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五百四十七章月光下的血影


    第五百四十七章 月光下的血影

    第五百四十七章 月光下的血影

    寒風依舊在咆哮著,其身形如長虹般劃過天際。

    劍神山那巨大的虛影離葉晨等人的身形越來越遠,直至消失不見。

    黑夜如一隻猙獰的魔鬼般,占據著整個世界。

    稀疏的燈火在夜幕之中顯得格外的醒目,在劍神山山脈的外圍倒是居住著不少的山明。

    這些山名自古以來便依附著劍神門,其中倒是出了不少的劍神門的弟子,因此,在這一帶,一股股勢力也聚集而起,形成了一座座村莊。

    無盡燈火落沿著山脈而向外擴展著,在虛空中朝下望去,這些燈火如虛空中的星辰般,錯落有致。

    兩道長虹橫跨天際,赫然是葉晨與李詩月兩人,按照李詩月的說法,他們並不是馬上要去送劍貼,而是要與其餘幾峰之人匯合,隨即再去送劍帖。

    因此,兩人便是朝著約定的地方飛去,望著下方的那些燈火,葉晨心中一片祥和。

    山中的夜晚是最安靜的,除了那山風聲外,便無他物。

    可是突來的慘叫卻打破了這寧靜,葉晨與林詩月皆是眉頭微皺,皆下方的燈火處望去,一股刺鼻的血腥味飄『蕩』而出,充斥著整個空氣。

    “出事了?”劍眉微挑,葉晨將目光投向李詩月。

    “下去看看!”李詩月簡單道,其身形立刻如劍光般朝那些燈火處『射』去,見此,葉晨也是緊隨在後。

    兩人的身形快速朝村落飄去,一觸底,便被滿地的慘狀嚇了一大跳。

    一股股熱浪朝兩人席卷而來,緊伴隨的是無盡的慘叫聲,呈現在葉晨與李詩月眼中的一幕無疑是人間地獄。

    在慘白的月光之下,一群人如野獸一樣的在一個小村落進行著一場單方麵的屠殺,好象生命在他們手中隻不過是一件供他們發泄的工具,到處都是鮮血,不管是老少『婦』孺,隻要是能在地主行走的動物,都無一例外的成為屠刀下的冤魂。

    這完全是一場屠殺,其鮮血染紅了滿地,匯聚在一寬數米的血坑之中。

    這血坑遍地可以,望上去倒是觸目驚心,那些人全身皆是被黑袍所籠罩,其手中的劍器一旦揮出,便奪走數人『性』命。

    而在這些人身上,葉晨感受到了一股極為熟悉的氣息,這些氣息葉晨不會忘,屬於那股神秘勢力的氣息。

    淡漠的望著前方的屠殺,葉晨微微轉身望著怒氣十足的李詩月,淡淡道:“殺與被殺,你選擇什麼呢?”

    不等李詩月回答,葉晨的身形便化作一道流光朝那群人奔去,其殺氣彌漫而出,葉晨仿佛來自地獄,手中的劍瘋狂的收割者眼前的這些連老少『婦』孺都殺的敗類。

    這些人修為最高也是煉武巔峰,又如何抵擋住葉晨的劍,劍出,血濺,在葉晨的周圍已經被一堆堆屍體所堆滿。

    一劍劍將葉晨的劍意體現的淋漓盡致,葉晨不經意間已經進入了忘我意境之中,忘於殺,止於殺。

    這個時候的葉晨無疑是最可怕的,葉晨的劍讓殘餘的數人害怕了,數十人圍成一圈子不斷的朝後退去,葉晨也不追擊,一步步的朝數人走去。

    “怎麼,你們也會學會畏懼了?”對於這股神秘勢力,葉晨可不存在什麼好感。

    對於葉晨的冷嘲熱諷,這些黑衣人皆是一陣沉默,他們隻是奉命前來便是屠殺這劍神門方圓之內的村莊,從而製造血池。

    葉晨那如雷鳴般的腳步聲無一擊在數人的心弦上,死亡臨近的感覺讓幾人感到瘋狂,怒喝一聲,皆是一拔起劍朝葉晨衝來。

    葉晨身影緩緩的漂浮到半空中,左手並指為劍,其劍指快速的朝前點出數下。

    “洛神指!”寒氣在葉晨指尖浮現而出,最終形成一把白『色』巨劍,整個空氣都震『蕩』起來,原本就破敗不堪的房屋瞬間倒塌,激氣滿地的灰塵,漫天的灰塵也遮蓋不住滿地的血流。左手緩緩下落,巨劍呼呼直響,化作無數把白『色』小劍朝那數人衝去,無論幾人如何抵擋,在白『色』小劍的衝擊之下皆破。

    眨眼間,那幾人儼然死去,依舊保持著剛才的動作,被白『色』小劍的擊中之處,皆是血『液』狂湧。

    殘餘的老少『婦』孺都驚叫起來,驚叫伴隨著小孩的哭喊聲充斥在整個村落。

    葉晨的身影緩緩的飄到李詩月的身旁,望著她臉上的複雜之『色』,淡淡道:“殺與被殺,你選擇什麼,有時候,殺戮僅僅隻是為了不被殺而已!”

    葉晨的聲音很輕,但是卻飄『蕩』在整個村落之中,李詩月望著那滿地慘狀,輕微一歎,特別是目光觸及那些黑衣人屍體的時候,眼中閃過一絲掙紮之『色』。

    一陣悠揚的笛音緩緩的從山澗飄『蕩』而來,驚起了沉思中的李詩月,抬頭望著同樣疑『惑』的葉晨,地上那些殘餘的老少『婦』孺緩緩的沉睡過去,整個村落隻剩下那笛聲。

    一陣恍惚,葉晨趕緊運起真氣護住耳朵,而一旁的李詩月則是『迷』『迷』糊糊的沉睡過去,護住李詩月搖晃的身影,葉晨不由一驚,低『吟』道:“將意境融入笛音。”

    將意境融入笛音,與將意境和劍相結合在某種程度上來說是通用的。

    被葉晨驚醒,李詩月心中一驚訝,臉『色』頗為凝重的朝那笛音處望去,相望一眼,兩人雙腳皆是一蹬,朝那笛音來源處奔去。

    隨著不斷的『逼』近笛音來源處,葉晨越發感覺到空氣中靈氣的異樣,尋聲而去,眨眼間,葉晨便來自一小山峰上,在那山峰上,一黑衣人臨立,其笛聲正是從他手中的笛子處飄『蕩』而出,黑衣人顯然也是那股神秘勢力的,停下吹笛,陰狠的雙眼掃視過葉晨與李詩月兩人。

    “嘎嘎,我倒是誰壞了我的好事,原來是劍神門的兩個小娃子!”黑衣人陰笑著,這周圍的溫度仿佛也因此下降了好幾度。

    身形漂浮在半空中,見那黑衣人,李詩月身形不由一震,這黑衣人隻站在那便給她一種巨大的壓迫。

    葉晨也是凝重的望著那黑衣人,暗道:“居然是假魂武境!”

    “此人交給我,你一會兒自己注意點!”背對著李詩月,葉晨吩咐道,也不管李詩月有沒有聽進去,葉晨其身形橫踏出數步。

    “既然破了我的好事,那麼便得付出代價!”見葉晨與李詩月來勢洶洶的樣子,黑衣人冷笑著,眼中盡是淡漠之『色』。

    此時,在葉晨驚詫的目光中,一條水桶粗的青『色』巨尾驟然在黑衣人身後浮現而出,龐大的虛影籠罩著半個天際,一股可怕的威壓從山峰之上浮現而出。

    黑衣人隨即再次吹起笛來,隨著笛音不斷的起伏,一陣獸吼聲徒然響起。

    “控製魔獸?”葉晨臉上浮現出一絲凝重之『色』。

    “不好,他是禦獸使!”李詩月神情微變,連忙閃到葉晨的身旁,輕聲道:“撤!”

    “禦獸使?”葉晨劍眉微皺,第一次,葉晨鄭重起眼前的對手,背對著李詩月道:“你先後退!”

    禦獸使無疑是劍神大陸最神秘的職業,通過某種儀式將生命和魔獸聯係在一起。

    通常禦獸使的魔獸都是比自身修為強悍,瞧著黑衣人那恐怖的實力,葉晨絲毫不敢懷疑那魔獸有多恐怖。

    “居然是雪冰狼妖!”一陣狼嚎聲響徹而起,那巨大的虛影也漸漸清晰起來,葉晨緊盯著那魔獸道。

    隨著葉晨的話音剛落,空氣中陡然泛起了淡藍『色』的粼光,隨即數百道藍『色』冰箭鎖定了葉晨的身影,接連『射』來。

    葉晨冷哼一聲,身影如閃電般朝後退去,兩眼緊盯著衝來的冰箭。

    隨著笛音的變化,那些冰箭居然改變方向朝葉晨直奔而來,沒有絲毫的慌張,脖子輕微一扭,避過迎麵而來的冰箭,一掌拍出,漫天的掌影在空中展開。

    無數淩厲的劍氣不斷在生死之間轉換著,劈啪劈啪的聲音在半空中響起。

    漫天的冰屑灑落而下,葉晨與李詩月兩人紛紛被『逼』退數十米,身形略微搖晃著。

    “你我絕非他之敵,速退!”瞥見那黑衣人,李詩月眼中閃過一絲複雜之『色』,計劃開始了嗎?

    聞言,葉晨輕微搖頭,朝前邁出一步,淡淡的望著那黑衣人,輕笑道:“詩月師姐,你信我嗎?”

    

Snap Time:2018-07-16 17:01:22  ExecTime:0.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