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五百四十六章人生若隻初見


    第五百四十六章 人生若隻初見

    第五百四十六章 人生若隻初見

    身如長虹般劃過天際,當葉晨路過斷壁的時候,其身形止住。

    眼眸微抬,葉晨下意識的朝夕月峰望去,不知何時,那道熟悉的身影消失不見。

    解下腰間的酒壺,葉晨隨意飲了一口,腳步微踏,身形再次朝下方『射』去。

    “先暫時告別了,落霞峰!”風中依舊飄『蕩』著葉晨的喃喃自語聲,人的一生倒是有趣,每個地點都如人生的過站般。

    夜幕之下,那條被積雪所堆滿的劍道望上去倒是顯得有幾分孤寂。

    而在這漫漫劍道之上,一道清瘦的身影如那寒風中的梅花瓣般,立於劍道之上。

    數千米的高度,葉晨數息便至,望著那一徐飄『蕩』在寒風中的白『色』身影,葉晨臉上不由『露』出了錯愕之『色』,暗道:“這道身影!”

    盡管離那道身影還有數百米距離,然而葉晨卻明白自己見過這道身影,不下數百次。

    “是她?”在夕月峰上的那道倩影,一股熟悉感湧入葉晨的心頭:“莫非此次夕月峰去送劍帖的便是她?”

    在葉晨察覺到那道身影的時候,那道身影同樣察覺到葉晨的到來。

    寒風之中,倩影緩緩的轉過身來,冷冽的寒風卷起少女額前的秀發,少女那張傾城之臉也完全的暴『露』在雪花之下,赫然是李詩月。

    抬起頭,望著遠處那道身影,李詩月的眼中也閃過一絲錯愕之『色』,那道身影對於她來說是極為熟悉。

    “是他!”李詩月輕聲喃喃道。慘白的月光之下,兩道身影立於劍道之上,遠遠相望著。

    雙腳輕微一瞪,葉晨身形輕飄飄的落於那少女所在的台階處,當瞧見少女的麵貌時,葉晨神情微微一怔:“居然是她,李詩月!”

    落霞峰與夕陽峰相距不過數百米,不過,葉晨和李詩月都下意識的沒放出靈魂力去察看對方。

    在葉晨神情一怔的時候,李詩月神情同樣是一怔:“居然是他,原來他是落霞峰弟子!”

    對於葉晨的印象,李詩月畢竟還是極為深刻的,當初要不是葉晨,自己恐怕便慘死於雪冰狼妖血爪之下。

    兩人相望不語,數息之後,李詩月方才輕笑道:“當初忘記了跟你說謝謝,謝謝你上次的援手!”

    李詩月這麼一笑便如那山壁上綻放的雪蓮般,不可褻瀆。

    一抹笑意同樣在葉晨嘴角處浮現而出,葉晨輕微點頭,道:“舉手之勞罷了!”

    大恩不言謝,放在心頭便足以,李詩月倒是未在這件事情上糾纏,頓了頓,李詩月望著那下方那無盡的劍道:“此次你是要去送劍帖?”

    “你不也是!”雙手負背,葉晨那一身武袍在寒風中獵獵作響,迎著李詩月的目光,葉晨輕笑道。

    兩人見麵倒是沒有陌生人相見的尷尬,或許雙方皆是習慣了那道身影,因此,兩人說話的語氣倒是如多年未見的好友般。

    聞言,瞥見葉晨那年輕的臉龐,李詩月眼中閃過一絲詫異之『色』,這送劍帖之事皆是由各峰最強弟子去送?

    不過回想起葉晨那不分晝夜的苦修,李詩月倒是釋然,道:“正好可以同行!”

    “我叫隨風,你呢?”望著那一張絲毫不亞於千川雪的臉龐,葉晨眼中絲毫沒有『迷』戀之『色』,極為平淡問道。

    “李詩月!”頷首一笑,李詩月迎著葉晨的目光,隨即,兩人相視一笑。

    劍道旁,那綻放的梅花受不住寒天的冷意,無力的掉落在劍道之上,虛空中,那一輪銀月時而浮現而出,時而消失不見,淡淡的銀光灑滿了白雪的大地。

    兩道身影飄落於夜『色』之下,葉晨微微抬頭看了看天際的明月,落霞峰的月『色』很美,那銀白的光華揮灑四野,像一層朦朧的白霜。

    雪花在兩人之間飄落著,突然,葉晨抬起頭,望著李詩月。

    李詩月也抬起頭,望著葉晨,雙目相視,一絲奇異的感覺蔓延在兩人心中。

    這一刻,時間宛如停止,微風仿佛消失,四周的一切都變得模糊不清。

    “雪,來自無盡天空,落於無盡地段,而其中間便是過程。”輕微一歎,葉晨轉身輕聲喃喃道。

    聞言,李詩月收回目光,抬頭望著天上的那一輪銀月,輕聲道:“雪花飄落,飄落的卻是人生,今夜的月光少了冷意,很多了一絲暖意。”

    抬頭,同樣望著那一輪銀月,葉晨淡然道:“在蝶的眼中,花是天使,因為花給予她生命的甘『露』.在花的眼中,蜂是摯友,因為蜂給予她生命的延續。詩月師姐,在你眼中,我們手上的劍又是什麼?”不知為何,葉晨便問出這樣的一個問題,或許是因為好奇。

    聞言,李詩月眼中倒是浮現出少許『迷』茫之『色』彎下身,拾起被白雪遮蓋的花瓣,輕『吟』道;“朝陽與落日總是更能令人感動,隻因那一刻他正午的鋒芒熔成了圓潤的輝光,而劍也是同樣令人感到,他能夠救人,因此,我的劍是為了救人!”

    瞥見李詩月那淡雅如水的眼神,葉晨淡淡一笑,同樣拾起地上的花瓣,再次放開花瓣,花瓣隨著寒風朝山澗處飄落,如蝴蝶一般翩翩起舞,葉晨緊盯著那一片花瓣,喃喃自語著:“那我的劍又是為何?我的劍是執著,有了執著,生命旅程上的寂寞可以鋪成一片藍天;有了執著,孤單可以演繹成一排鴻雁,終有一天,執著的劍會劍問九霄。”

    “你身上的殺意太重!”聞言,李詩月輕微一歎,眼前不禁浮現出當初葉晨屠殺魔獸的那一幕。

    “執著於殺戮嗎?有時候,殺戮並不是殺戮,僅僅隻是為了一些理由而已!”葉晨輕笑道,右手輕微在鼻尖劃過,那淡淡的梅花香環繞在鼻頭。

    看著那張清秀的臉,那淡然而又自信的微笑,李詩月輕聲一歎道:“執著於殺,終有一天成淪於殺戮。

    沉淪於殺戮,葉晨淡淡一笑,忘我意境已經漸漸開始影響自己,時而精神恍惚,時而陷入殺戮的海洋中。

    每當感悟其他劍意的時候,那一副副殺戮的畫麵便在葉晨的眼前浮現而出。

    不過當初既然選擇了忘我意境,葉晨便無悔,正如他對皇無雙說的那句話:“前人之路,非我之路!”

    希望你不會如那些前輩一樣!”輕微一歎,李詩月款款朝前邁出數步,一襲衣裙呼呼作響。

    輕柔的聲音,在劍道之上緩緩飄『蕩』著!嘶!突然,天際處一亮,月光之下,一道流光劃過天際,為這美麗的夜『色』平添了幾分美麗。

    葉晨和李詩月兩人幾乎同時抬頭望著那隕落的流星,各自思索著,轉過頭,葉晨對著李詩月淡淡一笑:“走吧!”

    說完,葉晨便鬆開指尖的花瓣,沒有淩空飛行,反而如一凡人般,一步又一步的朝下方劍道的盡頭走去。

    劍道上的白雪在寒風下漸漸的融化,葉晨踏著輕盈的步伐緩緩的朝劍道踏去,李詩月靜靜看著葉晨那單薄的身影,淡雅如水的明眸中,浮現出一絲複雜的神情。

    輕微一歎,李詩月同樣沒有開口,背後係著一架古琴,李詩月身體輕微移動著,緊隨在葉晨身後。

    靜靜的走在一起,兩人之間什麼都沒有說,隻是那樣靜靜的走著。月光,透過那零落的雪花,灑落在兩人的身上。

    在這慘白的月光之下,兩道影子被拉的好長好長。

    望著身旁的佳人,葉晨不禁想起了一句話:“人生若隻初見!”

    葉晨依舊記得當初便是身旁的女子救了自己,而在自己血脈未覺醒前,他還見過她,卻不知她何時加入劍神門,又何時有如此超高的修為!

    瞥見李詩月那淡雅如水的眼眸,葉晨輕微一歎,盡管兩人相距不過半米,然而葉晨還是感覺到這李詩月依舊處於風雪之中,望上去極為朦朧。

    “她那段時間經曆些什麼?”葉晨暗道,在葉晨眼中,李詩月身上籠罩了一層神秘的影子。

    數千道台階轉眼便踏過,兩人一路無語,漸漸的沉浸於這難得的平靜中。

    慘白的月光之下,那風雪將兩道身影淹沒掉......

    

Snap Time:2018-07-16 16:24:35  ExecTime:0.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