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五百六十五章師徒夜話


    第五百六十五章 師徒夜話

    第五百六十五章 師徒夜話

    熊熊大火冒騰而起,神雷宗那連綿不絕的樓宇皆是籠罩在火光之中。

    瞥見下方那儼然成為一片廢墟的神雷宗,葉晨雙目緩緩緊閉,其靈魂力蔓延而出。

    對於林家所在之處,葉晨並不知曉。

    不過憑借著強悍的靈魂力,葉晨還是極為容易察覺林芷韻的氣息。

    雙腳微踏,葉晨的身形如一縷春風般,拂過天際,最後消散掉。

    相比其他世家那人心惶惶的情況,如今的林家儼然呈現出一副生機勃勃的景象。

    在安葬了此戰中死去的林家子弟後,林芷韻等人也回到了林家,對於林霸那喋喋不休的問題,林芷韻隻是淡淡的敷衍過去。

    將林霸打發完後,林芷韻便帶著柳姨幾人來到閣樓之上。

    精致的閣樓四周的石塊上雕刻著一些玉珠,夜幕悄然降臨,這些玉珠散發著淡淡的白光。

    站在閣樓的頂端,林芷韻柳眉微蹙,略顯擔憂的望著天際處,那個方向是神雷宗所在的方向。

    深冬的寒風極為冷冽,林芷韻那輕薄的紗衣獵獵作響,在那玉光的映『射』之下,林芷韻的身形顯得如此薄弱。

    柳姨為林芷韻披上一件披風,輕聲道:“小姐無需擔心,以隨公子的實力足以解決神雷宗的弟子!”

    “嗯!”輕輕應了一聲,林芷韻微蹙的眉頭依舊緊鎖著,當瞥見天邊那一陣火光時,林芷韻不知為何鬆了口氣。

    風雪不知何時已經停了,虛空中的雲霧隨風逐流著,慘白的月光灑落在滿地積雪上。

    隨著夜幕悄然降臨,整座雷動城也安靜下來,這林家也是如此。

    站在閣樓,林芷韻能夠聽見風聲外,還能聽見周圍傳來陣陣呼嚕聲。

    眼眸微低,當瞧見林霸所居住閣樓內依舊亮著燈火,林芷韻輕語道:“父親還未睡嗎?”

    “由於隨公子未歸,家主便一直在等待!”柳姨低語道。

    聞言,林芷韻輕微一歎,對著另一名『婦』人道:“黃姨,你去叫父親早點歇去,他今日所受的傷並不輕!”

    “是的,小姐!”那名『婦』人婉然一笑,正欲轉身,卻不料林芷韻繼續道:“還有,告訴父親,師傅不喜和陌生人打交道,讓他收起那份心思!”

    林芷韻聰慧無比,又豈會不知林霸的打算,無非不是想憑借葉晨來威懾雷動城其餘世家。

    待到黃姓『婦』人走後,林芷韻方才輕微一歎。

    “小姐,老爺也隻想借助隨公子在此戰之中所產生的威懾力罷了!”柳姨跟隨林芷韻數年,又豈會不知林芷韻的心思。

    聞言,林芷韻輕微一歎,朝前邁出數步,瞥見天際的銀月,淡淡道:“師傅有恩於我,我又豈能讓父親利用師傅!”

    說完,天際處便響起一陣尖銳的破風聲。

    林芷韻以及柳姨猛然抬起頭,望去,在兩人的視線中,一道清瘦的身影浮現而出,赫然是葉晨。

    浮於天際處,葉晨注意到下方的林芷韻,對著林芷韻兩人一笑。

    林芷韻突然發現天際處那道身影消失不見,僅僅眨眼的功法,葉晨的身形便出現在閣樓之上,一襲白衣依舊如雪,不沾一滴血跡。

    站在林芷韻身旁,葉晨與林芷韻兩人並肩而立。

    見此,柳姨對著葉晨輕微一躬,安靜的退於一旁,進入閣樓內。

    閣樓之上,兩人的身影在風中而立著,一身武袍獵獵作響,足久之後,葉晨才出聲道:“你怎麼不問神雷宗的情況如何?”

    聞言,林芷韻婉然一笑,望著遠處那跳動的燈火,輕聲道:“師傅既然在此,那神雷宗自然也就不再存在了!”

    輕微一笑,葉晨手中的長劍滑落,橫『插』在石板之上,慘白的月光之下,這柄被鮮血染紅的長劍看上去如此觸目驚心。

    眼眸微低,林芷韻輕輕一瞥這柄血劍,身形一顫,這柄利劍上所蘊含的殺意令她心驚膽跳。

    這柄劍到底染過多少人的鮮血?這柄劍到底奪走了多少人的生命?

    目光微移,林芷韻再次望著遠處的燈火,心境一片祥和。

    解下腰間的酒壺,葉晨隨意的飲了一口,輕聲喃喃道:“芷韻,你說將神雷宗滅掉,是否過分了?”

    聞言,林芷韻婉然一笑,目光依舊落在遠處的燈火上,輕聲道:“師傅,以前在雷動城的內城與外城間其實是一座古橋,那座古橋經曆百年,岌岌可危,看起來仿佛隨時便可倒塌的樣子,而恰好一名城民一天經過那座古橋,然而當他走到古橋的中間時,發現腳下的古橋搖晃不停,要塌了!”

    說此,林芷韻望了葉晨一眼,葉晨並未打斷林芷韻,安靜的站在一旁傾聽。 “師傅,如果那個人是你,你會怎麼做?往回走,還是往前走?”水靈的眼眸輕眨,林芷韻問道。

    聞言,葉晨隨意的飲了一口,輕笑道:“自然往前走,已經走了一半,又何必往後走!”

    “是啊!如果路已經走了一半,那麼中途而廢不是很愚蠢嗎?”林芷韻輕笑道:“神雷宗已經覆滅了,過不過分都沒有意義了,不是嗎?”

    淡淡一笑,葉晨若有深意的望了林芷韻一眼,慘白的月光之下,葉晨仿佛在林芷韻身上看到自己的一些影子。

    “芷韻,有人因為救人而學劍,有人因為殺人而學劍,有人因為權力而學劍,你又是為何而學劍呢?”飲了數口之後,葉晨便將空『蕩』『蕩』的酒壺扔在一旁。

    “為何學劍?”抬起頭,林芷韻望了葉晨一眼,同樣問道:“那師傅又為何學劍呢?”

    “為殺人,為自己,僅此而已!”葉晨淡淡道,雙手負背,其一身武袍在寒風中獵獵作響。

    聞言,林芷韻婉然一笑,其目光依舊落在遠處那跳動的燈火處,夜幕之下,飛蛾瘋狂的朝那燃燒的燈燭飛去,最後被那跳動的火焰所吞噬,化作灰燼灑落開來。

    見此,林芷韻一笑,道:“為了命運,因為不想屈服於命運的安排,因為不甘,所以學劍!”

    慘白的月光之下,林芷韻的身形顯得如此消瘦,然而在這道清瘦的身影內卻含著一顆不甘的心,不甘屈服於命運。

    “芷韻,玄冰血脈是最怪異的血脈,在這個世界上,擁有玄冰血脈的人是無法熬過二十一歲!”望著這位自幼便遭受玄冰血脈折磨的弟子,葉晨心中一陣無奈。

    為何命運如此無情,慕葉如此,芷韻亦如此。

    “師傅,流星之所以璀璨美麗,是因為它將一生的光芒綻放在隕落的那一刻!有時候,人的生命便如那隕落的流星般,有些人的生命卻如那些星辰般,一生散發著同樣的光芒,最後無聲無息的覆滅掉,那麼平庸。但是師傅我想成為那樣的星辰,不過現實卻無情的粉碎了我的希望,既然不能成為那樣的星辰,那麼我就一定要成為最璀璨的流星,劃過天際!”抬起頭,林芷韻第一次直視葉晨的臉龐,她要將這張臉深深的記在腦海中,永不忘記。

    葉晨同樣望著林芷韻,在林芷韻那清澈的眼眸中,葉晨看到了淡然,麵對死亡的淡然,無懼死亡。

    數十年那日日夜夜非人的折磨,這讓林芷韻的心智絲毫不亞於那些徘徊於死亡邊緣的武者。

    林芷韻轉身,繼續望著那遠處的燈火,無數飛蛾依舊不知畏懼的朝燈火飛去,然而令人詫異的是,有一隻飛蛾被那火焰所吞噬之後,數息後,那隻飛蛾衝破了火焰,再次飛舞而起,見此,林芷韻婉然一笑,輕聲道:“前人之路,並非我之路,我相信在這條道路上,我會走出不同於那些前輩的路,正如那隻飛蛾般!”

    說此,林芷韻玉指微抬,所指方向,赫然是那隻飛蛾所在之處。

    

Snap Time:2018-01-20 09:35:15  ExecTime:0.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