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四百二十七章付出代價


    第四百二十七章 付出代價

    第四百二十七章 付出代價

    虛空之上,兩道身影傲然而立,望著殺氣十足的司徒長天,葉晨其嘴角處不由浮現出一絲莫名的笑意。

    嘴唇輕顫,其聲音在葉晨的刻意為之下唯獨在司徒長天的耳旁處響起:“司徒長天,倘若你要讓皇族的『奸』計得逞那麼便拚個你死我活!”

    聞言,司徒長天身形微微一震,見此,葉晨繼續道:“此次的幕後主導人是皇族,我等皆是棋子而已!我毀你司徒家也僅僅做戲給皇族看,而司徒隆毀滅我坊市自然得死,不是嗎?司徒長天,你我兩家既無大仇,一些皆是皇族再幕後主導,為何要拚個你死我活讓皇族以及其他世家得益呢?”

    心中雖憤怒異常,然而司徒長天卻此刻保持著冷靜,作為一名世家家主考慮的是長遠的利益,正如葉晨所言,火拚下去對於司徒家的確無好處,反而會引上葉家這個死敵,輕微一歎,個人臉麵與家族利益之間,顯然家族利益最重要。

    原本殺氣十足的司徒長天身上的氣勢如『潮』水般收回,臉『色』也恢複平淡。

    不由一怔,將軍侯頗為詫異的望著虛空之上的兩道身影,狐疑的望著先前還殺意十足的司徒長天,暗道:“這司徒長天怎麼了?”

    對此,葉晨也是微微鬆了一口氣,司徒長天不愧是司徒世家家主,忍一時之氣以換來家族的利益。

    輕微一歎,司徒長天知道今日算是這樣結束,然而並不意外著他司徒家會忍下這口氣,眼神淡漠的望著葉晨,其眼中閃過一抹殺意:“豎子!今日我退讓是迫不得已,他日我若突破氣武境,我必然血洗葉家以報今日此辱!”心中雖是這樣想,司徒長天表麵卻顯得極為平淡,沉聲道:“今日過錯的確在於司徒隆,我司徒家也有責任替司徒隆去承受這些後果,不知葉家主還有事情?沒有的話請離開,我司徒家不歡迎不友好的賓客!”

    此言一出立刻引起全場一陣嘩然,眾多賓客皆是難以置信的望著司徒長天,這司徒世家家主的脾氣何時變得如此溫順?

    而將軍侯其臉上更是浮現出了錯愕之『色』,根據城衛軍的調查,這司徒長天極為看重司徒家的臉麵,然而今日為何如此反常。

    聞言,葉晨倒是淡然一笑,隻不過望向司徒長天的眼中依舊存留一絲忌憚之『色』,他司徒長天想殺死自己,自己又何嚐不想幹掉眼前這廝。

    輕微搖頭,葉晨輕笑道:“事情還未結束怎麼能離去,將軍侯,你說是嗎?”

    說此,葉晨其淩厲的目光赫然直『射』將軍侯,那淩厲的目光讓將軍侯心神一震,一股不好的感覺在他心中蔓延開來。

    瞧見葉晨眼中的寒意,司徒長天微微一愣,旋即也是頗為戲謔的望著將軍侯!

    今日司徒家如此丟臉麵無疑是得自皇族,而正是眼前的將軍侯將自己引入圈套,因此,司徒長天對於將軍侯也是怨氣頗深。

    察覺到葉晨眼中的寒意,將軍侯故作鎮定道:“怎麼,葉家主已經想清楚和我會城衛所一趟!”

    “數千名無辜慘死之人皆是由於你城衛軍失職,,倘若我殺一人便進城衛所,那麼敢問將軍侯,你身為城衛軍的最高將領又該當何罪?”喝聲如雷鳴般響亮,葉晨猛然踏出數步,手中的麒麟劍寒氣『逼』人,今日定然也要讓他皇族付出點代價!

    喝聲震耳,將軍侯身上爆發出雄厚的真氣,臉『色』低沉,冷笑道:“怎麼,葉家主還要替聖上追究我等責任不可,莫非葉家主認為自己可以代替聖上?”

    將軍侯經曆無數戰場,而如今又在官場混鬥數十年,其語言自然也是淩厲十足,僅僅一句話便將葉晨置身於進退維穀的地步。原本錯愕的眾人皆是望著葉晨,代表當今聖上,在這個以武至尊的世界,那種階級製度雖不是很明顯,然而其君皇之威卻不容他人觸犯。

    簡單的一句話卻蘊含殺機,對此,葉晨又豈會不知,淡淡道:“我不代表當今聖上,難道將軍侯你認為我可以代替當今聖上嗎?”

    有時候僅僅簡單的一句話便足以扭轉局勢,葉晨這簡單的反問不僅僅讓自己脫身開來,同時令將軍侯啞然無語。

    “既然你不能代表當今聖上,那麼爾又有何資格來斥問我這當朝的將軍侯呢?”將軍侯冷聲道,同時其下方的數名親衛隊皆是做好攻擊的準備。

    現場的氣氛越來越冷冽,司徒長天此刻反而退於一旁,冷眼旁觀事情的發展。

    “當朝的將軍侯,管理數萬城衛軍!”葉晨冷笑而出,其身形再次邁出一步,喝斥道:“視數千名帝都子民的『性』命為螻蟻,這樣的人也配做將軍侯!我既不代表當今聖上,我也不代表葉家家主,我今日便代表那些無辜慘死的人,這一劍,便是替他們出的!”

    每說出一句話,葉晨的身上的氣勢便暴漲數分,直至葉晨氣勢達到最巔峰的時刻,葉晨猛然提劍,麒麟劍猶如長虹般劈落。

    令將軍侯抓狂的則是葉晨這廝說出手就出手,儼然沒有一點征兆!

    “百劍齊下!”劍勢變化不定,葉晨或起劍,或刺劍,其淩厲的劍氣在他四周幻化出百道幾乎實質化的劍影。

    劍影猶如從天際處隕落的星辰般,赫然朝將軍侯激『射』而去,其周圍的空氣不斷發出尖銳的爆鳴聲,見此,司徒長天的臉『色』終於變了,罵道:“媽的!”

    媽的,這小子儼然是要破壞司徒世家的莊園不可,數十道低罵聲同時響起。

    同時,司徒長天身形朝地麵躍去,左手湧出的真氣隨著左掌的拍出而朝儼然成為廢墟的花園上空湧去,數道無形的氣罩至半空中浮現而出,原本觀望的賓客也紛紛出手,氣罩不斷浮現而出,而置身於氣罩內的眾人依稀能夠感受到那些劍影的恐怖,更何況是將軍侯。

    數百道劍影臨身,縱然經曆無數死戰的將軍侯此刻臉『色』也是極為凝重,肥碩的身軀立刻緊繃起來。

    赫然朝前方拍出數掌,每一掌便霸道十足,僅僅數掌便粉碎了激『射』而來的劍影,然而其劍影的數量依舊眾多。

    而此刻,一道極為陰冷的劍光徒然在這些劍影中浮現而出,眼瞳猛然一縮,將軍侯徒然朝後退去,此刻他方才注意到虛空之上儼然失去了葉晨的身影。

    劍光眨眼便至,這種恐怖的速度令人暗自咂舌,在將軍侯拿駭然的目光中,這劍光輕輕的從將軍侯的胸脯處劃過,那間,血花四濺。

    在將軍侯以及眾人錯愕的目光中,一道極為恐怖的劍痕至將軍侯的胸脯出浮現而出,而此刻那些劍影也紛紛從將軍侯的身體處劃過,最終擊落在氣罩之上。

    氣罩破裂開來,直到最後一層氣罩還在震『蕩』的時候,那些劍影方才消散掉,而此刻,將軍侯儼然成為了一血人!

    眾人皆是駭然的望著滿身布滿劍痕的將軍侯,其眼中盡是難以置信之『色』,這葉晨居然真的敢動手,而且絲毫不留情!

    一道略顯單薄的身影至天際處浮現而出,單手提劍,葉晨臉『色』略顯蒼白的望著遠處的血人,先前那數劍對他來說也是一極大的負擔。隨手往嘴塞進數顆丹『藥』,葉晨望著將軍侯,輕微搖頭道:“看在當今聖上的麵子上,我便饒你一命!倘若你下次依舊視帝都子民為螻蟻,想必接下來便不止一劍那麼簡單!”

    說到最後,葉晨儼然冷笑而出,這冷笑落入將軍侯的眼中無疑是惡魔的微笑,全身的劍痕令將軍侯有種暈眩的感覺。

    麒麟劍依舊沾滿了血跡,血光閃閃,最終那血跡被麒麟劍吸收掉。

    葉晨淡漠的望著司徒長天以及將軍侯,旋即便在無數道震撼的目光中,身形頗為瀟灑的離去......

    

Snap Time:2018-07-17 07:40:42  ExecTime:0.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