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四百六十章琴聲與莫澈


    第四百六十章 琴聲與莫澈

    第四百六十章 琴聲與莫澈

    柔和的陽光傾瀉而下,整個玉皇學院猶如被披上了一層金黃『色』的紗衣。

    玉石道旁種滿了皇楓國人獨愛的梨花樹,樹與樹緊挨著,枝椏相互交叉,猶如攜手的戀人,她們就這樣靜靜的攜手,從晨昏到日落。

    玉皇學院總是呈現出兩極化,晨曦廣場武鬥台上熱鬧的喊聲與寂靜的玉石道形成鮮明的對比。

    夏風帶動著梨花獨特的香氣撲麵而來,而那一襲白袍在這玉石道上顯得如此醒目。

    自從試煉之日結束之後,葉晨便直接去圖書館閉關七日,這七日不僅僅鞏固朱雀訣突破帶來的變化,同樣也熟讀了眾多武技。試煉之日給葉晨帶來數千的玉皇值,因此葉晨使用玉皇值倒也不像先前那麼計較,葉晨猶如一海綿般,不斷吸收著知識,仿佛永遠不會飽和。

    “這玉皇學院倒是一不錯的修煉之地!”輕『揉』著額頭,葉晨獨自漫步於寂靜的石道,其心境也如這環境般平穩。

    葉晨雖然修煉瘋狂,但也知道修煉鬆弛有道的道理,因此,他倒也難得出來散步。

    那些明媚陽光灑落那泛黃的樹杆上,葉晨隨意的找了一草地躺下,眼眸半眯著,其白雲至頭頂的藍天處飄過,一道道驚鴻聲驚動了樹上棲息的鳥兒。

    草與草擁著,一片一片地,微風一過,它們齊刷刷晃動著腦袋,葉晨的心境便如這草般,不起絲毫波瀾。

    嘴角處噙著草根,其苦澀的味道在葉晨的嘴中慢慢散開,其以往的畫麵仿佛在重放般在葉晨的腦海中浮現而出,足久之後葉晨方才輕聲道:“原來不經意間來到這個世界將近八年了,不知道蘭姑現在在幹什麼,想必庭院那棵梨花樹也開出滿庭的梨花了!”不經意間,葉家那破敗的庭院儼然成為葉晨心中最神聖的地方。半眯著眼眸,葉晨全身的氣息漸漸的和周圍的環境融合在一起,不分彼此。

    梨花無力的從樹枝垂落,梨花在風中劃過一弧度,風落,其梨花飄落至葉晨的臉龐,梨花瓣遮擋住了葉晨的視線。

    而此刻一陣低沉婉約的琴聲緩緩響起,琴聲有遠至近,隨風飄『蕩』著,最後漸去漸遠。

    琴聲隻所以能讓人感動,其僅僅隻是因為琴聲內蘊含的情感與聽眾的情感產生了共鳴。

    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語,琴聲時而如那珍珠敲打玉佩的清脆聲,時而如天際處那驟然響起的驚鴻聲,不經意間,葉晨已經沉醉在這琴聲所描述的意境中。唯美的意境讓人無法自拔,此刻,那風聲也猶如跳動的樂符般,將琴聲內蘊含的情感盡付明媚的陽光。

    叮咚!叮咚!琴聲漸漸變化著,而葉晨也猛然從草地上起身,雙目緊閉,順著琴聲的來源處緩緩走去。

    在這寂靜的玉石道上,琴聲猶如黑暗中的明燈般牽扯著葉晨前進的方向,數刻後,一座充滿古典風格的建築浮現在葉晨的眼前。

    古典風格的建築連綿不絕,望上去既不缺優雅,也不多出華麗之味。

    而最引人注目的無疑則是建築旁屹立的石碑,石碑晶瑩透亮,三個龍飛鳳舞的大字在其上浮現而出:文學院!

    玉皇學院最獨特的教學方式便是建立文武『藥』器四學院,而最受人歡迎的無疑是武學院,其次便是『藥』器學院,則文學院最次。這也足以反應了文人在武神大陸上的地位。玉皇學院學風自由,因此沒必要強迫學員參與每一次的教學,因此葉晨入學以來倒是從未上過一堂口。

    琴聲環繞在耳旁,葉晨的腳步止住,抬頭望著眼前古雅的閣樓,輕聲喃喃道:“重溫下記憶中的那種感覺倒也不錯!”

    此刻,葉晨難得起了上堂課的心思,這個念頭一出現便無可抹滅。

    “琴聲直達人心,其者若非經曆世間滄桑則必彈不出此曲!”葉晨故意將腳步聲壓低,深怕這腳步聲驚動了撫琴者,順著琴聲,葉晨直接繞過階梯,登上閣樓。登上閣樓,其視野豁然開朗,那一排排梨花樹在此處看來倒是別有風味。

    然而最引人注目的則是閣樓上那孤零零的三道身影,撫琴者正襟危坐於高台之上,其下則是坐著兩名身著青衫的學員。

    這琴聲在葉晨看來則是唯美的琴曲,然而在台下的那兩名學生看來則是一催眠曲,兩人皆是雙目緊閉,沉穩的呼嚕聲與這琴聲的節奏赫然達到一致的地步。

    抬起的右腳停頓在半空中,葉晨再次雙目緊閉,其心神再次沉浸於這唯美的琴聲中。

    正襟危坐的老者儼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其幹瘦而有力的十指在銀弦上撥動著,低沉婉約的琴聲至十指處飄『蕩』而出。

    琴聲持續了將近半刻,這首琴曲在最後一個樂符中悄然落下,而那兩名打盹的學員皆是醒過來,兩人相望一眼,皆是鬆了口氣。

    琴聲悄然結束的那,葉晨也從那琴聲的意境中掙脫出來,難得打量起撫琴的老者,這一望,葉晨不由一怔,這老者赫然是當初在迎新晚會上撫琴的莫澈。

    正襟危坐的莫澈其目光柔和的望著身前的古琴,起身,對著台下的兩名學員微微一躬,道:“謝謝!”

    兩名學員見此,紛紛起身,對著莫澈鞠躬,麵對莫澈猶如麵對瘟疫般,說些告辭的話語後便急忙的朝階梯處走去,深怕莫澈再撫琴一首。

    當兩人瞧見葉晨時,兩人皆是一愣,走到葉晨身旁低聲道:“哥們,你也來上課!勸你換門課上,學這玩意沒咋用處!”

    說完,兩人便急忙的下閣樓,而此刻,高台之上的莫澈也注意到了葉晨,神情不由一怔,顯然認出了葉晨,畢竟當日葉晨給他留下的印象極為深刻。

    “隨意找一位置坐下,第二節課一會兒便開始!”歲月的無情已經在莫澈的臉上留下痕跡,莫澈溫和笑道。

    聞言,葉晨心中的一根弦不由被觸動了,微微朝莫澈拱手道:“那兩人根本沒有學習的心思,先前那曲對那二人來說無疑是催眠曲,為何要花費心思在他二人身上呢?”空曠的閣樓上,葉晨的聲音猶如那咆哮而過的寒風般,低沉中透著少許困『惑』。

    “有教無類!師者傳道授業解『惑』也,我始終能夠為站在這為榮,縱然有一人,那我便滿足了!”莫澈的語氣依舊那麼溫和,讓人聽起來十分舒服。

    聞言,葉晨身形猛然一震,先前莫澈對兩名學員鞠躬的畫麵不由浮現在他的腦海中。

    “師者,傳道授業解『惑』也!”葉晨輕微點頭,能夠做到這一點的人少之又少。

    “比起數日前,你身上的血腥味又濃厚了,看來此次的曆練你倒是殺了不少生靈!”莫撤其深邃的目光一動不動的望著葉晨。

    對此,葉晨則是一愣,自己已經很好的將殺意收斂起來,眼前這老者居然還能感受到。

    “,有時候殺戮並非殺戮,這個誰又能說的清,隻要你認為是對的,那你便有繼續走下去的理由,不是嗎?”莫澈輕笑道,正襟危坐,其雙手再次輕放在銀弦之上,叮咚叮咚的琴聲再次響起,莫澈其溫和的聲音也在葉晨耳旁響起:“上課!”

    低沉悠揚的琴聲響徹而起,聞言,葉晨倒是難得的找一位置坐下,雙目緊閉,感受著這婉轉的琴聲。

    

Snap Time:2018-04-21 21:15:02  ExecTime:0.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