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五百五十四章劍帖歸處


    第五百五十四章 劍帖歸處

    第五百五十四章 劍帖歸處

    柔和的陽光從樹梢間滑落,下了一夜的雪,不知何時已經停了。

    整個山澗間寂靜的隻剩下寒風的咆哮聲,呼呼作響著。

    抬起頭,李詩月望了樹梢上的葉晨一眼,旋即便轉過臉,望著月痕一眼,一絲複雜的神『色』浮現而出。

    “路已經走了一步,縱然是錯誤的,那麼便回頭,還來得及嗎?”李詩月輕聲喃喃道。

    風雪漸漸變大了,李詩月那喃喃自語聲最終被風雪所淹沒掉。

    數小時後,葉晨身上已經堆滿了雪花,其如墨的長發仿佛也被白雪所染成白發。

    起身,葉晨淡淡望了李詩月一眼,旋即抬起頭望著那陰霾的天空,寒冬仿佛沒有期限似的,日複一日,雪花飄落不定。

    飄『蕩』的雪花中,葉晨眼中不禁浮現數道舞劍的身影,靜靜的思索著所感悟的劍技。

    風雪越來越大,最終淹沒了葉晨等人的身形,望上去,身形顯得如此朦朧。

    直到傍晚時分,這場雪才停下來,而原本正在療傷的月痕幾人也紛紛蘇醒過來,起身,三人皆是對著李詩月輕微一笑。

    李詩月則是輕描淡寫的點點頭,抬起頭,望著那道朦朧的身影。

    見此,月痕順著李詩月的目光望去,瞥見那道身影,心頭不由一沉,臉上的笑意也凝固住。

    察覺到月痕的變化,冷千楓以及步驚仙兩人同意望去,疑『惑』的神情浮現而出。

    倘若若不是那人出手,恐怕此次自己三人便要隕落,想此,步驚仙心中對葉晨不禁產生了感激之『色』。

    “詩月師妹,不是那人是?”開口的並不是步驚仙,而是冷千楓。

    顯然,葉晨先前對李詩月的那一番話被冷千楓聽到,對此,冷千楓心中未免產生了少許怒意。

    聞言,李詩月轉身,察覺到冷千楓不善的語氣,柳眉微蹙,淡淡道:“落霞峰隨風!”

    “落霞峰弟子?”聞言,步驚仙以及冷千楓兩人皆是一怔,旋即,步驚仙方才輕聲喃喃道:“想必便是落霞峰此次的送帖人!”

    隨風?劍眉微皺,冷千楓若有深意的望了月痕一眼,嘴角處閃過一絲莫名的笑意。

    顯然,這冷千楓倒是聽說過月痕與葉晨之間的恩怨,暗道:“怪不得月痕那小子臉『色』如此陰沉,被死對手救了,任誰都不會有好臉『色』!”

    “原來是落霞峰弟子!”冷千楓冷笑道,數年以來,落霞峰已經漸漸敗落了,因此,在劍神門中,落霞峰弟子的地位一直不高,僅僅高於外門弟子而已。

    冷千楓特別將將落霞峰三個字眼說大聲,聞言,步驚仙以及李詩月兩人臉『色』皆是微變。

    柳眉微蹙,李詩月輕微一歎,有點複雜的望著葉晨的身影。

    雙目緩緩睜開,葉晨自然也聽到了這句話,對此,葉晨則是淡淡一笑,不以為意,雙腳一躍,身形落地。

    雪花從長發上滑落,站在李詩月身旁,葉晨並未說些什麼。

    抬劍,步驚仙對著葉晨行了個劍禮,感激道:“多謝隨風師弟出手相救,此恩,步驚仙沒齒難忘!”

    聞言,葉晨輕微點頭,在月痕三人之中,能夠讓葉晨瞧得起的也僅僅這步驚仙而已。

    “是啊!倒要是謝謝隨風師弟最後出手相助,若不是隨風師弟最後出手相助,恐怕我三人今日非得將命交待於此!”冷千楓淡淡道。

    平淡的話語中卻流『露』出一絲質問的味道,顯然,對於葉晨最後才出手的舉動,冷千楓感到頗為不滿。

    不僅僅冷千楓不滿,原本便不爽的月痕更是冷笑連連:“幸好最後,隨風師弟顧忌了同門情誼,出手相助,此舉令我等佩服不已!”

    月痕這句話儼然是一句赤『裸』『裸』的嘲諷,聞言,步驚仙劍眉微皺,輕聲道:“千楓師兄,月痕師弟!”

    淡淡一笑,冷千楓無奈的對步驚仙聳聳肩,輕笑道:“師兄曉得,這大恩,師兄必然銘記在心!”

    “,驚仙師兄,此處送劍帖回來之後,我們一定得將此事告知掌門,讓掌門獎賞隨風弟子!”月痕輕笑道,目光卻始終陰沉的望著葉晨,便是這家夥當然讓自己在後山麵壁了三月,就是這家夥讓自己在劍神門名望掃地,起初,月痕是因為李詩月而對葉晨有敵意,如今儼然升級到了死對頭的地步。

    對於月痕幾人之間的言語,葉晨始終沉默著,不給予理會,仿佛,月痕幾人的話語如眼前的空氣般。

    倒是李詩月以及步驚仙兩人臉『色』有些複雜,瞥見葉晨那平淡的臉龐,李詩月此刻或多或少有些明白葉晨的那一句話:“殺人需要理由,救人莫非不需要嗎?”

    “有時候人就是因為自我感覺良好!”李詩月淡淡道,柳眉微蹙,其平淡的目光朝月痕掃『射』而去,見此,月痕隻能無奈的閉口。

    待到冷千楓以及月痕閉口之後,葉晨抬起頭,淡淡的望了幾人一眼,神『色』不起一絲波瀾。

    對於先前幾人的言語,葉晨倒是一耳進一耳出,淡淡道:“既然人齊了,那麼便商量下送劍帖之事!”

    見葉晨那平淡的神『色』,月痕以及冷千楓皆是一愣,若有深意的望了葉晨一眼。

    聞言,步驚才也察覺到現場氣氛的怪異,輕笑道:“的確,送劍帖之事可是關係的門內的盛事,此事耽擱不了!”

    說起盛事,月痕便略顯挑釁的望了葉晨一眼,其中的意味不言而喻。

    直接將月痕的目光無視掉,葉晨從懷中取出三枚劍帖,李詩月同樣從衣袖中取出劍帖。

    按照皇無雙的說法,隻要朝這劍帖內輸入真氣便會知曉這劍帖送往何處。

    在途中,葉晨倒是試了數下,然而這劍帖卻毫無反應,隨後經過李詩月的解釋,葉晨才明白過來。

    這數枚劍帖在劍神門已經流傳了數百年,唯獨將劍貼聚集,隨後輸入真氣,這劍帖方才會變化,這也是,五人聚集在此的目的。

    見葉晨不理會,冷千楓也感到沒趣,同樣取出劍帖。

    步驚仙和月痕也將各自的劍帖取出來,一共十五枚劍帖,當十五枚劍帖聚集在一起的時候,一道清脆的劍『吟』聲徒然響起。

    十五枚劍帖皆是詭異的朝半空中懸浮起來,最終靜止在葉晨等人身前。

    相望數眼,葉晨幾人右手紛紛朝前探去,真氣在手心處浮現而出,最終沒入劍帖之中。

    數十道耀眼的光華在劍帖之上激『射』而出,光華持續了數息,光華消散之後,葉晨發現那原本光華的劍帖上麵赫然浮現出了一些字跡。

    目光朝自己那三枚劍帖瞥去,葉晨足以清晰的看見那劍帖上的字眼,輕聲念著:“劍穀,連雲宗,武天宗!”

    在葉晨的記憶中,這些門派雖然不是頂級門派,不過其實力卻不亞於那些一流世家,而這三宗所在之處則是劍神門的北麵,靠近邊境處。

    目光微瞥,葉晨朝李詩月的劍帖望去,其上分別寫著花月宗,流雲宗,無夜宗!

    “花月宗?”葉晨輕聲喃喃道,這個門派他倒是聽說過,一個完全隻招收女弟子的門派,其實力也是不俗。而湊巧的是,此行前去花月宗倒是與葉晨去劍穀同路。

    “流雲宗,正好,我要去天玄宗,詩月,我們正好同路!”月痕伸手握住三枚劍帖,對著李詩月揮舞著手中的劍帖。

    玄天宗與流雲宗相距不過數百,因此,月痕這句話倒是不錯。

    “本來以為這一路會無聊,不過,有詩月你相陪那倒不一樣了!”在眾人麵前,月痕絲毫不掩蓋對李詩月的愛慕之心。

    聞言,李詩月的目光微偏,落在葉晨身前的劍帖上......

    

Snap Time:2018-07-16 10:28:45  ExecTime:0.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