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五百六十一章以勢壓人強盛


    第五百六十一章 以勢壓人,強盛

    第五百六十一章 以勢壓人,強盛

    “林家與我無關,可是她與我有關!”抬起手,葉晨指著身後的林芷韻,淡淡道。

    順著葉晨的所指方向望去,當見到葉晨所說的是林芷韻時,陸凡臉『色』不由一沉,冷聲道:“閣下,芷韻是本宗的妻子,此事也輪不到你『插』手!”

    “,芷韻你又何時嫁了個老不死為妻呢?”葉晨淡淡笑道。

    聞言,林芷韻也是撲哧一笑,或許也唯獨自己的師傅才敢當眾稱呼這陸凡為老不死。

    “你半隻腳已經踏入棺材的人又有什麼資格娶芷韻呢?”嘴角處浮現出一絲嘲弄的笑意,葉晨嘲諷道。

    眾人見葉晨當眾嘲諷陸凡,皆是一陣嘩然。

    神雷宗弟子各個神情憤怒無比,倒是陸凡的表現有些平淡,淡淡道:“他父親林霸將她許配給我,那麼她便是我之妻!”

    陸凡始終在壓製著內心的殺意,然而這個時候,陸凡便越發的謹慎起來。

    “他父親將芷韻給你,可我同意了嗎?”在這個時候,葉晨顯得無比霸道。

    如墨的長發隨風飄『蕩』著,葉晨朝前邁出一步,原本平和的目光也變得淩厲無比。

    這道原本看似薄弱無比的身影此刻在眾人眼中顯得如此高大,讓人不敢忽視。

    “芷韻嫁人有何需你同意呢?你又有什麼資格呢?”陸凡同樣朝前邁出一步,冷笑著。

    “莫非這人也知道林芷韻那妮子的血脈是玄冰血脈?”想此,陸凡心頭微沉,看來今日此事不能善終了。

    “是啊,我又有什麼資格!”抬起頭,望著天際,葉晨輕聲喃喃道。

    始至終陸凡一再的壓製著內心的殺意,眼前的少年既然敢如此有恃無恐,再加上先前那一擊,這少年實力必然不弱。

    陸凡猜測眼前的少年必定是大宗門的子弟,他不想因為這林家,而為神雷宗惹上一大宗門的惡意。

    “閣下,依舊是那一句話,今日你若不『插』手此事,我神雷宗必然送上重禮,怎麼樣?”陸凡皮笑肉不笑道。

    聞言,眾人皆是一陣嘩然,這神雷宗宗主今日是怎麼了,為何對眼前這少年接二連三的退讓。

    “不怎樣!”葉晨聳聳雙肩,隨意一笑,吐出的話語卻讓陸凡麵『色』順便變得冰冷無比。

    一股恐怖異常的氣勢緩緩的從陸凡身上爆發出來,周圍的劍者皆是朝後退出數步,緩緩拔起長劍,陸凡淡漠道:“豎子,本宗三番兩次的好意相勸,既然你如此不知好歹,那麼也別怪本宗了,縱然他日你宗門找來,理虧的也是你這一方,而不是本宗!”

    三番兩次的好言相勸,已經觸及了陸凡心中的底線,此刻也再也不壓製內心的殺意!

    見狀,葉晨不由輕笑出聲,這陸凡原來是在顧忌自己所在的宗門,不過,這劍神門應該沒把這小宗門放在眼?

    葉晨淡然一笑,無視於陸凡那殺人般的眼神,自顧自語道:“理始終在強者那方,敗者又何談理。倒是你,貴為一宗之主,又何必廢話呢?”

    說此,葉晨輕輕彈著手上的劍器,他的耐『性』已經被陸凡快磨光了。

    清脆的劍『吟』聲響起,葉晨抬起頭,背對著林芷韻道:“你們退後!”

    聞言,林芷韻輕微點頭,眼神略顯擔心的望了陸凡一眼,或許,師傅可以將他擊殺。

    身形艱難的從屍體堆中爬起來,林霸苦澀一笑,這芷韻帶回來的小子,其語氣未免狂妄了。

    先前,林霸還將希望寄托在這小子身上,然而此刻,他發現自己的想法是如此可笑。

    陸凡緩緩搖頭,嘴角處浮現出一絲冷笑,眼中盡是冰冷之『色』,今日理在己方,縱然自己將此子擊殺,也不懼此子背後的宗門。

    眾人望向葉晨的眼神中盡是同情之『色』,方圓數萬的地域內,這陸凡也是鼎鼎有名的強者,然而眼前的少年居然如此大言不慚。

    “年輕人,既然你如此不懂事,要『插』手此事,那麼今日你也留下來!”陸凡同樣持劍,冷笑著。

    聞言,葉晨自嘲一笑,這個世界上自我感覺良好的***多便是目光短淺的,聳聳肩,淡淡道:“這麼多年,你是第一個說我不懂事的人。,自我感覺良好太過頭便是無知!”葉晨手掌緩緩舉起,旋即直對著那嘴角噙著冷笑的陸凡。

    葉晨淡淡一笑,一身白衣獵獵作響,身影化作一道長虹朝陸凡『射』去,長劍劃過一詭異的弧度,準確無比的朝陸凡脖頸處砸落。

    陸凡眼瞳微縮,緩緩搖頭,右掌看似緩慢無比的葉晨拍去。

    然而在下一那,儼然失去了葉晨的身影,陸凡心中大駭,難以置信的朝半空中望去,一道巨大的劍影如流星般隕落,夾帶著無盡的劍氣以及威勢!

    陸凡冷哼數聲,身影朝後躍去,原本束在背後的長發也隨之散開,一股血跡順著嘴角處不斷滴落,劍影落地,一道數丈深的劍痕橫跨而出,周圍的血流不斷滴落在內。

    全場宛如死一般的寂靜,所有人皆是難以置信的望著眼前的一幕,那一道身影深深的印在了他們的眼眸深處,陸凡嘴角處的血跡顯得如此刺眼,一陣陣倒吸聲如雨後春筍般冒出。林芷韻等人皆是目瞪口呆的望著那一身武衣獵獵作響的葉晨,一股恐怖的威壓在葉晨身上彌漫而出,以及那冰寒的殺意。

    因為玄冰血脈而奪人之命,或許是因為慕葉的原因,葉晨對於這類人極為厭惡,那馬言如此,這陸凡也是如此。

    “這怎麼可能?”林霸難以置信的驚呼而起,正是因為和陸凡交鋒過,林霸深知這陸凡的恐怖。

    相隔數十米,林霸還是察覺到,自己體內的真氣流動變得極為緩慢,林霸暗道:“好恐怖的威壓,好恐怖的少年郎!”

    在震驚之後,林霸心中便隻剩下了狂喜,盡管不知少年郎是誰,然而這少年郎顯然站在芷韻這邊。

    微微一挑劍尖,葉晨嘴角處噙著冷笑,朝陸凡努嘴道:“不錯,反應倒是挺快的 !”

    陸凡的身體被震得退後了十幾步方才穩住身形,此刻的他麵『色』略有些發白,眼中的冷笑已經徹底消失不見,臉龐上都是湧現一抹驚駭,眼前的少年修為居然不亞於自己,咳嗽數聲,吐出幾口血,特別是這少年的手段之狠辣令陸凡為之忌憚。

    此刻,眾人才真正正視這道身影,以及那柄血紅的劍器,莫非那劍器是被鮮血染紅的?

    全場寂靜的可怕,此刻無人在敢小覷那單薄身影下隱含的能量,陸凡澀一笑,目光不斷的在那張平靜麵龐上掃過,心頭卻是翻起了驚濤駭浪,原本以為螻蟻般的少年頃刻間便升到和自己同樣的高度,然而令陸凡更加震驚的便是眼前少年人隱藏修為的方法,剛才居然看不出少年的深淺。

    抬起頭,葉晨微微朝虛空的某處投去一眼,喃喃自語著:“打了小的,老的自然就會出來了!”

    身影閃動,腰間一抹寒光撥起,驚虹乍起,圍觀者臉上皆是一陣煞白。

    那滿天劍光令得天地為之『色』變,天地間唯獨隻剩下這一抹令人心醉的劍光,讓人無法自拔,快速無比的劍光。

    劍光退去,葉晨依舊站在原地,然而陸凡的身體卻無力的倒落,脖頸處血『液』狂濺。

    氣武境三層武者,一劍隕落,寒氣從神雷宗內心深處不斷冒出,此刻,他們忘記了驚呼,一張張沾滿血跡的臉上盡是駭然之『色』,不由自主的朝後退去。

    縱然僅存的幾名神雷宗的長老老者也是如此。

    這少年郎,太可怕!

    

Snap Time:2018-01-20 21:20:17  ExecTime:0.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