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五百二十二章劍道之途寂寞為舞


    第五百二十二章 劍道之途,寂寞為舞

    第五百二十二章 劍道之途,寂寞為舞

    這十人之中赫然有月舞邪的存在。

    皇無雙頗為欣慰的望著下方十人,輕微對著落千碧兩人點頭。

    落千碧以及謝則安兩人皆是無奈的歎了口氣,自己兩人爭奪半天的弟子最終還是拜入了落霞峰。

    雖如此,落千碧還是有點不放棄,朝前邁出數步,沉聲道:“願意拜入朝陽峰的弟子請站出來!”

    落千碧雖是對眾人說,然而其目光皆火熱的望著葉晨等人,不過葉晨等人皆是極為有默契的視而不見,不過令落千碧欣慰的則是,加入朝陽峰的弟子倒是極多。

    仿佛延續了往年的傳統,加入星辰峰的弟子在這四峰之中無疑是最多的。

    接下來,各個峰峰主各自帶著峰下弟子離去,人流如『潮』水般朝遠處那三大虛影奔去。

    劍氣如長虹般劃過天際,最後消失在葉晨等人的視線之中。

    在落千碧等人離去之後,皇無雙方才回過神來,對著下方的十人輕聲歎道:“一日入落霞,終身為落霞徒,如果你們其中誰還想拜入其他峰的人現在可以提出來!”

    寂靜,回複皇無雙的則是那山風的咆哮聲。

    見此,皇無雙輕微點頭,淡淡道:“既然如此,那你們從今日起便是落霞峰弟子!”

    這一次,皇無雙的語氣變得極為凝重,沉聲道:“落霞峰的規矩並不多,隻有一條,一日入劍神,終身不得背叛劍神!”

    “倘若你們其中誰背叛了劍神門,休怪我皇無雙無情!”先前看起來還算儒雅的皇無雙在此刻變得極為威壓,魂武境武者的氣勢也不經意間流『露』出來。

    感受著那無形的威壓,葉晨幾人皆是輕微點頭,葉晨倒是沒什麼感覺,其餘之人紛紛運起真氣來抵抗這威壓。

    見十人臉『色』絲毫未改,皇無雙眼底下閃過一絲欣慰之『色』,收起氣勢,淡淡道:“落霞峰還有一傳統,曆代的落霞峰弟子其修為皆是突破氣武境,希望你們也是如此!”說此,在天際處傳出一陣劍『吟』聲 ,數十道劍光從皇無雙身後那龐大的山峰中激『射』而出,消失在天際處。

    “接下來,你們自我介紹下,然後將各自的身份告知各自的接引師兄或者師姐。” 皇無雙淡淡道。

    聞言,十人相望一眼,最後葉晨第一個站出來,對著皇無雙微微一拱,行了個武禮,道:“隨風,今年十八,自幼便流『蕩』在大陸上!”

    “月舞邪,今年十八,母親早年便病逝,生父至今為知,自幼便流浪於這一帶!”月舞邪同樣站出來,不過提起那生父的時候,月舞邪眼中閃過一絲怨恨之『色』。

    接下來八人也一一作了自我介紹,對於皇無雙來說,要在短時間內記清楚葉晨這些人的情況還是極為容易的。

    而這十人年齡倒也相差不大,其中年齡最大的也不過二十歲而已,而修為最低的也僅僅煉武二層。

    落霞峰山勢極為陡峭,而如今葉晨等人最多也就在半山腰而已,而這宮殿則是曆代進行第三輪考核的地方。

    帶著葉晨十人,皇無雙等人直接朝背後那龐大的山峰奔去,抬起頭望上去,一排排堆滿積雪的台階在視線之中浮現而出,那台階仿佛沒有盡頭似的。

    一眼望無盡,這台階仿佛和那天際連接在一起,在那漫天的雪花之下,周圍的世界儼然一片雪白。

    劍指微抬,皇無雙指著那無邊無盡的台階,淡淡道:“這條路叫做劍道,每一代新弟子都是從這徒步上落霞峰,你們也不例外!”

    聞言,葉晨幾人倒也打量起了這無邊無際的台階,令人詫異的則是台階的兩側赫然豎立著兩塊方塊,一些字跡隱隱約約間在那些石塊上浮現而出。

    “雪花能夠掩蓋住殺戮,血腥,同樣也能掩蓋住以往!”見葉晨幾人注意到那些石塊,皇無雙喃喃自語著。

    聞言,葉晨幾人皆是流『露』出一絲古怪之『色』,靈魂力順著葉晨的體內彌漫而出,靈魂力還未靠近那些石塊,葉晨便感受到了一股淩厲的劍氣在那些石塊上方彌漫著。

    不僅僅葉晨一人如此,其他人也是放出靈魂力去探查那些石塊,一瞬間,數十道淩厲的劍氣變得極為狂暴起來。

    砰砰!站在葉晨的幾人紛紛朝後退出數步,嘴角處皆是浮現出少許血跡。

    見此,皇無雙倒是沒有理會眾人 ,反而朝前邁出數步,朝那些石塊微微一拱,恭敬道:“後輩不知禮節,驚擾了祖師!”

    說完,皇無雙右手輕微一拂,那些劍氣也隨之消散掉,產生的勁風也吹落了那石塊上的積雪,積雪落去,石塊的麵目浮現而出,赫然是一塊塊石碑。

    最令人詫異的則是那些石碑上赫然雕刻著一些人名,見此,葉晨幾人紛紛將目光投向皇無雙。

    淡淡一笑,皇無雙並未解答,反而是陷入了沉思,一絲追憶之『色』在皇無雙的眼中浮現而出,數息之後,皇無雙方才輕聲道:“在那些石碑下埋葬著一名劍客和一柄劍!”

    聞言,葉晨幾人身形一震,這石碑居然是墓碑。

    倒吸了一口氣,葉晨抬頭望去,那無邊無際的台階便意外著無邊無際的石碑,這到底埋葬了多少人。

    “數萬年來,落霞峰的弟子皆是埋葬於此地!”皇無雙繼續道:“到現在,我也忘記了這埋葬了多少名落霞峰的弟子,同樣埋葬了多少名天才,他們曾經是聞名大陸的絕世強者,然而為了守衛劍神門,他們最後還是埋葬於此地,劍神門能夠延續數萬年,正是因為前輩們用生命所換來的!”

    無論是一個家族,宗門,還是一個國家,其光榮的背後必定有著無數人的努力,正是因為那些人的存在,家族,國家,宗門方能延續下去。

    “劍道之途多舛,我輩雖努力求索,但越往後越是寸步難移。而這條路便叫做劍道,在這條劍道上麵埋葬了比你們更有天賦的前輩,曾經他們是魂武境,甚至靈武境,然而他們還是埋葬在這條劍道上,而這條劍道無邊無際,誰也不知道終點在哪,唯獨大毅力者才能一直在這條路走下去!”皇無雙輕聲歎道,武神大陸上從來不缺少強者,然而強者最終還是隕落了,這武道的終點到底在哪,輕微搖頭,皇無雙繼續道:“你們隨我一起走這劍道!”

    皇無雙則是徒步前行,與常人的方式走著,見此,葉晨都靜靜的跟在皇無雙身後。

    正如皇無雙所說這條劍道無邊無際,縱然葉晨等人走了數小時卻依舊未見盡頭,一路上,寂靜的隻剩下那山風的咆哮聲。

    眾人的情緒也變化不一,從最初的好奇,到疑『惑』,到安寧,到煩躁,這一些,皇無雙皆是看在眼中。

    倒是葉晨一直保持著平靜的心,望著身旁那些擦肩而過的石碑,不悲不喜,縱然那些石碑下埋葬曾經不可一世的強者。

    在葉晨看來,這條山道叫做劍道,同樣也叫做強者之道,而那些台階則叫做寂寞,強者便是由這一階一階的台階堆砌而成,想要成為強者,便要習慣那些寂寞。

    當人忍耐不住寂寞,修煉的枯燥,那麼他同時也與強者擦肩而過,再也沒有相遇的契機。

    一步步的枯燥,葉晨始終能夠從容麵對,每踏出一步都牽扯著葉晨的心神。

    直到最後,葉晨自己也忘記了自己邁出了多少步,停下身形,望著眼前那無邊無際的台階,別過臉,望著身後同樣無邊無際的台階,葉晨淡淡一笑,繼續前進著。

    而時刻便注意葉晨幾人的皇無雙神『色』微動,眼中流『露』出一絲極為不易察覺的讚美之『色』。

    高手總是在別人狂歡的時候,他依舊在埋頭修煉著,他始終與寂寞為舞著......

    

Snap Time:2018-07-22 11:19:33  ExecTime:0.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