑。

    這一笑,笑得如此淒慘,而此刻,葉晨和火麒麟兩人卻未注意到,在麒麟戒內,四代月神佩玉上閃過一縷莫名的晃動。

    這晃動十分不明顯,加上火麒麟閉關,葉晨又未去刻意注意,因此,兩人都沒察覺到。

    右手按住女子的後背,真氣緩緩在女子體內流竄著,理順女子那翻滾的血氣,

    瞥見女子臉上那鮮紅的胎記,那胎記乍一眼一看有點熟,葉晨微微一怔,不禁有種恍惚的感覺,這胎記看上去像一輪彎月。

    血跡順著啞女的嘴角滴落,滴落在葉晨的手背上,這鮮血有點溫熱。

    輕微一歎,葉晨抬起頭,其平淡的目光開始變得淩厲無比,冷冷的望著王林,淡淡道:“你不覺得過火了嗎?”

    聞言,王林大聲笑了起來,肆無忌憚,不過旁邊的蘇韻三人卻從他眼中看到了熾熱的怒火,他王林何曾被人當眾斥過,又何況眼前這少年郎!

    “你又是何人,與這女子有關?”停下笑聲,王林隨意的握住背後的長劍,長劍出鞘,隨意的朝前刺出幾劍,輕笑道:“小子,英雄救美倒是情有可原,可是你救的這個女子倒是醜了點,不過你即熱打擾本公子的雅興,那也得和她一樣,付出點代價!”

    話語未落,王林身形朝前邁出數步,在周圍錯愕的目光中,長劍夾帶著淩厲的劍氣,朝葉晨激『射』而去。

    眾人皆是料不到這王林『性』情如此怪異,人家隻不過說了一句話便要出劍傷人。

    葉晨淡漠的站在原地,右手依舊按在啞女的身後,對於這強勢的一劍,葉晨視若未見。

    此時葉晨的行為落入眾人的眼中無疑是『自殺』,這王林好歹也是連雲宗宗主,其修為自然不差,這少年既然敢如此托大。

    站在蘇韻身後的兩名女子皆是輕微一歎,身披白『色』輕紗的女子輕聲道:“那少年郎托大了!”

    不過旁邊的蘇韻卻不是這麼想,望著葉晨那一動不動的身形,眼中『露』出了一絲深思之『色』。

    就在劍要觸及葉晨的時候,葉晨動了,左手微抬,其左指緩緩探出,輕輕的一點,恰好點住王林的劍尖,王林身影不由一頓。

    眾人一陣震驚,望著那修長的手指,上麵卻是沒有任何的痕跡。

    眾人難以想象這一根手指如何抵擋住王林這淩厲的一擊,以及那淩厲的劍氣,特別是少年郎對時機的把握程度令人驚駭。

    “氣武劍器嗎?品質倒是不錯!”葉晨目光朝著那劍看一眼,隨即輕聲道:“你想要與我為敵嗎?”

    漫漫劍道,葉晨接觸過不下數千種劍意,自然也明白,任何一種劍器在某種程度上,都有了一定的靈『性』。

    而葉晨這隨意的一句話卻蘊含了意境的味道,將意境融入舉止之中,言出道隨,意之所在!

    葉晨話語未落,這劍器便發出了嗡嗡的顫鳴聲,從其中,王林卻是感應到了一股畏懼的意識!

    這怎麼可能?這是王林從未在自己劍器上感受到的?

    

Snap Time:2018-01-22 04:35:15  ExecTime:0.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