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五百二十八章那雪那劍那琴


    第五百二十八章 那雪,那劍,那琴

    第五百二十八章 那雪,那劍,那琴

    寒風陣陣,其冷冽的寒風夾帶雪花擊落在落霞峰的上空。

    江南雪,輕素減雲端。單手負背,葉晨起身,從庭院之中走出來,縱然在這風雪天地,葉晨依舊能聽到隔壁庭院之中傳來的呼嚕聲。

    接連十天的不眠不休以及劍意所帶來的威壓,這些對於月舞邪等人來說的確是一煎熬。

    淡淡一笑,葉晨走出庭院,站在山壁處,下方便是滾滾雲霧。

    在這冰冷的天氣下,那些雲非雲,雪花砸落進雲霧之中,最後消散掉。

    居高臨下,望著那連綿不絕的山脈以及那高聳入雲的其他幾峰,葉晨輕微感歎道:“此地倒是適合修煉之地,遠離塵世的繁華,卻多出了安寧!”

    “當初一代選擇此處作為宗門的原因便是看重了此處的地形。遠離塵囂,無盡的寂寞,唯獨忍耐的住,方能成為強者!”火麒麟開口道。

    聞言,葉晨輕微點頭,其右腳輕微朝前一移,其一小塊山石從腳旁滑落,掉落在那無盡的雲層之中。

    寒風襲人心,盡管天寒地凍,葉晨依舊隻穿著一單薄的武衣。

    山風刮起了身後的長發,沐浴在寒風之中,葉晨不禁輕聲喃喃道:“高處不勝寒!”

    說此,葉晨不禁抬起頭望著身後那被雲層所遮蓋的山峰,想必那皇無雙便是在上麵。

    輕微搖頭,葉晨收回目光,反而認真打量起了其他的數座山峰,朝陽峰和星辰峰離落霞峰比較遠,縱然以葉晨如今的視線也隻能看的『迷』『迷』糊糊。

    倒是對麵的夕月峰看的極為清楚,目光微移,當葉晨目光觸及對麵的山峰時,臉上不禁浮現出了一絲錯愕之『色』。

    夕月峰如落霞峰般,整個山峰都籠罩在風雪之中,而在葉晨的視線內,一道清瘦的身影在對麵的山壁處晃動著。

    漫天白雪遮蓋不住那道清瘦的身影,那如柳條般柔順的青絲,同樣遮擋不住那一道道泛冷的劍光。

    顯然是一女子在風雪之中舞劍著,起舞弄清影,其身形翩若驚鴻,婉若遊龍,榮曜秋菊,華茂春鬆。髣兮若輕雲之蔽月,飄颻兮若流風之回雪。

    在如此天寒地凍的情況下,那女子居然在舞劍?

    一股異樣的情緒在葉晨心中蔓延開來,此刻,葉晨居然有種我輩不孤感覺。

    “有趣!”火麒麟輕笑開來:“那女子的『性』子倒是有點像你,整就一修煉狂!”

    “為何世間強者輩出,正是因為有著無數人在默默苦修著,或許這個時候,還在苦修的不僅僅隻有我和她!”說此,葉晨的靈魂力傾瀉而出,靈魂力順著劍道延伸著,果然,在落霞峰的一些角落皆是有些身影在苦修著,無論是白天,還是夜晚,無論是大雨綿綿,還是風和日麗,他們還是一如既往的在苦修著。

    “這便是修煉的本質,修煉本就是枯燥無比,而無數日夜的修煉帶來的不僅僅是寂寞,同樣的修為的強大!”火麒麟淡淡道。

    “不正是因為這樣,成為強者才是一件趣事?”葉晨輕笑而出,左手從衣袖之中取出一白『色』瓷壺,隨意的飲了一口,將瓷壺置於山石之上,右手反手握住背後的長劍。

    叮!長劍出鞘,其清脆的劍『吟』聲在這風雪之中顯得極為悅耳。

    劍『吟』聲透過山風飄『蕩』在對麵的山峰,風雪之中,那一道倩影輕微一震,其手中的長劍也一滯。

    磅風雪之中,這一道清瘦的身影顯得如此薄弱,一襲單薄的白衣如那飄落的雪花般,其青絲隨風飄『蕩』著。

    白衣少女手中的劍勢一變,美眸微凝,其修長的睫『毛』也輕微晃動著,目光有些錯愕的望著對麵山峰那一道不算高大的身影。

    仿佛感受到對麵投來的目光,葉晨抬起頭,淡淡一笑,其嘴角間滴落的酒水落在地上便化作了冰屑。

    雙目緩緩緊閉,葉晨其心神緩凝,接連數十天的感悟流淌在心頭,劍隨心動,身隨劍動。

    雜『亂』無章的劍法在葉晨手上施展而出,那劍氣也變得無比柔和,牽扯著周邊的雪花,漫天的雪花都飛舞起來,繞著葉晨飛舞著。

    這雪花牽扯成一條細線,如春天被微風撥動的柳絮般,輕柔的飛舞著。

    見此,白衣少女同樣淡淡一笑,盡管風雪遮擋了她的視線,但是她好像能夠感受到那個人笑了。

    步踟躕於山隅,白衣少女腳尖微抬,其身形再次飛舞起來,其身姿柔和無比,周圍的雪花仿佛被同化似的,不複先前那般冰冷。

    時間如那指尖流沙般,留不住!漫漫長夜,兩道身影隔峰而立,其劍氣彌漫,整個天地間的風雪仿佛都飛舞起來。

    劍勢變化不定,葉晨的心境儼然再次進入忘我之中,眼神時而『迷』茫,時而清明,其劍法也是變得雜『亂』無比,有時簡單至極,有時玄奧無比。

    舞了數刻,葉晨停下身形,目光呆滯的望著手中的長劍,久久不語,數刻之後,葉晨再次起身舞劍,周而複始,仿佛這一切已經成為了身體的本能。

    而對麵的夕月峰上,白衣少女同樣停止了舞劍,其倩影直接坐在雪堆之中,身形微浮,在她身前不知何時已經排放著一架不算出眾的古琴。

    風雪之中,黝黑『色』的古琴以及琴弦顯得如此醒目。

    白衣少女那修長而又纖細的雙手輕輕撥動著銀弦,清脆而又低轉的琴聲飄『蕩』在山崖間。

    這美妙的琴聲仿佛賦予了風雪生命,山風在這一刻變得輕柔起來,雪花也不複先前那麼淩『亂』飄落。

    寂靜的山峰上,其琴聲響徹而起,隨風飄『蕩』著,最後琴聲灑落在劍神山脈間,那些低沉的魔獸廝殺聲也漸漸消失。

    在這天籟之下,仿佛整個世界都變得無比安靜,這琴聲同樣落在葉晨耳中。

    劍勢一滯,葉晨止住身形,眼神略顯『迷』茫的望著對麵的山峰,那一道倩影,這琴聲有點熟,但是又有點陌生

    輕微搖頭,葉晨『迷』茫的眼神越發的『迷』茫,再次進入忘我之中,眼中除了劍還是劍。

    劍勢從最初的柔和變得淩厲起來,其劍氣也是攪動著周圍的空氣,陣陣劍嘯聲響起,這尖銳的劍嘯聲一時間倒是破壞了這琴聲之中的安寧。

    劍眉微皺,葉晨劍勢再變,其劍嘯聲也隨之改變,此刻,這劍嘯聲和琴聲居然無比融洽的匯聚在一起,飄『蕩』在這山澗。

    落霞峰最巔峰,一道身影傲然而立,赫然是皇無雙。

    皇無雙原本是緊閉著雙眼,然而此刻,一陣清脆的琴聲和劍嘯聲傳來,聽此,皇無雙緩緩睜開雙眼,其靈魂力傾瀉而下。

    葉晨舞劍以及那白衣少女拂琴的畫麵清晰的浮現在皇無雙的腦海之中,淡淡一笑,皇無雙輕聲喃喃道:“夕月峰的那小妮子還是那般拚命,不過那小子也是如此,接連十天的不眠不休,難得這小子還撐的住,看來在這劍道之行中,這小子收獲不錯!”

    “唯有大毅力者才能在這條路上走的更遠,不錯!”暗讚一聲,皇無雙雙目緊閉,再次陷入了自修之中。

    冬天,夜晚變得無比漫長,然而在葉晨眼中,夜晚也僅僅睜開眼,閉上眼的瞬間罷了。

    一些鳥鳴聲漸漸在山澗處響起,其琴聲也徒然止住,夕月峰上的那女子起身,抱著古琴離去。

    葉晨的劍勢也是一止,『迷』茫的目光逐漸清明起來,抬起頭,望著那漸漸放晴的天空,葉晨輕聲喃喃道:“天亮了!”

    

Snap Time:2018-07-23 00:41:40  ExecTime:0.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