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五百四十章重走劍道


    第五百四十章  重走劍道

    第五百四十章 重走劍道

    風雪連夜,劍神山脈地處皇楓國邊境。

    此處的雪比起南方那綿綿細雪顯得更加大氣,片片雪花如羽『毛』般飄落在地。

    落霞峰那連綿不絕的斷壁處,一道已經被雪花所包裹的身影傲然而立,其背後那巨大的石劍顯得格外醒目。

    風吹過那雪,雪花緩緩落下,一張極為清秀的臉龐浮現而出。

    眼眸微抬,葉晨望著那飄『蕩』著雪花的天際,輕微一歎:“一月了!”

    那柄尋常的鐵劍依舊『插』在腳旁,眼眸微低,葉晨輕輕握住那劍柄,瞬間,出劍。

    那間,此處劍影漫天,接連一月,葉晨接觸了不下二十種武技,雖不能將之完全學會,然而卻大大加深了對自身武技的理解。

    而在這一月之內,葉晨遇到困『惑』或者不理解之處時,他便上峰對皇無雙求教。

    皇無雙不愧是一武學宗師,對葉晨提出的問題,總能一針見血的指出來。

    因此,數月下來,葉晨倒是不由對皇無雙產生了敬佩,僅僅這武學境界,縱然葉晨胸中不下數百種武技,也比不上皇無雙。

    而在皇無雙的指點之下,葉晨倒是未老是去琢磨那些玄奧的武技,反而是研究起皇無雙所說的基礎武技。

    “那些基礎武技本是一代所創,其威力雖小了點,然而正是因為這些基礎武技才延伸出更高深的武技,還是那句話,萬丈高樓平地起。”皇無雙的那句話始終環繞在葉晨耳旁。因此,數月下來,葉晨的武學境界也有所提高,對自己所創的武技也嚐試了改變。

    舉手投足之間,葉晨便將自己的意境融入其中。

    而夕月峰上,李詩月同樣在舞著玄奧的劍法,那漫天的雪花隨之被牽扯著。

    數刻之後,李詩月停下身形,眼神同樣『迷』茫的望了落霞峰一眼,輕聲喃喃道:“一種莫名的熟悉感,卻說不上來!”

    風吹過青絲上的雪花,李詩月突然抬起頭,望著那天際處,輕聲道:“又一月了嗎?大比就要到了嗎?”

    說此,李詩月眼中便閃過一絲複雜的神『色』,而這神『色』再次被這漫天飛雪所覆蓋住。

    又過了幾日,葉晨起身,帶著幾本武技朝落霞閣走去。

    待將武技歸還之後,葉晨此次並未進入劍閣,也未回斷壁處,更未回那隻待過一夜的庭院。

    背負著笨重的石劍,葉晨身形直接落霞峰上躍下,化作一道流光朝下方墜去。

    數刻之後,葉晨的身形在劍道的最初位置浮現而出,抬頭望著那漫漫劍道,葉晨隻是淡淡一笑,再次重新踏上了劍道。

    劍意是一種玄奧的體現,是意境最直接的體現,而葉晨可不會天真的認為短短一月,便將這條劍道上的所有劍意都理解透了,縱然窮極一生也不能。

    落霞峰的巔峰處,皇無雙坐在冰雪之中,其靈魂力覆蓋了整座落霞峰,當瞥見葉晨出現在劍道時,皇無雙不由輕聲一歎:“很少有人連續幾次背負石劍上劍道!”

    對於葉晨這個弟子,皇無雙倒是沒有藏私,簡直是傾囊相授。

    因此,葉晨選擇了再次重新登劍道,遠遠望上去,漫漫劍道上,那道清瘦的身影顯得如此醒目。

    意境萬千,這些劍意曆經萬年而散,自然有它獨到之處。

    重新登上劍道,葉晨早就漸漸習慣了身後的石劍,每踏出一步,其腳下的雪地卻不留其痕。

    每一道台階,葉晨停頓的時間不一,多達數小時,少達數息,在第四天夜幕落下時,葉晨再次看到了那玄武石像。

    對著玄武石像一拜,葉晨感悟了數小時之後便飄然離去。

    接下來的三天之內,葉晨連續見到了白虎石像,朱雀石像以及青龍石像。

    由於葉晨修習風神訣,朱雀訣以及玄冰訣的原因,葉晨對於這三座石像內蘊含的劍意倒是極為敏感。

    同時,感悟了這三座石像上的意境,葉晨在三種功法上倒是取得了不錯的突破。

    在第八日的時候,葉晨看到了那宏偉的麒麟石像,感受著麒麟石像內的一絲生機,葉晨不由嘀咕著:“現在不吸收嗎?”

    麒麟戒那黝黑的表麵閃過一道光華,火麒麟的聲音在葉晨腦海中泛起:“此事倒是不急!”

    “嗯!”輕應了一聲,葉晨便繞過麒麟石像直接朝山走去,直到身形消失在拐角處。

    走山道上,最令人無奈的便是那冷冽的山風,更何況如今是深冬。

    在數月前,月舞邪幾人便開始從新登這條劍道,對於他們來說,簡直是舉步維艱,每踏出一步便極為吃力。

    途中他們倒是想放棄,然而一想到葉晨那變態居然不足一月便將這劍道走完,幾人皆是咬牙前進。

    走在最先前的赫然是月舞邪,月舞邪的修為在幾人之中不算是最強的,然而其毅力卻是其他人無可比擬的。

    臉『色』極為慘白,體內的真氣被石劍壓製住,月舞邪隻能靠著肉體的力量來背負起這石劍,不僅僅如此,每踏出一步,他都需要小心翼翼,一不小心便被那冷冽的山風擊倒。

    瞥見劍道最兩側的雲霧,月舞邪便越發的小心,這要掉下去恐怕非得粉身碎骨不可。

    “倘若連這我都堅持不下去,更何況是找那個人!”月舞邪全身顫抖著,其眼神卻變得無比堅定。

    不僅僅月舞邪的眼神如此,其他人的眼神同樣堅定無比,在他們看來,隻要再堅持數天,便能走到這條劍道的盡頭。

    這個想法儼然成為他們堅持下去的動力,在這寒風中,除了寒風的咆哮聲,便再無其他聲音。

    “呼呼!”數道劍嘯聲突然在虛空中響起,月舞邪幾人身形皆是一頓,頗為詫異的朝身後望去,這嘯聲便是來自下方的劍道。

    順眼望去,數息之後,一道清瘦的身影在那風雪之中浮現而出。

    在那道清瘦身影的背後有一特別醒目的石劍,當瞧見那人的麵貌時,月舞邪幾人神情皆是一怔。

    “隨風?”月舞邪有點難以置信的望著葉晨,他沒想到原本應該在峰上的葉晨,居然會出現在此。

    聞言,葉晨抬起頭,望著滿臉蒼白的幾人,輕笑道:“許久未見!”

    幾人皆是怪異的望了葉晨一眼,疑『惑』道:“你怎麼又下來了?”

    眼眸微抬,葉晨淡淡笑道:“我發現我漸漸喜歡上走劍道的感覺,所以我就來了!”

    說完,不理會滿臉錯愕的幾人,葉晨直接朝前走去,直到身形掠過月舞邪幾人的時候,月舞邪幾人皆是苦澀一笑,這變態小子。

    再次閉上眼,葉晨靜靜的感悟著周旁石碑上的劍意,不緊不慢的朝前走去。

    先前,月舞邪幾人還是能跟上葉晨的腳步,到了最後,月舞邪幾人隻能頗為無奈的望著葉晨的身影消失在風雪中。

    在經過數日之後,葉晨終於再次見到了曆代月神的石像,感受這幾股熟悉的劍意,葉晨不由一陣懷念。

    石壁之上,那些正在修煉的落霞峰弟子同樣錯愕的望著葉晨。

    那兩位老者依舊在下棋,見葉晨從劍道下方走來,不由一愣,其中一名老者嘀咕道:“這小子什麼時候跑下去的?”

    “這小子居然又重新走了一趟劍道!”另一名老者手中的棋子悄然從指間滑落,同樣錯愕的望著葉晨。

    聞言,葉晨抬起頭,對著老者幾人輕微一拱,淡淡一笑。

    行為劍禮之後,葉晨直接朝那四座石像走去,坐在石像的前十米處,雙目緊閉,第一次感悟起了這四股劍意......

    

Snap Time:2018-04-26 17:41:20  ExecTime:0.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