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四百六十二章假魂武境(上)


    第四百六十二章 假魂武境(上)

    第四百六十二章 假魂武境(上)

    “好美!”迎風而立,站在陡峭的山峰邊緣處,葉晨其目光順著莫澈的視線望去。

    連綿不絕的山脈,其白雲彌漫之間,數十仙鶴翩翩起舞著,姿態十分優雅。飛瀑如練,耳中環繞著則是陣陣鬆濤,聲聲遠鍾。

    “美麗的事物隨處可見,缺少的則是發現美麗事物的眼睛罷了!”莫澈若有深意道,轉身朝另一座山峰奔去。

    在數刻之後,葉晨以及莫澈兩人方才登上那高峰,此地常年積水,四處樹蔭環繞,鳥語花香。

    群群朱鳥掠波而過,姿態甚是悠閑美妙。而許多細小的魔獸正悠閑地散步,偶爾抬頭望一眼望著葉晨以及莫澈兩人。

    令葉晨感到詫異的則是一座閣樓赫然至山壁之上浮現而出,閣樓略顯古典,望上去倒是與文學院的那些閣樓沒有區別。

    “走吧!”莫澈的聲音驚動了在悠閑散步的魔獸,這些魔獸皆不懼生人,依舊在草地中玩鬧著。

    雙腳一蹬,莫澈的身形猶如驚鴻般掠過數米,其身形緩緩的飄落至那閣樓之中,其聲音再次傳出:“進來吧!”

    聞言,葉晨輕微點頭,雙腳一蹬,身形儼然躍起數丈,身影朝閣樓之內『射』去。

    類似於梅花的清香味撲麵而來,整個閣樓內的視線極為明亮,看起來倒沒有陰暗的感覺。

    閣樓雖不寬大,其一書桌居中,莫澈其身形赫然站在書桌的前方,手中握著沾滿墨水的『毛』筆。

    葉晨微微一撇四周,便發現牆壁的四周都掛滿了墨水作品。上麵的字或如仙人嘯樹,野竹過雨;或如初霽白雲,舒卷自如,顯然都是大家氣派!

    人,靜室,黑墨,天然而成一股瀟灑簡淡的風韻。莫澈其身形微微朝前一傾,潔白如雪的宣紙至書桌上滑落,莫澈執筆在其上揮舞著。葉晨安靜的立於一旁,微微一撇老者手中不斷遊動的筆。點筆如連劍破空,氣態淋漓;輕撇若劍走彎月,勢不可遏,在那一筆一畫中葉晨居然感受到了驚天的劍意。

    點橫撇捺

    之間富含的韻味令葉晨一陣甄姬,最令葉晨震驚的則是那點橫之間流『露』出的意境。

    一劍字至宣紙之上浮現而出,在這簡單的字內,葉晨卻感到了一絲熟悉的意境。

    莫澈灑然一笑,棄筆,指著牆上的掛圖,笑道:“這些圖,你看出什麼!”

    順著莫澈的視線望去,葉晨眉頭微皺,原本平淡無比的山水畫中居然出現了劍意,以及劍勢,大開大落,時而如狂風暴雨般猛烈,時而如蒙蒙細雨般輕柔,葉晨頷首回答道:“劍意!”莫澈笑而不語,微微搖頭。

    葉晨再次望去,原本靜靜不動的文字圖文仿佛被賦予了生命,出現了一絲靈『性』,葉晨遲疑片刻,沉聲道:“劍意以及劍式!”

    莫澈欣慰一笑,撫著胡須笑道:“書法和劍法一樣,都隻是得道的一種形式!”

    葉晨眼中一亮,時而『迷』茫,時而清醒,片刻之後,葉晨再次頷首笑道:“萬法歸宗!”

    “世人追求武道,然而其卻忘記了萬法歸宗

    !”莫澈若有深意道,拿起寫好的圖卷掛在牆壁之上。

    “前輩之言何意?”葉晨輕聲道,其目光若有深意的望著莫澈,眼前這人儼然已經掛上了神秘的『色』彩。

    “琴道和劍道看起來雖不同,然而在某種程度上卻有可以借鑒的地方,而這琴音也可以化去你心中的戾氣。,說白了,我隻想勸你如果有空餘的時間,那不如將時間花費在琴道上麵!”說此,莫澈隨意坐下,其目光則是望向葉晨。

    目光輕微在周圍的山水畫上徘徊著,頓了頓,葉晨方才收回目光,並未直接回答莫澈的話,則是疑『惑』道:“前輩,以你在劍道上的造詣足以去武學院充當導師,為何待在文學院,教導這門無人問津的琴藝呢?”眼前的莫澈其實力雖然僅僅隻是初武五層,然而葉晨卻隱隱約約感受到這具年邁的身影內蘊含著一股令人心悸的能量。聞言,莫澈輕微一笑,端起茶爐,道:“塵夢!你可有夢想?”

    “夢想?”這個字眼對葉晨來說是多麼遙遠的存在,或許成為強者便是葉晨如今的目標。

    “,從古至今,不知多少人麵對著浩瀚的虛空,這虛空又見證了多少偉大夢想的實現,人類就在夢想中一步步從荒蠻走向文明,從過去走向未來。難道你沒有嗎?”莫澈麵無表情道,其端起的茶爐也再次放下。

    “夢想!”葉晨一怔,心中頓時湧起了一陣紛雜的思緒,從最初穿越這個世界時,他最初僅僅隻是為了生存下去,而因為蘭姑,他則是開始步步為營,直到成為葉家家主之後,接下來的挑戰便不斷,一路來,,這幾年發生的許多事也讓他不得不全力修煉以求突破,因此他除了變強之外就沒有其他選擇。

    目光略顯閃爍,葉晨臉上的『迷』茫之『色』盡數退去,一抹笑意浮現而出:“站在這個世界的巔峰,沒有任何的拘束!”

    “,正是因為這個夢想才有了你如今的堅持,然而我的堅持也僅僅隻是我了夢想而已!”莫澈輕笑道。

    “那不知前輩的夢想是?”葉晨同樣找了一位置坐下。

    “,曾經,我是一血脈未覺醒的廢材,但是這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你找不到你人生真正的路!而我的路是追求琴藝巔峰,所以我現在不會為了血脈覺醒的事情而去埋怨命運,因為我心中有個夢,想把琴藝發揚廣大的夢想,,正是因為這個夢是讓自己活下去的原動力,是讓自己開心的原因,是會帶你走過喜怒哀樂的旅程,是為自己畫的藍圖!隻要能夠讓心中點燃著封存夢想的燭光,人生將因為有夢想而更顯美。你說我有必要去武學院嗎?”莫澈淡淡道。

    “忘於琴!”此刻,葉晨終於明白了莫澈帶自己的目的,無非不是想讓自己不要荒廢在琴藝上的造詣,這倒也難為他了。

    經過短暫的交流之後,莫澈從內房中取出一架古琴,其婉轉的琴音至山峰之上飄『蕩』而出。

    或許正是因為莫澈的那一句:萬法歸宗!接下來的數周內,葉晨除了修煉之外,其餘時間倒是來這山峰聽莫澈對琴音方麵的講解,前世,葉晨僅僅隻是一音樂係的畢業生而已,雖然私底下花費大量時間在古琴之上,然而對於琴道之途則是一竅不通,而隨著莫澈的講解,葉晨越加地感到了琴道一途的精深博大。

    對於葉晨這個學生,莫澈倒是十分滿意,因此倒也全力教導葉晨,將數十年對琴道方麵的感悟傳給葉晨,不僅如此,莫澈同樣將在劍道之上的感悟告知於葉晨,而在聽了莫澈的感悟之後,葉晨方才真正見識到莫澈在劍道之上的造詣,也明白了莫澈的那一句話:琴道和劍道看起來雖不同,然而在某種程度上卻有可以借鑒的地方。而最令人葉晨感到詫異的則是,莫澈居然將自己對忘我意境感悟盡數告知自己,對此,葉晨心中不由產生了感激之『色』。

    數十日,葉晨的修為雖然沒有突破,然而對意境的感悟越發的深刻,其舉手投足之間都能揮灑出意境的味道。

    第二十日,葉晨來到這座山峰處儼然有二十日了,在聽完莫澈的授課後,葉晨方才從閣樓之內退出,其身形則是輕飄飄的朝遠處掠去。

    那,一座猶如利劍的山峰在雲層之中而立著,那山峰與這山峰相距數百米,因此百米距離對葉晨來說眨眼既至,尖銳的破風聲響起,葉晨的身形從半空中躍落,其身形輕緩落於那山峰之上,雙目緊閉,消化著莫澈先前所講的內容。

    接連數十日,葉晨每當聽完莫澈的感悟之後,便來此處修煉,今日也是如此。

    然而今日在聽完莫澈對意境的感悟之後,葉晨心中隱隱約約間產生了一絲感覺,那種久違的感覺!

    那是屬於突破的感覺.....

    

Snap Time:2018-07-22 19:02:16  ExecTime:0.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