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五百零一十章葉晨與李詩月


    第五百零一十章  葉晨與李詩月

    第五百零一十章 葉晨與李詩月

    麵對這如『潮』水般的雪冰狼,少年居然閉起了雙眼。

    雙腳一蹬,少年的身形激『射』而出,所過之處留下一排排殘影,而那冰焰皆是砸落在殘影之上。

    雙目緊閉,少年單手持劍,神情極為平淡的漫步於雪冰狼群中。

    那姿態看起來如在自己庭院中漫步似的,視周圍的雪冰狼為空氣,抬起劍,長劍輕緩劃過雪冰狼的脖頸。

    劍光消散,一道悲鳴聲隨之響起,旋即便是雪冰狼那高高的頭顱被拋起。

    鮮血激『射』而出,少年那青衫上卻未沾上,少年所過之處,雪冰狼必定滿地倒下。

    悲鳴聲匯聚成海,茫茫的雪地上空仿佛下起了一場血雨,這血雨落在雪地之上便成了一朵朵妖豔的花朵。

    雁過留聲,劍過留痕,少年用手中的劍將雪冰狼的咆哮聲壓蓋過去,數息之後,少年方圓數米之內儼然堆砌而成了一小山堆。

    而這山堆則是雪冰狼的屍體堆積而成,望上去倒是顯得有些觸目驚心。

    殺人本是一門藝術,而這門藝術在少年手中儼然體現的淋漓盡致,每一劍都令人沉醉。

    劍是百兵之君,也是凶器之一,尋常武者殺人時總是給人冷冽的感覺,而眼前的少年卻給人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

    悲鳴聲越來越響,這完全是一場屠殺,眾人從最初的震驚,當錯愕,而到如今的不忍。

    猩紅的碎肉灑落滿地,見此,眾人臉『色』蒼白至極,甚至有個別女子已經忍受不住而大吐起來。

    “這完全是一場屠殺!”一名青年臉『色』蒼白道,縱然經曆過數場廝殺,其慘烈場麵也沒眼前這麼強烈。

    “他是個魔鬼,魔鬼!”幾個女子輕呼而出,望向那少年的眼中也多出了畏懼之『色』。

    甚至有個別心善的女子開始抱怨起那少年的無情,縱然那些雪冰狼已經開始逃離開來,少年還是緊追不舍。那一道道泛著冷意的劍光奪走一隻隻重傷的雪冰狼,到了最後,周圍數十米內的雪地都被鮮血染紅了,冰雪融化開來,順著山勢朝低凹處流去。

    “他是個魔鬼,連那些重傷的雪冰狼也不放過!”幾名女子輕喝道。

    幾名青年頗為同意的點點頭,甚至有個別青年對著白衣少女道:“詩月師姐,叫那人住手吧!反正雪冰狼的屍體也夠了!”

    “對啊!那誰,住手吧!別殺了,留那些雪冰狼一條生路吧!”個別女子朝那少年喝道。

    聞言,那少年身形微微一段,那縱然麵對雪冰狼群時也不起一絲波瀾的臉龐上浮現出了一絲嘲諷之『色』。

    那些女子的輕喝不僅沒有讓少年停下來,反而少年的劍越發的淩厲,比起先前更加的凶殘。

    淡淡的白光從那些魔獸屍體中浮現而出,最後不經意間被少年右手處那黝黑無比的戒指吸收了,漆黑的戒指表麵閃過一道暗紅光。

    少年的劍始終不會應該他人的言語而遲疑,悲鳴聲依舊繼續著,那些人的輕喝聲也繼續著。

    柳眉微蹙,白衣少女平淡的望著那揮舞著劍光的少年,淡淡道:“你們給我住嘴!”

    如仙樂般的聲音內卻含了少有的怒氣,聞言,那些還是破口大罵的青年和女子紛紛閉嘴,不敢直視白衣少女的目光。

    對此,白衣少女不由感到莫名的悲哀,那一人是為了解救自己等人才去屠殺雪冰狼,而自己這些師弟師妹卻如此。

    當最後一頭雪冰狼倒下後,少女方才止住身形,那柄鐵劍表麵越發的暗紅,這一刻,眾人也知道那柄鐵劍為何是紅『色』的,僅僅隻是因為被血所染紅。

    嗚嗚嗚嗚!少許狼嚎聲響起,眾人尋聲望去,在那積累如山的屍體堆內,一隻瘦小的雪冰狼爬起來,身形搖搖晃晃的朝前爬去。

    這隻雪冰狼的眼眸已經被劍氣所刺瞎,鮮血正在從雪冰狼的眼角處滴落,失去了同伴的咆哮聲後,其先前那種瘋狂的狀態從這隻雪冰狼身上退去。

    同伴的聲音不見了,失去雙眼的雪冰狼隻能用鼻子來尋找夥伴的氣味,然而那刺鼻的血腥味卻遮擋住了雪冰狼本身的氣味。

    “呼呼!”這隻雪冰狼悲鳴著,依舊爬在屍體中尋找著生還的夥伴,然而回複他的則是風的呼呼聲。

    見到這樣的畫麵,在場的人皆是不由自主的感到了一股心酸。

    見此,少年原本放鬆的手再次緊握起來,眼眸未抬,其右手一揮,劍氣傾瀉而出。

    “啊!”眾人沒有想到少年連這隻將要死去的雪冰狼也不放過,一時間,不少人皆是瞪著少年。

    劍氣傾瀉而下,當劍氣要觸及那隻重傷的雪冰狼時,一道平淡的聲音響起:“它已經對你起不了生命威脅,又何必呢?”

    在這聲音響起之後,那道劍氣仿佛擊落在一道氣牆之上,最終消散掉。

    沒有去理會那隻重傷的雪冰狼,少年抬起頭,朝天際處望去,一息之後,那一道挺拔的身影浮現而出。

    白衣如雪,一名白衣青年緩緩臨空踏步而來,長發如墨散落在白衣上,隻稍微用一條白帶把前麵的頭發束在腦後,全身散發著跟周圍冰雪一般冰冷的氣質,如利刀雕刻而成的立體五官散發著冰冷的氣息,笑意在這白衣青年嘴角浮現而出,其氣質立刻發生改變,白衣青年的笑容給人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

    漫步而來,白衣青年居高臨下的望著下方的眾人,白衣青年還未開口,下方的十幾人紛紛拱手道:“見過月痕師兄!”

    這白衣青年顯然在這些人中有極高的聲望,聞言,被喚作月痕的白衣青年輕微點頭,轉過頭,望著少年輕笑道:“武者追求的是無上武道,而不是追求殺戮!,上天有好生之德,又何必趕盡殺絕呢?”白衣青年右手一拂,少許光芒沒入那重傷的雪冰狼內,原本氣息要斷的雪冰狼赫然恢複了少許生機。

    白衣青年這一手便和少年先前的行為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對此,眾人紛紛暗自感慨道:“還是月痕師兄說的對,武者不應該追求殺戮!”

    不過白衣青年說話的時候,目光卻落在白衣少女身上,白衣少女抬起頭,綻放出令百花黯然失『色』的笑容:“月痕,你來了!”

    白衣青年邁出一步,其身形躍落在白衣少女身邊,神情愧疚道:“對不起,我來晚了!”

    輕微搖頭,白衣少女絲毫不以為意,輕笑道:“誰也料不到會出現一隻雪冰狼妖,不過幸虧有那少年!”

    見白衣少女和白衣少年站在一起,周圍幾人暗自點頭,這門派麵所傳的果然不錯李詩月師姐和月痕師兄兩人之間有貓膩。

    這白衣少女赫然是當初的那個李詩月,而這月痕則是劍神門門主之子。

    提起那少年,李詩月和月痕都抬頭望去,先前還站在屍體中的那少年身形赫然朝天際處奔去,僅僅眨眼間便消失在幾人的視線之中。

    沒有理會身後的呼聲,少年雙手負背,跨步而出,顯得極為瀟灑。

    “怎麼,不和那小女娃多呆一會兒,人家還要說謝謝呢?”一道低沉的聲音在少年心頭響起:“白白你先前還那麼費力趕來救她!”

    這道低沉的聲音自然是來自火麒麟,而這少年便是葉晨,一路趕來,葉晨終於在啟劍日前趕到了劍神山脈,由於啟劍日還未到,葉晨便在這劍神山脈中溜達起來,而今日要與數隻氣武境級別魔獸廝殺的時候,葉晨察覺到了這邊的狀況,因此趕來,當瞧見是李詩月後,葉晨倒是沒有猶豫的出手相助。

    “前不久在落霞城的時候,她對我有恩,而如今我救她算是了解這段恩怨,僅此而已!”葉神淡淡道,平淡的語氣卻多出了一絲灑脫之『色』。

    持劍,為了讓火麒麟的靈魂力快速恢複,葉晨再次衝入那魔獸成群的劍神山脈內,一群廝殺又要開始......

    

Snap Time:2018-06-25 23:35:27  ExecTime:0.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