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五百五十六章玄冰血脈林芷韻


    第五百五十六章 玄冰血脈,林芷韻

    第五百五十六章 玄冰血脈,林芷韻

    絕望的情緒蔓延在三人的心中,身速越來越慢。

    無奈的朝後方望去,盡管少女未瞧見什麼身影,然而她卻感到了一股威壓。

    不僅僅那少女感受到後方的威壓,其餘兩名少『婦』也是如此,臉『色』越發的凝重了。

    風雪之中,三人隻能盡全力朝前奔去,因為她們清楚,隻要她們此刻有放棄的想法,那麼等待她們的便是死亡。

    禍不單行,在數刻之後,三人突然聽到了一陣驚天的咆哮聲。

    那咆哮聲是屬於魔獸的嘶吼聲,在那連綿的冰原上,數百隻雪冰狼浮現而出。

    雪冰狼瘋狂的咆哮著,那嘶吼聲令人為之心悸。

    距那雪冰狼有數百米的時候,少女三人猛然止住身形,目光絕望的望著那一批雪冰狼。

    雪冰狼那巨大的身形給她們帶來一種莫名的威壓,此刻,前有雪冰狼,後有追兵,三人仿佛被絕望的情緒所淹沒掉。

    “小姐,這該如何!”柳姨神情凝重道,其目光朝四周瞥去。

    如今之計,三人隻能改道而行,然而三人的到來仿佛驚擾了四周的雪冰狼,一時間,雙眼猩紅的雪冰狼紛紛朝三人湧來。

    先前如果三人還有一線生機的話,那麼在此刻,處於雪冰狼群中,三人的心如那薄冰般,破碎開來。

    然而在此刻,數道雪冰狼的悲鳴聲響起,這慘叫聲如一首優美樂曲內出現的噪聲似的,在雪冰狼那嘶吼聲中顯得如此清晰。

    三人的目光再次聚集於周圍的雪狼之上,風雪之中,在此刻,三人方才注意到,一道身影正在悠閑的漫步在風雪之中。

    如墨長發隨風飄『蕩』,一身單薄的黑衣獵獵作響,這一幕宛如定格般深深的印在了三人的眼眸深處,那人是誰?

    那道身影頗為瀟灑的穿行於雪狼群之中,竟無視雪狼吐出的寒氣,如墨長發四『射』飛濺。

    一身單薄白衣在風雪中飄『蕩』,猶如一幕絢目的景『色』一般耀眼,隨手朝虛空處一點,一道慘叫聲便響起,雪狼那龐大的身軀轟然倒塌。

    三人皆是滿臉震驚的望著那一道飄逸而又鬼魅的身影,久久不語。

    那數百隻咆哮的雪冰狼此刻正在無力的悲鳴著,在這道身影之下,雪冰狼以往的凶殘顯得如此無力。

    在風雪之中,那道身影望上去倒是顯得極為朦朧,然而依舊能看出應該是一名少年郎。

    白衣如雪,那滿地的殘紅和那少年郎身上的白衣形成鮮明的對比,少年郎僅僅隻是隨意的點出數指而已,每一指便令成片雪冰狼倒下。

    這完全是一場不費力的屠殺,而這屠殺者便是那少年郎。

    入雪冰狼群中,如出入無人之境般瀟灑,那少年郎所流『露』出的實力讓少女三人為之折服。

    待到最後一隻雪冰狼悲鳴倒下時,那少年郎才停手,淡淡瞥了滿地的屍野,旋即便朝前走去。

    刺鼻的血腥味在空氣中彌漫著,對於這刺鼻的味道,葉晨已經早就已經習慣了,臉『色』平淡的望著前方的那三道身影。

    風雪之中,那三道身影對於葉晨來說有些朦朧,然而不知為何,葉晨卻感到一股莫名的熟悉。

    “好像,很久很久以前,我見過那三人,不過是在哪見過,我忘了!”葉晨輕聲喃喃道,目光在那三道身影上徘徊著。

    眼眸微眯,少女同樣望著那道白『色』身影,這道身影不知為何,也給她一種莫名的熟悉感。

    寒風依舊在咆哮著,這風雪將四人的身形淹沒掉。

    在邁出數步時,葉晨終於瞥見了那少女的麵貌,清秀至極的臉龐,說不上絕美,卻給人一種清秀脫俗的感覺。

    少女同樣瞥見了葉晨的臉龐,清秀儒雅的氣質令少女身形輕微一怔。

    突然,周圍的溫度徒然下降了好幾度,原本臉『色』蒼白的少女臉上湧出一股『潮』紅之『色』,身形顫抖著,嘴角一陣抽搐。

    再也保持不住身形的平衡,少女倒地,身形蜷縮在一起,一道道痛苦聲響起。

    隱隱約約間,少女整個人身上都浮現出一層寒氣,這些寒氣在少女身上凝結成一層冰霜。

    見此,那兩名少『婦』臉『色』猛然大變,也不顧那凍骨的寒氣,直接將那少女抱在懷中。

    那寒氣同樣讓兩名少『婦』打了個寒顫,兩名少『婦』的身體上同樣凝結出一層冰霜。

    身形一滯,葉晨體內一股莫名的寒氣在經脈中浮現而出,最終被玄冰真氣所煉化。

    抬起頭,葉晨錯愕的望著那蜷縮成一團的少女,輕聲喃喃道:“玄冰血脈?”

    記憶如春天那發芽的青草般,嘶嘶冒出,一個原本對於葉晨隻是過客的身影在葉晨腦海中浮現而出,林芷韻!

    那道消瘦的身影內卻含著不屬於自己的毅力以及勇氣,抬起頭,葉晨輕聲喃喃道:“當初,雷動城那擁有玄冰血脈的少女?”

    身形顫抖著,少女的臉『色』也變得紫紅無比,縱然是深冬,少女臉上還是冒出了不少冷汗。

    數息之後,林芷韻方才停住顫抖,那些寒氣也盡數退去,臉『色』變得無比慘白。

    “柳姨,我沒事了!”抬起頭,林芷韻對著滿臉心痛的兩名『婦』人輕笑道,自幼便經曆著這非人的痛苦,林芷韻早就已經漸漸麻木了。

    望著那蜷縮的身形,葉晨的眼中不禁流『露』出一絲追憶之『色』,或許,當初慕葉也是如此,整日遭受著那非人的折磨。

    那一夜,葉晨依舊記得慕葉仰天咆哮的神情,那一句咆哮聲:“我不甘,我真的好不甘!為什麼我擁有玄冰血脈,我不甘這命運的安排!”

    “最美的年華,人生最璀璨的時刻,卻不經意間慢慢的走向死亡,這種麵對命運的無力感!”葉晨輕聲喃喃道:“慕葉!”

    抬起頭,望著那陰霾的天空,葉晨的眼前不禁浮現出一道倩影。

    或許是因為慕葉,或許是因為林芷韻,葉晨神使鬼差的朝那三人走去,林芷韻三人也是錯愕的望著走來的葉晨。

    “這道身影,我好像在哪見過,倒是我卻想不起來!”林芷韻輕聲喃喃道,不僅僅林芷韻有這樣的感覺,其餘兩名少『婦』也是如此。

    一顆圓潤如玉的丹『藥』在葉晨那修長的指間處浮現而出,站在林芷韻的身前,葉晨蹲下身,將丹『藥』遞給林芷韻,溫和笑道:“服下它,能緩解疼痛!”

    柔和的陽光之下,那雪花漫天飛舞著,這道帶著笑意的臉龐如一縷陽光『射』入林芷韻的心田,在其中埋下了一顆種子。

    抬起頭,林芷韻望著這張跟自己同樣年輕的臉龐,不知為何,她卻感到了一股莫名的溫馨,體內的寒氣也不複先前那般冰冷。

    相視一笑,兩人的笑意衝淡了這冬天所帶來的寒意。

    沒有拒絕,林芷韻接過葉晨手中的丹『藥』,那手指與手指的相碰讓林芷韻臉上浮現出一絲緋紅之『色』。

    沒有去問這少年郎這是什麼丹『藥』,林芷韻將之服下,丹『藥』入口便化作一股熱流在林芷韻的體內流轉著,那股寒氣也不複先前那般凍骨。

    這股熱流不僅僅緩解來寒氣所帶來的冰凍,同樣滋潤著林芷韻的經脈,數天的逃竄所帶來的疲憊在此刻仿佛也消失不見。

    “謝謝!”清婉的聲音響徹而起,林芷韻雙眸微眯,輕笑著,那笑容很甜美。

    

Snap Time:2018-01-22 08:42:10  ExecTime:0.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