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五百六十六章榕城


    第五百六十六章 榕城

    第五百六十六章 榕城

    為了追求光和熱,飛蛾勇於撲火。

    飛蛾撲火尚且如此,更何況是林芷韻。

    林芷韻抬起頭,輕笑道:“師傅,我自信我能像那隻撲火,最終能夠浴火重生!”

    聞言,葉晨輕笑道:“前人之路,並非我之路!”

    這句話,葉晨記得當初也對皇無雙說過,望著眼前這道清瘦的身影,葉晨發覺自己在某種程度上和林芷韻是同一種人。

    “對於劍,因為人的感悟不同,因此延伸出去的劍技也是萬千!”雙手負背,葉晨俯視著下方那跳動的燈火,淡淡道:“因此世間劍技萬千,然而能夠適合你的劍技卻最不多,所以我不傳你任何劍技,隻傳你對劍道的理解以及基礎劍法!”

    聞言,林芷韻輕微一笑,體內的功法自動的運轉起來。

    由於林芷韻是玄冰血脈的緣故,葉晨便將玄冰訣傳授於她,在玄冰訣的控製之下,其玄冰血脈發作的時候,林芷韻也能緩解幾分痛苦。

    察覺到林芷韻身上傳出的波動,葉晨淡淡一笑:“修煉要張弛有道!”

    撲哧一笑,林芷韻轉身,望著葉晨,道:“那師傅呢?為何在趕路的時候,師傅依舊在修煉呢?”

    無論何時,葉晨皆是在苦修著,修習玄冰訣的林芷韻自然能夠感受到那股波動。

    聞言,葉晨淡淡一笑,以前時刻苦修是為了超越他人,到如今,儼然成為了一種習慣,身體的本能而已。

    右手微抬,葉晨握住那冰冷的劍柄,起身,其劍猶如有了靈『性』似的,清脆的劍『吟』聲飄『蕩』而出。

    一朵朵劍花在虛空中蔓延而出,葉晨腳步微踏,其身形也如那一陣陣拂過閣樓的寒風般,飄忽不定。

    劍式簡單至極,葉晨並未施展什麼玄奧的劍技,隻是一套普通的基礎劍法罷了。

    然而便是這套普通的基礎劍法卻蘊含了葉晨對劍道的理解,林芷韻原本便聰慧無比,又豈不知這劍技的含義。

    心神凝聚,林芷韻完全沉浸在葉晨的劍中,無法自拔。

    直到天明時分,林芷韻方才發現葉晨不知何時已經停止舞劍。

    “懂了便是你的,記住一點,劍因人而異!”說完,葉晨的身形便懸浮而起,朝雷動城那連綿不絕的樓宇躍去。

    林芷韻輕微點頭,旋即不由一怔,望著葉晨的背影驚呼道:“師傅,你去哪!”

    “晚上時分,你在此處等待便可!”葉晨雖然不介意林霸利用自己的聲望來為林家謀利,但是他也不想為林家做事。

    林芷韻一怔,旋即便明白過來,對著葉晨離去的方向,輕微一拜。

    正如葉晨所料一樣,天『色』微明,那林霸便迫不及待的朝此處趕來,對此,林芷韻則是淡淡應付了之。

    待到夜幕悄然降臨的時候,葉晨再次現身,接連三天,葉晨將一整套基礎劍法傳授於林芷韻,並且為其解答了一些修煉上的疑『惑』。

    第三日天明的時刻,葉晨身形止住,此次他倒是未馬上離去,反而是靜靜等待著林芷韻的蘇醒。

    林芷韻蘇醒來後,瞥見葉晨的目光,臉『色』不由一紅,輕聲道:“師傅!”

    “嗯!”葉晨轉身,望著漸漸忙碌起來的雷動城,輕聲道:“芷韻,為師要去辦事,最近幾月你便好好參悟這套基礎劍技便可!”

    聞言,林芷韻臉『色』一黯,盡管早已察覺到葉晨的離意,但是林芷韻心中還是一片失落。

    接連數十天,葉晨那無微不至的關心讓林芷韻心中一片溫暖,不過,林芷韻也是識大體的女子,婉然一笑:“那數月後,師傅可以來尋我!”

    “那是自然!”葉晨頓了頓,繼續道:“至於你體內那玄冰血脈,記住,不要被人所察覺,以免招來麻煩!”

    “謹記師傅教導!”對於葉晨所言,林芷韻自然深信不疑。

    “那為師走了!”話語還未落,葉晨的身形便化作一道流光朝天際處躍去,最後消失在林芷韻的視線中。

    待到空氣中連葉晨的氣息也消失不見時,少許清淚順著林芷韻的眼角滴落,落地作響,化作一顆顆冰晶。

    “師傅,數月後,我一定要給你驚喜!”林芷韻下定決心,在這數月內要瘋狂的修煉,仿佛她被葉晨傳染似的,對於修煉,林芷韻也是瘋狂無比。

    身後那座古城的虛影越來越遠,待到那虛影消失不見後,葉晨才止住身形,掏出劍帖,輕聲喃喃道:“也該做正事了!”

    劍穀所在的位置與這雷動城背道而馳,而因此,葉晨已經耽擱了數天。

    為了如期將這劍貼送到劍穀,葉晨倒是將化風訣體現的淋漓盡致,身形掠過數座城池,那引起的爆鳴聲惹得下方的武者一陣震驚。

    日耀當空,柔和的陽光懶洋洋的灑在南國大地,這冬日的寒意仿佛也被這陽光所驅散。

    榕城,位於劍穀以及一些宗門的交接處,正是因為如此,方才促進了這榕城的繁榮。

    榕城四周環繞著水域,整個城市坐落於一片天平的平原上,占地約方圓數千,在這片地域上,榕城算的上極為繁榮,因此,無雙何時,城門口皆是來來往往的身影。

    城門口,交納了一枚入城的金幣後,葉晨直接邁入這榕城,據葉晨所知,這榕城並未是皇族所管製,而是有劍穀所管製。

    連日的飛行也使葉晨產生疲憊感,望向遠處的酒樓,微微一笑,步行而去。

    周圍的叫賣聲讓葉晨產生一種溫馨感,這的繁榮令葉晨一陣吃驚,暗道:“沒想到在這邊陲小城也能有這樣的繁榮!”

    葉晨氣質本就不凡,還未踏進這酒樓,便有專門的服務員將之帶到最頂層的酒樓。

    憑借著地勢,葉晨雖未登上最高樓,不過站在窗口處還是能一覽這榕城的全貌。

    這家酒樓名為劍客來,顧名思義,這酒樓的主要顧客對象便是武者,不過這酒樓內的裝飾倒是極為文雅。

    酒香飄『蕩』於閣樓之間,其悠揚的琴聲也是蔓延而出。

    雖還未踏進最頂層閣樓,葉晨便能聽到這琴聲,對此,葉晨也止住身形,嘴角浮現出一絲笑意:“這琴倒是不錯!”

    然而這琴聲卻被徒然的驚叫聲所擾『亂』,能來到這劍客來頂層的人無疑不是身份顯赫的人。

    頂層的布置極為豪華,然而此刻卻充斥著一陣喧鬧聲,擾『亂』了平時的雅靜。

    先前那琴聲顯然是來自這頂層,這撫琴者則是一少女,少女麵貌清秀無比,然而其臉上那胎記卻破壞了而來的美感。

    不過下垂的長發倒是遮擋住那胎記,無論怎麼看,這少女皆是上等姿『色』,再加上彈的一手好琴,這少女無疑是受眾人的歡迎。

    而此刻,排在少女身前的古琴卻滑落在地,一青年頗為驕橫的站在這少女身前,手中端著一酒杯,置於少女前,邪笑道:“本公子賞酒給你,你倒是不給本公子麵子!”

    這少女天生便是啞巴,而且觸酒,全身便暈眩,隻能支支吾吾,楚楚可憐的望著這青年。

    其他顧客皆是低聲阻止,然而這青年倒是不去理會。

    這些人身份雖顯赫,然而比起眼前這青年,眾人皆是敢怒不敢言。

    在臨窗的一酒桌上則是坐著一男兩女,這三人氣質皆是不凡,一看便知是宗門子弟。

    那名男子劍眉微皺,正欲起身阻止,然而其三人中唯一的一名身著白『色』武衣的嬌俏女子對著那男子嗔道:“師兄!”

    “如今正是特殊時期,莫要因為此事破壞了宗門與連雲宗之間的關係!”另一名女子也是輕聲道,聞言,那名男子剛剛站起來的身形不由無力的坐下,頗為無奈的望著那男子,那青年名王林,為連雲宗宗主之子,這一月,那王林隨連雲宗宗主來劍穀拜訪,因為遊玩的原因,那王林倒是未隨父回去,反而是在榕城住了數天。

    男子卻料不到這王林會看上這撫琴之女,想起王林那喜歡虐待女子的惡名,男子便輕微歎了一聲......

    

Snap Time:2018-06-24 03:17:21  ExecTime:0.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