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五百五十五章一個點的兩條線


    第五百五十五章 一個點的兩條線

    第五百五十五章 一個點的兩條線

    “劍穀!”李詩月輕聲喃喃著,其眼中流『露』出一絲複雜之『色』。

    瞥見李詩月的神『色』,月痕順眼望去,當瞥見劍帖上的字眼,其臉『色』不由一沉。

    這劍穀和花月宗倒也順路,一時間,氣氛倒是顯得有些怪異。

    冷千楓則是頗為期待的望著李詩月的選擇,倒是,步驚仙淡淡瞥了葉晨一眼,獨飲著。

    右手探出,葉晨將幾枚劍帖收入懷中,抬起頭,輕笑道:“花月宗與劍穀倒也是順路!”

    葉晨這句話顯然是對李詩月所說,聞言,李詩月輕微一歎,眼中閃過一絲無奈以及葉晨看不懂的神『色』。

    修長而又纖細的右手同樣握住那三枚劍帖,將之收入袖中,轉身,李詩月背對著月痕,淡淡道:“劍帖之事刻不容緩,月痕師兄,我們走吧!”

    寒風中,李詩月那清婉的聲音被寒風卷向天際。

    一絲錯愕的神情同時在葉晨以及月痕臉上浮現而出,數息後,月痕臉上隻剩下狂喜的神『色』。

    “詩月,你是要我同路隨行?”狂喜之後,月痕也冷靜下來,有點不確定道。

    聞言,李詩月轉身,神情疑『惑』的望了月痕一眼,淡淡道:“莫非玄天宗與流雲宗不是同路嗎?”

    再次得到李詩月的確定,月痕再也壓製不住內心的狂喜之『色』,頗為得意的望著葉晨,仿佛在說,小子,你輸了!

    月痕這神情落入冷千楓等人眼中,猶如一戰勝的將軍望著自己的俘虜。

    淡淡的瞥了月痕一眼,葉晨目光落在李詩月的身上,臉上的錯愕之『色』也消散掉。

    感受到葉晨那平淡的目光,李詩月不禁有種心虛的感覺,移開目光,轉身,直接朝遠處的山道走去。

    見李詩月轉身,葉晨並未說些什麼,靜靜的望著李詩月的身形漸漸被那雪花所淹沒掉。

    那道倩影,葉晨曾經熟悉無比,然而,在這風雪之下,那道倩影望上去如此朦朧,甚至有些陌生。

    心中的某根弦仿佛被觸動似的,那種很討厭的感覺,葉晨有種錯覺,自己與李詩月的如今正處於背道而馳的道路上。

    驕傲的揚起嘴角,月痕淡淡望著葉晨,右腳朝前踏出一步,踏步聲入雷鳴般響亮,其恐怖的氣勢席卷而出,壓在葉晨身上。

    “以後離她遠點,她的世界不是你可以進入的!”說完,月痕隨意的朝前點出一指。

    數道指影重合在一起,恐怖的氣勁直接將葉晨身旁一山石擊碎!

    砰砰!碎石紛飛,雪泥四濺,不在意的聳聳肩,月痕對著冷千楓以及步驚仙拱手道:“千楓師兄,驚仙師兄,師弟和師妹先去送劍帖了!”

    “,師弟此行有佳人相陪倒是令為兄羨慕不已!”持劍,冷千楓對著月痕拱手道:“師兄在此先祝師弟此行順利了,心想事成!”

    說到,月痕和冷千楓皆是若有深意的輕笑而出。

    步驚仙望了葉晨一眼,輕歎一聲,對著月痕拱手道:“保重!”

    輕笑一聲,月痕略顯挑釁的望了葉晨一眼,旋即便轉身,身形朝山道躍去,消失在那風雪之中。

    風雪之下,那兩道朦朧的身形漸漸重合著,最後消失在葉晨三人的視線內。

    人生猶如一條『射』線似的,線與線相交之後,其後便是朝各自的方向『射』出,不再有交集。

    “驚仙師弟,月痕此行倒是如願了,有詩月師妹相陪,他一路倒是不寂寞了隻是苦了你我!”冷千楓輕笑道:“不過,月痕師弟倒是與詩月師妹挺般配的!”

    說此,冷千楓不由提高的音量,不著痕跡的朝葉晨望去,其嘴角浮現出一絲笑意。

    聞言,步驚仙未說些什麼,隻是淡淡說了句:“或許吧!”

    靜靜的望著那飄『蕩』的雪花,葉晨收回目光,轉身,身形朝李詩月背道的方向走去,最終消失在風雪中。

    至始至終,葉晨都未說出一句話,沉默的如那山石般。

    望著葉晨離去的身形,步驚仙輕微一歎,輕聲道:“師兄,隨風師弟救過我們!”

    冷千楓淡淡一笑,道:“我有沒有說些什麼,不過此刻,我倒是有點期待在五峰大比上遇見這家夥!”

    “你說以他的實力可以在我劍下支撐多久?”冷千楓訕訕一笑,在冷千楓看來,這葉晨之所以能夠誅殺四名黑袍老者,僅僅隻是因為他們三人已經重創了黑袍老者,那黑袍老者儼然到了強弩之末,不僅僅冷千楓一人這樣認為,步驚仙以及月痕也是這樣認為。

    話畢,冷千楓腳步微踏,身形如長虹般劃過天際,消失在風雪中。

    聞言,步驚仙無奈一笑,冷千楓這個人倒是太計較了,輕微搖頭,步驚仙身形輕微晃動,詭異的消失不見。

    走在風中,葉晨身形如雪花般飄『蕩』不定,先前那件事並未引起葉晨心境的波動,倒是火麒麟出聲打趣道:“嘖嘖,小子你還真是沒女人緣,那妮子就這樣把你拋棄了!”

    聞言,葉晨身形一滯,輕笑道:“我與她本就見過數麵而已,又何來拋棄之說!”

    聞言,火麒麟無奈的輕歎一聲,這小子莫非真的對那妮子一點感覺都沒有?

    數月下來,不僅僅李詩月習慣了山峰對麵的那道身影,葉晨同樣也僅僅習慣了那道身影,然而對於葉晨來說,也僅僅隻是習慣而已。

    當舊習慣被新習慣取代之後,那麼舊習慣也沒有了存在的意義。

    “和你在一起這麼久,倒是未見過你對哪個妮子動心!”火麒麟輕微一歎。

    聞言,葉晨腦中不由浮現兩道倩影,一道是慕葉,一道是千川雪,輕微一笑,葉晨淡淡道:“或許還真沒有!”

    寒風依舊咆哮著,葉晨的身形如長虹般劃過天際,朝劍穀所在的方向激『射』而去。

    萬丈冰原蔓延而出,其寒風卷起漫天的飛雪,葉晨的身形在這萬丈冰原的襯托之下顯得如此渺小。

    漫步於冰原之中,葉晨的心再次安靜下來,雙目緊閉,此刻他倒是不急著趕路。

    靴子與雪地摩擦發出極為好聽的聲響,逆風而行,漫天雪花,葉晨腳步輕靈快速,也不禦空而行,閑庭漫步般在冰原之上踏步而行,玄奧的指法不斷。

    在這萬丈冰原的巨頭處則是一座城池,整座城池仿佛都籠罩在白雪之中,望上去,整個城池白茫茫的一片。

    縱然天氣冰寒十足,已經有來來往往的人群在城門口進出著。

    因此,在這萬丈冰原之上倒是經常見到商人以及武者的身影。

    在冰原的某一處,其數道狼狽的身影正在飛快的逃竄著,仿佛背後有著某種可怕的東西。

    嬌弱的身軀內卻爆發出驚人的速度,為首的赫然是一名嬌弱女子,而在她身旁則是跟隨著兩名中年『婦』人。

    三人身形極為狼狽,顯得風塵仆仆。

    萬丈冰原之上,三道身影狼狽的逃竄著,漸漸的,三人臉『色』便慘白至極。

    體內的真氣一陣不濟,那少女直接朝前倒去,把握不住平衡,身形直接在雪地上翻滾數圈。

    見此,兩名中年『婦』女皆是驚呼一聲,連忙止住身形,扶起那少女,擔心道:“小姐,你還撐得住嗎?”

    抬起慘白的臉龐,少女絕望的望了後方一眼,輕微搖頭道:“柳姨,你們先走吧!他們快追上來了!”

    聞言,那名被喚作柳姨的中年『婦』女臉『色』微微一變,右手輕柔的整理少女那雜『亂』的柔發,輕笑道:“傻小姐,柳姨怎麼能獨自一人離去!”

    說完,兩名中年『婦』女便扶起那少女,繼續朝前奔去,不過比起先前,速度倒是慢了數分。

    在三人離去之後,數十道身影浮現而出,各個身上彌漫著極為強悍的氣息。

    其中為首的一人望了地上那還未被風雪覆蓋的腳印,右手一揮,喝道:“追!”

    話語未落,數十道身影再次激『射』而出。

    而在萬丈冰原的某個角落,一身穿白『色』武袍的少年郎正在悠閑的漫步著......

    

Snap Time:2018-01-22 14:29:45  ExecTime:0.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