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四百六十三章假魂武之境(下)


    第四百六十三章 假魂武之境(下)

    第四百六十三章 假魂武之境(下)

    迎風而立,其山風刮得葉晨一襲武袍獵獵作響。

    雙目緊閉,數日以來的感悟在葉晨的心中慢慢流淌著,少許劍氣詭異的在葉晨的周圍浮現而出。

    足久之後,葉晨的右指方才緩緩朝虛空中一點,背後的麒麟劍發出一陣劍『吟』聲,一道微不足道的劍氣緩緩的朝四周擴散,周圍的雲層在劍氣的壓迫下朝下方落去,葉晨緩緩拔出劍,忽然變得極其的柔軟靈動了!身子起落之時,劍勢所向,飄逸莫測,變化無常,竟如同落花在空中翩飛一般的美妙!

    麒麟劍卷起幾團雲霧,而其後劍勢不停,徐徐劍氣也如『潮』水般朝四周湧出,隨著劍氣的進退,那幾團雲霧忽而有了生命一般,如絲帶,如靈蛇,在空中飄逸穿行,卻一直不曾落地!而葉晨的身姿如雲霧一樣的優妙,突然一道道劍氣在劍身上聚齊,最後劍氣化作一朵桃花。那桃花緩緩的釋放著,生命的氣息赫然在其上流『露』而出。舉手投足之間便揮灑出意境的味道,葉晨對意境的控製越發的精深。

    劍收,花碎,雲散,葉晨身影緩緩漂浮在半空,雲彩在周圍環繞,夕陽的餘暉灑落在山巔處,葉晨的背影深深的刻在山頂處。

    劍停,葉晨雙腿微縮,其一股強悍的氣息在其上不斷攀升著,最後又消失。

    山壁處的古鬆傲然挺立,而那夕陽落入西山的時候,葉晨的雙眸徒然睜開,其一陣洪亮的長嘯聲飄『蕩』而出。

    長嘯聲如天際雷鳴,久久徘徊於各峰之間,其魔獸的嘶吼聲也從連綿不絕的山脈中飄『蕩』而出,與葉晨的長嘯聲共鳴著。

    “假魂武之境,終於到了!” 仰望長空,葉晨感受著體內那磅的力量,其胸中陡然衝起一股豪氣,於是忍不住再次長嘯而出。

    長嘯聲隱含的瀟灑以及狂妄之『色』令人暗自詫異,令一座山峰之上,莫澈停下撫琴,拍掌欣然笑道:“假魂武,不錯!”

    雄厚的真氣再次流淌在經脈之中,丹田之內,其略顯暗淡的朱雀以及兩顆真晶表麵不時閃過數道光華,身形輕飄飄的朝山峰飄去,葉晨雙目緊閉,靜靜的感悟著突破帶來的變化,直到整個夜空都布滿星辰之後,葉晨方才睜開雙眼。

    “假魂武與魂武雖僅僅一字之差,然而其兩者之間的差距猶如天地之隔!”感受著體內那雄厚的力量,葉晨此刻自信對上司徒長天也不會像上次那麼狼狽。

    整個山峰籠罩在銀『色』的月光之下,望上去,月光仿佛為山峰披上了一層輕紗似的。

    右腳微微朝前一跨,葉晨的身形便朝前邁出一步,身形淩空而立,其右手握住麒麟劍至虛空之中劃過一弧度,無形的波紋至劍尖處擴散而出。

    以不同境界去看武技的心態也不同,無數的武技至葉晨的腦海之中浮現而出,少許感悟至葉晨心中蔓延而出。

    起舞弄清影,葉晨的身形在這月光之下翩翩起舞著,各式各樣的劍技浮現而出,一時間,整個虛空之上盡數布滿了葉晨的身影。

    葉晨邁著輕盈的腳步在虛空中舞著,劍法時而淩厲,如那狂風暴雨摧殘著雨中的花朵,時而輕柔,如那春天的細雨撫『摸』著萬物蘇醒的大地,沒有固定的劍招,卻有著說不出的韻味,星光仿佛被麒麟劍劈開似的,一夜無眠,葉晨儼然進入了忘我的世界中。

    朦朧的光線至天際處浮現而出,在葉晨最後一劍劈出的時候,其旭日正好破雲飛升,萬丈紅光像飛劍一樣貫穿天宇。

    雙目緊閉,葉晨再次進入修煉之中,接連數日,葉晨便如此度過,直到第三日黎明破曉的時候,葉晨方才收起麒麟劍。

    握住掛在腰間的酒壺,葉晨仰頭長飲著,輕舞酒那種獨特的味道在葉晨的嘴中蔓延開來。

    “怪不得當初司徒長天老家夥打的那麼爽,假魂武境的實力決非氣武境可以比擬的!”擦拭掉嘴角的酒水,葉晨隨手將酒壺朝山下扔去。

    雙腳微踏,葉晨身形不緊不慢的朝莫澈所在的山峰邁去,對於莫澈,葉晨心中始終存在著感激,雖然僅僅數十日的相處而已,然而卻對葉晨今後的生活有了重大的影響,數十日的交流不僅僅讓葉晨加深了對意境以及武道的感悟,同樣也了解了一些人生的哲理。莫澈隨意的話語始終讓人不得不深思,因此,對於這位亦師亦友的莫澈,葉晨倒是極為佩服,其稱呼的語氣也漸漸改變,從最初的前輩,到如今的老師。

    盡管莫澈未傳授過葉晨任何的功法以及武技,更多的則是琴藝上的技巧以及意境感悟和人生感悟。

    數百米距離眨眼即至,葉晨身形還未躍至那山峰處,莫澈其沉穩的聲音便至閣樓之內飄『蕩』而出,其聲音驚動了在草地上打鬧的魔獸。

    “假魂境,不錯!塵夢,接下來幾天你無需來我這聽課!”莫澈的聲音在葉晨耳旁響起,聞言,葉晨身形止住,臉『色』一怔。

    “再過數日便是學院的年終考核,說白了便是各等級之間學員的挑戰賽!意境不僅僅需要自身的感悟,同樣也有借鑒別人的意境!以你的實力去爭奪個風雲學子的位置倒不算什麼難事!身為風雲學子倒是有資格進入劍塔的最頂層,那時候你倒也能夠感受到那股劍意了!”莫澈的身形至閣樓的欄杆處浮現而出,右手端著一茶杯,其淡淡的白氣至茶杯之上飄『蕩』而出,目光平淡的望著葉晨。

    “年終考核要開始了嗎?”聞言,葉晨不由一愣,其目光不著痕跡的朝麒麟戒瞥去。

    “原來已經過了二十幾日,而劍塔內的那股劍意顯然便是玉佩內蘊含的劍意!看來,這風雲學子的位置也得搶一個了!”葉晨劍眉微皺,心中暗道。按照玉皇學院的規則,欲進入劍塔必須則支付一定的玉皇值,而不同等級的學員也將進入不同的塔層。

    “五日之後便是年終考核,倘若你要挑戰風雲學子,則必須要打敗龍虎學子前十名方才有挑戰的資格!”莫澈放下茶杯,輕笑道。

    “這倒是有點麻煩!”葉晨輕微搖頭,那麼他欲挑戰風雲學子,那麼豈不是要花費大量的時間去跟龍虎學子比鬥?

    “!的確有些麻煩!每年年終考核前數日便是玉皇學院最熱鬧的時期,學員可以先挑戰同等級的學員從而獲得較高的名次,因此你如今便可以去挑戰龍虎榜上的前十名,無需等到年終考核,可以先前去挑戰龍虎榜前十名!”莫澈解釋道。

    “還真是麻煩,不過那些前十的不是要每天接受無數次挑戰?”聞言,葉晨略顯疑『惑』道。

    “他們當然也有權利拒絕挑戰了,這就要看你挑戰者有什麼手段將他們『逼』出來了!”輕抿一口茶,莫澈不緩不慢道。

    “真是個麻煩!”葉晨無奈的聳聳肩,對著莫澈輕微一躬,道:“那我就先回學院了!”

    “去吧!”莫澈隨意的揮手,解下背後的古琴,其左手輕微撥動著銀弦,斷斷續續的琴聲飄『蕩』而出。

    輕微點頭,葉晨朝前一邁,其身形便朝下方激『射』而去,莫澈所在的山峰是玉皇學院後峰中的一座,因此,葉晨倒是沒有花多少時間,僅僅數十息的功夫而已,其身形便在玉皇學院那玉石道上浮現而出,望著周圍那些匆忙的身影,葉晨便感受到如今玉皇學院氛圍不同以往。

    年終考核的『逼』近儼然在玉皇學院內掀起一場挑戰熱『潮』,特別是那些欲成為精英學子的學員,紛紛對精英學員發出挑戰,而最引人注目的無疑便是龍虎學子之間的挑戰,相比起精英學子,龍虎學子之間的挑戰,這風雲學子之間的挑戰倒是少之又少,身為風雲學子的他們儼然屬於玉皇學院內最頂尖的行列。

    風雲學子,無數人爭破了頭的想要成為風雲學子,可那近乎苛刻的條件無疑粉碎了眾人的夢想!

    不過風雲學子是遙不可及,然而龍虎學子卻並非如此,因此,隻要是有一定實力的人皆是對龍虎學子的位置抱著向往之心。

    畢竟龍虎學子在玉皇學院內享受的待遇雖然不如風雲學子,然而龍虎學子可以進入劍塔的層數僅次於風雲學子。

    因為葉晨打敗過司徒林,因此司徒林在龍虎榜上的位置倒被葉晨所取代,而數十日未回院內的葉晨卻發現自己儼然受到了不少人的挑戰,那些不想被精英學子挑戰的龍虎學子唯獨在龍虎榜上取得更好的名次。

    

Snap Time:2018-08-15 08:58:43  ExecTime:0.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