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五百一十六章他強任他強我自一劍出


    第五百一十六章 他強任他強,我自一劍出

    第五百一十六章 他強任他強,我自一劍出

    眾人依舊沉浸在葉晨那基礎劍法之中,無法自拔。

    直到高台之上一陣整齊的掌聲響起之後,眾人方才反應過來,望向葉晨的眼中盡是敬佩之『色』。

    今日依舊能夠站在此處的無一不是來自大陸的天才,然而在麵對葉晨這簡單至極的劍法時,他們卻由衷的佩服。

    他們自問,盡管他們對基礎劍法無比熟悉,卻做不到葉晨這地步。

    掌聲響起,這掌聲將眾人從劍法的世界中拉回來,而站在高台之上的四人則是拍掌著,以他們四人的眼力自然能夠看出這基礎劍法的奧妙之處。

    而在這四人的帶動之下,偌大的廣場內徒然響起了雷鳴般的掌聲。

    縱然麵對這掌聲時,葉晨臉『色』還是一如既往的平淡,轉身,扶起躺在地上的月舞邪。

    葉晨右手猛然一甩,其手中的長劍激『射』而出,最終『插』落在高台之上。

    中年人右手微抬,整個廣場的掌聲也越來越低,最後消散掉。

    待到廣場再次寂靜下來後,中年人方才出聲道:“萬丈高樓平地起,你們自幼便習基礎劍法!然而你們對那劍法的感悟又有多少!”

    劍指微抬,中年人指著葉晨淡淡道:“這一關,你通過了!”

    嘩!聞言,眾人一陣嘩然,莫非這一關考驗的便是這基礎劍法不可?

    聞言,葉晨輕微對中年人拱拱手,在他看來進入劍神門是一件極為簡單的事情,因此,通過第二個並不能讓葉晨臉『色』有所動容。

    輕微一瞥葉晨的反應,高台上的四人皆是暗自點頭:“寵辱不驚,此子不錯!”

    四人有意無意的相望一眼,皆是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一絲炙熱之『色』,這個小子必須得入我峰。

    眼前這四人便是劍神四峰的峰主,而葉晨不知道自己已經成為劍神四峰峰主爭取的對象。

    雙手負杯,四人朝高台之上的石椅走去,旋即身形淩空浮現在石椅之上,四人麵對著眾人,那中年人開口道:“爾等每人上這武抬演示一遍基礎劍法!”

    說此,中年人右手一揮,數道尖銳的破風聲響起,眾人猛然抬起頭,朝上空望去,那數百道黑影浮現而出。

    黑影的速度奇快無比,僅僅眨眼的功夫便砸落在高台之上,眾人望去,赫然是一柄柄鐵劍。

    中年人劍指微點,那些劍器立刻震動起來,一道道清脆的劍『吟』聲隨之響起,整個世界仿佛成了劍的世界。

    “上台演劍!”中年人淡淡道,說完,眼眸便半眯著,其餘三人也是如此。

    平複下胸前翻滾的血氣,月舞邪從葉晨身後掠出,對著葉晨輕笑道:“等著我,這一關我也能通過!”

    聞言,葉晨倒是輕微一笑,道:“加油!”

    重重的點了頭,月舞邪猛然一蹬,身形躍上高台,隨意的拔出一柄鐵劍,一套基礎劍法施展而出。

    每一人對劍法的感悟都是不同,正是因為這樣才從基礎劍法上延伸出千千萬萬的劍技,這月舞邪的眼界雖然不如葉晨,然而對著基礎劍法的理解倒有獨到之處。

    “誰會知道,我唯一會的武技便是這基礎劍法!”對於一位自幼便失去雙親的人來說,一本武技對於他們來說是那麼的遙不可及。

    正是因為十年如一日的練著這基礎劍法,這月舞邪始終出來倒是一氣成。

    劍神四峰的四人皆是暗自點頭,這月舞邪的劍法雖不及葉晨的驚豔,但是也有可取之處。

    月舞邪還在舞劍的時候,中年人再次開口道:“你也過關了!”

    聞言,月舞邪臉上不由閃過一絲喜意,收劍,微微對著中年人幾人一拜。

    有了月舞邪的帶頭之後,接下來,眾人紛紛上台,其中倒也有數人將基礎劍法施展到令人稱讚的地步,不過還是有許多人在這一關失敗。

    不一會兒,葉晨周邊便站滿了密密麻麻的人群,這些人皆是通過第二個審核的,而那些失敗者則是滿臉頹廢的離去。

    這一關看似對眾人基礎的考驗,實質上是在測試眾人的對武技理解的天賦以及眼界。

    直到最後一名失敗者離去之後,中年人方才站起來,目光環視四周,流『露』出一抹笑意:“不錯!恭喜你們進入第三輪審核!”

    先前進入第二輪審核的還有數百名,而如今隻剩下數十名,要知道能夠站在這的無一不是天才,由此可知這劍神門收徒之嚴格。

    身形淩空漂浮而出,中年人右手微抬,全場的那淩『亂』無比的劍器紛紛懸浮起來,望上去,這場麵倒是顯得極為壯觀。

    叮叮!劍『吟』聲不斷,中年人望著眾人,淡淡道:“第三關的審核便是爾等每人對我出三劍!隻要能出三劍者,便可以正式成為劍神門的門徒!”

    嘩!聞言,眾人一陣嘩然,這第三輪的審考核居然是這樣,對峰主出劍?

    略顯遲疑,眾人皆是未有所反應,各個你望我,我望你,見此,中年人依舊淡淡道:“參與第三輪考核者,倘若成功成為內門弟子,失敗便就此離去!而若放棄第三輪考核,則可以直接成為外門弟子,這選擇權在你們手中,倘若欲參與便上台!”

    聞言,眾人越發的遲疑起來,對於這一幕,葉晨輕微搖頭,淡淡道:“武者最忌憚的便是猶豫不決!”

    “嗯!我打算參與第三輪審核,你呢?”聞言,月舞邪轉過臉,對葉晨一笑。

    對此,葉晨並未回答月舞邪,淡淡一笑,雙腳輕微一蹬,身形猛然離地,朝那高台之上『射』去。

    掠過數人,葉晨身形頗為瀟灑的落於高台之上,落於一劍器之上,雙腳踏著兩柄劍器,右手微鬆,握住身旁漂浮的劍器。

    見葉晨上台,中年人倒是沒有驚訝,淡淡笑道:“記住,出三劍!”

    話語未落,中年人身上儼然爆發出一股令人心悸的氣勢,這氣勢席卷全場,全場的劍器紛紛震動起來。

    這是屬於魂武境武者的氣勢,僅僅這一股氣勢便足以將眾人『逼』退數十步,而此刻,正在閉關之中的火麒麟也被這氣勢驚醒,暗驚道:“好強的氣勢!”

    眾人紛紛運起真氣來抵抗這股氣勢,雖如此,眾人還是再次後退數十米。

    而葉晨處於氣勢的中央,更是首當其衝,葉晨隻感覺自己的呼吸變的無比倉促,空氣在葉晨的周圍被氣勢的衝刷變的稀少無比,心跳聲開始變的奇慢無比,好像隨時都要停下來似地,但是葉晨的眼神卻出奇的平靜,沒有一絲的退卻之『色』,這股氣勢雖強,但是不夠。

    在眾人敬佩的眼神中,葉晨的右腳微微的往前一踏:“呯。”

    劍氣瘋狂的在劍器的周圍聚集著,抬起頭,葉晨望著那中年人,淡淡一笑,以這淩厲的劍氣來抵抗著四人發出的漫天氣勢。

    “他強任他強,我自一劍劈出!”葉晨淡淡道,縱然麵對如雲的高山,一劍劈出,麵對波濤的大海,一劍劈出,平靜的話語卻流『露』出葉晨那強大的信心。

    雙目緊閉,葉晨一劍劈出,這一劍將葉晨那舍我其誰的風範體現的淋漓盡致。

    隨著葉晨一劍劈出,他的身形儼然橫跨出數米,離中年人越近,這氣勢的壓迫便越強。

    然而在令中年人詫異的是,這葉晨臉『色』還是不變,仿佛將自己的氣勢當做空氣似的。

    “這小子底子倒是不錯!”中年人喃喃道,同時,右手探出,握住一柄長劍,隨意的將長劍朝天際處甩去,一時間,整個虛空中的劍器都震動起來。

    無數道淩厲的劍器浮現而出,這些劍器儼然構成了一神秘的劍陣,而這威壓也是呈幾何倍長。

    數滴冷汗順著葉晨的臉頰滴落,最終化作冰屑灑落四周,葉晨感受著周圍那越來越恐怖的威壓,抬起頭,淡淡一笑。

    這些威壓仍然不夠!

    

Snap Time:2018-04-21 21:05:46  ExecTime:0.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