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五百四十四章對話


    第五百四十四章 對話

    第五百四十四章 對話

    抬起頭,望著那被雲霧所籠罩的山峰,葉晨輕聲喃喃道:“峰主!”

    夜幕之下的落霞峰望上去倒是多了幾許朦朧美,對於先前那道聲音,葉晨倒是極為熟悉,那是皇無雙的聲音。

    劍止,雪落,葉晨將石劍係在身後,淡淡的望了夕月峰那道倩影,旋即便轉身朝那飄渺的山峰走去。

    夕月峰上,李詩月那晃動的身影也止住,靜靜的望著葉晨的身影,漸去漸遠。

    直到葉晨的身影消失在風雪中時,李詩月方才輕歎一聲:“該來的還是來了,縱然如何抗拒,它也回來,莫非這便是命運?”

    收劍,李詩月同樣轉身,朝那飄渺的山峰走去。

    這一夜,無論是夕月峰,還是落霞峰,峰上都少了一道風景線,少了如同瘋子的人在舞劍。

    在那成片的樓宇之上便是落霞峰的最巔峰,因為屢次去向皇無雙討教問題,因此,葉晨倒是知曉皇無雙所在的庭院。

    在山道的兩旁罕見的載滿了綠竹,白茫茫的世界中,那一點綠顯得異常醒目。

    每當看到這些綠竹,葉晨心中就異常的平靜,而此刻這綠竹上都覆蓋了一層積雪,綠『色』的竹枝與白雪交相輝映。

    空氣有些冷瑟,寒風吹拂起葉晨的武衣發出呼呼的聲響,這一刻,葉晨仿佛和這周圍的一切融合在一起。

    此時,葉晨身上赫然浮現出一團淡藍『色』的氣霧,一股玄奧的感覺在葉晨身上彌漫著,周圍飄落的雪花瞬間化作冰屑灑落在地。

    身形止住,葉晨靜靜的站在原地,體內的玄冰訣緩緩運轉著。

    葉晨修煉玄冰訣的日子終究不如風神訣以及朱雀訣,因此,在功法上,葉晨倒未達到平衡。

    然而在此刻,葉晨最終突破了玄冰訣的瓶頸,朝前邁出一大步,在功法上,三種功法第一次達到平衡的狀態。

    一種冰爽的感覺席卷而來,葉晨不禁打了個寒顫,這一刻,葉晨身上的氣質陡然發生了變化,變化不定。

    隨意的的朝前打出一拳,葉晨身上氣質時而如那春天的微風,令人心曠神怡,時而如冬天的寒風冷冽十足,令人仿佛入於冰窖之中!

    “終於平衡了嗎?”葉晨輕聲喃喃道,右腳微抬,不緊不慢的朝前走去。

    順著山道而去,周圍則是一座座極為平凡的庭院,其冰霜在那些籬笆處凝結而出,微弱的陽光灑落在上麵從而被折『射』出來。

    蜿蜒小道上麵經過山風的洗禮之後,青灰『色』的石塊也完全呈現出來。

    望著周圍那些光禿禿的楓葉樹,葉晨不禁想到,這的秋天一天很美。

    越往上走,四周的庭院越來越少,其環境也是越清淨。

    數分鍾之後,葉晨終於來到了皇無雙所在的庭院,未踏進庭院之前,葉晨便瞧見了門前的一塊巨石,巨石上刻著醒目的三個大字:君可悔。

    從這龍飛鳳舞的字中葉晨感受到了一股驚天的劍意,以及哀傷,葉晨一陣不解。

    止住身形,葉晨雙目再次緊閉著,赫然感悟起這字跡間蘊含的劍意。

    至今,葉晨已經見過了不下數千種劍意,然而唯獨眼前這劍意卻讓葉晨一陣不解。

    “可悔?”在這股劍意之中,葉晨僅僅隻讀懂這意思,輕微搖頭,葉晨輕聲喃喃道:“不懂!”

    世間意境萬千,因為每個人經曆以及感悟不同,這便導致了劍意不同,有時候,你沒經曆過,所以你不懂得他的意境。

    “怪異的劍意!”葉晨感悟數刻之後,一股玄奧的感覺在心中彌漫著,待葉晨睜開雙眼的時候,其天『色』越發的陰暗下來。

    “進來吧!”庭院的大門自動開啟,皇無雙平緩的聲音從中清晰地傳出。

    聽此,葉晨方才意識到自己來此的目的,自己這一感悟便是數小時,顯然讓皇無雙等了這麼久,歉意一笑,葉晨橫跨而出,身形躍入庭院內。

    雙腳著地,撲麵而來的是陣陣的梅花香,葉晨微微一掃庭院四周便注意到了庭院四周的梅花!

    綠竹,梅花,這庭院隻能唯一的裝飾便是這些,此刻的皇無雙背對著葉晨站立,落於梅花從中,身上沒有絲毫的氣勢。

    在葉晨看來,此刻的皇無雙如尋常人一般,絲毫沒有一峰之主該有的威嚴。

    皇無雙轉過頭來,望著葉晨身上那越發內斂的氣質,淡淡一笑,道:“突破了?”

    聞言,葉晨倒是沒有否認,道:“在功法上突破了,倒是彌補了以往的不足!”

    以皇無雙的眼力自然極為輕易的看出葉晨的變化,聞言,葉晨倒是沒有感到詫異,沉聲道:“嗯!”

    劍指微抬,皇無雙指著那庭院外的石碑,輕笑道:“我的劍意,你可又感悟了幾分?”

    聞言,葉晨輕微一歎,在他看來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倒是沒有掩飾,道:“不懂!”

    “!”皇無雙輕微一笑,指著庭院內的石桌以及石椅,旋即朝石椅走去。

    石桌上已經有少數的積雪,而此刻石桌上則是排放著數壺酒,其白氣正在從壺口處冒出。

    緊隨在皇無雙身後,在皇無雙麵前,葉晨倒是沒有太拘謹,直接坐下來,端起酒壺,一陣濃厚的酒香便撲麵而來。

    這酒香類似於庭院之中的梅花,聞起來極為好聞,雖未飲,葉晨便讚歎一聲:“好酒!”

    “酒味漸濃,你倒是可以嚐嚐看!”皇無雙隨意的端起一杯子,長飲而下。

    聞言,葉晨倒是不客氣,一口飲下,其苦澀的味道在嘴中蔓延開來,其後便是甜甜的味道。

    溫酒入胃,其一股溫熱的熱流在葉晨體內流淌著,最後化作純淨的真氣,從而被葉晨煉化。

    “梅花香自苦寒來,先苦澀而後甜!”此酒必然不凡,僅僅酒中蘊含的靈氣也極為珍貴,葉晨輕讚道。

    “你倒是個酒鬼,此酒便自取材於落霞峰上的梅花,名為梅酒!”見葉晨讚賞著酒,皇無雙淡淡笑道。

    隨後,兩人便你一句我一句聊著,直到酒喝完為止,葉痕才問道:“峰主,此次你叫我來是為何?”

    由於皇無雙數月的悉心教導,葉晨心中倒是極為敬佩皇無雙。

    放下酒杯,皇無雙臉上難得浮現出一絲凝重之『色』,對著葉晨道:“達到假魂武境?”

    這一點,葉晨對於皇無雙倒是沒有隱瞞,輕微點頭。

    “數月來,你雖未向我展示你的意境,不過,我倒是能猜測出你的意境,忘我意境!”皇無雙凝重道。

    “的確是忘我意境!”以皇無雙的實力,要是刻意留意自己,那麼必然能夠察覺到自己的意境,對此,葉晨倒是沒有隱瞞。

    輕微一歎,皇無雙起身,望著天際處,輕聲道:“那你可知道這忘我意境在大陸上被稱之為什麼?”

    聞言,葉晨同樣起身,望著天際,輕笑道:“峰主,你是怕我有一天沉淪於殺戮嗎?”

    瞥見葉晨這灑脫的樣子,皇無雙倒是一怔,複雜道:“看來你倒是對忘我意境極為了解!”

    “前人之路,未必是我之路,不是嗎?”葉晨輕笑道,臉上不禁浮現出一絲灑脫之『色』。

    “,說的也對,前人之路,未必便是你之路!”皇無雙倒也是開明的人,頓了頓,皇無雙轉過身,滿臉凝重的望著葉晨,鄭重道:“倘若有一天你真的沉淪於殺戮,那麼,作為我的弟子,那麼我便有義務將你留在落霞峰!”

    “那時候,峰主是要殺了我嗎?”葉晨依舊灑脫道。

    聞言,輕微搖頭,皇無雙淡淡一笑,道:“是也不是,如果我的劍無法將你從殺戮之中拉回來,那麼便殺了你!”

    很久以前,他也曾經對我這樣說過,她也曾經對我說過,對於我而言,他們便是我最重要的人。

    而此刻,又有人這樣對我說,望著天際,葉晨眼中不禁浮現出了一絲追憶之『色』。

    

Snap Time:2018-06-18 22:57:55  ExecTime:0.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