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五百二十三章意境三千我隻取一境


    第五百二十三章 意境三千,我隻取一境

    第五百二十三章 意境三千,我隻取一境

    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

    無邊無際的台階延伸而出,直到天際處。

    在這連綿不絕的山道之上,葉晨等人的身形顯得如此渺小。

    抬起頭,望著那觸手可及的藍天,那天『色』也變得極為陰沉,其冷冽的寒風吹刮而來,月舞邪等人皆是打了個寒顫。

    劍神山地處極陰之地,而如今天寒地凍,縱然是武者也不得不運起來抵抗這莫名的寒冷。

    整個山道上寂靜的隻剩下寒風的咆哮聲,見此,皇無雙則是淡淡的瞥了月舞邪等人一眼,閉口不言,繼續埋頭前進。

    真氣所彌漫出的光芒在這山道上顯得極為醒目,不過葉晨以及皇無雙兩人身上倒是沒有真氣彌漫,兩人顯然沒有運氣真氣來抵抗這刺骨的冷風。

    山風是極為可怕的,特別是橫山風,那冷冽的山風足以將人的皮膚刮破。

    皇無雙以及葉晨皆是非常人,盡管那山風刮打在臉龐之上,那直入骨髓的痛苦卻未令兩人臉『色』有所改變。

    見葉晨未運起真氣,皇無雙眼中閃過一絲隱晦的讚賞之『色』,武者最重要的不是天賦,而是毅力,唯獨大毅力者方能在這條劍道上走的更遠。

    天『色』越來越暗,隨著那殘陽沒入地平線後,這天地間的溫度也快速的下降。

    越朝上走,這溫度便下降的越快,起初月舞邪幾人還能運起真氣抵抗,然而在這天寒地凍的劍道上,這真氣運轉的速度也變得極為緩慢。

    到最後月舞邪幾人身上的真氣也越來越暗淡,仿佛這冰寒的冷氣將那真氣凍住。

    走在最跟前的皇無雙止住身形,轉身望著臉『色』極為慘白的葉晨幾人,輕笑道:“這條劍道你們走了多少步?”

    聞言,葉晨幾人皆是一怔,此刻,他們也忘記了自己走了多少步,也忘記了走了多久。

    見幾人未回答,皇無雙絲毫不以為意,淡淡道:“而你們知道這條路又要走多久?”

    聞言,葉晨抬起頭望著那無邊無際的台階,其靈魂力也是延伸而出,然而靈魂力最多也隻能延伸到數千米開外,一股無形的威壓將之阻擋住。

    “這條路還要走多久呢?”望著那變得極為陰沉的天空,葉晨輕聲喃喃道,眼神始終那麼堅定。

    月舞邪幾人同樣望著那無邊際的石道,輕微一歎,這條劍道到底還要走多久。

    每上升一百多米,這周邊的溫度便下降一度多,而如今所處的位置,其溫度已經低於零下好幾度了。

    這條劍道到底還還有走多久?此刻,眾人心中皆是問著自己,難道這條路真的無止境嗎?

    見此,皇無雙劍指微抬,指著那無邊無際的劍道,淡淡道:”既然你們連這盡頭都不知道在哪,而你們在此處便運用真氣,你們的真氣能夠堅持到盡頭嗎?”

    聞言,月舞邪幾人身形皆是一震,的確,此刻縱然他們運起真氣也能夠勉強抵抗住這冰寒的冷氣。

    輕微搖頭,皇無雙繼續轉身,靜靜的朝前行去,身上依舊未運起一絲真氣。

    抬起頭望著皇無雙的身形,葉晨繼續緊隨在後,身上同樣依舊未運起真氣,不快不慢的跟在皇無雙的身後。

    見此,月舞邪幾人也撤去身旁的真氣,僅僅那一陣寒風便令幾人狠狠打了個寒顫,望向皇無雙以及葉晨的眼中也浮現出敬佩之『色』。

    抬步,幾人也緊隨在葉晨身後,一行人再次朝劍道上『逼』近著,冷冽的寒風讓幾人慘白的臉上也浮現出暗紅之『色』。

    寂靜的夜晚,這山澗也是寂靜的,在那陰沉的天空處,少許光點浮現而出。

    數日未見的星辰難得再次出現,在漫天星辰之下,葉晨幾人的身影顯得那麼醒目,又那麼渺小。

    手腳已經被那寒氣所凍住,每邁出一步,月舞邪幾人都感覺那麼吃力。

    台階旁那豎立的石碑已經顯得那麼醒目,越往上走去,葉晨便能在那些冰冷的石碑上感到少許劍意。

    顯然,越往上去,這周邊埋葬者的修為便越高,世間意境萬千,而這每人的意境都是獨特的,在葉晨看來,這每人的意境都有其借鑒之處。

    靈魂力飄『蕩』而出,每踏出一步,葉晨便感受著兩股截然不同的劍意,先前葉晨還能緊隨在皇無雙身後,然而過了一段時間,葉晨赫然被拉下了數十道台階。

    原本落後於葉晨的月舞邪幾人也趕上了葉晨,最終將之超過。

    轉身望著下方的那一道身影,月舞邪幾人眼中都閃過一絲異樣之『色』,而皇無雙則是輕微點頭,此子能夠發現石碑上的劍意,不錯!

    任他意境萬千,我隻堅持自己的意境,葉晨每踏出一步,兩股截然不同的劍意便湧上心頭。

    到最後,葉晨速度越來越快,漸漸的,葉晨再次追上了月舞邪等人。

    “這條路依舊在,劍道!”麒麟戒之中,火麒麟的靈魂緩緩蘇醒,感受著這熟悉無比的劍道,火麒麟輕輕一歎。

    曾幾何時,自己也如葉晨般,靜靜的走在這條劍道上,歎息之後,火麒麟再次進入修煉之中。

    風依舊在咆哮著,孤零零的身形在無邊際的劍道之上緩緩前進著。

    走在最首位的皇無雙突然停下身形,轉身,低下頭,望著下方的那數道身影,淡淡道:“別人的東西始終是別人的,能夠認清楚這一點,不錯!”

    雙目緊閉,皇無雙並未繼續前進,顯然是在等待葉晨等人。

    一步又一步,月舞邪等人也終於踏上了皇無雙等人所在的台階,停下身形,幾***口大口喘氣著。

    眾人都在等待著那道清瘦的身影,在數刻之後,葉晨也再次踏上了這台階,臉『色』略微有些慘白,抬起頭,對著幾人輕笑道:“抱拳,讓你們久等了!”

    聞言,皇無雙笑而不語,轉身背對著葉晨等人,望著那無邊無際的台階,淡淡道:“這條路不知道還要走多久,以你們的修為或許還未走到盡頭,你們便會被凍死!”

    身形微震,葉晨幾人皆是沉默不語,猜測著皇無雙說這句話的目的。

    過了片刻,皇無雙繼續道:“數萬年下來,還未登上落霞峰便死於這條劍道的弟子已經不下數十萬人!”

    聞言,月舞邪幾人皆是倒吸了數口氣,望向這條劍道的眼神也有輕微變化,不複先前的隨意。

    倒是葉晨臉『色』一如先前平淡,雙目緩緩緊閉著,靜靜的感悟著兩側石碑上的劍意,劍眉不時微皺著。

    轉過身,皇無雙見葉晨這樣,不由暗道:“這小子,倒是絲毫不浪費一丁點時間!”

    目光微動,皇無雙的目光在月舞邪幾人身上來回掃動著,最後落在月舞邪身上,輕笑道:“你們可要進去前進!”

    略顯遲疑了一會兒,月舞邪同樣輕笑道:“我相信我能站在劍道的盡頭!”

    數十年為生存拚搏著,月舞邪的意誌極為堅定,縱然在生死麵前,其決心絲毫不為所動,因為他有理由成為落霞峰的弟子,僅僅隻是因為那個姓月的男人。

    能夠依舊站在此處的人皆是有過人之處,其餘幾人也是輕笑著,望向劍道的眼中也浮現出了堅定之『色』,數十年的努力又豈能因此而白費。

    見此,皇無雙輕微點頭,其目光移落在葉晨身上。

    感受到皇無雙的目光,葉晨抬起頭,目光直視皇無雙的目光,淡淡道:“倘若一條路已經走了一半,再折回選擇另一條路走,不是愚蠢麼?”

    說完,葉晨再次閉上雙眼,靜靜感悟著這兩股微弱的劍意,數刻之後,葉晨再次朝前踏出數步,朝那無邊無際的劍道走去......

    

Snap Time:2018-07-18 08:53:52  ExecTime:0.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