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四百四十七章內丹


    第四百四十七章 內丹

    第四百四十七章 內丹

    一抹畏懼的神『色』至血蛟那猩紅的目光中浮現而出,虛空中的那一抹白光無疑成為了他們的惡魔。

    藍『色』火焰在血蛟那龐大的身軀處環繞著,隻在瞬間便凝結出了一層數寸的厚厚火焰盔甲。

    砰!砰!藍『色』火焰猶如『潮』水般從血蛟的口中噴發,最後化作長虹朝葉晨激『射』而去,一時間,整個虛空猶如成為了藍『色』火焰的海洋。

    血蛇妖原本便是低級魔獸,然而其血蛇妖卻經過天地洗禮之後隨之進化成血蛟,其血蛟的內丹不斷吸收著天地火靈氣,因此,血蛟便可口吐火焰。而此刻,這些藍『色』火焰在血蛟的控製之下,其藍『色』火焰漸漸形成一道大網籠罩向那一道激『射』而來的白光。

    見此,一抹冷笑至葉晨的嘴角浮現而出,其血『色』火焰同樣瘋狂的從葉晨的雙手處湧出,最後葉晨整個人都被血『色』火焰所包裹。

    其血『色』火焰在葉晨的控製之下不斷變化著,其後赫然形成一柄巨大的火焰劍影。

    嘶嘶!驟冷驟熱的血『色』火焰遇到藍『色』火焰之後,其藍『色』火焰猶如水遇到火般,化作白氣消散在虛空中。

    血『色』火焰在葉晨的控製之下摧枯拉朽的破開藍『色』火焰,破開藍『色』火焰,葉晨的身形再次浮現在半空中,雙腳虛空踏動,身影頓時變幻起來。

    精氣神達到最佳狀態,手中的麒麟劍在葉晨手中猶如活起來似的,葉晨那看似隨意的一劍皆是化解數隻血蛟的攻勢,數息之後,葉晨的身形再次暴『射』而出,依舊是雨劍技!白光消散時,血蛟的悲憫聲也隨之響起,其麒麟劍赫然橫『插』在血蛟的頭顱之上。

    一股莫名的吸力至麒麟劍上浮現而出,血蛟那滾燙的鮮血瘋狂的朝麒麟劍湧去,最終詭異的消散掉。

    而一團白『色』氣霧也詭異的朝麒麟戒飄去,而此刻,周圍的那些血蛟的咆哮聲越來越大,同伴的慘死無疑刺激了他們。

    拔出麒麟劍,葉晨身形再次激『射』而去,單獨麵對數隻血蛟的圍觀對葉晨來說無疑是一個挑戰,然而葉晨卻采用各個擊破的方法無疑將這種壓力降到最小。

    一場廝殺再次在虛空中上演著,其血蛟的悲鳴聲中伴隨著血蛇妖的咆哮聲。

    這咆哮聲傳遍了方圓數百,那些正在與魔獸廝殺的其隊伍皆是駭然的望著遠處,那傳來的氣息令他們心驚膽跳。

    在祁連山脈的深處某一地域,一名相貌俊逸的青年隨意的解決掉了眼前的魔獸,其身形周圍則是布滿了魔獸的屍體,而在他周圍則是數十名氣息極為強悍的武者,這名青年赫然是司徒孤,隨意的收起劍,司徒孤抬起頭,臉『色』頗為凝重的望著天際處,輕聲喃喃道:“誰惹了那些血蛟,蕭子蘊嗎?”

    而在司徒孤周圍獵殺魔獸的老生皆是滿臉凝重,從天際處傳來的氣息令他們感到一陣壓抑。

    “那家夥怎麼突然膽子那麼大去惹血蛟?”司徒孤輕聲喃喃道,旋即,司徒孤臉上不由綻放出一絲笑意:“既然那家夥去惹血蛟,那東西便是屬於我了!”當司徒孤說出那東西的時候,其眼中不由閃過一絲火熱之『色』,頓了頓,司徒孤朝身後的隊員喝道:“走!”

    話語未落地,司徒孤的身形便暴『射』而出,其身形儼然朝祁連山脈深處『射』去,對此,其餘隊員皆是無奈的聳聳肩,要知道越靠近祁連山脈的深處,麵魔獸的實力便越發的變態,不過雖如此,所有隊員還是緊隨在司徒孤身後。

    而同樣在祁連山脈的深處,一名相貌極為俊逸的青年同樣望著遠處,其眼中流『露』出一絲詫異之『色』。

    這青年的身後同樣站著數十名氣息非常淩厲的武者,這名青年赫然是蕭子蘊。

    眼眸微眯,蕭子蘊輕聲喃喃道:“到底是誰惹了血蛟,司徒孤那家夥?不太可能,以那孬種的『性』格也沒那膽子!”

    說此,蕭子蘊眼眸微閉,其此次參與試煉的名字在他腦中不斷閃過,最後一道清瘦的身影赫然從蕭子蘊腦中浮現而出,同時,蕭子蘊猛然睜開雙眼,自語道:“會是他嗎?倘若是他以及那小隊遇上血蛟則必死無疑,唉,蕭子雲希望你們的運氣別那麼差!”

    蕭子蘊與蕭子雲雖為兄弟,然而卻是同父異母的兄弟,再加上蕭子蘊與蕭子雲之君的差距,因此,蕭子蘊與蕭子雲兩人的關係或許還不如一陌生人。

    輕微搖頭,蕭子蘊的目光也不由朝祁連山脈深處望去,其目光中也難得的流『露』出一絲炙熱之『色』:“那玩意也該去取了!”

    整個天空顯得極為陰霾,直到將近數十分鍾後,那咆哮聲方才漸漸消散掉,漫天的藍『色』火焰也消失不見。

    其麒麟劍最終刺進了最後一隻血蛟的頭顱,最後一隻血蛟也無力的砸落至地麵,激起一陣血花。

    抬起略顯蒼白的臉龐,葉晨趴在血蛟那巨大的頭顱上不斷喘氣著,冷汗順著臉頰不斷滴落,七隻血蛟皆已誅殺,然而葉晨同樣付出了代價,一襲武袍盡數破碎開來,其數道醒目的劍痕至胸前浮現而出,少許血跡已經在傷口處滲出。

    從麒麟戒中取出丹『藥』塞進嘴,葉晨望著周圍那些朝四周退去的血蛇妖,其一絲苦澀的笑意至嘴角處浮現而出。

    “真氣不足三成!真是槽糕!”這血蛟的強悍出乎葉晨的意料,右手拔出麒麟劍,其血柱從血蛟的頭顱上激『射』而出。

    少許白『色』氣霧同樣浮現而出,最終沒入麒麟戒之內,麒麟戒表麵閃過一道紅光,一道對於葉晨來說極為熟悉的氣息浮現而出。

    “取出這些四腳蛇體內的內丹,先收起來,等我出關後再說!”火麒麟那略顯虛弱的聲音在葉晨的耳旁響起,然而在這道聲音響起之後,火麒麟的氣息再次消失不見,同時,葉晨在麒麟戒上也感受不到火麒麟的氣息,對此,葉晨則是無奈一笑,這火麒麟到底在搞什麼?

    雖如此,葉晨還是按照火麒麟的吩咐,單手提著麒麟劍,直接破開血蛟的屍體,以麒麟劍的鋒利破開血蛟身上的鱗片極為容易。因此,葉晨倒是極為容易的將血蛟的屍體破開,數刻後,六顆泛著紅光的圓珠漂浮在葉晨的身前,葉晨略顯詫異的望著這些所謂血蛟的內丹。

    六顆內丹大小足有常人的頭顱那麼大,淡淡的紅光從內丹上浮現而出,周圍的溫度徒然增高,站在內丹前麵的葉晨明顯感受到一股股熱氣從那內丹上飄『蕩』而出。右手一拂,將這六枚血蛟的內丹收入麒麟戒之後,葉晨再次提劍分別割下血蛟的頭顱,旋即將之收入玄空戒內。

    如今玄空戒內儼然堆積著如山的魔獸屍體,在塞入了血蛟的頭顱之後,這玄空戒的空間儼然達到了極限。

    輕微一瞥周圍那些慌張逃竄的血蛇妖,葉晨並未繼續追殺,收起麒麟劍,雙腳猛然一踏,身形徒然朝先前來時的方向『射』去。

    刺鼻的血腥味飄『蕩』在耳旁,兩張憔悴的俏臉在此刻皆是布滿了擔憂之『色』,然倩以及然柔兩人皆是握住對方的手,其目光一動不動的望著遠處。

    汗水已經滲出了手心,然柔眨晃著明亮的眼眸,略顯擔憂的望著一旁的然倩,輕聲問道:“倩姐,你說書生能不能殺死那些血蛟呢?”

    聞言,然倩的眼睛還是一動不動的望著遠處,足久之後,方才輕聲道:“我相信他可以的!”

    仿佛正在響應然倩的話語,一道尖銳的破風聲至天際處響徹而起......

    

Snap Time:2018-04-23 04:27:33  ExecTime:0.2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