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五百零四章決定


    第五百零四章 決定

    第五百零四章 決定

    “第四塊月神佩玉?”葉晨臉上浮現出一絲無奈之『色』,這第四塊月神佩玉可是在劍神門,要取到手那談何容易。

    為了取第三塊月神佩玉,葉晨都差點交待在玉皇學院。

    而比起玉皇學院,這劍神門的實力可是深不可測,葉晨可不會天真的以為自己能在數十名魂武境武者的追殺之下逃脫。

    “小火,你可有信心麵對數十名魂武境武者的追殺?”沉默了片刻,葉晨還是出聲道。

    “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劍神門的魂武境武者雖多,但是我們這次無需麵對那麼多的魂武境武者。”白了一眼,火麒麟沉聲道:“再說,去取第四塊玉佩也沒必要弄的那麼轟動。此次,我們隻需要慢慢潛入這劍神門,暗中取走那玉佩便可,再說了,這劍神門的地域我還是極為熟悉的!”

    “你如今的靈魂力恢複的如何?”聞言,葉晨劍眉微皺道。

    “數月的閉關,我的靈魂力也僅僅不過隻到上次的五成而已!”提起靈魂力,火麒麟便感到一陣無奈。

    “那以你如今的靈魂力足以對付幾名魂武境武者?”對於任何影響成敗的因素,葉晨倒是格外的重視。

    “說實話,以我如今的靈魂力出手的話,最多也隻能牽扯出三名魂武境武者!”說此,火麒麟輕聲一歎,習慣了那種強悍的狀態,突然變得如此虛弱,這對於火麒麟來說是一件非常難受的事情,頓了頓,火麒麟繼續道:“不過,到了劍神門之後,那就不一定了!”

    “為何?”聽火麒麟最多隻能牽扯住三名魂武境武者,葉晨的臉『色』越發凝重起來。

    “劍神門擁有數萬年的底蘊,你說堂堂一門派會連恢複靈魂的物品都沒有嗎?”火麒麟淡淡道。

    “你是說,在取走第四塊月神佩前先取些恢複靈魂的物品?”擦拭掉額前的汗水,葉晨嘀咕著。

    “那是自然,如果找些恢複靈魂的丹『藥』,那麼我的靈魂一恢複,那你還怕誰!縱然老子一人單挑一劍神門也無懼!”火麒麟雙眼放出一道精光,在他眼中,仿佛有無數的丹『藥』朝他回來,對此,葉晨不忍打斷了火麒麟的幻想,道:“以我葉家的財力物力不能煉製那些丹『藥』嗎?”

    “你葉家如今雖有些底蘊,但是要知道,那些珍貴的『藥』材可不是財力物力就可以買到的,而是需要時間的積累!”對於如今的葉家,火麒麟還是頗為不屑。

    如今的葉家實力看似雖強,然而倘若惹到一名魂武境武者,那下場又會如何?

    察覺到火麒麟語氣的變化,葉晨訕訕一笑,道:“以葉家如今的底蘊或許還真是拿不出來!”

    “再說小子,你如今已經卡在假魂武境。閉門造車終究非修煉之道,唯獨在戰鬥中不斷突破方能在修煉之道上走的更遠!”火麒麟輕聲道,儼然一副前輩教訓後輩的語氣,見葉晨依舊在猶豫,火麒麟繼續鼓動道:“別人不知道你,難道我還不了解你嗎?唯獨死亡的壓迫方能發揮出自己的潛力!”

    作為殺手,最重要便是謹慎,葉晨絲毫不受火麒麟的鼓動,繼續沉思著。

    見葉晨絲毫不為所動,火麒麟繼續鼓動:“小子,武者最重要的便是無畏的心!”

    聞言,葉晨苦澀一笑,道:“小火,倘若隻有我一個人,那麼我就沒有什麼顧忌,但是我還有蘭姑他們,所以,我絕不能輕易死去!”

    “前去劍神門,我們看情勢行事,倘若我們去的那些丹『藥』,那麼我們便奪玉,倘若沒有,那就等以後再說!”火麒麟不得不後退一步,繼續勸說道。

    “小子,玉皇學院的圖書館內武技多吧!不過比起劍神門的底蘊,那玉皇學院便是個渣。”見鼓動不行,火麒麟便誘『惑』道。

    抬起頭,葉晨對著喋喋不休的火麒麟笑道:“我有說不去嗎?”

    “媽的,白說了,你小子早就心動了!”瞥見葉晨嘴角的笑意,火麒麟便知道葉晨早就決定要去。

    “不過去之前,還是要準備下!”葉晨起身,將麒麟劍收回麒麟戒內,身形直接朝前邁出數步。

    火麒麟的身形再次化作流光沒入麒麟戒內,暗道:“四代,那四塊月神佩玉內到底含著什麼秘密?為何你要讓你的後代來守護那玉佩千年呢?”

    邁出祖閣,葉晨剛剛踏出去,其寒風便帶著少許風雪朝他的臉龐打來。

    雪花打在臉龐上,葉晨抬起頭,望著那飄著白雪的天空,輕聲喃喃道:“原來已經是深冬了!”

    一陣清脆的爆竹聲在四周傳來,這爆竹聲仿佛吹散了入冬的冷意。

    聽此,葉晨不由一愣,其靈魂力瘋狂的擴散出去,僅僅數息的功夫,靈魂力便將整個葉家籠罩在內。

    一副副景象浮現在葉晨腦海中,整個葉家上下呈現出一片喜氣的現象,收回靈魂力,葉晨輕聲吐道:“原來已經到了年祭!”

    在武神大陸,年祭便意外著是舊年的最後一天,在這一日,各大世家紛紛舉行家族大比,以此來考察家族子弟在這一年的成果。

    同事年祭為了祭奠家中的曆代先祖,因此,年祭對於整個家族來說是極為重要的。

    在這樣的場合,作為葉家家主的葉晨絲毫不能缺席。

    果然,葉晨才剛剛出關不久,葉無雙和葉冷兩人便趕來,微微對著葉晨拱手道:“還好家主及時出來,否則此處的年祭便要拖後了!”

    聞言,葉晨淡淡一笑:“這年祭之事準備如何?”

    “家族子弟已經在武堂那邊集合,隻需拜祖之後,便可以舉行比試!”葉冷沉聲道。

    “嗯!走吧!”輕微點頭,葉晨率先朝前走去,葉無雙和葉冷相望一眼,皆是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一絲錯愕之『色』。

    不知為何,葉無雙和葉冷兩人感覺到如今的葉晨舉手之間便給人一種威壓,正是因為如此,兩人先前的語氣也不複以往自然。

    不管是二代,三代,還是四代,這些人無一不是強者中的最強存在,同時,也是掌控著劍神門,葉晨接連數月都在感悟三人的劍意,身上自然也沾染了上位者的氣勢。

    這也是為何葉晨舉手投足之間便給人一種威壓,這是屬於上位者的氣勢。

    此時,在石道,豎著牛角的兒童正在嬉戲著慶祝著年祭的到來,對於他們而言,年祭給他們的感覺便是拿紅包,穿著新衣服,吃好吃的東西。而對於,那些十四五歲的少年來說,這年祭無疑是一年中最重要的時刻,這一日是檢查一年成果的時刻,一年的付出便是為了今日。

    看著那嬉鬧的兒童,葉晨嘴角處流『露』出一抹笑容,隻有一個讓家族子弟感到溫馨的家族才是好家族。幸好,葉家正在往這個方麵發展。

    那些原本正在忙碌的葉家子弟見到葉晨,紛紛拉著自家的孩童對葉晨行禮,對於他們來說,正是因為眼前的這個少年才讓他們過上這樣的生活。

    因此,他們對葉晨的問候也是發自內心。

    祖閣離武堂的位置並不是很遠,因此,在數刻之後,那宏偉壯觀的武堂也浮現在葉晨幾人的視線之中。

    望著武堂那不知道有多少年曆史的大門,葉晨有種恍惚的感覺,一年前,他來此的是時候是不受重視的廢物,而一年之後,他卻儼然成為了葉家之主。這其中的差距不僅僅讓葉晨有種錯愕的感覺,讓其他人也是如此。

    寬曠的廣場上,武鬥台林立,位於中間的則是今日祭祖所用的高台。

    在高台下方圍著一大堆人群,為首的赫然是葉家眾多長老,整個武堂安靜的針若可聞。

    而此刻,數道沉穩的腳步聲隨之響起,瞬間,無數道目光朝大門處望去,當瞧見來人時,整個武堂內響起了一陣整齊的喝聲:“見過家主!”

    

Snap Time:2018-01-24 07:51:48  ExecTime:0.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