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三百四十五章強榜第二


    第三百四十五章 強榜第二

    第三百四十五章 強榜第二

    “速訣不是那樣用的,你還是和以為一樣!”青年淡淡笑道,旋即便轉身望著葉晨道:“你實力倒是不錯!”

    感受著青年和蕭子雲幾乎極為相似的氣息,葉晨大概也能猜測出眼前此人的身份!

    單手握住背後的劍器,青年不在意的朝前走出數步,掠過葉晨的身形,其身形輕飄飄的落於司徒孤的身方,臉上的笑意驟然頓住。

    握住劍柄的手猛然抬起,其一道清澈的劍『吟』聲響徹而起,緊隨而來的便是青年那冷淡的聲音:“司徒孤,你司徒世家倒是好威風,竟然欺負到我蕭家頭上!”

    聽著青年話語中的諷刺之意,司徒孤臉『色』微沉,沉聲道:“蕭子蘊!今日之事與你蕭家無關,你無需『插』手!”

    蕭子蘊!這個名字一出立刻引起了眾人的一陣嘩然,眼前這名看似清瘦的青年赫然是玉皇學院內鼎鼎有名的蕭子蘊。

    蕭子蘊,蕭家家主長子,也就是蕭子雲的大哥,一時間,周圍學員看向青年的目光中皆是隱隱帶著一絲敬畏,對於這個在玉皇學院屬於頂級強者的存在,他們可是耳聞已久!玉皇學院風雲榜上的第二名,其一身修為恐怖十足,傳聞他可是屠殺過數名氣武境武者。

    正是因為他強悍的修為令司徒孤頗為忌憚,然而也僅僅隻是忌憚而已,司徒孤深信經過一年的苦修之後,其實力定然不亞於眼前這個死對頭。

    一抹冷笑至蕭子蘊的嘴角處浮現而出,蕭子蘊揮舞著手中的長劍,淡淡道:“為何你司徒孤能為司徒林出頭,而我蕭子蘊就不能為蕭子雲出頭呢?”

    全場的氣氛再次緊繃起來,望著前方這位氣息頗為淩厲的背影,葉晨倒是不在意的聳聳肩,退於一旁。既然有人願意出頭,他葉晨倒是不介意。

    “蕭子蘊!你真的欲與我動手不可?”隱隱約約間司徒孤的語氣中多出了少許殺意,而這蕭子蘊倒是不在意的聳聳肩,淡淡道:“廢話!”

    眼眸微抬,望著虛空那玉皇舟處浮現而出的身影,蕭子蘊眼神一冷,其淩厲的氣息瞬間爆發而出!

    咻咻!身形徒然化作一道虛影朝司徒孤激『射』而去,在此刻蕭子蘊的身形赫然與手中的長劍重合在一起,一時間,尖銳的爆鳴聲驟然響起。

    “蕭子雲,這才是真正的速決!”冷喝聲飄『蕩』而出,短短數十米的距離眨眼既至,這恐怖的速度令人一陣震撼。

    冷喝聲依舊飄『蕩』在蕭子雲耳旁,蕭子雲其目光一動不動的望著那道化作虛影的身影,眼中盡是沉思之『色』,的確自己的速決和他比起來差的太多了。

    眨眼既至,望著激『射』而來的劍光,司徒孤絲毫不敢放鬆,當初他便是在這招下吃盡了苦頭。

    撥開劍勢,其長劍在司徒孤的控製之下,其寬大的劍身劃過一弧度,劍氣猶如長虹般朝那道劍光激『射』而去!

    “蕭子蘊!同樣的一招可不一定能夠取得最初的成效!”望著那道不不斷放大的臉龐,司徒孤冷笑而出,其劍勢越發的淩厲。

    如虹的劍氣直接破開那道劍光從而擊中那道激『射』而來的身影,然而令司徒孤感到駭然的則是他刺中的儼然是一道殘影。

    尖銳的破風聲至耳旁響起,司徒孤猛然轉身,其司徒林那慘叫聲也在此刻響起。

    蕭子蘊的身形赫然在司徒孤身後的數米處浮現而出,其姿勢依舊保持著出劍的樣子,少許血跡從那劍尖處滴落。

    順著劍尖望去,司徒林的身形直接被拋出數米之遠,身形在地上翻滾數圈,一道醒目的劍痕至胸脯出浮現而出,這蕭子蘊攻擊的目標赫然是司徒林。

    眼眸微眯,葉晨同若有深意的望著蕭子蘊,這速訣的速度倒是恐怖,隻不過是他的劍快,還是我的劍快呢?

    劍尖微抬,蕭子蘊平淡的望著猶如死狗一般的司徒林,轉身,極為不在意的朝滿臉寒意的司徒孤聳聳肩,道:“你這司徒家的子弟承受能力也不咋樣!”

    一股羞辱感湧上心頭,令司徒孤感到憤怒的不僅僅蕭子蘊當眾打了司徒林,其先前的舉動無疑是戲弄自己。

    突然,一股頗為熟悉的氣息在葉晨的感應中浮現而出,葉晨抬頭望著,一道略顯熟悉的身影至玉皇舟的上空處浮現而出。

    裂痕至司徒孤所站之處朝四周的石道蔓延開來,少許碎石直接飄『蕩』而起,此刻,司徒孤也沒有什麼顧忌,抬起長劍,語氣冰寒道:“蕭子蘊,看來你我之間的比鬥也無需拖到大考了,此刻便可以了!”話語一落,其飄『蕩』而起的碎石轟然化作灰燼灑落開來。

    聞言,蕭子蘊倒是輕微搖頭,其目光赫然朝天際處望去,一道年邁的身影浮現而出,赫然是玉皇學院副院長仇千化。

    司徒孤同樣察覺到副院長的到來,其臉『色』微變,顯然今日不能動手了。

    單手負背,老者其身形從玉皇舟內躍出數百米,儼然浮現在晨曦廣場的上空,其目光略微在四周掃『射』而過,最後停落在地上的司徒林身上。先前他便是在玉皇舟內,因此他倒也是清楚此處發生了什麼事情,若有深意的望著葉晨一眼,仇千化沉聲道:“試煉之日即將開始,爾等不要浪費時間於這無趣的爭鬥上!還不上玉皇舟!”仇千化聲音雖低沉,然而卻極為清晰的傳到眾人的耳旁,圍觀的人皆是應聲,旋即便朝玉皇舟處躍去。

    對此,司徒孤卻極為不甘心,雙手抱拳,不卑不亢朝仇千化道:“副院長,新生塵夢在與舍弟比鬥之中儼然下殺手,倘若要不是我阻止及時,恐怕舍弟非得殘廢不可!請副院長為舍弟主持公道,我司徒世家子弟絕不能如此白受如此欺辱!”司徒孤其語氣堅決,目光一動不動的望著仇千化。

    聞言,仇千化瞥了葉晨一眼,旋即瞟了瞟不遠處的司徒林,雄渾低沉的聲音淡淡傳出:“此事就此作罷,按照學院的院規,司徒林之舉隻能怪他自己,怨不得別人!爾等無需多言,參與此次試煉之日的學員立刻趕往玉皇舟!“說完,仇千化再次瞥了葉晨一眼,他到底是什麼修為?

    大袖一揮,仇千化也不管司徒孤反應,直接大步流星的朝玉皇舟跨去,數息間,便消失在玉皇舟那巨大的閣樓內。

    一絲陰沉之『色』至司徒孤眼中浮現而過,他沒有想到仇千化如此不給司徒世家麵子。先前他還特意提起司徒世家便是為了給仇千化施壓,此刻看來顯然是多此一舉了。倘若往日仇千化或多或少會顧忌到司徒世家的麵子,然而在這位未來的煉器大師麵前,儼然這司徒世家的價值不知葉晨。

    蕭子蘊打了個哈欠,走出數步,拍著司徒孤的肩膀,輕笑道:“怎麼,你以為司徒世家的麵子在這玉皇學院中也能行得通,司徒孤你倒是天真啊!”

    瞧見司徒孤那驟然陰沉下去的臉『色』,蕭子蘊倒是不在意的聳聳肩,旋即輕微對著蕭子雲以及葉晨點頭,腳尖點地,身形輕飄飄的朝玉皇舟處落去,身姿優雅十足。

    見此,葉晨同樣對著身旁的蕭子雲輕聲道:“這次倒是多虧你拖延了時間,否則我便要錯過此次的試煉,現在傷勢如何?”

    收回複雜的神情,蕭胖子『露』出憨厚的笑容,輕微搖頭道:“我皮厚,這點輕傷不礙事!”

    “還是注意一下,避免了落得些後遺症!”葉晨吩咐道,環視四周,周圍原本圍觀的學員皆是吩咐朝玉皇舟奔去,偌大的晨曦廣場隻剩下司徒孤這一夥人。

    似笑非笑的望著司徒孤,葉晨輕微搖頭,比起這蕭子蘊,這司徒孤無論從修為還是修養上皆是差了數分。

    “走吧!”輕輕拍著蕭胖子的肩膀,葉晨率先跨出數步,而此刻司徒孤的聲音驟然響起:“塵夢!是吧!此次算你走運,此次試煉之日結束之後我便向你提出挑戰,希望那時候你還能有這樣的好運!”

    司徒孤的話語無疑帶著幾分寒意,一時間,還未走開的學員皆是停下腳步,詫異的望著司徒孤以及葉晨兩人。

    而站在司徒孤身後的那些老生更是滿臉錯愕,往日司徒孤儼然是心高氣傲之輩,能夠得到他挑戰的人少之又少,這新生何德何能會受到他的挑戰。

    眾目睽睽之睛,葉晨輕微一笑,帶著蕭胖子朝玉皇舟躍去,數道光柱從空臨落,光柱將葉晨以及蕭胖子的身形籠罩住,兩人緩緩的朝上飛去,最終消失在玉皇舟內。見此,眾人皆是一陣錯愕,這塵夢到底是什麼意思,是畏懼,還是不屑接受?

    數息後,一道平淡的聲音從玉皇舟內飄『蕩』而出:“大考時,你那風雲學子的位置我要定了!”

    

Snap Time:2018-04-19 21:26:10  ExecTime:0.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