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四百四十九章獵殺(中)


    第四百四十九章 獵殺(中)

    第四百四十九章 獵殺(中)

    刺鼻的血腥味飄『蕩』在密林之內,數道身影快速的從樹梢間掠過,其勁風刮打著樹葉獵獵作響。

    極為淩厲的氣息在六人身上浮現而出,為首的那青年驟然止住身形,對著身後的五人輕聲喝道:“停!”

    六道身形驟然止住,其警惕的目光紛紛朝四周掃『射』而去,為首的青年赫然是龍虎學子排行第十一的羽紗,而身後五名青年同樣是龍虎學子。

    “羽劍!你前去查探下情況!”目光閃爍著,羽紗對著身旁一名個子矮小的青年道。

    “頭!前麵便是血蛟所在之處,以我們小隊的實力遇上血蛟必死無疑!”個子矮小的青年不由輕聲反駁道。

    “血蛟的恐怖之處我自然知曉,不過我等的目的並不是為了誅殺血蛟,,先前那血蛟的怒吼聲你們也聽見了。顯然是哪個小隊遇上了血蛟,以血蛟的實力足以抹殺那小隊!”頓了頓,羽紗臉上不由湧出一絲笑意:“而我們則是為那個小隊收屍去,想必那個小隊的玄空戒還在,不是嗎?”

    說此,羽紗不由輕聲笑出,而其後的幾名青年同樣流『露』出笑意,得到那玄空戒便意味著得到小組接連六天的收獲,這種險還是值得冒的。

    聞言,被喚作羽劍的各自矮小青年不由無奈的聳聳肩,其身形猶如一陣清風般沒入交錯的密林內,全身的氣息收斂起來,身形鬼魅的朝先前血蛟發出嘶吼聲的地域行去,而其餘幾人則是在羽紗的吩咐下,吩咐收斂起氣息,隱蔽在周圍的樹杆背後。

    五股頗為強悍的靈魂力至不同的方位湧出,周圍數百米內的景象皆是浮現在五人的腦海之中,五人皆是目光警惕的在四周來回掃動著。

    微風拂過樹葉,其在慘白的月光之下,其樹葉倒映在地麵上的影子隨之晃動著。

    雙目緩緩睜開,葉晨徒然起身,其目光則是望著遠處那晃動的樹林,一抹寒意至漆黑的眼眸之中浮現而出。

    “人心不足蛇吞象!”葉晨輕聲喃喃道,起身對著蕭胖子幾人道:“你們先帶著她二人先離去,在先前我們約定的地點等我!”

    聞言,蕭胖子幾人心中雖疑『惑』,不過還是按照葉晨的吩咐,帶著然倩以及然柔朝東北方向潛行而去。

    直到蕭胖子等人的身形消失在葉晨的視線中後,葉晨方才從麒麟劍內取出一黑袍以及麒麟劍,隨意的將身上破碎的武袍換下,其雙目再次緊閉,其靈魂力再次狂湧而出,盡管那名為羽紗的青年將自身的氣息收斂起來,但是葉晨還是或多或少能夠感應到他的氣息。

    “不愧是玉皇學院的龍虎學子,其隱藏蹤跡的經驗倒是豐富!”葉晨輕聲喃喃道,雙腳輕柔的在地麵一蹬,其身形猛然暴『射』而出,身形猶如一陣清風般,無聲無息的朝那道熟悉所在之地掠奪而去,身形所過之處,其產生的清風輕輕的搖晃著樹葉,帶起一股肅殺之氣。

    警惕的目光在四周掃『射』著,羽劍其身形驟然止住,握住劍柄的手朝前撥開,越靠近先前血蛟所死之地,其血腥味便越來越厚。

    “這到底要死多少魔獸才能有如此刺鼻的血腥味!”羽劍暗自心驚,不知為何,越靠近目的地,他便感到一股不安。

    “以我的實力縱然不及血蛟,然而憑借我身法的敏捷也足以避開血蛟的追殺!”在羽劍的潛意識,那人類小隊無疑被血蛟所殺,然而羽劍卻忘記了一件事情,在這夜晚中,最應該提防的不是魔獸,而是那隱藏在密林中的同類,那防不勝防的攻勢。

    雙腳落地,羽劍的整個身形直接彎曲下來,緩緩朝前『逼』近,由此可知他對血蛟的忌憚。

    砰!少許勁道猛然從上空激『射』而來,這聲響在此刻寂靜的密林內無疑顯得極為刺耳,羽劍臉『色』絲毫微變,其身形從容的朝後退去,同時目光淩厲的朝虛空之中望去,赫然是一隻尋常的鳥型魔獸,血紅『色』的雙翼以及那泛著冷光的尖嘴令這隻魔獸增添了少許淩厲的氣息。

    砰!鳥型魔獸橫衝而下,赫然朝羽劍激『射』而來,其淩厲的氣勁更是如『潮』水般不斷湧來。

    尖銳的爆鳴聲隨之響起,羽劍極為從容的朝後退去,其劍器輕盈的劃出幾朵劍花,那些氣勁也隨之被化解掉。

    氣勁化解後,羽劍身形一縱,以一種靈敏到不像話的速度,迅速往朝激『射』而來的鳥型魔獸衝去,眼神頗為憐憫的望著這隻魔獸,一絲冷笑至嘴角處浮現而出:“畜生,以你這實力也敢把我當做獵物,媽的,幸虧老子反應及時,要不然引起那些血蛟的注意便槽糕了!”

    劍氣如長虹般激『射』而出,劍光閃爍而過,其劍氣直接將這隻鳥型魔獸劈成兩半,鮮血瞬間從虛空之中灑落下來。

    還未收起劍,羽劍頗為憐憫的望著慘死的魔獸,然而在下一那,其嘴角的笑意驟然凝固住,一絲駭然的神『色』至臉龐上浮現而出。

    一道劍光猛然至上方的密林處激『射』而出,那精明老道的手法,刁鑽至極的攻擊角度,令羽劍心驚膽顫。

    泛著冷光的劍光在羽劍的眼眸之中不斷放大著,作為一名戰鬥經驗豐厚的武者,羽劍在那劍光未至的時候便立刻反應過來。

    拔劍出鞘,瞬間橫劈而上,其劍氣至劍器處延伸而出,金屬相撞的爆鳴聲隨之響起,火光四濺。

    在羽劍那駭然的目光中,手中的長劍儼然斷裂開來,而一道黑『色』的身影則是在他的眼眸之中不斷放大著,當瞧見那張清秀的臉龐時,羽劍的臉上終於浮現出了驚慌之『色』,其雙腳連續在虛空之中踏數步,身形猶如離弦的箭朝後退去。

    “他居然沒死?”這是羽劍的最後一個念頭,那道劍光頓時自他的喉嚨當中洞穿而過……

    砰!劍光消散時,羽劍的整個頭顱徒然爆碎開來,而其血『色』火焰至劍尖處蔓延而出,僅僅數息的功夫,羽劍的屍體便化作灰燼灑落在虛空中。

    而此刻,葉晨的身形徒然浮現而出,望著地上的那一攤血跡,葉晨眼中倒無絲毫的憐憫之『色』。

    對於敵人,他葉晨從來沒有留情的習慣,輕微晃動著麒麟劍,劍尖處的血跡再次詭異的被麒麟劍吸收。

    “一個,還有五個!”葉晨輕聲喃喃道,其身形再次猶如清風般飄向那交錯的密林內,無聲無息的朝羽劍等人之處『逼』去。

    寂靜的密林內隻剩下樹葉晃動的沙沙聲,躲在樹杆之後的羽紗等人此刻不由疑『惑』起來,這羽劍怎麼去了一點動靜都沒有。

    相望數眼,五人皆是從對方的眼神看到了少許疑『惑』,對此,羽紗則是感到了一絲不妙,輕微朝最右邊的一名青年點頭,輕聲道:“流年,你去看看!”

    聞言,被喚作流年的青年也是滿臉凝重的點頭,其身形輕飄飄的從樹杆之上劃落,落於地麵之上,整個人的氣息皆是收斂起來,在羽紗等人的目光中,流年的身形鬼魅的消失在密林的盡頭,按照羽劍留下來的軌跡,極為小心的朝前『逼』近著,當流年前行數百米時,一道劍光徒然至周圍的密林內激『射』而出。

    原本便是警惕十足,因此,在劍光浮現而出的那,流年便反應過來,其身形驟然朝後退去,雖如此,那道劍光的速度卻奇快無比,雖沒有斬殺流年,然而依舊從流年的肩膀處劃過,那間,流年那握住劍器的右手徒然與身體脫離開來,鮮血激『射』而出,流年的慘叫聲也隨之響起,而此刻,流年卻驚駭的發現自己周圍的空氣不知何時浮現出了一層氣罩,自己的聲音儼然傳不出去。

    同時,一道清瘦的身影在那道劍光之後浮現而出,當瞧見那張清秀的臉龐時,流年的臉『色』瞬間猶如死灰般......

    

Snap Time:2018-04-21 06:15:39  ExecTime:0.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