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五百三十三章漫漫劍道琴聲相陪


    第五百三十三章 漫漫劍道,琴聲相陪

    第五百三十三章 漫漫劍道,琴聲相陪

    漆黑的劍柄『裸』『露』在地,其雪泥漸漸落下。

    眼眸微抬,皇無雙指著那半截劍柄,淡淡道:“隨風,將那石劍抽出!”

    聞言,葉晨輕微點頭,抬起腳朝那石劍走去,身形輕輕的落在那石劍旁,低下身,葉晨單手握住那石劍,猛然一運起真氣。

    砰砰!石劍瞬間被葉晨從地上拔出,其雪泥再次朝四周飛舞著。

    身形朝後退出半步,葉晨的右手不由朝下彎下,對此,葉晨輕喝一聲,方才將這石劍舉起。

    一股冰冷的寒意在石劍的劍柄處傳開,感受著這石劍的重量,葉晨暗暗吃驚,目光也頗為詫異的望著皇無雙。

    瞥見葉晨投來的目光,皇無雙淡淡一笑,指著那石劍道:“這石劍經過我的改造,其重量已經是先前的數百倍!”

    此話一出,月舞邪幾人皆是倒吸了數口氣,數百倍?

    在他們看來,先前那石劍便奇重無比,更何況是數百倍,然而瞥見葉晨若無其事的握住那石劍,幾人皆是翻了白眼,暗罵道:“變態!”

    “數百倍?”劍眉微皺,這重量對於葉晨來說還是可以承受的範圍。

    見葉晨臉『色』依舊,皇無雙不禁有種挫敗感,這小子,居然沒感到一點吃力?

    “隨風!將那石劍係在身後,隨即你便下山,重新走一趟劍道!”眼中閃過一絲笑意,皇無雙淡淡道。

    嘩!月舞邪幾人再次倒吸了數口氣,眼神皆是錯愕的望著皇無雙,沒搞錯吧!背這玩意重新走一趟劍道?

    聞言,葉晨若有深意的望了手中的石劍一眼,對著皇無雙拱手道:“弟子遵命!”

    見葉晨如此幹脆的答應下來,月舞邪幾人又是一陣佩服,隨風那廝真不是普通的變態?

    說完,葉晨便直接將手中的石劍係在身後,一股恐怖的力道瞬間在後背襲來,要不是葉晨時刻提防著,此刻葉晨早就朝前倒去。

    雙腳深深的陷在雪堆之中,在這那,葉晨臉『色』猛然一變,他發現自己體內的真氣流速變得越來越緩慢,最終停止運轉。

    “這石劍麵被皇無雙設置了一極為高明的劍陣,便是這劍陣的力量將你的真氣壓製住,除非你扔掉這石劍,否則你別想運起真氣!”火麒麟那低沉的聲音在葉晨心頭泛起,聞言,葉晨微微一怔,眼神頗為怪異的望著身後的石劍,這玩意倒是不錯。

    “何時走完那條劍道,你便回來!”皇無雙揮袖道:“其餘之人繼續練那一劍!”

    說完,皇無雙雙腳一踏,其身形猛然躍出,飄然離去。

    目送皇無雙的背影,葉晨輕微點頭,對著月舞邪幾人輕笑道:“那麼,幾日後見了!”

    說完,葉晨便對著月舞邪幾人揮揮手,腳步微抬,不緊不慢的朝前躍去,最終沒入在風雪之中。

    望著那道離去的背影,月舞邪幾人皆是輕歎一聲,拾起石劍再次飛舞著。

    漫天飛雪之下,漫漫劍道最起始的地方,一道修長的身影傲然而立,背後那粗大的石劍看起來如此醒目。

    雙腳已經深深陷在雪地之中,抬起頭,葉晨望著那條無邊無際的劍道,輕微一歎:“重溫劍道倒是別有一番滋味!”

    抬起腳,葉晨不緊不慢的朝上踏去,如今體內的真氣被壓製住,葉晨隻能用肉體的力量來支撐著這石劍的重量,每踏出一步,一道極為醒目的腳印便浮現而出。

    腳印順著劍道而上,每踏出一步,葉晨便停頓數分,靜靜的感悟著周旁那石碑上蘊含的劍意。

    劍道在葉晨眼中儼然成為了一條求知路,心中一片祥和,一時間,葉晨忘記了這天,這地,這風雪,完全沉浸在劍意的世界之中。

    以如今那強悍的肉體,縱然背負著這變態的石劍,一時間倒是沒有感到任何異樣。

    夜幕所帶來是黑『色』如『潮』水般席卷而來,淹沒了整個天際,劍道之上,那一道修長的身影顯得如此醒目。

    夕月峰之上,一道倩影如那飄落的雪花般,輕微晃動著,漫天白雪卻遮蓋不住那一道道泛冷的劍光。

    數息之後,劍光停止,白衣少女抬起頭望著對麵的落霞峰,眼中閃過一絲異樣之『色』:“今日,他未來?”

    接連數天,白衣少女不禁習慣了落霞峰那對麵的身影,今日卻未來,一絲疑『惑』在白衣少女心中蔓延著。

    起劍,白衣少女雙腿微縮,其身形懸浮在半空中,一架通體呈黝黑『色』的古琴在少女身前浮現而出,目光柔和的望著身前的古琴,白衣少女雙手輕柔的撥動著那一根根銀弦。

    清脆低轉的琴聲飄『蕩』而出,這琴聲在山風的帶動之下,飄『蕩』在夕月峰以及落霞峰之上。

    那些正在修煉的人紛紛抬起頭,望了夕月峰一眼,心中一片祥和。

    劍道之上,葉晨雙目緩緩睜開,其耳旁同樣環繞著這琴聲。

    抬頭,葉晨望著那朦朧的山峰,嘴角浮現出一絲笑意,這琴聲對他來說無比熟悉,是那一人的琴聲。

    山風在咆哮著,葉晨伸出手拖住那飄落的雪花,有了這琴聲,這條劍道也不複先前那般孤寂,閉上眼,葉晨再次靜靜的感悟著這四周的劍意。

    劍意湧動,琴聲激昂,葉晨完全進入自己的世界之中,這便是忘我。

    這一夜,那山峰間的寒風仿佛被這琴聲所感染般,不複先前的冷冽。

    在曙光破開雲霧的那,這響徹一夜的琴聲終於消散掉,不過其餘音依舊飄『蕩』在那無底的山澗間,久久不散。

    曙光籠罩著整座夕月峰,閉目一夜的白衣少女緩緩睜開眼睛,其修長而又纖細的雙手也停止了晃動,目光略顯複雜的望著對麵的山峰,那依舊無人影晃動。

    在這安寧的清晨,寂靜的隻剩下那雪花落地的聲音。

    “詩月,我便知道你在這!”一道聲音打破了此處的寂靜,聞言,白衣少女柳眉微蹙,轉身望著來人。

    來人是一青年,白衣如地上的雪般,其如墨的長發整齊的束在身後,特別是那一張俊朗臉龐上的笑意,這笑意足以將這寒冬的冷意吹散。

    見來人,白衣少女臉『色』輕微一變,最終還是流『露』出令百花黯然失『色』的笑容。

    來者赫然是月痕,也是當初與葉晨相遇的那白衣青年,也是當今的門主之子。

    望著那站在雪中如仙女般的女子,月痕眼中閃過一絲濃濃的愛意,身形如清風般拂來,躍落在白衣女子的身旁,輕聲道:“詩月,最近忙於修煉倒是忽略你了!”

    而這白衣女子自然便是李詩月,聞言,李詩月淡淡一笑:“不礙事,我輩追求的便是修煉的極致,何來忽略之說!”

    聞言,月痕眼神一凝,輕微一歎:“,詩月你是知道我的意思!”

    抱著古琴,李詩月輕微搖頭,轉身,其目光落在對麵的落霞峰上,淡淡道:“詩月追求的是琴與劍,師兄所言,詩月不知!”

    臉『色』一黯,望著眼前如女神不可褻瀆的女子,月痕感到束手無策,輕微搖頭,沉聲道:“依舊是那一句話,詩月你追求極致的道路上,必然有師兄的身影!”

    聞言,李詩月沒有回應,其目光平靜的望著對麵的山峰,此刻,她心中不禁浮現出那一道舞劍的身影!

    無論身處何地,倘若有個人跟你做著同樣的時間,一直便是如此,那便是一種淡淡的溫馨。

    此刻,李詩月心中便有這種淡淡的溫馨......

    

Snap Time:2018-07-16 12:48:29  ExecTime:0.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