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五百三十章傳道授劍


    第五百三十章 傳道授劍

    第五百三十章 傳道授劍

    雪因人而起舞,漫天飛雪皆是被葉晨的劍所牽扯著。

    漫天雪影之下,葉晨腳步輕踏著,其步伐顯得至極,然而其身形卻詭異的在風雪中飄『蕩』著。

    依舊是那簡單至極的一劍,葉晨將自己的忘我意境蘊含在這一劍之內。

    經過成千上萬次失敗之後,葉晨隨意的一劍便將忘我意境體現的淋漓盡致。

    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葉晨眼中除了眼前這劍外,再無他物。

    風雪連天,夜幕不禁再次悄然降臨,入夜的寒意將葉晨驚醒,葉晨略顯『迷』茫的望著對麵的夕月峰一眼,輕聲喃喃道:“天黑了!”

    解下腰間的酒壺,葉晨輕輕握住酒壺,真氣在手心浮現而出,數息之後,一團團白氣在酒壺口冒騰而出,其濃厚的酒香飄『蕩』在空氣之中。

    輕輕抿了一口,葉晨靜靜的回味著這酒的味道,其心神卻沉入修煉之中。

    夜風襲人心,其天『色』越發的陰暗下來,在半夜的時候,其悠揚的輕聲再次在夕月峰上響起。

    正如前夜那般,琴聲悠揚,劍『吟』聲不斷,兩種聲音極為融洽的匯聚在一起。

    又是一無眠的夜晚,待到其琴聲停止的時候,其天『色』也漸漸放明,天地間的第一縷曙光照『射』在落霞峰上,同樣灑落在葉晨的臉龐上。

    感受到那股曙光,葉晨睜開雙眼,望著那道曙光,其目光微移,落在對麵的夕月峰上。

    在夕月峰上,一道倩影緩緩起身,白衣少女抱著古琴,同樣望著落霞峰。

    隔峰而立,兩人相望不語,旋即兩人皆是一笑,白衣少女抱著古琴轉身離去,其身形最終被那白雪所淹沒。

    見此,葉晨同樣收起長劍,一手握著酒壺,眼神漸漸變得清明起來,轉身,朝廣場那邊走去。

    還未靠近廣場,葉晨便聽到數道尖銳的劍嘯聲,抬頭望去,數道年輕的身影正在廣場上飛舞著,手中的劍也化作一朵朵劍花浮現而出。

    劍是凶器,然而這劍在劍客手中便化作令人為之心醉的劍光。

    因為每個人的感悟不同,這便決定了每個人的道路都不同,在這些簡單至極的劍光之中,葉晨感受到了他們各自的情緒。

    身形止住,葉晨目光落在月舞邪的劍上,在那一劍又一劍之中,葉晨感到了一股恨意,一股莫名的恨意。

    或許正是因為這股恨意才導致了月舞邪每一劍都那麼淩厲,見此,葉晨輕微一愣,喃喃自語道:“恨嗎?”

    此刻,月舞邪雙目緊閉,其心神完全沉浸在手中的劍上,心中的恨意如『潮』水般湧出。

    “為什麼,那個男人要拋棄我和母親!”恨意無盡,唯獨手中的劍方能發泄出心中的恨意。

    目光微移,葉晨靜靜的望著月舞邪幾人舞劍,數刻之後,葉晨不禁暗讚道:“能夠進入劍神門的人其天賦的確不錯,僅僅一夜便能領悟皇無雙那一套劍技!”

    在玉皇學院,葉晨雖然感覺那些學員的修為不錯,然而其修為更多是用丹『藥』提升上去的,而這劍神門方才是天才的聚集地,絕非皇楓國的天才,而是武神大陸的天才。

    輕微一歎,葉晨暗道:“怪不得那些大派能夠屹立千年不倒,其層出不窮的天才便足以誕生出傲視大陸的強者!”

    曙光破曉,其略顯柔和的陽光一下子衝破夜幕的衣著,最終灑落在落霞峰上,沐浴在朝陽中的落霞峰倒是顯得有些神聖,特別是那條劍道。

    持劍,葉晨縱身躍落在月舞邪幾人的身旁,起身,葉晨同樣舞劍著。

    沐浴在朝陽之下,葉晨的心境一片祥和,其揮舞出的劍招也透著一股祥和,倒是失去了往日的淩厲。

    幾人皆是閉眼舞劍著,直到數刻之後,一道低沉的聲音將幾人驚動。

    “能將自己的情感融入劍招之中,不錯!這樣的劍才不是死劍,招也不是死招!”

    聞言,葉晨幾人紛紛睜開眼,皇無雙那高大的身形在葉晨幾人麵前浮現而出,見此,皇無雙淡淡一笑,持劍,身形再次躍入那雲霧之中,起劍。

    如果起初皇無雙的劍是將情感融入其中,然而到最後,其劍勢也變得平淡無比。

    依舊是一套簡單至極的劍法,皇無雙卻將這套劍法舞出另一種味道。

    如果說昨日皇無雙的劍法是令人沉醉,而如今的劍法卻隻能給人一種平淡的感覺。

    冷冽的山風吹刮著那些雲霧,那間,一道尖銳的劍『吟』聲響起,一道數丈長的劍虹橫跨整個天際,整個雲層都被劈開。

    雲層朝四周散去,皇無雙持劍的身形在葉晨等人視線之中浮現而出。

    望著那道身影,葉晨幾人皆是一怔,這平淡無比的一劍居然能夠取得如此恐怖的威力?

    收起劍,皇無雙淡淡的望著葉晨幾人道:“寶劍鋒從磨礪出,梅花香自苦寒來!一劍出,不出則已,一出便驚天動地!”

    抬起頭,望著那漸漸放晴的天空,皇無雙輕聲喃喃道:“內斂的劍最可怕,無人能夠察覺到他的淩厲!”

    說完,皇無雙雙腳微瞪,其身形再次朝落霞峰的巔峰躍去。

    輕微對著皇無雙離去的方向一拜,葉晨幾人皆是陷入沉思之中,一如先前,葉晨持劍朝昨夜修煉之處走去,而月舞邪幾人則是待在廣場上沉思著。

    眼眸微抬,葉晨靜靜的望著手中的劍,其目光時而『迷』茫,時而清明,數息之後,葉晨起身再次舞劍。

    而在葉晨舞劍不久之後,在對麵的夕月峰上,那一道倩影浮現而出,赫然是那白衣少女。

    白衣少女抬起頭,望著對麵的那一道身影,淡淡一笑,其倩影也是輕動著,一套簡單至極的劍法在少女手中浮現而出。

    夕月峰的斷壁處,兩道修長而又纖細的倩影而立,赫然是兩名身披輕紗的女子,那山風將兩女子的輕紗吹的獵獵作響。

    其中一名身著青『色』紗衣的女子望著那舞動的清影,輕聲歎道:“詩月師妹修煉倒是瘋狂,入門始終,一日如一日,卻未見她休息過!”

    “正是因為詩月師妹如此瘋狂的修煉才能取得你我不能達到的成績,真不知道她是怎麼堅持下來的!”聞言,另一名女子輕歎道。

    “,門內瘋子倒是眾多,然而要找到詩月師妹這樣的瘋子倒是少之又少!”青衣女子輕笑道,其目光隨意的朝落霞峰瞥去,目光一凝,疑『惑』道:“咦,那落霞峰上的那道身影是誰?昨日我便見到那道身影在那舞劍,今日,他也在?”

    “這不?落霞峰也出了個像詩月師妹般的瘋子!我們還是苦修去,免得被其他師妹超過,那就沒麵子了!”女子輕笑道,身形飄然離去。

    聞言,青衣女子若有深意的望了落霞峰一眼,雙腳一蹬,身形同樣飄然離去。

    漫天飛雪之下,其兩座龐大的山峰而立著,那兩道瘋狂的身形依舊著。

    日落西山,其落霞峰周圍的雲層皆是被染成了金紅『色』,這畫麵看起來倒是有幾分唯美的味道。

    一劍又一劍,葉晨的劍法漸漸的趨於平淡,那種如水般的平淡,不起絲毫波瀾。

    夜幕再次降臨,葉晨還是舞劍著,而那白衣少女同樣在舞劍著。

    直到半夜之後,那悠揚的琴聲再次響起,葉晨也停止了舞劍,若有所思的望著手中的劍器。

    今夜難得有月光,慘白的月光灑落在兩道身影上,修長的影子在雪地上拉出,最後,影子皆是墜落在那懸崖下......

    

Snap Time:2018-04-19 21:13:17  ExecTime:0.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