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五百四十一章落敗之因


    第五百四十一章 落敗之因

    第五百四十一章 落敗之因

    四代的劍意總是帶著冷冽的殺意,這殺意令人心悸。

    而二代的劍意內蘊含的霸道足以令人折服,三代的劍意也有其特殊的地方。

    靜靜的感悟著三股劍意,數刻之後,葉晨方才輕微歎了口氣,這石像上蘊含的劍意顯然不如那月神佩玉。

    抬起頭,葉晨目光在後三座石像上一瞥而過,最後落在第一座石像上。

    那是一代月神的石像,正如皇無雙所說,一代月神看起來極為平凡,然而卻創造了無人可超越的巔峰。

    眼眸微眯,葉晨雙眸再次緊閉著,這次葉晨第一次感悟起一代月神的劍意。

    經過接連數月的苦修之後,葉晨對意境的了解也越發的深刻,然而剛剛接觸一代劍意的時候,葉晨的神情便怔住。

    這股劍意少了四代那冷冽的殺意,少了二代劍意中的霸道,少了三代劍意中的自信,在這股劍意的相比之下,一代的劍意顯得極為普通。

    這一代劍意給葉晨的感覺甚至不如劍道之上的那些劍意,然而細細琢磨一代的劍意,葉晨便發現這一代劍意的特點之處。

    平凡的劍意琢磨起來則是玄奧無比,葉晨時而『迷』茫,時而清明,完全沉浸在一代的劍意之中。

    風卷起那滿地的白雪,葉晨整個人的身影完全被那風雪所淹沒掉。

    正在下棋的兩名老者抬起頭,望著風雪中的那道身影,眼中不由流『露』出一絲追憶之『色』,曾幾何時,他們也跟葉晨一樣。

    接連數日,葉晨沉浸在一代的劍意之中,不再醒來。

    而在山壁上的幾人倒是觀察了葉晨一陣,皆是暗自點頭,此子修煉起來便如瘋子般,看來謠言並非是假的。

    而在這一日,月舞邪幾人終於也走到了這。

    當瞧見那道清瘦的身影時,月舞邪幾人臉上紛紛流『露』出一絲複雜的神『色』。

    在此刻,月舞邪幾人深信,自己縱然修煉再瘋狂,恐怕也比不上眼前那瘋子。

    輕微一歎,幾人輕輕的從葉晨的身旁走過,緩慢的朝上行去,望著那越來越近的盡頭,月舞邪幾人臉上也流『露』出幾分喜意。

    待到月舞邪幾人的身形消失在風雪中時,那兩名老者皆是輕微搖頭,歎道:“那幾個小子的境界和眼前這小子比起來,簡直差多了!”

    “在經過那件事情之後,落霞峰的實力已經元氣大傷,其精英弟子也是損失慘重。,正好得到此子,數十年後,我落霞峰必定重複昔日的風采!”指尖夾著白子,這名身披藍『色』武袍的老者頗為欣慰的笑道,其指尖微動,白子輕飄飄的落在石桌上,少許劍氣在石桌上浮現而出。

    這位藍袍老者名為藍衣劍,說起輩分,這藍袍老者在落霞峰上的輩分極高,縱然皇無雙見了他,也要稱師叔。

    而與藍衣劍對弈的白袍老者名為白勇,這白勇的地位也極高,聞言,白勇無奈一歎,道:“若不是皇淩天那件事情,我落霞峰也不會落到如今的地步。一直被外界稱為首峰的落霞峰,如今居然實力位於四峰之末,下次見到皇淩天非得讓他付出代價不可!”說此,白勇臉上浮現出怒『色』。

    皇淩天這個字眼在落霞峰儼然成為一恥辱的存在,周旁修煉的其他落霞峰弟子皆是裝作沒有聽到白勇兩人的談話。

    “倒是苦了無雙那孩子!”拾起一枚黑子,白勇輕歎道。

    “希望無雙不會辜負我們的希望,重新將落霞峰帶入巔峰!”藍衣劍望著那漫漫劍道,輕歎道。

    藍衣劍的目光仿佛透過了無數雲霧以及風雪,落在劍道兩側那一塊塊嶄新的石碑上,曾經熟悉的老友,弟子,如今卻長眠此地。

    感覺到藍衣劍話語中的落寞,白勇也是輕微一歎:“希望落霞峰能夠早點恢複過來!”

    “是啊!實力未恢複前,恐怕落霞峰則要坐實十來年實力最弱峰的名頭!”藍衣劍見白勇黑子落下,右手同樣按下,其白子再次落在石桌之上。

    “五峰大比便要到了!”望著遠處那數座巨大的虛影,白勇輕歎道。

    “五峰大比,希望今年峰內能夠有出彩的弟子,不然我們落霞峰還真落沒下去了!”藍衣劍同樣輕歎道。

    五峰大比是劍神門的盛事,每隔三年,劍神門便舉行一次,然而接連兩次,落霞峰皆是排在末尾。

    抬起頭,白勇目光輕瞥周圍的那些弟子,輕微搖頭,這些弟子的修為雖然不錯,然而卻僅僅不錯而已,不過,當白勇的目光觸及石像那邊時,神情微微一怔,劍指微抬,指著石像方向道:“或許那個弟子能夠給我們帶來些驚喜!”

    聞言,藍衣劍順著白勇所指的方向望去,當瞥見那道清瘦的身影時,藍衣劍輕微一歎:“難!”

    對於其餘幾峰的實力,藍衣劍也有所了解,特別是劍神峰的實力,門主座下那些弟子,其修為皆是恐怖無比。

    石像旁,正在閉目感悟劍意的葉晨突然睜開眼睛,略顯『迷』茫的望著第一座石像,久久不語。

    足久之後,葉晨的眼神才變得清明起來,用靈魂力與火麒麟交流道:“小火,這五峰大比是何事?”

    “五峰大比是劍神門的盛事,每隔三年,劍神門便舉行一次。數萬年以來,這落霞峰皆是穩占首位,隻是不知這幾年,落霞峰卻占據了末尾!”火麒麟那懶洋洋的聲音在葉晨的腦海中響起,頓了頓,火麒麟繼續道:“不過,這落霞峰的實力倒是弱了點,比起其他峰而言,這落霞峰也隻能排在末尾!”

    說此,火麒麟心中也不由浮現出幾許疑『惑』。

    “小子,將你的靈魂力放出來,假裝查看這月神石像!”數息之後,火麒麟沉聲道。

    聞言,葉晨心中雖疑『惑』,不過還是按照火麒麟所言,將少許靈魂力放出體外,朝那石像湧去。

    靈魂力湧動的波動立刻引起了那藍衣劍兩人的注意力,藍衣劍兩人隻是輕輕瞥了一眼,旋即便繼續下棋,不去理會。

    緊隨之後,葉晨便察覺到麒麟戒表麵閃過一絲靈魂力波動,其火麒麟那恐怖的靈魂傾瀉而出,不過加上葉晨的掩飾以及火麒麟的小心控製,倒是無人察覺到火麒麟的靈魂力。火麒麟的靈魂力直接朝山壁處的一名弟子湧去,數刻之後,火麒麟的靈魂力方才撤回,其虛弱的聲音在葉晨腦海中響起:“撤回你的靈魂力!”

    聞言,葉晨方才將靈魂力撤回,靜靜等待著火麒麟的下文。

    先前,火麒麟利用獨特的秘法,將靈魂力傾入那名落霞峰弟子的腦海中,以火麒麟那恐怖的靈魂力,這一切自然做的神不知鬼不覺。

    回想起自己在那名弟子記憶中所看到的畫麵,火麒麟不由輕歎一聲,那滿山都是屍體的落霞峰,以及被鮮血染紅的劍道。

    這一幕久久徘徊在火麒麟眼前,數息之後,火麒麟方才一歎:“我倒是知曉落霞峰為何落敗下去的原因,卻不料是因為這個原因,唉!”

    “什麼原因?”對於火麒麟那些獨特的手段,葉晨已經見怪不怪了。

    “叛變!”火麒麟極為無奈的說出這一詞語。

    “叛變?”葉晨疑『惑』道,這落霞峰莫非除了叛徒不成?

    “七年前,這落霞峰的峰主並不是皇無雙,而是他皇淩天,這皇淩天便是皇無雙的師傅。然而在七年前,這皇淩天卻帶著落霞峰的精英弟子,強行衝上劍神峰奪走了一代月神佩玉,奪得玉佩之後,皇淩天受到其他幾峰的阻殺,不得於退回落霞峰。而那場廝殺便是在劍道上進行的,在得知皇淩天叛變之後,這皇無雙便率領其餘的落霞峰弟子對皇淩天進行截殺,在前後夾擊之下,那些叛變的弟子皆是被誅殺,然而皇淩天還是逃脫了,而正是那場廝殺,讓落霞峰元氣大傷!”火麒麟輕聲道,盡管未經曆過那場廝殺,然而當火麒麟注意到劍道旁那些嶄新的石碑,便能猜測出那場廝殺顯然無比慘烈。

    

Snap Time:2018-04-25 04:45:06  ExecTime:0.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