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五百二十九章與雪為伴各自獨舞


    第五百二十九章 與雪為伴,各自獨舞

    第五百二十九章 與雪為伴,各自獨舞

    天地間的第一縷曙光破開雲霧,灑落在地平線上。

    站在雲海的上空,望著那一幕,葉晨的心極為平靜。

    葉晨左手隨意的一招,其掉落在雪地上的瓷壺落在手中,葉晨隨意的飲了一口,其目光也朝落霞峰最高點瞥去。

    “清晨時分!”將瓷壺係在腰間,葉晨雙腳一踏,其身形輕飄飄的朝前飛去。

    葉晨的住宿與皇無雙相約的地方不過數千米而已,因此,僅僅數息時間,葉晨便趕至。

    在葉晨到來的時候,葉晨便注意到那有一道身影。

    那人同樣也注意到葉晨的到來,抬起頭,對著葉晨輕笑道:“早!”

    一襲嶄新的青衫將眼前的青年襯托的頗為俊秀,望著這氣質與昨天截然不同的月舞邪,葉晨輕微點頭,淡淡道:“早!”

    “先前我去你的庭院找你,卻發現不在,跑哪去了?”月舞邪的『性』格倒是有點自來熟,輕笑道。

    聞言,葉晨還是平淡的應了一句:“哦,半夜睡不著,出去練劍了!”

    “怪不得你能有如此強悍的修為!”聞言,月舞邪神情微微一怔,他沒想到葉晨在經曆長途跋涉之後,依然堅持修煉。

    閑著無聊,月舞邪倒是向葉晨討教起一些武技上的困『惑』,以葉晨如今的眼界,對於這些問題自然能夠回答的出來。

    因此,對於月舞邪求教的問題,葉晨不加思索的便指出問題的關鍵所在,因此,月舞邪對葉晨越發的佩服了。

    由於是皇無雙交待,因此倒是無人敢遲到,過了一會兒,又是幾人到來。

    那幾人見月舞邪向葉晨討教問題,心中微動,紛紛將自己心中對武技的困『惑』對葉晨不說。

    令這幾人感到詫異的是,自己這些困『惑』縱然家族內的一些長老也解不開,而眼前這個不到二十的少年卻輕易解開。

    對此,月舞邪幾人對葉晨越發敬佩了,一時間,整個空地上倒是熱鬧起來。

    皇無雙到來時,見到這一幕,神情也不由一怔,若有深意的望了葉晨一眼,暗道:“這小子居然懂得這麼多!”

    幾人見皇無雙到來,紛紛起身,對著皇無雙一拜,道:“見過峰主!”

    輕微點頭,皇無雙對著幾人招招手,旋即便朝懸崖處走去,見此,葉晨幾人緊隨在後。

    站在懸崖邊,其腳下便是那滾滾雲霧,幾人見皇無雙不語,皆是不出聲,幾人靜靜的站在皇無雙的身後。

    天空又下起了雪花,其山風夾帶著雪花狠狠的砸落在葉晨幾人的身上,皇無雙依舊閉口不語。

    葉晨也不理會皇無雙,直接閉上雙眼,陣陣的涼意從他的心底湧向全身,這涼意讓他的思維變得更敏捷,靜靜的感悟著那些劍意。

    天空漸漸放明,夜幕如『潮』水般退去。這個時候,一直沉默不語的皇無雙突然出聲道:“那!”

    劍指微抬,皇無雙指著前方,其劍指所指的地方赫然是一層層滾滾不止的雲霧。

    聞言,月舞邪幾人順著皇無雙所指的方向望去,葉晨也難得睜開眼,若有深意的望著那處的雲層。

    數息之後,一點紅光在那的雲層處浮現而出,赫然是初升的朝陽。

    那漫天飛雪也遮蓋不住那一點紅光,葉晨幾人沉默不語,靜靜的望著那朝陽慢慢升起,最終又被雲層所吞沒掉。

    盡管朝陽已經被雲層所吞沒,然而其先前所殘留的光芒仿佛依舊浮現在葉晨幾人的腦海之中。

    叮!一陣清脆的劍『吟』聲響起,一柄七尺青峰在皇無雙手中浮現而出。

    “朝陽雖美,然而卻短暫無比,不過其光輝卻殘留!正如劍,每一劍攻擊強弱不一,然而每一劍都能令人為之心顫!”背對著眾人,皇無雙淡淡道。

    聞言,葉晨幾人皆是陷入了沉思之中,數息之後,葉晨抬起頭,眼中閃過一絲了然之『色』。

    起身,皇無雙赫然朝前跨出一步,跨出懸崖,身形躍落在雲霧之中,正對著葉晨幾人。

    抬劍,一套簡單至極的基礎劍法在皇無雙的手中施展出來,每一劍刺出之後總是被雲霧所淹沒掉,然而每一劍的風采卻深入人心。

    見此,葉晨幾人皆是不由沉醉在這套基礎劍法之中,盡管葉晨對基礎劍法理解的十分透徹,不過比起皇無雙,葉晨還是有一定的差距。

    每個人對劍法都有獨特的見解之處,葉晨倒是頗為認真思考著皇無雙這劍法的可取之處。

    數刻之後,皇無雙停劍,身形也在雲霧之中浮現而出,收起長劍,皇無雙望著幾人淡淡道:“你們看懂些什麼?”

    聞言,葉晨倒是未回答,而月舞邪幾人則是點頭,隨即又搖頭。

    “懂了便是懂了,不懂便是不懂!”說完,皇無雙便指著葉晨,道:“你可懂!”

    聞言,葉晨抬起頭,望著皇無雙,淡淡道:“賦予每一劍他該有的意義,劍本是死物,然而在劍客手中它卻是活物!”

    此話一出,月舞邪幾人臉『色』皆是一變,其眼前不禁浮現出先前皇無雙施展劍技的畫麵。

    而皇無雙倒是輕微點頭,這隨風悟『性』之高出乎他的意料,有些人隻要稍微一提醒,他便會,而這類人一般被稱為天才,恰好,這隨風便是這類人。

    “今日你們便練習這套劍技,明日我再來查看!”說完,皇無雙便轉身離去,身形被那滾滾雲霧所淹沒掉。

    聞言,月舞邪幾人倒是沒有意見,紛紛握住自己的劍器,練習先前那一套簡單至極的劍法。

    若有深意的望了皇無雙離去的方向,葉晨同樣提劍,一手握著酒壺朝昨夜修煉的地方走去。

    見葉晨離去,月舞邪不由一愣,叫道:“隨風,你去哪?”

    “練劍!”舉起手揮舞著劍器,葉晨頭也不回的應道,其身形輕飄飄的躍向前方。

    來到昨晚修煉的地方,葉晨環視四周,四周空曠無比,倒是一修煉的好地方。

    還未起劍,葉晨的身形不由一滯,其目光落在對麵的夕月峰上,那一道倩影若隱若現,其泛著寒意的劍光在風雪之中顯得極為醒目。

    “還在?”葉晨淡淡一笑,收回目光,其心神凝聚手中的劍器上麵。

    “劍因劍客而生,其劍客賦予劍生命,劍賦予劍招生命,不正是這樣的嗎?”葉晨輕聲喃喃道,其手中的劍也快速的朝前刺出一劍。

    嘶嘶!尖銳的破風聲響起,簡單至極的一劍卻產生了恐怖的威力,一道無形的空間波紋在劍尖處泛開。

    保持著出劍的姿勢,葉晨若有所思的望著劍尖,輕微搖頭:“不對,這威力雖有,然而卻失去了本身的味道!”

    沒有收起劍,葉晨直接閉上雙眼,靜靜的回味著皇無雙先前出劍的那一幕。

    有時候懂了並不一定會,唯獨將之付出實踐,那才是真正懂了。

    心神凝聚,葉晨開始在腦海中模擬著自己施展出劍技的場景,不知失敗為何物的葉晨地都在重複做著同一件事。

    數刻之後,葉晨猛然睜開雙眼,其一劍再次快速刺出,這一劍的威力比起先前更加的恐怖,而且更是將忘我意境體現出來。

    “這一劍!”靜靜的望著劍器,葉晨再次陷入沉思之中,過了數刻,葉晨再次刺出一劍,周而複始,葉晨如一機器般,始終重複著一件事情。

    而對麵的那白衣女子也是周而複始的舞劍著,不見她離去,風雪之下,兩道身影再次與雪為伴,在各自的世界中獨舞著......

    

Snap Time:2018-01-23 08:29:17  ExecTime:0.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