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四百二十八章安寧


    第四百二十八章 安寧

    第四百二十八章 安寧

    那道單薄的身影漸去漸遠,司徒世家的上空儼然陷入了猶如死一般的寂靜。

    而在宮廷內那宏偉的臥龍閣上,眾多皇族子弟皆是滿臉錯愕,千川雪更是苦澀而笑,或許這樣的他才是真正的他。

    雙目緩緩緊閉,千川驚眼中同樣閃過一絲詫異之『色』,輕笑道:“這小子膽子倒是大,想以此來挑戰我的極限!”

    千川古跨步而出,臉『色』頗為憤怒道:“父皇,這葉晨顯然無視皇家威嚴,居然如此對待將軍侯,兒臣建議派軍剿滅葉家!”

    聞言,千川古便發現周圍的皇族子弟皆是頗為詫異的望著千川古。

    千川風輕微搖頭,同樣朝前跨出一步,拱手道:“父皇,兒臣以為二哥的建議不妥!葉家與皇族數千年前便是從劍神門分離出去的,卻不說皇族與葉家淵源,縱然皇族欲剿滅葉家,想必第一個反對的便是劍神門,因此,兒臣以為對於葉家隻能打壓,而不是剿滅!”

    千川風此言一出立刻引起眾人餓讚同,千川驚倒是未出聲,雙手負背,其目光遠遠的望著天際處的星辰。

    足久之後,千川驚方才沉聲道:“正如風兒所說,對於葉家隻能打壓,而不是剿滅!傳令下去,令將軍侯重鑄葉家坊市,而其費用則是由國度中取。同時,從國庫中取出數千萬金幣來補償那些無辜慘死的帝都子民,同時,將與葉家坊市相毗鄰的一巨型坊市劃過葉家!”

    頓了頓,千川驚繼續道:“同時停止各地對葉家產業的打壓,撤回那些在落霞城的密探!”

    話語未落,一道陰影無聲無息的從臥龍閣的閣樓處悄然的離去,轉過身,千川驚不由朝千川雪輕笑道:“怎麼,雪兒你有疑『惑』?”

    一襲白衣如雪,縱然麵對千川驚,千川雪臉上始終掛著那千年不變的表情,淡淡道:“我不知為何要如此打壓葉家!帝國內世家的強大無疑便代表帝國的強大,為何要做這種自損實力的事情呢?”說此,千川雪語氣也變得極為淡漠,或許是『性』子使然。

    聞言,千川驚倒是輕笑搖頭,望著眼前這位自幼便被送去劍神門學藝的天之驕女,眼中盡是疼愛之『色』。

    三千寵愛在一身這句話絕對適合千川雪,帝都誰人不知,君皇最愛的子女便是千川雪,因此對於千川雪的疑『惑』,千川驚倒是難得的解釋道:“數千年前,千川家與葉家分別從劍神門分出,那時沒有皇楓國,而皇楓國則是在劍神門的協助之下才建立的,那時候原本作為皇楓國皇族的不是千川家,而是葉家!僅僅由於一些莫名的原因,我們千川家才成為皇族!你現在知道我為何要打壓葉家了嗎?,王侯將相寧有種乎!這葉家不能不防!”

    話語依舊飄『蕩』子啊千川雪的耳旁,而千川驚的身影卻詭異的從臥龍閣上消散掉,臥龍閣上,隻剩下一批沉思的皇族子弟。

    身影如長虹般劃過天際,僅僅數刻,葉晨的身影便再次從葉家坊市的上空浮現而出,此刻,葉家坊市儼然成為了一片廢墟。倒塌的閣樓,斷裂的石碑,破碎的石道,其木頭燒焦的味道在這一片區域彌漫著,此處的寂靜和往日的喧鬧儼然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偌大的葉家坊市鮮見人影,葉晨身影至虛空中浮現而出,雙目緊閉,旋即便朝著一倒塌的閣樓飛去。

    破碎的石柱林立,在倒塌的閣樓旁坐著一名青年,青年坐在地上,其長發雜『亂』的披在雙肩處,赫然是葉流蘇。

    察覺到葉晨的到來,葉流蘇猛然起身,望著虛空之上的那道身影,眼中盡是崇拜之『色』,葉流蘇顯然極為清楚葉晨先前在司徒世家的所作所為。

    單人獨闖司徒世家,僅僅憑這份氣魄便是足以令葉流蘇佩服,此刻,葉流蘇也明白了葉晨先前為何要對那些坊市內的行人道歉,以及說出那番話。

    身影輕飄飄的落去,葉晨輕描淡寫的瞥了葉流蘇一眼,輕聲道:“族人都撤退了嗎?”

    “在處理完坊市的後事之後,族人便秘密的撤退!”說此,葉流蘇率先朝倒塌的閣樓走去,右手猛然揮出,氣勁狂湧。

    倒塌的閣樓轟然被推移數十米,一漆黑的通道至地麵浮現而出,這通道是往日葉家暗地所建造,為的便是讓族人安全撤離帝都。

    葉晨輕微點頭,率先躍入通道內,葉流蘇緊隨其後,在兩人躍入通道後,周圍的閣樓轟然再次倒塌,化作碎石將這通道埋住。

    通道漆黑無比,不過在葉晨那強悍的靈魂力之下倒是沒有什麼影響,兩人每走出數步,葉流蘇便朝周圍的石壁拍去,其後的通道轟然倒塌。

    在經過數十分的路程之後,這通道赫然到了盡頭,其出口處赫然是在數座假山之中。

    星光灑落在葉晨那張略顯蒼白的臉龐上,一處略有些破舊的大院出現在了葉晨目光之中,隱約間還能一些孩童的嬉笑聲。

    “坊市內的大部分資源皆是從此處秘密遣送會總部,而那些還未轉移的資源皆是在這,以及一些族人!”葉流蘇輕聲解釋道。

    轉過數條走廊,幾十名一襲黑『色』武袍的男子身係長劍,氣息頗為淩厲的散落在庭院四周,當聽聞其聲響之後,這些人紛紛握住劍柄處,臉上帶的銀『色』麵具發出淡淡的冷光,當瞧見來人之後,這些人紛紛鬆了口氣,望向葉晨的眼中盡是崇拜之『色』。

    望著這數十名暗衛軍,葉晨倒是溫和一笑,走到數名暗衛軍的身前,拍著幾名暗衛軍的肩膀道:“此次辛苦各位了!”

    對此,暗衛軍皆是輕微搖頭,在他們看來為家族流盡最後一滴血是義無反顧的事情。

    輕微一笑,葉晨便直接朝庭院內走去,孩童在庭院中嬉鬧著,同時,庭院內不時傳出比鬥所產生的劈啪聲,葉晨隨意的望了四周一眼,轉過身對著葉流蘇道:“接下來的事情便交給你負責,記住,將帝都內的那些孩童以及老人轉移到落霞城!我會在這邊呆在數天,吩咐下去,倘若誰對武技上有困『惑』不解的地方皆是可以找我解『惑』!”說此,葉晨便直接朝庭院內一偏僻的屋舍走去,如今葉家坊市遭受重創,葉晨留在此地其一便是安撫人心,其二則是靜待皇族的反應。

    望著葉晨離去的背影,葉流蘇臉上不由浮現出一絲激動之『色』,以葉晨的武道修為足以解答眾人的疑『惑』,葉流蘇相信吩咐下去必然引起葉家子弟的轟動。

    隨意的找了個安靜是屋舍,葉晨便直接修煉起來,今夜看似一切如此順利,然而一切皆是危險萬分,特別是司徒長天修為的強悍出乎葉晨意料。

    “這些帝都五大世家家主的修為恐怕皆是不弱,以我的實力也隻能勉強對付其中一人!”葉晨輕聲喃喃道,倘若司徒長天聯合其他兩大世家的家主,縱然葉晨再自負,恐怕也不會相信自己從他們三人的聯手下存活下來,一股莫名的壓力不由在葉晨心中蔓延而出。

    “帝都果然是臥虎藏龍之處,想必那帝皇的實力也是強悍無比!”葉晨再次進入忘我的修煉之中,實力,在此刻他對實力無比的渴望。

    接下來五天之內,葉晨幾乎半步不離屋舍,而在葉流蘇將消息傳達下去之後,葉家儼然進入了一段瘋狂的修煉時期。

    葉家守衛軍,葉家年輕子弟,暗衛軍,這些人皆是瘋狂的向葉晨討教一些修為上的困『惑』,幸虧葉晨見識頗廣,瀏覽數千本武技之後,葉晨的眼界絲毫不亞於那些武道宗師,因此,葉晨對於這些人提出的問題皆是能夠一一回答,僅僅這一點便讓葉家之人佩服不已。

    葉晨的指導對於那些煉武境武者更是巨大,特別是葉晨將自己衝擊氣武境的心得告訴眾人,這無疑為眾人以後衝擊氣武境紮了些基礎。

    而在三天之後,皇族的那些命令也傳達下來,皇族重新建築葉家坊市以及再次劃給葉家一巨型坊市的補償倒是令葉晨有些錯愕。看來這皇族倒是收手了,如今之計葉家最需要的便是休養生息,因此,葉晨倒是樂於接受皇族的補償,因此,葉家子弟也紛紛撤離回到坊市中去。

    隻不過經過此事之後,葉家采取的經濟攻略也中斷,畢竟采取那個攻略會在帝都中豎起太多的敵對勢力,而且經過此事後,葉家在帝都中的聲望顯然暴漲,因此,葉晨倒是不擔心坊市人流量的問題,有心磨練葉流蘇,因此,葉晨便將這邊的事情就主要交給葉流蘇以及葉獨處理。

    六天之後,略顯寂靜的庭院上空,一道單薄的身影浮現而出,葉晨望著下方那些熟睡的族人,輕微一歎,其眼眸微抬,望著天際處初升的旭日,輕聲喃喃道:“六天了!也該回去準備奪玉了!”話語未落,葉晨的身影便化作一道長虹朝玉皇閣飛去......

    

Snap Time:2018-04-23 04:26:09  ExecTime: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