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四百七十四章扭轉


    第四百七十四章 扭轉

    第四百七十四章 扭轉

    無數的火焰朝司徒孤聚集著,原本被火焰所包裹的武鬥台也漸漸的『露』出本來麵目,那堅固的石塊上儼然出現了裂痕。

    周圍陣陣竊竊私語聲,皆是『迷』『惑』的望著狼狽的司徒孤,剛才被火海所遮蓋,他們並不知道其中發生了什麼,但是見葉晨依然漂浮於半空,便知葉晨又占了上風。而念輪回等人則是目光頗為凝重的盯著葉晨左手掌心處浮現而出的淺紫『色』火焰,盡管相隔甚遠,幾人也能夠感受到那淺紫『色』火焰的詭異之處。

    左側溫度恐怖之極,望上去,其左側的空間猶如扭曲一般。

    而右側的溫度則是冰寒至極,少許冰晶至周圍浮現而出,然而這恐怖的火焰卻乖巧的在葉晨的指尖處舞動著。

    “這股火焰流『露』出的氣息倒是和那小子有點相似,莫非這小子也是那一族的人?”輕聲喃喃道,念輪回若有深意的望著葉晨。

    虛空之上,司徒孤止住身形,臉『色』變幻不定,接二連三的敗退對於心高氣傲的他來說無疑是一打擊。最不能容忍的則是接二連三的在葉晨手底吃虧。

    司徒孤的臉『色』再次變得極其血紅的臉龐,麵『色』猙獰的望著葉晨,喝道:“噬魂二轉劍!”

    先前的變化再次發生在司徒孤的身上,周圍的靈氣變得極為狂暴,在眾人駭然的目光中,那狂暴的靈氣狠狠的朝司徒孤的身體衝去,最終消失在司徒孤的體內,而司徒孤體內的真氣再次暴漲,這實力的極度膨脹也增添了司徒孤的信心,猙獰道:“這招原本是打算對付蕭子蘊的,不過,你倒是有資格『逼』我出全力!”

    話語未落,司徒孤的身影便出現在了葉晨的上方,速度之快令人咂舌,其長劍轟然朝下劈落。

    葉晨持劍擋之,一股巨力傳來,身影從半空中掉落,雙腳觸底,所踏之處立刻出現了裂痕。

    一股淩厲劍氣襲來,身形閃掠,葉晨身形浮現在數米之外,臉龐略帶著一分驚異的望著那手持長劍的司徒孤,在使用出那種秘法之後,他似乎不僅實力提升了許多,甚至是連速度,都是隨之暴漲,那速度居然比自己快上數分。

    “或許唯獨將化風訣修煉至第二層境界巔峰方能在速度上超過他!”葉晨暗道,一絲罕見的忌憚之『色』至眼角處浮現而出。

    “!”一擊落空,司徒孤陰冷的抬起眼來,望著不遠處的葉晨,手臂猛的一抖,頓時長劍以一個極快的速度振動而起,劍影揮舞,武鬥台表麵鋪的石塊紛紛被劍氣挑起,頃刻間,無數的碎石那間化作無盡粉塵朝葉晨激『射』而去,司徒孤手臂再次一抖,少許意境的味道蘊含在每一劍之中。

    劍氣如虹,這粉塵頃刻間凝聚成數把劍,陣陣劍『吟』聲響起,令人詫異的則是粉塵周圍環繞的火焰。

    “萬劍齊出!”司徒孤最後一劍劈出,懸浮半空的巨劍朝葉晨狂飆而去,空氣的爆鳴聲自然響徹不停。

    望著司徒孤這恐怖的一劍,熟悉葉晨的蕭胖子幾人此刻也是罕見的流『露』出一絲擔心之『色』。

    眼眸微眯,葉晨後退一小步,手中長高舉過頭,旋即力劈而下,劍氣延伸而出,直接將激『射』而來的粉塵巨劍粉碎掉。

    這數把劍居然如此脆弱。

    “不好!”葉晨猛然抬頭,粉灑落間,一道紅光猛然浮現,長劍帶著無盡威壓狂『射』而出,每一劍都是蘊含著淩厲殺機,直指葉晨身體各處要害,一劍從葉晨的肩膀處劃過。劍出,血濺,血『液』如噴泉般『射』出,葉晨連忙往傷口處一點,血『液』才停止噴『射』。

    “塵夢!”然倩與然柔皆是驚呼而出,這次她們第一次看見葉晨如此狼狽。

    “好快”不少人都是在此削咽了口唾沫,驚異的喃喃道,他們清楚,此刻司徒孤宛如鬼魅般的攻擊,換作他們麵對的話,恐怕隻有在身體被長劍洞穿之後,方才能夠察覺到吧?在此刻,司徒方的強悍方才真正的展現在眾人的眼前,那些龍虎學子也方才意識到風雲學子與龍虎學子之間的差距。

    虛空之上,楚三劍瞥見紫凝那錯愕的臉『色』,輕笑道:“你現在還認為塵夢那小子會贏嗎?”

    僅僅是發生在電光石火間,除了少數人之外,其餘的大部分都是隻能看見場中一閃便逝的人影,而紫凝與楚三劍自然能夠撲捉到先前所發生的畫麵,司徒孤這一劍的恐怖不僅僅在於它的霸道,同樣在於它的刁鑽,倘若他們這些導師麵對這一劍也得暫避鋒芒。

    感受著幾乎遍及身體各處的淩厲劍氣,葉晨臉『色』也是略微有些變化,那一劍的威力居然能夠將肉身劃破,足以看出那一劍的恐怖之處。

    突然葉晨身影不由一頓,被劃破的肩膀處居然出現了一絲麻痹感,毒,顯然那把劍上必定抹著一種『藥』,身影一頓,司徒孤的長劍再次劈落。

    葉晨剛才突然停頓自然引起了眾人導師的注意,而然倩臉『色』更是瞬間煞白:“槽糕,司徒孤的劍器居然是麻痹劍!”

    司徒孤手中之劍足可是氣武劍器,而劍身時常用『藥』水泡著,隻有皮膚被劃破,那個人被劃破處在短暫時間內處於麻痹狀態。

    當初司徒孤便是憑借這柄劍器殺入風雲榜上,由此可知這柄劍器的可怕之處。

    手臂變的無比沉重,葉晨長劍一揮,揮動軌跡再次一變,原本大力的劈砍卻顯得那麼無力,砰!

    雙劍相撞,此刻,倒是葉晨的身形朝後退出數步,而司徒孤的身形倒是紋絲不動。

    四目在能量湮滅間對視,皆是蘊含著冰冷與殺意。

    “噬魂妖離殺!”陰森的喝聲猛然自司徒孤喉嚨中傳出,而隨著其聲音的落下,那張原本被血『色』所充斥的臉龐,霎那間便是變得蒼白了起來,無盡的血氣從司徒孤的身上蔓延出來包裹著司徒孤手上之劍,司徒孤身上的氣勢再次暴漲。

    劍氣漸漸的扭曲起來,和那血氣詭異的融合在一起,長劍之上,血紅光芒在此削內斂得可怕,一眼望去,宛如一把血劍。司徒孤左手猛然的朝胸一拍,數道精血噴濺而出,落到那長劍之上。長劍詭異的漂浮起來,化作一道虛影朝葉晨襲去,司徒孤手勢一變,喝道:“噬魂三劍轉!轉!”

    長劍化作無數道血紅『色』的劍影充斥在劍台之上,劍影帶著呼嘯風聲劃過場地,沿途所過必定留下一道尺許寬長的深深溝壑,碎石四『射』,灰塵彌漫,原本整潔的武鬥台,在此刻被破壞得一片狼藉。灰塵飛舞,葉晨的頭頂上方儼然出現了無數道劍影,傾瀉而下,如那三千多丈落下的瀑布,聲勢浩大,劍影漸漸的變化著,無數道劍影儼然收縮在一起,化作一把血紅『色』巨劍,那血紅『色』巨劍再次變化,形成了司徒孤的模樣,巨嘴一張,喝道:“死!”

    再次化作血紅『色』巨劍落下,頓時間,宛如驚雷般的炸聲,在場地中轟然響徹而起,無數碎石從灰塵中暴『射』而出,濺『射』到四周的看台上,引起一片混『亂』。

    灰塵不斷削升騰,僅僅眨眼時間,便是將武鬥台徹底遮蓋住!

    坐台上,一道道目光皆是帶著幾分訝異的望著場中那聲勢浩大的劍技,眾人皆是難以置信的望著那被灰塵彌漫的武鬥台,一劍之威居然如此恐怖,那可是武鬥台啊,尋常的煉武境盡全力也僅僅在其上留下一道痕跡的武鬥台。

    “不自量力,那小子死定了!” 司徒木滿臉陰沉的瞥見那被灰塵覆蓋住的武鬥台,冷笑道。

    “塵夢!”蕭胖子幾人剛剛踏起腳步欲奔去武鬥台,但是便被一股力道所鎖住動彈不得。

    “挑戰賽進行過程中,不準打擾!”念輪回平淡的聲音隨之響起。

    聞言,蕭胖子幾人皆是苦澀一笑,在念輪回那恐怖的實力前,他們連反抗的力道都沒有。

    微風拂過,場中彌漫的灰塵終於是逐漸淡去,最後,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灰塵中隱隱的顯出了一道人影。

    司徒孤持劍單膝著地,臉『色』慘白如白紙,先前那一劍儼然耗費了他大部分真氣。此刻他體內的真氣絲毫不剩,噬魂九劍轉屬於秘術,得到暫時的提高修為必定對身體有害,一陣陣無力感傳來,令司徒孤一陣眩目。

    但是司徒孤依然堅持,因為他要看到那人的屍體。

    緩緩抬起頭,望向武鬥台的四周,四周靜的可怕,絲毫不見人影,此刻司徒孤知道那個人定然被轟成碎片!

    此刻,司徒孤狂妄的笑了,笑聲是如此的沙啞!

    

Snap Time:2018-01-21 02:44:55  ExecTime:0.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