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四百七十五章毫不留情


    第四百七十五章 毫不留情

    第四百七十五章 毫不留情

    “原來這就是你所說的笑到最後?”灰塵中傳出一道冷笑聲,這聲音打斷了司徒孤的狂笑。

    灰塵之中隱隱的出現一道人影,那道人影踏著低沉著步伐聲,緩步走出時,司徒孤感到心越來越沉,一抹絕望浮現臉龐,喃喃道:“不會的,不會的!”

    無數目光注視下,人影緩步踏出灰塵彌漫區,當眾人瞧得出現的人影那奇異模樣時,一抹驚愕也是隨之浮上,滿場寂靜,一如剛才的優雅,潔白的武士服上沒有一絲的褶皺。

    虛空之上,紫凝那緊縮的柳眉也隨之舒展開來,轉過頭對楚三劍咯咯笑道:“他總是這樣創造奇跡,你現在還覺得司徒孤會贏嗎?”

    聞言,楚三劍則是苦澀一笑,無奈道:“你的眼光倒是一如既往的毒辣!”

    咯咯一笑,紫凝目光略顯複雜的望著葉晨,經過此戰之後,葉晨成為風雲學子的事情儼然已成定局。

    在葉晨的腳前『插』著一把長劍,葉晨微微一躍,躍到劍柄之上,平靜的望著司徒孤,淡淡道:“剛才你打的舒服吧!轉的舒服吧!”

    一絲猙獰之『色』至葉晨眼中浮現而出,咳咳,葉晨咳嗽數聲,嘴角處多了一絲血跡,盡管身體進過地靈火『液』的強化,然而葉晨其實是外強內弱,蒼白的臉『色』略微浮現一抹笑意,葉晨緩緩抬起頭來,望著對麵持劍單膝著地,一臉慘白的司徒孤,笑容逐漸變冷,淡然道:“既然你打的爽了,現在也該輪我了!” 盡管葉晨話語很平淡,但是司徒孤依舊感受到葉晨那平靜臉龐下的殺機,運轉著體內為數不多的真氣,等待葉晨下殺機的那一那便認輸。

    一撇司徒孤陰沉的臉『色』,葉晨身上氣勢如狂風暴雨般朝司徒孤襲去,恐怖至極的氣勢壓迫的讓司徒孤張不出嘴,冷汗不斷滴落,此刻司徒孤全身已經被冷汗浸透了。

    在剛剛那一那,葉晨儼然察覺到司徒孤內心的殺意,因此,他自然不會留手。

    右腳一揮,腳下的長劍拔地『射』出,右手快速的抓住長劍,整個臂已經被暫時麻痹了,體內微弱順著功法路線急速運轉,然後源源不斷的吸納著周圍天地間的能量。

    雖如此,葉晨還是感覺自己的肩膀上猶如壓了一座大山似的,那麻痹的感覺在兩臂上蔓延開來。

    隨著兩人的再度對恃,場中氣氛再度變得緊繃以及劍拔弩張起來。

    “媽的,絕不坐以待斃!”司徒孤眼中閃過一絲瘋狂之『色』,噬魂九劍轉再次運轉起來,司徒孤整個人變得猙獰無比,慘白的臉上出現了一絲血『色』,原本微弱的氣勢也不斷攀升著。以司徒孤的修為也僅僅隻能將噬魂九劍轉運轉到第三劍轉而已,倘若強行第四轉,那麼必然要付出極為慘重的代價。

    重者修養半年,輕者也要修養數月,然而在葉晨那內斂的殺機前,司徒孤也漸漸瘋狂了。

    “第四轉嗎?”低沉的聲音葉晨喉嚨中傳出,一抹冷笑浮現而出,手掌緊握長劍,瞬間後,身體微微前傾,右臂一甩,頓時,長劍如同半夜星空閃過的一道流星,劃破空間,僅僅眨眼的功夫而已,這長劍便著恐怖的劍氣在司徒孤的頭頂上方浮現而出,在眾人錯愕的目光中,長劍狠狠的朝下砸落。

    尖銳破風聲驟然響起,淩厲的罡風刮得司徒孤的臉頰發紅,司徒孤心神一震,持劍於胸,運起少數的真氣,其長劍同樣暴『射』而出。

    叮嚀!長劍被彈開落於地上,葉晨身影閃掠,快速的朝司徒孤飆去,其右手抓住長劍,朝下劈落。

    眼睛死死的盯著一點葉晨,當司徒孤突然發現葉晨那滿含殺意的雙眸時,其畏懼的神『色』第一次在司徒孤臉上浮現而出。

    “這小子要殺我?” 噬魂九劍轉隨之被打斷,經脈扭曲的痛感席卷全身,麵『色』煞白,司徒孤連忙朝後退去。

    望著如死狗一般的朝外爬著,武鬥台周圍一陣倒吸聲,那個還是風光無比的司徒孤嗎?曾幾何時,風雲學子會被一新生『逼』得如此狼狽。

    “不好,塵夢這小子儼然已經動了殺意!”楚三劍臉『色』微變,身形正欲朝下方的武鬥台躍去,然而其一陣香風撲麵而來,一道倩影擋住他的去路。

    清冷的眼眸在楚三劍身上流轉著,紫凝輕微搖頭道:“有院長在,無礙!”

    此刻,葉晨已到司徒孤的身旁,手臂一抖,其長劍便朝司徒孤的肩膀砸落,少許玄冰真氣至劍刃處浮現而出。

    “怎麼?現在才後悔了?”望著那近在咫尺的恐懼麵孔,葉晨淡淡一笑,一抹猙獰之『色』倒『射』在司徒孤的眼瞳之中。

    砰砰!長劍砸落,血花瞬間在武鬥台之上綻放,數道醒目的劍痕在司徒孤的肩膀處浮現而出,不過由於玄冰真氣的特質,這傷口處立刻凝結了一層冰霜。

    身形驟然止住,葉晨收劍,以背脊為中心,整個人突然旋轉起來,其泛著藍光的右腿朝司徒孤的下體處橫掃而去。

    憑借著葉晨如今肉體的強悍以及在全力施展之下,這一腳所含的力道足以切金斷石。

    砰砰!沉悶聲驟然響起,在低沉的響聲之後便是一陣骨頭的破碎聲,旋即在全場的注目之下,司徒孤的身形直接被這股力道擊飛,身形搖搖晃晃的貼著武鬥台的表麵橫飛兒出,其湧出的血『液』在武鬥台上麵留下一道極為醒目的血印,最後,司徒孤身形無力的從武鬥台邊緣處滑落,狠狠的砸落至地麵。

    砰!身體砸落至地麵,在這雙重打擊之下,司徒孤最終還是暈了過去。

    殘陽如血,其金黃『色』的餘暉灑落在那猩紅的血印之上,望著武鬥台上那觸目驚心的血攤,眾人皆是不由倒吸了一口氣,一股寒氣在眾人心中蔓延著。

    目光從司徒孤的身上移開,望著雙手負背的葉晨,眾人眼中的畏懼之『色』更加的濃鬱,這廝下手未免也太狠了吧!

    葉晨倒是頗為無奈的望著猶如死狗般躺在地上的司徒孤,這年終考核不允許出現死亡,這也是葉晨沒有下死手的原因。在最後一那,要不是自己收手,恐怕在旁觀看的念輪回就出手了,雙臂處那種麻麻感覺緩緩退去,葉晨收起長劍,轉過頭對著念輪回笑道:“院長,不知此戰?”

    “這小子下手倒是夠狠!”一抹無奈之『色』至念輪回的眼中閃過,目光掃向葉晨,念輪回淡淡道:“葉晨勝!不過希望下一次比試間各位都不需要下這般重手!”

    聞言,葉晨輕微點頭,轉身,其目光在四周掃『射』而去,而此次倒是無人敢直視葉晨的目光,畢竟,葉晨的恐怖已經深入人心。

    在最後,葉晨的目光徒然落在蕭子蘊身上,瞧此,蕭子蘊不由一愣,這小子該不會要挑戰我吧!

    不僅僅蕭子蘊有這想法,其他人見葉晨這舉動也這樣猜測,一時間,無數道目光在蕭子蘊以及葉晨身上來回掃動著。

    察覺到眾人臉『色』的變化,葉晨自然能夠猜測出眾人的心思,對此,他則是無奈一笑,倘若要不是司徒孤的那柄麻痹劍,此刻他倒是有充足的精力和蕭子蘊一戰,然而在與司徒孤一戰中消耗了他大量的真氣,因此他也杜絕了這念頭。

    淡笑對著蕭子蘊點了點頭,葉晨腳尖在地麵輕點,身形掠下武鬥台,然後無視於周圍那一道道注視的目光,徑直落在自己的位置上。

    見此,蕭子蘊方才鬆了口氣,這小子不是要挑戰我,那還把氣氛搞得那麼緊張幹嗎?在經過先前那一戰後,蕭子蘊儼然對葉晨產生了忌憚。當初他也是憑借著少許優勢方才將司徒孤打敗,而不是葉晨這壓倒『性』的勝利,因此,對上葉晨,蕭子蘊倒也沒自信能將之擊敗。

    葉晨身形落地,周圍的人皆是不由自主的朝旁邊退出數步,望向葉晨的目光除了震驚之『色』還有敬佩。

    雙腳著地,葉晨剛剛運起玄冰決,然而神情卻一頓,抬起頭,猛然朝劍塔所在方向望去.......

    

Snap Time:2018-07-23 00:34:16  ExecTime:0.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