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五百零三章聚月神啟劍墓


    第五百零三章 聚月神,啟劍墓

    第五百零三章 聚月神,啟劍墓

    忘我意境是四代最初領悟的劍意,也是四代最強的劍意。

    盡管四代隻是施展出簡單的一指,但是這對於葉晨來說便是足夠了。

    其心神完全沉浸在先前那一指之中,其中的玄奧令葉晨為之著『迷』。

    在葉晨蘇醒過來時,祖閣之外儼然已經是白天,抬起頭,望著那懸浮在眼前的玉佩,葉晨眼中浮現出一絲疑『惑』之『色』:“這月神佩內到底藏著什麼秘密!”

    月神佩靜靜的懸浮著,其表麵不時的閃過數道光華。

    葉晨伸出手,其指尖輕輕觸碰著那冰冷的玉佩,一瞬間,這玉佩再次震動起來,劍『吟』聲不斷。

    一股恐怖威壓席卷而出,在這威壓之後,便是一道令人心悸的劍意。

    這股劍意葉晨早就領教過,這是三代的劍意。

    劍意突然爆發,葉晨的身形直接被退出數十步,一絲血跡順著他的嘴角滴落。

    擦拭掉嘴角的 血跡,葉晨眼神平淡的望著那玉佩,平靜的眼眸之中浮現出少許瘋狂之『色』。

    正如葉晨當初那瘋狂的修煉般,葉晨頂住這劍意產生的威壓,同時舞劍著,無休止的修煉下去。

    當真氣耗完時,葉晨便坐下修煉,靜靜的感悟著這股劍意,並且和自己的意境相互對照著,從而不斷融合自己的劍意。

    每一人的劍意都不同,因為,每人的劍意都是經過自身感悟而形成的,其內必有可取之處,而葉晨如今感悟的便是這股劍意中的可取之處。

    正如火麒麟所說,葉晨最可怕的不是那天賦,而是其心智。

    縱然那疼痛如『潮』水般席卷而來,葉晨始終堅持著,這一堅持便是一月多。

    從最初隻能距離玉佩數十米修煉,到如今的一米之內,在這一個月內,葉晨的修為雖提高的不多,但是其意境卻越發的完善。

    葉晨始終深信,唯獨在威壓之下,自己的劍技方能突破。

    當三代月神佩玉產生的威壓不足以造成這種效果的之後,葉晨沒有猶豫,從麒麟戒中取出二代月神佩玉。

    兩股威壓的重疊是十分可怕的,當初由於火麒麟的氣罩作用,這股威壓倒未傳出去。

    不過如今,火麒麟儼然在閉關中,因此,這股威壓一出現便朝四周擴散而去,僅僅眨眼的功夫,方圓數內的葉家子弟皆是感到一股心悸的力量。

    而離祖閣最近的護閣老者,在這股威壓之下,身體直接被掀翻過去。

    幸虧葉晨發現及時,連忙在四周布下數層氣罩,這樣方才阻擋住了這恐怖的威壓。

    緊接著又是半月過去,祖閣外已經是初冬,其大地之上披上了一層白『色』紗衣。

    接連半月,葉晨除了出過幾次閣樓外,大部分時間皆是花費在修煉之中,而這瘋狂修煉的成果便是他已經能夠承受住那兩塊玉佩所產生的威壓。

    對此,葉晨倒是沒有放棄,反而從麒麟戒中取出四代月神佩玉。

    三塊玉佩聚集在一起便發出清脆的劍『吟』聲,一股恐怖的威壓蔓延而出。

    三股劍意不斷發生碰撞與融合,最後形成一股怪異的劍意,在這股劍意之下,葉晨的身形直接被壓倒在地麵上。

    砰砰!雙膝狠狠砸落在地,葉晨麵『色』『潮』紅,其目光還是一如既往的堅定。

    “要的便是這樣的威壓!”嘴角微揚,葉晨輕笑道,其身形極為困難的站起來,一劍一劍的刺出。

    每一劍刺出之後,葉晨全身便冒出一身汗,在數十劍後,葉晨身上的汗水化作水滴,逐滴的落於地麵之上,從而發出滴答滴答的響聲。

    唯獨在這樣的威壓下,葉晨方能爆發出自己的潛力。

    一天之後,葉晨站在原地能夠始終出簡單的劍技。

    兩天之後,葉晨能夠朝前邁出一步。

    三天之後,葉晨再次朝前邁出一步。

    一個月之後,葉晨再次朝前邁出數步,而如今葉晨也知道自己的極限到了。

    站在離三塊玉佩十米遠的地方,葉晨臉『色』慘白,身形直接趴落在地上,虛弱道:“看來唯獨突破至魂武方才踏入第十米內!”

    在這個地方,葉晨已經停留了將近十天,每次前腳剛剛抬起,那股恐怖的威壓便直接將他掀翻。

    經過短暫的休息之後,葉晨緩緩起身,直接將那三塊玉佩收入麒麟戒內。

    玉佩被收入麒麟戒後,那股恐怖的威壓也直接消散掉,葉晨單手持劍,站在原地大口大口喘氣著。

    解下腰間的白『色』瓷壺,隨意的灌了一口後,葉晨嘀咕道:“這股威壓倒是恐怖,那聚集四塊玉佩之後,那其威壓不是更加恐怖!”

    “能夠在這股威壓下支撐這麼久,倒也僅有你這個變態才能堅持的下來!”一道熟悉的聲音在葉晨心頭泛起,與此同時,一股虛弱的氣息從麒麟戒上蔓延而出。

    見此,葉晨臉『色』不由一喜,驚喜道:“醒了?”

    “醒了!”回複葉晨的則是火麒麟那老氣橫秋的聲音,一股紅光在祖閣內乍現,旋即,一團火焰冒騰而出。

    在這團火焰之中,一道巨大的虛影浮現而出,赫然是火麒麟那玲瓏的身形

    火麒麟的身形輕微發生變化,化成一名中年人的模樣,對著葉晨笑『吟』『吟』道:“看來你是意境是越發的完善了!”

    聞言,葉晨也注意到,不知不覺間,自己的意境已經邁出了一大步,隨意的朝前點出一指,其尖銳的爆鳴聲便隨之響起。

    “離大成還是有很遠的路!”見此,葉晨臉上依舊不悲不喜,淡淡道。

    緊接著,葉晨將先前三代月神佩玉發生的狀況告知火麒麟,看看他是否知道些什麼。

    聽完葉晨的描述之後,火麒麟陷入沉思之中,右手托著下巴,喃喃自語著:“聚月神,啟劍墓,萬年『亂』,終始二!”

    整個祖閣內安靜的隻剩下火麒麟的喃喃自語聲,葉晨也不打擾火麒麟的沉思,直接坐在地上修煉起來,其靈氣瘋狂的朝體內湧去。

    在如此強度的修煉之下,取得的成效也是極為不錯的。

    丹田之內,那小型朱雀不斷的拍打著翅膀,其朱雀真氣不斷在周圍環繞著,最終匯入朱雀之內。

    如今在葉晨看來,這小型朱雀與真晶沒有區別,隻不過,其修煉的時候,朱雀訣運轉的速度更快而已。

    在數刻之後,正在修煉中的葉晨被火麒麟叫醒,火麒麟頗為凝重道:“小子,將那三塊玉佩取出來!”

    聞言,葉晨直接從麒麟戒中取出三塊玉佩,三塊玉佩一聚集在一起,便自動懸浮起來,浮現在半空中。

    在葉晨的感知中,火麒麟那恐怖的靈魂力傾瀉而出,最終將那三塊玉佩包裹住,其臉『色』也是變換不一,足久之後,火麒麟方才撤回其靈魂力。

    “神佩聚,劍墓現,萬年『亂』,始於劍,聚月神,啟劍墓,萬年『亂』,終始二!埋劍地,生機仍存!”火麒麟輕聲喃喃道。

    一絲凝重之『色』至火麒麟的臉上浮現而出,凝重道:“小子,當初你在祖閣內不是經曆過一畫麵,那冰原之上的萬丈巨劍!”

    聞言,葉晨輕微點頭,當初在四代的殘念之中,他的確看過那一副畫麵。

    “如果我猜測不錯,那萬丈巨劍內應該是一劍墓的入口,而這四枚月神佩玉想必也是開啟那劍墓的鑰匙!隻是,那劍墓內到底埋葬了誰?”說著說著,火麒麟再次陷入沉思之中。聽得火麒麟這一番話,葉晨倒也能夠理解那一句:“神佩聚,劍墓現,聚月神,啟劍墓!”

    苦思無果,火麒麟輕歎一聲,無奈道:“要解開這謎底,唯一的方法便是聚集四塊月神佩玉!小子,第四塊月神佩玉一定要拿到手!”

    

Snap Time:2018-06-19 16:23:40  ExecTime:0.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