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五百四十二章夕月峰上伊人依舊


    第五百四十二章 夕月峰上,伊人依舊

    第五百四十二章 夕月峰上,伊人依舊

    “峰主叛變?”劍眉微皺,葉晨追問道:“事情起源莫非便是那一代月神佩玉!”

    “嗯!”火麒麟略顯凝重道:“幸虧最後追回了那月神佩玉,不然就讓那皇淩天得手!”

    想此,葉晨臉『色』越發凝重了,起初,他因為以火麒麟的實力取得那月神佩玉應該極為簡單,然而經過這件事情之後,葉晨才發現此事絕非想象中那麼簡單。

    察覺到葉晨的變化,火麒麟輕笑道:“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倘若危險係數太大的話,我們也隻能放棄那塊月神佩玉?”

    “放棄月神佩玉?”想起那月神佩玉所帶來的好處,葉晨又是一陣不甘。

    “有時候放棄也是一種選擇!”火麒麟對此倒是看得比較開:“我們取月神佩玉的原因有二,其一是為了讓你感悟月神佩玉中的劍意,其二是解開四代那謎團,而以如今你我的實力去解開那謎團顯然極為困難,而其一嗎?我們又無需得到月神佩玉,隻要你在劍神門地位高了,那麼便有資格去感悟一代的劍意!”

    “那倒也是,不過去感悟那玉佩需要什麼資格?”思索片刻,葉晨問道。

    “,經過那皇淩天事件之後,劍神門越發看重月神佩玉,因此,除了各個峰的嫡峰弟子外,其餘人皆無資格?”對於劍神門的事情,火麒麟倒是知道的極多。

    “嫡峰弟子?”葉晨來落霞峰之後,除了修煉還是修煉,因此,對於這些瑣事倒是不了解。

    “嫡峰弟子,顧名思義便是下任峰主候選人!”火麒麟解釋道。

    “成為下任峰主候選人?”葉晨神情不由一怔,那皇無雙正值壯年,不知何時才會挑選候選人。

    “若是往日,要成為峰主候選人自然需要一段時間的考驗,不過如今倒是不同!”火麒麟輕笑道。

    “你是指五峰大比?”以葉晨的精明,立刻便反應過來。

    “如今落霞峰正處於最虛弱時期,倘若你參與了此次五峰大比,並且將之帶回首位,那時候,你自然便有資格成為下任峰主候選人!”火麒麟沉聲道。

    “也就是說我得參與這所謂的五峰大比,並且要擊敗其餘幾峰的精英?”葉晨無奈輕聲歎道:“小火,你未免也看得起我了!”

    “怎麼?難道你不相信自己的實力?那月痕,你可有把握擊敗他?”火麒麟淡淡道。

    聞言,葉晨不由一怔,旋即輕笑:“劍神門又如何?我葉晨所到之處,我必定站於巔峰。至於那月痕,我倒是有信心將之擊敗!”

    感受到葉晨話語中的自信,火麒麟方才輕笑道:“這才像真正的你,那這五峰大比,你是否要參加?”

    “那是自然!”葉晨同樣一笑,抬起頭望著那被雲霧所籠罩的山峰。

    “,五峰大比作為劍神門的盛事,其獎勵也是豐厚無比!”頓了頓,火麒麟繼續道:“想必,那恢複靈魂的丹『藥』也不少?”

    聞言,葉晨眼中也難得浮現出一絲炙熱之『色』,隻要有了那些丹『藥』,那麼火麒麟那重創的靈魂也會恢複。

    “不過這劍神門倒是不缺乏實力恐怖的弟子,或許倒時候,你被擊敗也說不一定!”火麒麟習慣『性』的打擊道。

    “開始打擊我的信心?”葉晨不在意的笑了笑,道:“正是因為這樣,這五峰大比才好玩,不是嗎?一個人獨角戲始終沒那麼有趣。”

    聞言,火麒麟倒是一陣感慨,隨即一笑:“離那五峰大比還有數月,為了將落霞峰帶回首位,你得好好努力了!”

    “我的努力不是為了那!”葉晨淡淡道,雙目再次緊閉,其心神完全沉浸在一代月神的劍意之中。

    見葉晨開始修煉,火麒麟倒是識趣沒去打擾,其靈魂力傾瀉而出,感受著周圍那些熟悉的山峰,數萬年來,這山峰倒是未變,變得僅僅是人而已。

    一塊塊石碑在火麒麟的腦海中浮現而出,火麒麟輕歎一聲,望著正在修煉的葉晨,暗道:“四代,他是否能成才到你期待的地步,五代!”

    “倘若掌握了劍神門,那便不存在奪玉的說法!”火麒麟氣息變得虛無,最後消散掉。

    一旦沉浸在修煉之中時,葉晨便會忘記了自我的存在,直到七天之後,他方才再次醒來。

    望著眼前數座石像,葉晨腦海不由浮現出一個怪異的想法:“有一天,自己的石像是否也擺在這?”

    輕微搖頭,葉晨立刻將這想法抹掉,起身,握住『插』在身旁的石劍,重新將石劍係在背後,頭也不回的朝前走去。

    數月的感悟,葉晨漸漸忘記了自己到底感悟了多少種劍意,也忘了那些劍意,隻剩下自己的忘我意境。

    直到葉晨的身影消失在風雪之中時,藍衣劍方才抬起頭,望著葉晨離去的方向,輕聲喃喃道:“或許,正如你所說,那小子能夠給我們帶來少些驚喜!”

    白子落盤,白勇同樣抬起頭,輕笑道:“入門不過數月便開始感悟劍意的弟子可不多,誰說的準呢?”

    說此,藍衣劍以及白勇兩人皆是爽朗輕笑而出,其心神再次沉浸在眼前的棋盤中。

    而其他落霞峰弟子則是若有深意的抬起頭望了那方向一眼,隨即又各自苦修起來。

    夕月峰上,劍光匯聚成海,將四周的風雪牽扯起來,一道倩影猶如舞者般,在風中翩翩起舞著。

    起舞弄清影,然而又有誰能夠明白劍光中的那種寂寥,縱然這漫天飛雪也冰凍不住的寂寥。

    李詩月一直在揮舞著劍器,她自己也忘記了揮出多少劍,唯獨這樣,方才將心中那複雜的情緒揮灑而出。

    清眸微抬,李詩月習慣『性』的朝對麵的落霞峰望去,不知何時,她已經漸漸習慣了那道身影,或許那樣,才不會感到那麼強烈的寂寥。

    風動,雪飛,劍閃,人止,倩影驟然止住,李詩月反手握劍,單薄的身影在風雪之中穿梭著,最後站在懸崖間,抬頭望著虛空,左手微抬,拖住那飄落的雪花,輕聲喃喃道:“日子越來越近了,五峰大比 ,縱然我一直在逃避,然而它還是如期而至,不經意間,我喜歡上了現在的生活,不,應該是習慣了!”

    一絲複雜的神『色』在李詩月臉上浮現而出,突然,李詩月其眼瞳一縮,一抹笑意至嘴角處流『露』而出。

    對麵的落霞峰上,一道清瘦的身影由遠至近,其巨大的石劍顯得如此醒目。

    “來了嗎?”李詩月輕笑道,盡管那道身影是何人,但是李詩月心中卻感到莫名的溫馨。

    抬劍,出劍,李詩月再次舞起劍,其劍不複先前那般冰冷,這漫天的飛雪仿佛也變得輕柔起來。

    止步,葉晨抬起頭,望著對麵的夕月峰,當瞧見那道倩影時,葉晨同樣一笑,盡管不知那人是誰,葉晨心中也感到一絲莫名的溫馨。

    “她還在!”葉晨喃喃自語著,隨即的解下背後的石劍,將之『插』在雪地上。

    直接坐在地上,葉晨雙目緊閉,靜靜回味著這數十天的感悟。

    日子仿佛再次回到先前,待到天明時,葉晨便起身去落霞閣取數本武技,漫漫長夜,葉晨便獨自琢磨著武技,而每當深夜時,夕月峰上便傳出一陣琴聲,在這琴聲中,葉晨便起身舞劍,這樣的日子周而複始著,然而葉晨和李詩月卻未感動絲毫的厭煩,反而沉浸在其中......

    

Snap Time:2018-07-20 03:30:56  ExecTime:0.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