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五百二十六章月神之道


    第五百二十六章 月神之道

    第五百二十六章 月神之道

    相隔數百米,葉晨幾人仍然感受到那石像上蘊含的劍意。

    天地間第一縷曙光灑落在石像上麵,沐浴在曙光中的石像看起來如此神聖不可侵犯。

    一絲虔誠的情緒在葉晨幾人心中浮現而出,道不清,說不明。

    目光一凝,當葉晨目光觸及那一座石像的時候便不再移開,那是屬於四代的雕像。

    這四座雕像的確是當代月神的雕像,雕刻的則是四個英武非凡的男子,盡管僅僅隻是氣質,便足以引入遐想。

    其中看起來最威武的則是第一座石像,而且,第一座石像的劍意最為恐怖,其威壓令人為之心悸。

    目光朝一旁移去,比起第一座那威武的石像,第二座石像給人的感覺則是一風流儒雅書生的感覺,特別是第二座石像手中握著一石扇。

    熟悉二代劍意的葉晨一眼便認出這石像應該便是劍意。

    目光再次朝下移,比起前兩座那英氣『逼』人的石像,第三座石像就顯得比較平凡,其三代的麵目也平凡無比。

    而最引入注目的無疑是第四座石像,四代。

    特別是那緊蹙的眉頭,僅僅一瞥,葉晨便在四代石像上感到了一股莫名的心酸。

    抬頭望著那四座石像,皇無雙止住身形,對著那石像微微一拜,轉身對著葉晨幾人道:“這四人是劍神門的創派祖師!”

    聞言,月舞邪身形皆是一陣,眼神略顯恭敬的望著那石像,對於四代他們那種強者,眾人心中皆是存在著一絲向往。

    劍神門月神之名傳遍整個大陸,盡管數萬年來,這劍神門已經沒落了,但是卻絲毫不影響劍神門月神在大陸上的威望。

    月神的強悍已經深入人心,四座石像便這麼淩空懸浮著。

    劍指微抬,皇無雙指著那石像的盡頭,輕笑道:“這條劍道的盡頭便在此處,令我欣慰的是,你們都能夠堅持到最後!”

    聞言,月舞邪幾人神情不一振,這一天他們已經等待了許久。

    “走吧!我們所走的劍道是實,而我追求的劍道卻是虛的!”皇無雙淡淡道:“而我們能做的便是在這條道路上一直堅持下去,持之以!”

    說此,皇無雙繼續朝前走著,每踏出一步,皇無雙身上便浮現出一股驚人的氣勢。

    抬起頭,皇無雙目光直視那四座石像,背對著葉晨幾人道:“倘若你們屈服於幾代月神的劍意之下,那麼今生,你們便與強者無緣!”

    劍神門無數代精英,然而其多少名天才都屈服於幾代月神的劍意之下。

    成也劍神,敗也劍神,無數天才正是因為月神的名聲而拜入劍神門下,然而一生的劍意卻是屈服於幾代月神的劍意。

    “記住,對於強者我們可以去敬佩,卻不能去屈服,縱然那些人是絕世強者!”雙手負背,皇無雙劍指微抬,指著第二座雕像,淡淡道:“二代月神曾經這樣說過,對於絕世強者,我心中始終心存敬畏,正是因為這樣,我一生才活在那些強者的影子下,當我心中不存敬畏,而存在無畏的時候,我便成為了那些強者!”

    說此,皇無雙轉身,望著葉晨幾人,淡淡道:“因此,想成為一名強者,你們便注定要有一顆無所畏懼的心!”

    “無所畏懼的心嗎?”聞言,葉晨抬起頭,若有深意的望著那二代的石像,二代的劍意不正是如此,勇往直前,無所畏懼。

    轉身,皇無雙劍指微抬,移到第二座石像上,淡淡道:“三代月神曾經這樣說過,無論你身處富貴之家,還是貧賤之家,無論你是絕世天才,還是絕世廢物,最重要的便是由一顆堅定的心,無論置身何處,唯獨堅信自己!當初三代月神的資質也極為平庸,二代也斷言過,三代終究難以突破魂武境,然而在次年,三代便以瘋狂的速度突破至魂武境。三代憑借的不是天賦,而是對自己深信不疑的信心以及無數日夜的苦修!”

    說此,皇無雙繼續轉身,望著葉晨幾人道:“或許你們其中有人是天之驕子,或許是絕世天才,然而成為強者,這些遠遠不夠,最重要的便是由成為強者的信心!”

    雙目緊閉,盡管對三代的劍意極為熟悉,葉晨還是靜靜的感悟著,正如皇無雙所說那般,三代的劍意是充滿自信的劍意,一劍出,便可石破天驚。

    頓了頓,皇無雙轉身,目光頗為複雜的望著第四座石像,這個劍神門史上最具有神奇『色』彩的四代月神。

    盡管隻是石像,然而石像卻將四代的神采表現的淋漓盡致,望著這石像,皇無雙心中也感到一股莫名的心酸,暗道:“那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女子!”

    輕微歎了口氣,劍指指著這石像,皇無雙繼續道:“他便是四代月神!”

    說此,皇無雙沉默了片刻,繼續道:“四代月神留給後輩的一句話便是,強者,通往強者的道路上並不是一帆風順,無數日夜的苦修遠遠不夠,因為通往強者的道路上鋪滿了無數人的屍體,這其中有你的敵人,你的朋友,甚至愛人,而你能做的便是在這條路上活下來,為了生存而殺戮,隻有能夠找到理由的殺戮,那麼它便不是殺戮!”

    說完,皇無雙便若有深意的望著四代的石像,年輕的時候,他或許不懂這句話,而如今,他卻懂了。

    有時候殺戮並非是殺戮,僅僅隻是為了堅持的理由罷了,隻要自己認為這個理由值得堅持,那麼便無所謂什麼殺戮。

    聞言,葉晨幾人也陷入沉思之中, 有時候殺戮並非殺戮,這個誰又能說的清,隻要你認為是對的,那你便有繼續走下去的理由,不是嗎?

    轉身,皇無雙再次望著葉晨幾人,略顯凝重道:“每一位強者手上都沾染了不少的生命,因此,成為強者便要習慣殺戮,習慣血腥的生活,對待敵人不能有絲毫的憐憫!”

    劍神門崇拜劍,而劍是百兵之君,凶器也,因此,劍神門從來不反對殺戮,相反,他們也認為唯獨在殺戮中幸存下來的人才有可能成為強者。

    聞言,葉晨倒是習以為常,倒是月舞邪等人一時間反應不過來。

    眼眸微眯,葉晨靜靜的望著那石像,望著那熟悉的臉龐,葉晨輕微一歎,別人或許不理解這句話,但是他理解。

    因為曾經進入過四代殘念所產生的幻境,葉晨知道四代的過去,因此,在某種程度上,葉晨懂得四代。

    而四代的話正如他的意境般,葉晨暗道:“四代的劍意總是殺氣十足,一劍出,必定奪人之命!”

    見葉晨幾人皆是陷入沉思,皇無雙倒是沒有打擾,數息之後,皇無雙才轉身,指著第一座石像,道:“而那座石像便是劍神門第一代月神,也是劍神門的創始人!”

    “一代月神在武神大陸上人奉為武祖,在如今,武神大陸上一些鼎鼎有名的武技皆是從一代月神手中流傳出來的,不僅僅如此,劍神門內的那些古籍都是一代劍神創造的!在幾位月神之中,一代月神的修為或許不是最高的,然而取得的成績卻是其他月神可以比擬的!毫不客氣的說,劍神門大部分武技都是一代月神創造著。一代月神留下的話也僅僅一句,術業有專攻!在修煉天賦方麵,一代月神不如二代和四代,然而他卻能找到自己的道路,從而超越眾人!”

    頓了頓,皇無雙輕笑道:“而你們要學會的便是找到自己的道路,別人的意境不一定適合你們,別人的劍技同樣不一定適合你們!”

    抬頭望著天際,皇無雙沉聲道:“劍道之行,逆難多行,如逆水行舟!而我能教你們的便是這五個簡單的道理!”

    

Snap Time:2018-07-22 11:19:00  ExecTime:0.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