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四百九十一章截殺


    第四百九十一章 截殺

    第四百九十一章 截殺

    茫茫林海,其寒風在林海上空咆哮著,卷起一層層綠『色』海浪。

    玉皇學院周圍的地域幾乎毫無人煙,其魔獸倒是遍地可見,因此那魔獸的嘶吼聲將寒風的咆哮聲壓蓋過去。

    適者生存的自然規則時時刻刻在林海之中上演著,其刺鼻的血腥味飄『蕩』於密林的上空。

    咻咻!數道人影猶如長虹從天際處浮現而出,眨眼間,這數道身影便躍落至下方的樹梢處,其淩厲的目光朝四周掃『射』而去。

    當瞧見並無其他身影時,這幾人皆是輕微歎了口氣,一名瘦臉男子輕微歎道:“還未瞧見人影,莫非已經被其他人給擒住了!”

    對此,其餘幾名青年皆是感到一陣遺憾,相望數眼,這幾道身影再次從樹梢上空無聲無息的消失。

    這樣的一幕在這連綿不絕的林海之中不斷上演著,玉皇學院的導師與學員在念輪回那高額的獎賞之下皆是瘋狂的在這林海之中尋找著葉晨的身影。

    不過令他們失望的是葉晨的身影仿佛人間蒸發似的,盡管經過地毯式的搜索,還是仍然還未發現葉晨。

    在這幾人離開之後,其一棵參天大樹那茂密的樹葉間發出一道輕微的喘氣聲。

    由於光線作用,再加上那茂密的樹葉作為遮擋,因此,先前那幾人倒未發現在此處站著一道身影。

    左手無力的按住泛黃的樹杆,葉晨小心翼翼的用麒麟劍撥開前方的密葉,當瞧見虛空之上無其他身影之後,他方才輕微鬆了口氣。

    臉『色』蒼白至極,轉身,葉晨背靠著樹杆大口喘氣著,其臉上依舊殘留著一抹警惕之『色』。

    “唉!這次為了第三枚月神佩可是拚了老命,差點都把命交待在那了!”葉晨輕微歎道,在葉晨的刻意為之下,這聲音倒是未傳出去。

    數息之後,一道虛弱的氣息在麒麟戒上彌漫,旋即火麒麟那虛弱的聲音也在葉晨心頭泛起:“可不是,搞得老子又得閉關數月!不過,幸虧最後你那便宜導師出手解圍,不然今日離去非得付出更大的代價,嘖嘖,這方圓數十的地域內居然有這麼多道人類的氣息,看來這玉皇學院還是不死心!”

    念輪回最後的那句話自然也落入葉晨耳中,聽火麒麟這麼一說,葉晨淡然一笑,那些獎賞倒是豐厚。

    “重傷在身,此地不宜久留!倘若要是被人發現蹤跡,那就麻煩了!”火麒麟略顯凝重道。

    “以我如今的狀況要無聲無息的躲過這地毯式的搜索顯然是不可能的,如今之計,隻能先遠離玉皇學院,免得那些老家夥追來,再尋一隱蔽之地先療傷下,不然,待會兒沒死在那些老家夥手中,反而死在這些家夥手中,那就虧大了!”葉晨輕微喘氣著,冷汗順著臉頰處滴落在樹杆之上。

    麒麟劍再次撥開眼前的樹葉,葉晨若有深意的望著四周,抹去嘴角處的血跡低聲道:“看來這身上的血腥味倒把周圍的魔獸吸引過來了!”

    沙沙!數股魔獸的氣息在四周浮現而出,葉晨不敢在此處停留半刻,倘若在等待片刻顯然便會暴『露』了蹤跡。

    雙腳輕微一蹬,身形輕盈的如孤鴻般朝前方掠去,無聲無息,僅僅數息便橫跨出數十米。

    小心翼翼的在林海中潛行著,順便尋找隱蔽之地,數刻之後,火麒麟急促的聲音驟然在葉晨心頭響起:“前方有人!”

    如今火麒麟雖重創,然而感知力還是比葉晨強悍數分,因此,葉晨對於火麒麟的話語倒是沒有任何猶豫,向前衝的身形驟然止住,正欲轉身離去。

    咻咻!一道尖銳的破風聲驟然響起,一道黑影從樹梢間掠出,直接朝著葉晨的身影激『射』而來。

    黑影的速度極快,破開這四周的空氣,葉晨還未轉身便瞥見了這黑影的真實麵目,赫然是一柄滲著冷光的劍器,這柄劍器,見此,一抹冷笑至葉晨嘴角處浮現而出。

    他認識這柄劍器,麻痹劍,司徒孤的佩劍。

    咻咻!劍器從葉晨的胸前劃過,還剩數寸便劃破葉晨的皮膚,知道這麻痹劍的可怕之處,葉晨又豈會讓之劃破。

    砰砰!麻痹劍最終沒入在葉晨背後的一棵粗壯的樹杆內,與此同時,一道陰冷的聲音在這寂靜的密林內響徹而起:“等你很久了,,你終於來了!”

    一道挺拔的身影在濃密的密林內漫步而出,其俊秀的臉龐上噙著一抹冷笑。

    “司徒孤!”望著來人,葉晨眼中閃過一抹殺意,淡淡道:“怎麼?來尋死嗎?”

    “,尋死?以你如今的狀態能殺的了我嗎?還有一點,我是來討債的!”最後一個字眼說出,司徒孤右手一揮,其橫『插』在樹杆上的麻痹劍暴『射』而出,直接朝葉晨激『射』而去。

    身形輕微一晃,避開這道劍光,葉晨略顯凝重的望著司徒孤,正如司徒孤所說,以他如今的狀態對付司徒孤還是極為困難的,不過那是全盛時期的司徒孤,而不是如今的他。

    左手探出,司徒孤抓住激『射』而來的麻痹劍,冷笑的望著葉晨,瞬間,其長劍立刻出鞘。

    身形一邁,司徒孤的身形立刻暴『射』而出,其劍法刁鑽無比,劍劍刺進葉晨的死『穴』。

    數米距離在兩人眼中不再是距離,眨眼既至,葉晨身形輕微朝一旁晃去,雖重傷,葉晨的身法還是那麼輕巧,總是極為恰當的避開劍光。

    見此,司徒孤冷哼而出,手中的劍法越發刁鑽,其淩厲的氣息緊緊鎖住葉晨。

    數息之後,汗水順著葉晨的臉頰不斷滴落,在司徒孤這刁鑽的劍法之下,葉晨的身形也漸漸狼狽起來,一不小心,淩厲的劍光在肩膀處劃過。

    見此,司徒孤越發的賣力,隻要被一劍劃破,那麼這麻痹劍上麵的毒『液』便會侵入葉晨體內,從而使葉晨的身體發麻,倒是看這家夥如何躲閃。

    然而,司徒孤卻沒有注意到,在他長劍從葉晨肩膀處劃過的時候,一道無形的氣罩浮現而出,其氣罩將葉晨自己劃破,而不是司徒孤的麻痹劍。

    至少在司徒孤眼中,這麻痹的作用越來越明顯,起先,葉晨還能出劍抵擋自己的劍招,而如今,他也隻能勉強的躲避著,出劍的速度變得緩慢無比。

    鮮血激『射』而出,每一次那麻痹劍劈來的時候,葉晨都故意利用自己的劍氣來傷害自己,雖不是司徒孤所傷,但是其痛苦依舊在。

    疼痛如『潮』水般席卷而來,葉晨臉上的慘白之『色』倒不是裝出來的。

    望著滿臉慌張的葉晨,司徒孤臉上的笑意越盛。

    “怎麼?當初那個威風凜凜的塵夢變得如此不濟,連我這一劍就躲不開!”

    “嘖嘖!當初那個意氣風發的你到哪去了呢?你看看如今的你,簡直就是一喪家之犬!”

    “狂啊!當初的你不是很狂啊!”

    陣陣冷笑聲至司徒孤的嘴角處浮現而出,他想看的便是葉晨這種慌張的表情,在絕望之中掙紮著。

    司徒孤沒有打算一劍擊殺葉晨,他就要這樣慢慢折磨著葉晨,讓他在絕望中死去,唯獨如此方才解心頭之氣。

    對於司徒孤的冷笑嘲諷聲,葉晨視若無睹,其心中默念著自己與司徒孤間的距離,兩人之間的距離越來越近,而且,對方的警惕『性』也越來越低,葉晨在等,等待出手的機會。不出手則已,一出手便要做到一擊必殺!

    唯獨如此可怕的心『性』方能承受住身上那非人的疼痛,低垂下來的麒麟劍緩緩朝上抬起著。

    一劍!兩劍!三劍!直到最後司徒孤也不知道自己在葉晨身上劃了多少劍,在他眼中,葉晨儼然已經是一死人,隻不過時間的長短而已。

    然而在司徒孤警惕『性』降到最低的那,原本不斷晃動的葉晨驟然止住,一抹令天地間黯然之『色』的劍光浮現而出......

    

Snap Time:2018-01-23 20:07:22  ExecTime: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