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五百一十二章啟劍日(中)


    第五百一十二章 啟劍日(中)

    第五百一十二章 啟劍日(中)

    聞言,葉晨尋聲望去,出聲的則是一名與他年齡相差不多的少年。

    一身破舊的白衣遮蓋不住少年身體的主要部位,相貌清秀,一臉的嬉笑,神情頑皮,讓人不由自主的產生好感。

    令葉晨詫異的則是這一風塵仆仆的少年其實力卻不弱,儼然已至煉武巔峰,在某種程度上來說,這少年可以稱的上是天才了。

    聽出少年話語中的鼓勵以及信心,葉晨淡淡笑道:“或許吧!”

    少年嘿嘿直笑,突然一下子從旁邊的一塊石頭上跳到葉晨的身旁,也不顧自己拿滿是黑『色』泥汙的雙手,左手狠狠的往葉晨的肩上拍下,立刻在君邪那潔白的白衣上留下了一大巴掌黑『色』的掌印,咧嘴笑道:“嘿,我也參加今日的啟劍日,先自我介紹下,我叫月舞邪,你呢?”

    看著肩膀上那隻滿是汙泥的手,葉晨無奈的一笑,道:“隨風!”

    說完,葉晨伸出右手,毫不介意的握住月舞邪那滿是汙泥的右手,一臉的淡然,沒有絲毫的做作。

    見此,月舞邪眼中閃過一絲異樣之『色』,輕笑道:“你是第一個不介意我髒的人!”

    說此,月舞邪嘴角處不由閃過一絲無奈之『色』,隨即,輕笑道:“所以,不管你願不願意,至少我月舞邪認定你這個朋友!”

    瞥見月舞邪那眼中不屬於同齡段的成熟,葉晨輕微點頭,算是認可了月舞邪的說法。

    見此,月舞邪不由輕笑而出,自幼便失去父母親的他已經見慣了人與人之間的冷漠,正是因為這一點,為了生存,他不得不去適應這個世界,先前和葉晨打招呼隻不過為了進入劍神門之後有照應,想不到葉晨會如此好說話,想此,月舞邪心中也浮現出一絲異樣之『色』。

    “嘿嘿,沒想到小乞丐也有朋友啊!”一道充滿嘲諷的冷笑聲從後方傳來,月舞邪眉頭不由一皺,兩人回首望去。

    一名十五六的少年如眾星拱月似的,旁邊圍著許多穿青衣『色』家丁衣服的家奴,原本清秀的臉上一片慘白,一看就知道是酒『色』過度的樣子,右手玩弄著一塊珍貴的玉佩,全身無一不是錦衣繡服,一副顯然爆發富的造型,緩緩的朝月舞邪走了過來,月舞邪微微轉身,朝葉晨道:“我們走吧!”

    葉晨淡淡的望了少年人一眼,點點頭,轉身便要離去,就在月舞邪剛剛要抬起腳的時候,少年人的聲音再次傳來:“怎麼小乞丐也害怕了,那當初幹嗎得罪我呢。”

    少年人不提還好,一提起這件事情,月舞邪心中就是滿腔怒『色』,當初自己無意間在街上撞到少年人,就被少年人的家奴圍著打,憑著矯捷的速度才逃脫,在今後的日子少年人無意有意的找月舞邪麻煩,而這一找便是數年的麻煩,正是因為如此,月舞邪方才拚命的修煉。

    但是月舞邪也明白這個時候不宜起衝突,也不理少年人的話,緩緩的朝前走去。

    少年人見月舞邪忽略自己,揮揮右手,旁邊的家奴立刻朝葉晨和月舞邪圍了起來,兩人眉頭都不由一皺,月舞邪冷喝一聲:“夠思,你要幹什麼。”

    若有若無的劍氣在月舞邪身上環繞著,月舞邪整個人看起來就像出鞘一半的利劍,鋒芒畢『露』。

    很明顯夠思就是少年人的名字,旁邊圍觀的人群臉上都有著淡淡的笑意,低聲說著:“狗屎。”

    不等夠思吩咐,眾多家奴都釋放出自己的氣勢朝月舞邪壓去,月舞邪的身體不由一震,臉『色』通紅,汗水不斷的冒出,順著臉頰滴下。

    這些家奴實力皆是不錯,各個有著煉武境的修為,由此可知這少年的家世必然不凡,能夠擁有煉武境的武者做為家奴。

    夠思一臉得意的朝月舞邪緩緩走去,帶著嘲諷的語氣道:“本少爺的名字是你能叫的,沒爹的孩子,果然沒教養”

    月舞邪身體不斷的顫抖著,胸前不斷的起伏著,臉『色』比剛才更紅了,滿臉怒『色』的望著夠思,雙手握的緊緊的,指尖陷進自己的大腿處。

    看著月舞邪那滿是怒『色』的臉,夠思又是一陣得意,隨手揮掌朝月舞邪的臉打去,這時在月舞邪身後的葉晨快速一閃,右手準確無比的抓住夠思的右手,微微一扭,痛的夠思慘叫一聲,周圍的家奴朝葉晨衝去,鎖住月舞邪的氣勢消失不見,葉晨淡淡道:“再動,他的手就廢了!”

    平淡的一句話卻讓人絲毫不敢懷疑,家奴都停下身影,忌憚的看著葉晨,而月舞邪則是趴在地上不斷的喘氣著,夠思一臉討好的對葉晨笑道:“誤會,這一些都是誤會!”

    話未說完,葉晨便打斷了他的話,冷冷道:“誤會也罷,不是誤會也罷,此事就此作罷!”

    隨意的一甩,夠思那酒『色』過度的身體儼然被拋出數米,見此,月舞邪的眼中閃過一絲異樣之『色』,其嘴角也流『露』出一抹笑意,望向葉晨的眼中也多出了幾許感激。

    對此,葉晨淡淡點頭,坐回先前的山石之上,再次雙目緊閉,繼續著自己的修煉。

    月舞邪望了葉晨一眼,旋即也找了一位置走去,而那夠思則是陰狠的瞪了葉晨一眼,眼底下閃過一絲怨恨之『色』。

    “夠思的家族這方圓數內的勢力不錯,而且他們家族有幾個子弟是劍神門弟子,今後我們得小心點!”月舞邪不由擔心提醒著。

    聞言,葉晨依舊閉著雙眼,淡淡道:“無礙!”見此,月舞邪還想說些什麼,不過瞧見葉晨雙目緊閉,便識趣的閉口。

    數刻之後,數道尖銳的破風聲響起,眾人尋聲望去,數道劍光在山門的上方隱時隱現,仿若那天空處的白雲,漂浮不止。

    破風聲越來越近,數道身影輕緩的落於眾人麵前,赫然是一些背負著劍器的劍神門弟子,各個英氣『逼』人,身上彌漫著令人心悸的氣息。

    其中一名年長的劍客朝前邁出數步,目光從葉晨等人身上橫掃而過,淡淡道:“啟劍日的要求,想必各位都知曉。凡是年齡超過二十且修為不到煉武境的請自動離開!”

    這名劍客運用了真氣,因此,聲音倒是極為洪亮的響徹在眾人耳旁,聞言,那些從武神大陸趕來的少年臉『色』皆是一變,那些年紀超過二十的和修為不到的皆是滿臉黯然,不過,他們依舊未馬上離去,而是單膝著地,明知自身達不到條件,他們依舊趕來,如今他們能做的便是憑著自己的誠意來打動劍神門。

    對此,劍客並未說些什麼,繼續道:“而達到前者兩個條件的人請跟我來,無關人員不得隨行!”

    聞言,原本便蠢蠢欲動眾人紛紛朝那名劍客走去,場麵倒是有些混『亂』,不過隨著劍客重重哼了一下,眾人也自動排起隊來。

    葉晨起身,朝隊伍的最後麵走去,那月舞邪緊隨在葉晨身後。

    望著排好的隊伍,劍客輕微點頭,對著身旁的青年道:“師弟,你帶他們進去!”

    那名青年點頭,對著眾人招招手,旋即便轉身朝山門內走去,而劍客的靈魂力則是在眾人身上來回察看著,當瞧見眾人達到條件之後,劍客才讓人進去。

    隊伍極長,縱然劍神門收徒條件極為嚴格,然而依舊有數百人達到要求,而且這僅僅隻是第一批而已,對此,葉晨不禁感慨,縱然敗落,也改變不了劍神門擁有數萬年底蘊的事實。待葉晨進去時已經過了半刻,那名劍客瞧見葉晨,輕微一愣,在他靈魂力的探測之下,他居然感受不到葉晨的深淺。

    “怎麼?”葉晨輕笑道,少許靈魂力流『露』而出,僅僅這絲靈魂力便讓這名劍客有種暈眩的感覺,對此,劍客頗為尷尬道:“沒什麼,你可以進去了!”

    待到葉晨進去之後,劍客方才鬆了一口氣,喃喃自語道:“那少年好強的靈魂力!”

    

Snap Time:2018-04-24 16:54:47  ExecTime:0.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