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五百五十章首席弟子


    第五百五十章 首席弟子

    第五百五十章 首席弟子

    劍氣將近實質化,其周圍的空氣猶如被凝固似的。

    這一指蘊含了葉晨的意境,第一次,葉晨才真正的將意境運用出來。

    蔚藍『色』的劍氣勢如破竹般的破開黑衣人的防禦,在黑衣人那駭然的目光中,呼呼而落。

    砰!一陣骨頭的破碎的聲音響起,在這尖銳的破風聲中,這爆碎聲顯得如此響亮。

    蔚藍『色』的劍光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則是那衝天而起的血柱,那血柱是如此猩紅耀眼,虛空中的無盡威壓霎那間如同『潮』水般退去,黑衣人如斷線的風箏無力的朝冰麵墜落,擊起了滿地的雪泥,一時間,那漫天的破風聲也消散掉,仿佛在此刻,連那風也隨之靜止。

    黑夜如那被灑下的墨水般,傾灑滿地,而那血柱如散開的紅墨水般,染紅了接連一大片雪地。

    寒風中,那道身影仿佛隨時便可吹倒似的,然而那道清瘦的身影卻如大山般,始終屹立不倒。

    錯愕的神『色』如春雨過後的竹筍般,嘶嘶的在李詩月的臉上浮現而出,無可抑製。

    那滿地的屍體以及血灘赤『裸』『裸』的告訴了李詩月一個事實,在幾秒前,那看似薄弱的少年卻輕而易舉的滅殺了一名魂武境武者。

    被無數讚言包裹的李詩月不禁輕歎了一聲,在這道清瘦的身影麵前,她發現,以往那些讚言顯得如此慘白。

    “他很強!”千萬思緒隻化作這一句。

    眼眸微抬,葉晨沒有去瞥下方的屍體,反而淡淡的望了李詩月一眼,並未說些什麼。

    刷刷!葉晨眉目微挑,望著天際處的幾道人影,感受著劍神門那獨特的真氣波動。

    “走吧!處理該事情的人來了!”想此,葉晨輕微一歎,李詩月瞥見那望著滿地殘屍斷臂,點點頭,便欲離去。

    就在兩人準備離去的那一那,數道劍光淩空而落,擋在葉晨以及李詩月的麵前,個個皆是麵『露』怒『色』,拔劍對立。

    “你們是何人?”一道怒聲響起,為首的則是一名披著白『色』批發的中年人,滿臉怒容的瞪著葉晨二人。

    接連十個村莊皆是被人屠殺過,這無疑激怒了這些劍神門的護峰弟子。

    聞言,葉晨則是淡淡的瞥了那名中年人一眼,原來無論在何地,始終有蠢人和聰明人的存在,無論是玉皇學院,還是這天才聚集地的劍神門。

    葉晨隻是淡淡一瞥,然而眼中依舊殘留殺意的目光卻讓這些人一怔,一股寒氣從腳底透過脊梁骨,直抵後腦勺。

    先前問話的中年人一時間倒也忘記了接下來的話語,呆呆的望著葉晨。

    收斂起眼中的殺意,葉晨身上的淩厲氣勢如『潮』水般退去,猶如一文弱書生般,然而便是這道身影,卻如大山般壓在眾人的心中。

    見此,李詩月躍落在葉晨身旁,對著那中年人道:“夕月峰李詩月!”

    李詩月的一句話打破了這怪異的氣氛,那中年人也認出了李詩月,收起劍器,對著李詩月道:“此地發生何事?”

    聞言,李詩月輕微搖頭,將自己所知道的事情說出。

    待到李詩月說完之後,葉晨才重新將石劍係在身後,對著李詩月道:“走吧!”

    “既然此事由你們發現,那麼你們便隨我回峰,合執法堂的長老交待一下!”見葉晨欲離去,中年人勸阻道。

    聞言,葉晨則是淡淡的瞥了那中年人一眼,從懷中取出劍貼對著幾人搖晃數下,隨即便從容離去。

    望著將近石化的幾人,李詩月婉然一笑,這劍神門有一規矩,阻擋送劍貼之人,死!

    清脆的笑聲消失在天際處,那中年人方才反應過來,輕聲喃喃道:“原來是送劍貼,不過那少年是屬於哪峰的?”

    “莫非是落霞峰,那少年的眼神倒是極為可怕!”輕微搖頭,中年人不得不安排身後的弟子處理起後事。

    兩道身影如長虹般劃過天際,殺戮仿佛沒有停止似的,每個數,葉晨和李詩月便發現那被屠殺的村莊,望著那血腥的一幕,李詩月嬌容上也是浮現出殺意。

    在接連兩個村莊,葉晨與李詩月到是又擊殺了兩批黑衣人,不過倒是未遇到假魂武境的強者。

    此刻,李詩月倒是或多或少明白了葉晨的那一句話:“以殺止殺!”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堅持,自己的信仰,自己的信念,盡管如此,李詩月還是堅持自己最初的信念。

    黑夜如一隻猙獰的魔鬼般,盤曲在大地之上,殺戮仿佛是黑夜的主題似的,無盡的殺戮。

    在劍神山脈邊緣的一山脈處,一場屠殺正在進行著,盡管這場屠殺受到了阻礙,然而卻掩蓋不了屠殺的事實。

    咆哮的寒風中,月痕的身形傲然而立,其一身如雪的白衣與地上的血灘形成鮮明的對比。

    而在月痕的身後則是站著一氣質絲毫不亞於月痕的青年,青年整個人隱隱透『露』著一股磅的威勢,其手中滴血的長劍更是泛著一股寒意。

    冷千楓,朝陽峰的首席弟子,其一身修為達到出神入化的地步,此次便是他代表朝陽峰送劍貼。

    而在青年的身旁同樣站著一青年,這青年一襲黑袍,相貌倒是平凡,一手持劍,一手握著酒壺,眼神懶散。

    這懶散的青年名為步驚仙,星辰峰首席弟子,同樣也是此次星辰峰派去送劍貼之人。

    月痕,冷千楓以及步驚仙三人原本是在相距這村子數千米開外的山亭內等待著夕陽峰以及落霞峰的送貼之人,然而在數刻前,那刺耳的慘叫聲驚動了三人。

    當三人趕到此地時,便見證了一場屠殺,一名名黑衣人揮舞手中的利刃奪走了無數手無寸鐵之力的老人,小孩。

    在那些凹凸不平的山石上,數座血池浮現而出,順著山勢,周圍那摻雜著血『液』的雪水匯入其中。

    劍神門平日所需要的生活用品便是有這些村民提供,在某種程度上,劍神門有義務保護這些村民,眼前的一幕無疑驚怒了幾人。

    以三人的實力足以扭轉這局勢,卻不料最後又殺出數名修為恐怖無比的黑袍老者,這些黑袍老者臉上皆是帶著一銀『色』麵具,月光之下,那一柄柄泛著冷光的劍器顯得如此醒目。周圍的慘叫聲匯聚成海,與那咆哮的寒風聲交織著,無論風聲也罷,慘叫聲也罷,完全掩蓋不住今夜的殺戮。

    瞥見那從眼前飄落的一縷長發,月痕凝重的望著眼前四名黑袍老者,特別是那四人身上彌漫而出的氣勢令人為之心悸。

    “千楓師兄,驚仙師兄,一會兒我拖住其中兩人,你們速度解決各自的對手!”背對著冷千楓二人,月痕凝重道。

    眼前這四名黑袍老者皆是假魂武境武者,特別是四人那狠辣無比的劍法令人不得不提防。

    先前,月痕便是因為大意,從而受了其中一名黑袍老者一掌,壓製住胸前翻滾的血氣,月痕身形徒然暴『射』而出。

    七尺青峰在月痕手中化作可劈破世間萬物的利器,作為掌門之子,月痕其掌握的劍技無一不恐怖無比,然而在麵對兩名黑袍老者的合擊時,這些武技卻顯得如此慘白。

    見月痕動手,冷千楓手中那泛著冷意的長劍也隨之揮舞著,迎上一名黑袍老者。

    唯獨步驚仙遲遲未動手,隨意飲了一口酒,步驚仙那恐怖無比的氣勢緊緊鎖住最後一名老者。

    先前,他們三人便是四名黑袍老者合擊之中落了下風,如今之計便是逐個突破,酒壺從手中滑落,步驚仙其眼神也變得淩厲無比。

    嘶嘶!瞬間出劍,步驚仙身形激『射』而出,一時間,在這如人間地獄的村莊內,劍影漫天,劍氣驚鴻!

    

Snap Time:2018-07-18 08:48:41  ExecTime:0.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