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四百五十一章狠辣


    第四百五十一章 狠辣

    第四百五十一章 狠辣

    砰!砰!砰!砰!

    血染長空,其鮮血猶如水柱般從四人的胸脯處激『射』而出。

    而四人的身形也是無力的直接砸落在地麵上,四人內腑一番震動,渾身的筋骨仿佛要散架了一般難受,氣血更是在此時翻騰不止。

    而在四人那駭然的目光中,一道極為醒目的血洞至自身的胸脯處浮現而出,其胸脯赫然被氣勁直洞穿了。

    臉『色』瞬間煞白,任憑四人極力控製,鮮血還是無法止住的從血洞處激『射』而出。

    刺鼻的血腥味彌漫著,而葉晨提著麒麟劍,身形不快不慢的朝虛空之中飄落至地,其麒麟劍斜指著四人的眉心。

    望著麵如死灰的四人,葉晨語氣一如既往的平淡:“將這件事情的全部經過全盤托出!”

    氣血翻騰不止,四人在短時間內儼然失去了戰鬥力,麒麟劍劍尖處纏繞的鋒芒之氣令四人心驚膽顫,聞言,林日三人皆是沉默不言,而羽紗則是略顯掙紮後,虛弱道:“我們為何要說出,倘若我說事情的經過說出,你會放過我們?”

    說此,羽紗不由咳嗽數聲,其鮮血猶如氣泡般從羽紗的嘴角處冒出,不過雖如此,羽紗依舊強忍住內心的懼意,表麵裝出一副強硬的神態。

    見此,葉晨則是輕微搖頭,淡淡道:“不會!對於敵人,我從來沒有留情的習慣!”

    聞言,四人的臉『色』皆是瞬間煞白,葉晨此話無疑便判定了四人的下場。

    “你不會放過我們,我們為什麼又要說呢?”略顯嘲諷的望著葉晨,羽紗冷笑著。

    “但是你們如果說出來會死的舒服點!”平淡的語氣內卻噙著陰冷的殺意,葉晨右手一抖,其麒麟劍一晃,劍氣激『射』出,直接在羽紗的肩膀處劃下一片血肉。

    其餘三人皆是不由倒吸一口氣,眼前這名少年的手段之狠辣超乎幾人的意料。

    “看著自己的肉一片一片的朝地麵落去,這種感覺如何呢?”嘴角微撇,葉晨輕聲笑道。

    同時葉晨右手再次一抖,其麒麟劍再次揮出,淩厲的劍氣再次從羽紗的肩膀處劃下一片血肉,其暴『露』在空氣中白骨看起來如此刺眼。

    慘叫聲驟然響起,羽紗臉『色』蒼白無比,滾燙的鮮血順著右手指尖緩緩滴落至地。

    “塵夢!玉皇學院不允許在爭鬥中出死手,倘若你違反了院規必定受到執法隊的追殺!”此刻,羽紗的語氣依舊如此強硬。

    “哦!既然你知道院規那麼為何要以幾名同伴的『性』命來換取自己逃生的機會呢?”葉晨隨意的揮舞著麒麟劍,淩厲的劍氣輕緩的從羽紗的左肩膀處劃過。

    “死亡並不可怕,可怕的是要看著自己慢慢的死去,你們說對嗎?”葉晨朝其餘三人笑道,少許玄冰真氣浮現而出,真氣纏繞住羽紗那流血的傷口,其一層冰霜赫然浮現而出,羽紗那原本血流不止的傷口也止住,微風拂過,整個密林寂靜的隻剩下葉晨揮劍的聲響。

    咻咻!直到數刻後,羽紗再也忍不住的慘叫而出,整個密林內飄『蕩』的盡是他的慘叫聲,其餘三人皆是頗為駭然的望著葉晨。

    慘叫聲越來越弱,數刻後,羽紗的左右肩膀處的血肉赫然被削落,其血肉落在猩紅的地麵之上,望上去猶如一幹巴巴的泥巴似的。

    白骨暴『露』在空氣中,羽紗麵『色』猶如死灰般,其眼眸中盡是絕望之『色』,此刻羽紗最渴望的便是葉晨給他幹淨利落的一劍,而不是如此折磨他。

    劍停,葉晨身形微微朝前一傾,對著羽紗幾人輕笑道:“手臂的肉總是不如大腿的肉多,不是嗎?”

    在四人那恐懼的眼神中,葉晨再次舉起麒麟劍,麒麟劍看似輕緩的朝羽紗大腿劃去,見此,羽紗先前的堅持在此刻倘然無存,虛弱道:“我說!”

    聞言,葉晨倒是收回麒麟劍,目光平淡的望著羽紗。

    “司徒孤吩咐我等故意將血蛇妖從祁連山脈引出,以此來算計你們小隊,縱然你身為氣武境武者也不足以帶領那些廢物安全離去。而你一拋棄其餘隊員離去,那麼司徒孤便有理由向學院告狀!”僅僅短暫的數句話便讓羽紗喘氣連連,臉『色』極為慘白。

    聞言,葉晨倒是沒有絲毫的反應,這一切與他猜測的倒是沒有區別,頓了頓,葉晨繼續追問道:“司徒孤等人的位置,你可知?”

    “他的位置!”羽紗目光依舊在略顯掙紮著,不過僅僅掙紮而已,在麒麟劍那泛著冷光的劍尖之下,羽紗再次開口道:“司徒孤此刻應該前往祁連山脈的深處!”聞言,葉晨其目光微微朝其餘三名龍虎學子瞥去,見此,三名龍虎學子皆是紛紛點頭,他們可不想像羽紗那樣,身上的肉便一片片削落。

    “具體位置!”葉晨此刻可以看出羽紗等人並未撒謊,不過麒麟劍依舊輕緩落在羽紗的脖頸處。

    “具體位置我說不出,我隻知道此次司徒孤參加試煉並不是為了那些玉皇值,而是為了祁連山脈的內的某些東西!按照我猜測這蕭子蘊參與此次試煉的目的恐怕也是因此!”察覺到葉晨眼『色』的變化,一抹冷笑至羽紗的嘴角浮現而出:“對於那種東西我也僅僅知道它的存在而已,具體是什麼我也不知道。我也是偶然間聽司徒孤提起!”說此,羽紗的臉上反而流『露』出一絲解脫的神情,原來比死亡還可怕的事情便是看著自己慢慢在絕望中死去。

    “具體位置不知?”葉晨淡淡道,其麒麟劍那鋒利的劍尖在羽紗的脖頸處留下一道醒目的劍痕。

    “祁連山脈深處,僅此而已!”羽紗淡淡道,在此刻,羽紗反而看開了。

    麒麟劍微微舉起,猛然朝下劈落,其血『色』火焰狂湧而出,那血『色』火焰在羽紗等人的眼瞳中不斷放大著,此刻,一抹冷笑赫然從羽紗的嘴角處浮現而出,司徒孤我等是為你而死,那麼你便殺了這煞星為我等報仇。在羽紗等人看來,葉晨實力雖強,然而卻依舊不是司徒孤的對手。

    僅僅數息的功夫便將羽紗等人的身形包裹住,四道慘叫聲驟然響起。

    慘叫聲依舊在密林中飄『蕩』著,四人的身影赫然化作灰燼灑落滿地,其血跡也滲進猩紅的土地內。

    “到底是何物會吸引住他們二人?”一絲沉思之『色』至葉晨的眼底下浮現而出,收起麒麟劍,其目光停頓在通向祁連山脈的方向,輕聲喃喃道:“看來有必要去一趟看看!”話語未落,葉晨的身形便如鬼魅般消失不見,原本寂靜的密林再次恢複了往日的喧鬧。

    數刻之後,葉晨的身形儼然在一數百米高的山峰處浮現而出,其身後則是站著蕭胖子等人。

    雙手負背,葉晨背對著幾人沉聲道:“胖子!接下來的兩天,這小隊便由你領導,我有事要去處理一下!”

    聞言,蕭胖子以及其餘八名新生臉上皆是流『露』出錯愕之『色』,接連六日的廝殺已經讓他們在潛意識極為信賴葉晨,因為總在最危險的時刻,葉晨都會出來解圍,這也是整個小隊至今保持零死亡的緣故,察覺到幾人的變化,葉晨則是輕微搖頭道:“隻有獨當一麵方能起到真正的曆練作用,不是嗎?”

    聞言,蕭胖子身形輕微一震,臉上也流『露』出一絲笑意:“恩!接下來幾天便交給我!”

    “兩天之後在出口處聚集!”葉晨目光朝背後的然倩以及然柔瞥去,旋即輕聲道,同時雙腳一躍,身影呈直線從空落去,從下而上傳來的山風讓葉晨一陣享受,就在要觸底的那一那,葉晨的身體詭異的旋轉一百八十度,淩空懸浮,化作一道流光朝祁連山脈深處『射』去......

    

Snap Time:2018-07-18 08:45:25  ExecTime:0.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