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五百三十一章磨劍


    第五百三十一章   磨劍

    第五百三十一章 磨劍

    劍乃百兵之君,其威力也是恐怖十足。

    武神大陸上,有人十年磨一劍,有人二十年磨一劍,有人三十年磨一劍,甚至有人百年磨一劍。

    這些人磨劍為的便是為了出劍,不出則已,一出便石破天驚!

    葉晨此刻同樣在磨劍,雙目緊閉,腦中不斷模擬著劍式,其一劍傾城的畫麵不由浮現在葉晨腦海中。

    往日,葉晨覺得自己的一劍傾城已經非常完善,然而經過數日的感悟之後,葉晨才發現自己的一劍傾城仍然有些不足之處。

    山風吹打著葉晨那頗為俊秀的臉龐,少許暗紅之『色』在葉晨臉上浮現而出,葉晨卻渾然不知。

    當人成大之後去看兒時的那些事情,才會發覺有些事情顯得如此幼稚,而一位武者的眼界提高之後,去重新看自己往年的武技,才發現那時的自己是那麼愚昧無知。

    而此刻葉晨便是有這樣的感覺,葉晨雙目緊閉,其腦中不斷模擬著劍式。

    周而複始,不斷失敗著,葉晨如一機器般,不知疲憊的嚐試著劍式。

    數息之後,葉晨猛然起身,出劍,手中的長劍劃過一道簡單至極的軌跡。

    這簡單的一劍卻有種令人心醉的力量,見此,葉晨輕微搖頭,喃喃自語道:“不對!”

    風雪,劍光,人影再次成為了這個世界的主題,葉晨不知疲倦地,身形迎風飛舞,其劍勢也是變化不定。

    而夕月峰之上,琴聲嘎然而止,白衣少女抬起頭,眼神略顯沉醉的望著落霞峰上的那一道道劍光,輕聲喃喃道:“好美的劍光!”

    璀璨的劍光如畫者手中的墨筆般,輕而易舉間便在這天地間勾勒出一副唯美的畫麵。

    沉醉在劍光之中的白衣少女,雙眸緊閉,其纖細而又修長的雙手在古琴上撥動著,一道道同樣令人沉『迷』的琴聲飄『蕩』而出。

    琴聲低轉清婉,一時間,這琴聲竟然隱隱約約間符合葉晨的劍意。

    夜幕悄然在指尖溜去,閉上眼,睜開眼,葉晨便發現漫漫長夜已經過去了,眼神略顯『迷』茫的望著自己手中的劍器,葉晨輕聲喃喃道:“又一天了嗎?”

    起身,葉晨下意識的朝夕月峰望去,那依舊是劍光彌漫,人影漫天。

    對此,葉晨淡淡一笑,起身,身形飄然離去。

    夕月峰上,白衣少女身形止住,同樣下意識的朝對麵的落霞峰望去,那一道身影漸漸遠去。

    對此,白衣少女同樣淡淡一笑,身形同樣飄然離去。

    接連兩日,皇無雙那兩套簡單至極的劍法對葉晨的啟發頗大,一時間,葉晨倒是有點期待今日皇無雙所施展的劍法。

    身形悄然躍落,葉晨持劍,加入月舞邪等人之中,同樣舞著那一套簡單至極的劍法。

    數刻之後,一道低沉的聲音再次響起:“雖不得其道,但得其形,倒也不錯!”

    聞言,葉晨等人紛紛從修煉之中蘇醒過來,對著皇無雙微微一拜。

    正如皇無雙自己所說:“師者,授業傳道解『惑』也!”

    而這皇無雙兩日來的所作所為倒是可以稱之為是師者,因此,葉晨等人望向皇無雙的目光中倒是多出了少許敬佩之『色』,這不是對強者的敬佩,而是對於前輩的敬佩。

    輕微點頭,皇無雙轉身,背對著葉晨幾人道:“隨我來!”

    說完,皇無雙身形便飄然朝那連綿的樓宇內飄去,見此,葉晨幾人心中雖疑『惑』,倒是安靜的緊隨在皇無雙身後。

    落霞峰的後峰,白鶴鳴叫,雪蓮盛開,淡淡的花香飄『蕩』在整個後峰,在後峰的中央處有一潭碧水,其水迤邐如帶,輕柔碧澈,微風吹來,片片的落葉觸及平靜的湖麵,引起淡淡的漣漪『蕩』漾,白鶴歡悅的在碧潭上嬉鬧著,在這冰天雪地之中,這碧潭居然沒有結冰,望上去倒是奇怪無比。

    而在碧潭的四周則是數十柄粗壯的石劍,石劍橫『插』在地麵在,已經有半截劍身沒入在地底內。

    而一朵朵白『色』如雪的雪蓮赫然在碧潭上綻放著,皇無雙帶著葉晨幾人來到此處。

    劍指微抬,皇無雙指著碧潭中的蓮花,旋即劍指微移,指著那些石劍,淡淡道:“認真看著!”

    話畢,皇無雙便起身,雙腳一蹬,其身形輕飄飄的落於石劍旁,修長的手從衣袖中探出,輕柔的握住那石劍的劍柄。

    右手微抬,石劍瞬間出鞘,皇無雙單手握著石劍,背對著葉晨幾人道:“看好!”

    話語未落,皇無雙的身形便暴『射』而出,身形朝碧潭躍去,手中的石劍瞬間刺出,這一劍內蘊含的力道令周圍的空氣一陣爆鳴。

    石劍在皇無雙的控製之下,狠狠的朝一朵雪蓮砸去。

    這一劍足以劈山切石,然而詭異的一幕卻出現了,在這威勢十足的一劍之下,那朵雪蓮依舊保持原樣,僅僅隻有花瓣輕微動彈罷了。

    在葉晨幾人錯愕的目光中,石劍那粗壯的劍身極為輕柔的從花瓣處劃過,在這一那,葉晨幾人皆是有一種怪異的感覺,這石劍輕柔的猶如在撫『摸』自己的情人般。

    石劍劃落,其尖銳的破風聲也隨之消散掉,止住身形,皇無雙轉身望著滿臉錯愕的幾人,淡淡道:“可看清楚了?”

    聞言,幾人皆是點頭,旋即又搖頭。

    見此,皇無雙轉身,其身形再次晃動著,極為淩厲的一劍再次劈出。

    先前的那一幕再次在葉晨幾人眼前浮現而出,恐怖無比的石劍僅僅瞬間便變得輕飄飄,輕柔的從花瓣處劃過。

    抬起頭,皇無雙劍指微抬,指著『插』在碧潭旁邊的石劍,淡淡道:“你們來試一下!”

    聞言,葉晨幾人分別朝一柄石劍走去,握住這粗大的劍柄,一股涼意從劍柄處傳來。

    真氣在手心浮現而出,其真氣剛剛一出現便被那石劍所吸收,見此,葉晨暗道:“和審核時的石劍一樣!”

    月舞邪幾人也注意到了這石劍的異樣,皆是眼神怪異的望著皇無雙。

    起劍,皇無雙指著幾人身前的雪蓮道:“用你們手中的劍去劈那雪蓮,注意不要傷及那雪蓮半分!”

    聞言,幾人皆是怪異的望了碧潭中那綻放的雪蓮,在周圍碧潭的襯托下,這雪蓮看起來倒是顯得格外美麗。

    抬起頭,葉晨同樣若有深意的望了那雪蓮一眼,起劍,手中的石劍瞬間刺出,恐怖的勁道立刻爆發開來。

    呼呼,劍嘯聲湧動,在劍尖要觸及花瓣的那,葉晨右手一滯,其劍勢猛然一變,劍尖看似輕柔的從那花瓣處劃過,不過雖如此,那片花瓣還是被削斷。

    見此,月舞邪幾人皆是一怔,旋即,幾人紛紛將手中的石劍劈出。

    重劍無峰,然而其每一劍內都蘊含著極為恐怖的力道,在月舞邪幾人無奈的目光中,那數朵雪蓮瞬間化作花泥灑落在碧潭內。

    這一比便見高下,葉晨雖做不到皇無雙那種地步,然而比起月舞邪等人,顯然強的太多。

    見此,皇無雙輕微搖頭,淡淡笑道:“劍器在某種程度上便是劍客身體的一部分,倘若連身體的力道都控製不住,又何談將劍揮灑自如!”

    說此,皇無雙將目光落在葉晨身上,輕笑道:“重劍無峰,大巧不工,你雖然理解這句話,甚至勉強做到這地步,然而比起大成,仍然有些距離!”

    僅僅一眼,皇無雙便將葉晨的不足之處說出,這便是眼界的差距。

    皇無雙隨意一甩,石劍從手中激『射』而出,最終砸落在雪地之中,皇無雙起身,身形再次懸浮而去,化作一道流光朝落霞峰的巔峰處『射』去。

    冷冽的山風中,皇無雙的輕笑聲飄『蕩』而出:“七天之後,希望你們能有所進步!”

    

Snap Time:2018-01-24 00:16:26  ExecTime: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