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四百二十四章喝斥


    第四百二十四章 喝斥

    第四百二十四章 喝斥

    “毀你葉家坊市!笑話,我堂堂的司徒家長老又豈會做這些事情!希望葉家主不要誣陷司徒隆長老的聲望,葉家主,你可知道在帝都內公然殺人是犯法的!”聞言,司徒長天其眼中閃過一絲詫異之『色』,在司徒隆的頭顱出現之後,他便意料到恐怕三大世家建立的那三個組織已經暴『露』。

    “哦!殺人是犯法的嗎?”葉晨似笑非笑道,其右手緩緩的握住係在背後的麒麟劍。

    聽著葉晨不溫不火的聲音,司徒長天眼神微微朝將軍侯瞥去,對此,中年胖子同樣輕微點頭,旋即朝前邁出一步,朗聲道:“帝國律條明確規定在帝都內隨意殺人是犯法的,而且縱然此事是由司徒隆幕後主導,那麼製裁的人也不是由你來,而是由城衛軍來!”

    將軍侯此刻整個人氣質隨之而變,先前懶散的氣質被淩厲的氣質所取代,儼然是經過沙場的將軍。

    對此,司徒長天其眼中也浮現出一絲詫異之『色』,在此刻,他不禁有種錯愕的感覺,以前仿佛小瞧了眼前的將軍侯。

    “你又是何人?”目光微瞥,葉晨同樣注意到了此人。

    “將軍侯,暫時被聖上托付管理城衛軍,葉家主!司徒隆主導此次事件固然死罪,然而不該你來製裁,不是嗎?”將軍侯淡淡道。

    聞言,司徒長天臉『色』微變,將軍侯此言無疑將葉家坊市被毀的罪名定給司徒隆,對此,司徒長天其目光則是不著痕跡的朝將軍侯使眼『色』。然而,將軍侯卻視若無睹,其臉『色』依舊平淡,語氣也變得極為淡漠:“司徒家主,此事經過了我城衛軍的數月的調查已經明確了這數月葉家坊市遭受的襲擊皆是由司徒隆在幕後主導,本來此事正想等宴會後通知你,卻不料葉家主會將他斬殺!”

    望著那表情極為嚴厲的將軍侯,全場皆是一陣嘩然,而司徒長天臉『色』更是極為陰沉。

    此次司徒隆主導的計劃也是得到將軍侯的默許後方才施行的,否則城衛軍豈會置之不顧,任由葉家坊市遭受人毀滅。

    一抹殺意至司徒長天眼底下閃過,司徒長天知道自己等人又再次做了一次皇族的棋子,而眼前這死胖子便是讓自己等人成為棋子的關鍵。巨型坊市在帝都內皆是一定程度上受到城衛軍的保護,因此,巨型坊市很少受到襲擊,縱然受到襲擊,城衛軍也會極力保護!然而接連數月,葉家遭受數十次襲擊,而城衛軍卻視若無睹,這顯然是將軍侯刻意為之,而他的目的恐怕就是為了策劃今日此事。

    “皇族!”被衣袖遮擋住的雙手不由緊握在一起,司徒長天其嘴角處不由浮現出一次冷笑,此次他司徒世家依舊南宮世家無疑又再次被皇族利用,利用來削弱葉家的實力,而這利用的代價便是他們三家付出了九名氣武境武者以及一批精英,同時,葉家付出的代價便是帝都內的產業。

    察覺到司徒長天的變化,將軍侯倒是有些歉意的笑了笑:“司徒家主,抱歉!”

    將軍侯雖是道歉,然而其語氣依舊強勢無比,身為帝國的一等將軍侯自然不懼這世家之主。

    一抹殺意至司徒長天其眼眸中閃過,司徒長天故作平靜道:“沒想到司徒隆會做出這樣的事情,將軍侯,不知我司徒家是否還有其他長老參與此事呢?”

    說此,司徒長天不由朝身後的南宮世家以及東方世家幾名長老望去,見此,那幾人也紛紛朝前邁出數步,強悍的氣息爆發開來。

    看似司徒世家與南宮世家以及東方世家聯合起來是為了對抗葉家,然而同樣是為了抵抗皇族!

    察覺到司徒長天話語中的底線,將軍侯倒是沒有『逼』得太緊,輕緩搖頭道:“此事倒是沒有其他長老參與!”

    對此,司徒長天其眼中的寒意方才減緩,同時,司徒長天也頗為無奈的望著虛空中的那一道身影,暗道:“葉家,作為棋子,你放的血還不夠!”

    聽著兩人的對話,葉晨又豈不明白,看來此事的幕後人是皇族,而不是眼前的司徒世家,對此,葉晨心中也閃過一抹殺意,他日實力超過皇族,定然將之拉下皇位不可,如今的葉家在皇族眼中依舊如此脆弱,能做的便是隱忍。

    “葉家主!正所謂律條不能廢,雖說司徒隆該死,然而得由我城衛軍來製裁!因此你得跟我走一趟!”將軍侯淡淡道,其身上爆發出一股強悍至極的氣息。

    在此刻,司徒長天方才注意到眼前的胖子其修為絲毫不亞於自己,看來這廝藏的倒是深。

    聞言,葉晨倒是沒有慌張,語氣依舊顯得不溫不火,淡淡道:“的確,律條確定下來便是需要人去執行,不是嗎?”

    瞧見葉晨嘴角噙著似笑非笑的笑意,將軍侯不由一怔,同樣輕笑道:“,既然葉家如此明白事理最好不過,此次隻需要葉家與我走一趟配合下調查便可!最多就是葉家主需要在城衛所待數日罷了,唉!沒辦法,律條所在,我等不得不執行。”

    話語未落,將軍侯右手微抬,朝後揮揮走,數名身著銀『色』盔甲的城衛軍跨步而出,作為將軍侯的親衛隊,這些兵士的實力皆是不弱。

    “葉家主!請吧!”語氣驟然一變,將軍侯的語氣中再無先前的客氣之『色』。

    “律條所在?此話倒是有意思,敢問將軍,負責我葉家坊市的那一片城衛軍到底哪去了?葉家坊市被毀時間持續將近半時辰,然而其間卻未見任何城衛軍的身影!帝國商業法明確規定其城衛軍有責任負責各大坊市的安全,敢問將軍,莫非我葉家坊市不屬於帝國的坊市嗎?”一抹冷笑浮現而出,葉晨的身形徒然朝前邁出一步,雷鳴般的爆鳴聲驟然響起,葉晨那頗為淩厲的話語化作一道道音浪朝將軍侯湧去。

    先前走出的幾名親衛隊首當其衝,葉晨在聲音中顯然是摻雜了少許真氣,這幾名親衛隊紛紛朝後退出數步,顯得極為狼狽。

    縱然將軍侯在葉晨的喝斥之下也顯得有些狼狽,不得不運起真氣抵抗葉晨的喝聲。

    “保護帝都內巨型坊市的確是城衛軍的職責,然而由於帝都內坊市眾多,而這些坊市分散四地,城衛軍的精力有些不能在第一時間趕到,或者負責葉家坊市的城衛軍遇上了什麼急事無法在第一時間趕到,想必如今城衛軍必然協助爾等處理那坊市了!”神『色』平淡,將軍侯淡淡道。

    有時候一些解釋僅僅隻是為了某些事情找理由罷了,不管對方信不信,隻要強勢一方說是這樣便行了。

    “哦!好一句有事情耽擱,莫非那些城衛軍去逛窯子了不可!”葉晨冷笑連連,其聲音一浪高過一浪。此刻葉晨不禁想起了前世的一句話:執法人員往往都是在最緊要的時刻方才趕到,而如今用在這些城衛軍身上最好不過。

    “我葉家坊市與城衛軍駐紮之地不過相隔數條街,縱然城衛軍是廢物也足以在短時間內趕到,敢問將軍,倘若城衛軍無視帝國律條又該當何罪!城衛軍不去執行律條,那麼便總得有人來執行,不是嗎?”葉晨步步緊『逼』,其語氣淩厲十足,絲毫不給將軍侯反駁的機會。

    臉『色』微變,將軍侯沒有意料到葉晨的態度會如此強硬,絲毫不懼跟皇族的關係便僵。

    葉晨的聲音極為雄厚,在他的刻意為之下,其聲音清晰無比的響徹方圓數十的虛空上,那些城名皆是詫異的朝司徒世家的莊園望來。

    “此事或許真的是那處的城衛軍失職,不過......”在葉晨的步步緊『逼』下,將軍侯也不得不退讓,然而其話未說話便強行被葉晨打斷掉,葉晨抽出背後的麒麟劍,其冰冷的殺意蔓延而出,再次朝前邁出一步,冷喝道:“失職,僅僅一句失職便付出了數千條人命的代價!”

    

Snap Time:2018-01-22 12:29:34  ExecTime:0.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