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四百九十三章塵歸塵夢歸夢


    第四百九十三章 塵歸塵,夢歸夢

    第四百九十三章 塵歸塵,夢歸夢

    這股能量最終能維持二十幾息,對於葉晨來說,每一息的時間都是極為寶貴的。

    嘶嘶!其火焰在火炎的雙手處浮現而出,最終附在長劍之上,此刻,火炎心中再無絲毫的大意。

    “朱雀法相!”火炎輕喝而出,其一道巨大的虛影在火炎的身後浮現而出。

    其虛影越來越清晰,赫然是一隻展翅欲飛的朱雀,望上去倒是栩栩如生,其恐怖的火焰蔓延而出,一時間,整個虛空倒成為了火焰的海洋。

    漆黑的眼眸,死死的盯著那道朱雀虛影,顯然這便是朱雀法相。

    葉晨可以感到自己那額前朱雀印記的顫抖,在這朱雀法相浮現之後,其火炎的靈魂力以及真氣皆是暴漲,這恐怖的氣息隱隱約約間『逼』近假魂武境巔峰!

    “小子!倘若他施展出完成的朱雀法相,縱然以你如今之力也絕非他的對手!”火麒麟提醒的聲音在葉晨的心頭響起。

    聞言,葉晨身形一震,其屬於火麒麟的朱雀火焰在他指尖浮現而出,猛然朝前一踏,葉晨身形立刻化作一道虛影朝火炎『射』去。

    朱雀之火在其指尖環繞著,呈現出螺旋化的形態。

    而在指尖的傾瀉而出的劍氣同樣旋轉著,一時間,殺意,劍意,瞬間爆發。

    葉晨的心神完全沉浸在這一指之內,指尖劃過之處,恐怖的空間波動隨之震動起來。

    察覺到周圍的震動,火炎猛然抬起頭來,眼『色』頗為忌憚的望著那道激『射』而來的身形,長劍徒然一震,長劍綻放出絢爛的劍影。

    這些劍影不斷重合著,而四周的火焰也被牽扯在一起,望上去,這些劍影化作一道道綻放的雛菊,而火炎那長劍的劍尖便是花蕊所在之處。

    漫天劍花,望上去倒是唯美十足,然而其內蘊含的殺機卻令人心悸。

    見此,葉晨的身速絲毫不減,食指緊繃而立,沒有絲毫的的僵硬,大勢天成!

    火神指!在朱雀之火的增幅之下,這一指越發的恐怖。食指輕輕地點出,上麵沒有任何的真氣波動,反而透『露』著一種劍器般的鋒芒之氣。

    砰砰!砰砰! 無數道清晰的臂影好像綻開了一朵多瓣的花朵,每一道臂影都對上了一道劍花,食指點在了劍影之上。

    其指尖內蘊含的力道瞬間爆發,這漫天劍花如那鏡麵破碎開來似的,消散在虛空中。

    劍花的破碎,隨之而來的劍氣在半空中異常狂暴的『亂』竄著,狂風卷起天上的雲彩,淩厲的劍氣朝火炎激『射』而去。

    一股無力的感覺在火炎心中蔓延而出,火炎連忙朝前拍出數掌,其身後的朱雀法相也再次消失。

    霸道的氣勁與劍氣相撞,兩股勁氣皆是消散掉,然而劍氣內蘊含的力道卻讓火炎的身形狂退數步,身子的後退數步,這樣方才化去那股力道。

    左臂一陣發麻,此刻火炎眼中再無先前那意氣風發的神采,駭然的望著葉晨,眼中盡是難以置信之『色』。

    難道先前他都是裝出出來的?想起葉晨與念輪回廝殺的一幕,火炎全身已經被冷汗滲透了。

    “聯合其他導師擒住此人!”僅僅眨眼的功夫,火炎便果斷的做了決定,不再久留,其雙腳一踏,朝來時的路退去。

    葉晨又豈會讓之逃脫,其身形緊隨在後,右手持劍,淩厲的劍勢蔓延而出,在最後一劍劈落時,其虛空中浮現出數百道劍影。

    “百家齊下!”這一招未在念輪回等人麵前施展出的劍技,最終在這一刻施展出來。

    數百道劍影猶如隕落的星辰般朝下方砸落而去,這聲勢極為浩大,更何況是葉晨如今狀態下施展出來的。

    恐怖的氣浪從背後席卷而來,狠狠的砸落在火炎後背上,火炎身形一震,猛然朝後劈出一劍,其身形狼狽的朝旁躲去,想避開這些密密麻麻的劍影。

    咻咻!劍影速度奇快無比,數道劍影最終還是從火炎的胸脯穿過,其骨頭的爆碎的聲音顯得格外響亮。

    劍影大部分擊落在地麵上,激起一陣塵埃,一道影子從塵埃中倒『射』而出,身形在地麵翻滾數圈之後。最後重重的撞在一處樹幹之上。

    那有著數米粗的樹杆轟然攔腰斷開,轟然倒落,差點將這道身影砸成肉泥。

    一眼望去,這道身影赫然是先前那意氣風發的火炎。

    雙掌撐著地麵,火炎極為狼狽的爬起來,鮮血順著嘴角滴落而下,隨即雙腳一軟,其身形再次倒落下來。

    而在倒落下來的時候,一柄滲著冷光的劍器恰好至地麵浮現而出。

    眼瞳猛然一縮,在火炎那駭然的目光中,那柄劍器越來越大,最終從火炎的眉心處橫穿而過。

    瞬間,眼神渙散,其強悍的氣息如『潮』水般在火炎身上退去,火炎身上再無一絲生息。

    身形落地,望著猶如死狗般的火炎,葉晨微微鬆了口氣,輕聲道:“第二十息!”

    緊繃的神經依舊不敢放鬆,當葉晨目光從火炎眉心處瞥過的時候,神情一怔,眼中難得流『露』出炙熱之『色』。

    這火炎是因為朱雀印記追殺自己,想此,葉晨心中一陣火熱,這火炎是要吸收自己的朱雀印記,自己有為何不可呢?

    沒有任何猶豫,在火麒麟那錯愕的目光中,葉晨直接將火炎的屍體拖入麒麟戒之中,這動作一氣成,看的火麒麟一陣目瞪口呆。

    “你小子倒是絲毫不浪費資源,不過,這小子來得正好!吸收這小子的朱雀印記之後,你的朱雀覺醒必然邁出一大步!”略微一想,火麒麟也就明白了葉晨此舉的緣由。

    淡淡一笑,葉晨輕微點頭道:“在他眼中,我是獵物,而在我眼中,他又豈不是獵物!”

    咻咻!數道氣息突然從遠處的密林處浮現而出,見此,葉晨倒是未怔住,顯然是那些追殺者已經到了。

    雙腳猛然一踏,葉晨身形立刻暴『射』而出,然而在躍出數十米之後,其身形再次止住,在他的前方儼然已經站了數人,這數道身影對他來說倒是頗為熟悉。

    楚三劍,紫凝,以及然倩兩姐妹,四人皆是臉『色』複雜的望著滿身血跡的葉晨。

    楚三劍輕微一歎,其恐怖的氣息席卷而出,持劍,複雜道:“塵夢!放棄吧!這周圍都是我們的人,以如今的你是逃脫不了的!”

    聞言,葉晨倒是淡淡一笑,火麒麟的那股恐怖能量依舊流淌在體內,楚三劍雖強,但是最多也就跟火炎同一層次,隻要未突破魂武境,他便不懼。

    抬起頭,葉晨平淡的望著四人,淡淡道:“僅僅憑你們四人嗎?”

    在此刻,眼前四人毫無疑問是自己的敵人,因此,葉晨眼中再無以往的笑意,淡漠,如水的淡漠。對於敵人,他從來不知道憐憫。

    被那雙漆黑的眼眸盯著,楚三劍卻感到了莫名的寒意,盡管知道葉晨如今已經到了油盡燈枯的地步,但是楚三劍還是感到心悸,特別是葉晨那一身被血染紅的白袍,更是增添了葉晨幾許嗜血的氣息,而然倩幾人則是臉『色』煞白,在此刻,她們驚慌的發現在葉晨的身上再也看不到以往的熟悉。

    楚三劍正欲出聲,然而一柄長劍徒然在他的脖頸處浮現而出。

    冰冷的長劍令楚三劍打了個寒顫,轉過身望去,赫然是然倩,單手持劍,然倩頗為愧疚的對楚三劍一笑。

    “然倩學員!”楚三劍冷聲道,其一絲怒氣至臉上浮現而出,然而又是一柄長劍從他的左臉頰處浮現而出,轉頭望去,赫然是紫凝。

    “紫凝!你這是幹什麼!”楚三劍錯愕道。

    “三劍,放他離去吧!”紫凝輕聲道,話語雖平靜,然而眼角間的神『色』卻表明了她此刻一點都不平靜。

    “紫凝,你應該知道那玉佩對學院,對劍塔的重要『性』!”楚三劍同樣輕聲道,其清明的目光緊緊盯著紫凝。

    “,追根溯源來說,這劍塔並非玉皇學院之物,而是我千川家之物,我千川紫凝都毫無意見!你可有意見!”紫凝語氣一寒,身上也憑空浮現出少許威壓。

    聞言,楚三劍那緊握住劍柄的右手也隨之垂下,的確,作為當今君主之妹的千川紫凝倒有資格說這句話。

    對此,紫凝方才輕笑而出,修長的睫『毛』隨之晃動著,望著葉晨,臉上綻放出莫名的神采。

    記得第一次我見到他的時候,便是這樣笑的。數息之後,紫凝方才出聲道:“雖然我不知道你拿玉佩有何用,不過,你既然有用,那麼便取去。,趕緊撤吧,待會兒其他導師來了可不是這麼好說話的!”說此,紫凝的劍依舊停在楚三劍的脖頸處。

    聞言,葉晨若有深意的望了四人一眼,旋即輕微點頭,轉身,朝一旁漆黑的密林內躍去。

    望著那道越來越小的身影,原本沉默不語的然倩突然出聲道:“塵夢!對於你來說,這些月發生的事情僅僅是一夢嗎?”

    那遠去的身形一頓,旋即,再次迅速的沒入在漆黑的密林內。

    微風吹來,一道平淡的聲音在四人耳旁響起:“紅塵一夢,僅此而已!”

    聞言,兩行清淚不經意間從然倩的俏臉處滴落,收起劍,然倩略顯呆滯的望著葉晨離去的方向,自語著:“曾經有人問我,樹葉的飄落是因為大樹沒有挽回,還是因為風的呼喚。或許,此刻我已經明白了!塵歸塵,夢歸夢!”

    風起塵飛,塵落夢碎!

    破碎的不僅僅是夢,還有一少女的心!

    

Snap Time:2018-01-22 12:33:28  ExecTime:0.2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