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五百五十八章執著第二徒


    第五百五十八章 執著,第二徒

    第五百五十八章 執著,第二徒

    “那就是要死的!”平淡的聲音響徹而起,周圍的空氣徒然下降數度似的。

    這句話仿佛來自地獄般似的,令人不寒而栗。

    陰霾的天空因為葉晨這一句變得更加陰霾了,抬起頭,葉晨淡淡的望了那些人一眼,身形朝前邁出一步。

    被葉晨那淡漠的目光掃過,這些人皆是打了個寒顫,在他們眼前,這少年猶如一將要爆發的火山。

    然而想到自己的職責,眾人不得不硬著頭皮而上,劍器再次飛舞著,隱隱約約間符合一劍陣的軌跡。

    見此,葉晨淡淡一笑,道:“劍陣嗎?”

    持劍,出劍,葉晨的身形便如清風般拂過,劍器與劍器的碰撞聲顯得極為嘹亮。

    雁過留聲,劍過留痕,其身形如清風般拂過,數十道猩紅的血柱衝天而起,望上去,顯得如此觸目驚心。

    十幾具無頭屍體便那麼無力的砸落在雪地上,激『射』出來的鮮血染紅了滿地白雪。

    這一切來得實在太突然,先前還威武十足的十幾便這麼輕易的死去?

    收劍,葉晨的身形再次落在林芷韻的身前,身上那如雪的白衣上絲毫不沾一滴鮮血。

    抬起頭,望著眼前這道清瘦的身影,林芷韻眼中不由浮現出了一絲恍惚之『色』,很久以前,好像也有人這樣救過自己。

    輕而易舉的抹殺了數十名實力不弱的弟子,見此,中年人臉『色』終於變了,身影慌忙的朝後狂飆而去,眼前這少年郎其實力必定恐怖無比。

    然而葉晨的身影卻如鬼魅的出現在中年人麵前,抹嘴一笑,淡淡道:“你逃的了嗎?”

    此刻,那一笑落入中年人的眼中無疑是惡魔的微笑,慘叫一聲,一道劍氣從中年人的脖頸處劃過,身影無力的倒落。

    望著那已陷入呆滯中的林芷韻三人,葉晨淡淡笑道:“好了,蒼蠅已經解除了,你們能夠跟我說說這所謂的神雷宗嗎?”

    先前那些神雷宗弟子隻不過煉武境武者,而這中年人卻是氣武境武者,一氣武境武者卻輕易的死於葉晨劍下。

    聞言,林芷韻三人複雜的望了那地上的屍體,輕微一歎,林芷韻便將神雷宗的來源告知葉晨。

    聽完林芷韻的敘述之後,葉晨倒是輕笑而出:“這倒是有趣,雷動宗被滅,馬上就出來個神雷宗!”

    聞言,林芷韻錯愕的望了葉晨一眼,不過想起神雷宗宗主那恐怖的實力,輕微一歎:“多謝公子此次相助,不過神雷宗是這方圓數百內最強的門派之一,其弟子眾多,因此,公子你還是快快離開為妙!”說此,林芷韻便對著葉晨一拜:“此恩,芷韻沒齒難忘!”

    轉身,葉晨背對著林芷韻,望著那飄『蕩』著雪花的天際,輕聲喃喃道:“同樣的遭遇,同樣的命運!”

    倒是柳姨兩人扯著林芷韻的衣角,這意思顯然是要讓林芷出言求助,對此,林芷韻輕微搖頭,她又怎麼忍心讓恩人陷入危境。

    林芷韻輕微一歎,沒有理會柳姨幾人,抬起頭,同樣望著那飄『蕩』雪花的天際,久久不語。

    數息之後,葉晨突然開口道:“玄冰血脈!”

    僅僅隻是平淡的一句卻令人林芷韻身形一震,抬起頭,林芷韻三人皆是複雜的望著葉晨。

    “我本以為你是好心救我三人,卻不料你和神雷宗那老不死的注意一樣!”柳姨將林芷韻護在身後,冷聲道。

    另一名少『婦』也是站出來,拔劍,謹慎的望著葉晨,隻要葉晨稍有動彈,她便出劍。

    臉『色』一黯,林芷韻輕微一歎,玄冰血脈。

    瞥見三人的舉動,葉晨並未說些什麼,腦中始終浮現出那一道倩影。

    數息之後,葉晨才喃喃自語著:“你很像她,但是你又不是她,因為她是慕葉!”

    聞言,林芷韻身形一震,抬起頭,錯愕的望著眼前的這道身影,很久以前,有人也這樣對她說過。

    “很久以前,也有人這樣對我說過這樣的話!”眼中流『露』出一絲追憶之『色』,林芷韻輕聲喃喃道。

    葉晨自然知道那個人是誰,輕微點頭,久久不語。

    “我叫林芷韻,敢問公子?”輕微一拱,林芷韻輕柔道。

    “隨風!”葉晨轉身望著林芷韻,特別是林芷韻那眼角的神『色』,那神『色』極為像慕葉,一股莫名的悲傷以及對命運的不甘。

    “有時候,命運是殘酷的,倘若你對命運不甘,那麼你便用自己手中的劍去反抗命運!”直視林芷韻的目光,葉晨淡淡道。

    聞言,林芷韻神情一變,嘴角處流『露』出一絲苦澀之『色』,用自己手中的劍,自己可以嗎?

    從小到大,自己便遭受這莫名的痛苦,直到自己知道因為自己身具玄冰血脈後,林芷韻便更加刻苦修煉,僅僅隻是為了擺脫命運。

    “正是因為不甘,所以我才反抗命運,然而到頭來,還是如此!”林芷韻無奈道。

    “因為不甘,所以執著!”葉晨輕聲喃喃道,抬頭望著天際,她的劍不正如自己的劍,因為執著。

    幾人陷入了一陣沉默,安靜的隻剩下那寒風的咆哮聲。

    數息之後,葉晨突然抬起頭,輕笑道:“我想收你為徒!”

    聞言,林芷韻三人皆是一怔,錯愕的望著葉晨,倒是柳姨先反應過來,輕輕扯著林芷韻的衣角。

    以葉晨先前表現出來的手段便足以說明了他的實力,因此,倘若林芷韻拜他為師,那麼足以擺脫背後的那些追兵。

    武道之上,達者為師,柳姨倒是不介意林芷韻拜葉晨為師。

    抬起頭,林芷韻望著葉晨,輕聲道:“隨風公子,我能問為什麼嗎?”

    轉身,葉晨右手緩緩從衣袖中探出,托住那飄落的雪花,輕聲喃喃道:“為什麼嗎?”

    數息之後,葉晨才出聲道:“曾經,有一個女子也如你那般,隻是在無情的命運下,她還是如花兒般凋零了,所以說你很像她。”

    頓了頓,葉晨繼續道:“她的劍因為不甘而執著,你的劍也是因為不甘而執著,而我的劍也是執著!”

    抬起頭,葉晨轉身,輕笑道:“僅僅隻是因為這些理由而已!”

    三人再次陷入了一陣沉默,足久之後,林芷韻抬起頭,望著葉晨,婉然一笑:“我是林芷韻!”

    “林芷韻的執著!”葉晨同樣一笑,解下腰間的酒壺,隨意飲了一口,朝前走去,漸漸的沒入在那風雪之中。

    “師傅!”待到葉晨的身影變得朦朧時,林芷韻起身,對著葉晨的身影一拜。

    聞言,葉晨身形一滯,嘴角處流『露』出一絲笑意。

    轉身,朝後一邁,身形再次出現在林芷韻的身旁,扶起林芷韻,輕笑道:“走吧!”

    說完,葉晨便再次轉身,朝林芷韻來時的路走去。

    “師傅,我們要去哪?”望著葉晨的身影,林芷韻不由一怔。

    停下腳步,葉晨輕輕一笑:“既然已經是你的師傅,那麼總要會你討回一些公道,不是嗎?”

    說完,葉晨便沒入風雪之中,聞言,林芷韻幾人不由一陣,旋即緊隨在葉晨身後。

    漫漫長道,其冰原無盡,葉晨帶著林芷韻三人極為悠閑的在冰原上漫步著,這一路行來,林芷韻幾人再次見識到了葉晨的強悍。

    無論是多麼恐怖的魔獸,還是那些追殺而來的神雷宗弟子,葉晨隻是輕輕一劍便解決了。

    任那魔獸如海,任敵人無數,葉晨用手中的劍麵對。

    一路走來,葉晨倒是對林芷韻傳授了一些劍道的理解。

    執著的劍,正是因為執著,所以不悔。

    

Snap Time:2018-04-24 20:43:07  ExecTime:0.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