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四百二十一章皇族之人


    第四百二十一章  皇族之人

    第四百二十一章 皇族之人

    一道單薄的身影至火焰之中緩緩浮現而出,葉晨臉『色』淡漠的望著遠處的劉子牙,其嘴角處噙著一絲冷笑。

    被葉晨的目光所注視,劉子牙身形巨震,身子的朝後退出數步!

    嘶嘶!尖銳的破風聲驟然響起,數十道身影赫然從街道的盡頭處浮現而出,見此,劉子牙微鬆一口氣。

    “何人敢在帝都內放肆!”一道略顯威壓的聲音驟然響起,旋即便是數十道身影朝此處激『射』而來,其身形皆是輕飄飄的落於城衛軍的前方。

    數股強悍的氣息撲麵而來,葉晨望著下方的來人,其眼中不由閃過一絲錯愕之『色』。

    站在最前方的赫然是兩名青年,兩名青年身上皆是披著華麗的武袍,其身後則是站著數名強悍的護衛,其中兩名護衛赫然是氣武境武者。尋常在帝都內能夠用氣武境武者當做護衛的唯獨皇族的皇子,眼前兩人顯然便是皇族的皇子,令葉晨感到錯愕的則是他對眼前的兩人皆有一點點印象。

    為首的青年赫然是當初的千川流以及當初在雷動城與葉晨有一麵之緣的七皇子千川風。

    “此處究竟發生什麼事情了!”千川風一身修長的身材在武袍的襯托之下顯得越發俊俏。千川風雖是對劉子牙說,然而千川風其目光卻是緊緊落在葉晨身上,由於葉晨淩『亂』長發的遮擋,因此,千川風隻感覺眼前的黑袍少年有點熟悉!

    不僅僅千川風如此,千川流也是緊緊盯著虛空之上的葉晨,為何這道身影始終給他們一種熟悉的感覺!

    見千川風等人,劉子牙其眼中不由閃過一絲詫異之『色』,聞言,劉子牙當空對千川風等人拱手道:“屬下劉子牙見過七皇子以及九皇子!”

    平淡的目光從四周掃『射』而過,當千川風目光觸及葉晨手中所提的頭顱時,眼中浮現出一絲詫異之『色』,隨即便將目光朝葉晨投『射』而去,同時,放在背後的左手也打了個手勢,見此,原本站在千川風以及千川流兩人後的兩名氣武境武者的氣息也隨之將葉晨鎖住。

    “屬下趕來此時,眼前的少年提劍當眾屠殺劍閣門的幫眾,而其後又當著屬下的麵殘忍的殺害司徒家司徒隆長老,屬下欲擒下此人,然而對方實力卻是異常恐怖,因此屬下不得不向城衛軍總部求援!”劉子牙的三番兩語便將葉晨定罪為一屠殺無辜者的凶殘之人。

    聞言,千川風劍眉微皺,往日那些貴族子弟也當眾殺人,然而殺的僅僅是一些貧窮子弟,因此城衛軍倒是沒有追究下去!而今日死的卻是司徒隆,想起自己正在極力拉攏司徒家,轉眼間,千川風便做了決定,冷聲道:“劍風,配合劉子牙擒下此人!”

    話語未落,一隻修長的手赫然拍在千川風的肩膀處,赫然是千川流。

    在眾人詫異的目光中,千川流朝前跨出數步,對著虛空之上的黑袍少年拱手道:“許久未見,妹夫風采依舊!”

    妹夫?聞言,全場皆是一陣嘩然,這九皇子何時結婚了!令人疑『惑』不解的則是堂堂的帝國九皇子的臉上居然會浮現出一絲恭敬之『色』。

    疑『惑』的神『色』同樣至千川風的臉上浮現而出,他也不知道千川流何時結婚了?

    提著司徒隆的頭顱,葉晨眼眸微抬,望著千川流,嘴角處浮現出一絲笑意,淡淡道:“千川流,不知道我能不能走呢?”

    聞言,千川流自然滿臉笑容,輕笑道:“那是自然,此處交給我來處理便可!”說此,千川臉神『色』一凝,朝四周的城衛軍揮手道:“放下武器!”

    對此,城衛軍皆是略顯遲疑的望著劉子牙以及千川風,在兩位皇子麵前,劉子牙自然沒有什麼話語權,因此也隻能望著千川風。

    千川風同樣略顯遲疑的望著千川流,倘若擒下眼前此人顯然能夠拉攏跟司徒家的關係,然而在千川流這邊恐怕也不好交代!

    感受到千川風的目光,千川流則是輕微搖頭,低語道:“七哥,倘若你還想跟二哥他們爭,那麼你就別惹他!”說此,千川流臉上難得流『露』出一絲凝重之『色』。這是千川風第一次在千川流身上看到的,略顯遲疑,千川風輕微一歎,旋即便揮揮手,他知道今日放過眼前的黑袍少年那麼便意味著和司徒家的關係會漸去漸遠,對此,千川流則是鬆了一口氣,對著葉晨拱手笑道:“耽擱了妹夫的時間,實在是抱歉!”

    輕描淡寫的望了劉子牙一眼,葉晨其身形輕微朝前一跨,周圍的血『色』火焰也瘋狂的湧進葉晨的體內,僅僅眨眼的功夫,葉晨的身形便驟然浮現在莊園的上空,望著下方那些神情慌張的青衣武者,葉晨沒有絲毫的憐憫,其身形化作一道虛影朝下衝下,麒麟劍猶如死神的利刃般奪走一條又條的『性』命。

    慘叫聲不絕於耳,眾人皆是難以置信的望著劍閣門所在的莊園,他們沒有意料到葉晨膽子如此之大,居然當著兩位皇子的麵殺人。

    雙手緊握,劉子牙臉『色』通紅的望著千川風,沉聲道:“七皇子,難道我們就這樣看著他殺人!”

    聞言,千川風臉『色』未變,其目光略顯沉思的望著遠處的莊園,對此,劉子牙不由急切道:“七皇子,倘若如此放任下去,那麼勢必有損皇家的聲望!”

    聞言,千川風臉『色』驟然一變,其目光朝四周橫掃而過,見到周圍的行人皆是神情怪異的望著自己等人!正如劉子牙所說,倘若自己等人不再采取任何措施的話,那麼便讓尋常的平民寒心,對此,千川風沉思數息,旋即沉聲道:“馬上擒住此人,按照律條處理!”

    “慢著!七哥,聽我一言,不要得罪此人!”千川流再次出聲阻止,苦澀的對著千川風輕微搖頭。

    聞言,千川風則是若有深意的望著千川流,隨即輕微搖頭,歎聲道:“就依九弟所言!”

    千川流與千川風自幼關係便極為密切,因此,千川風相信千川流不會害了自己,對此,劉子牙則是滿臉不甘的輕歎一聲,老友,我也無能為力了!

    劍氣傾斜而下,血花四濺,短短數刻,僅存的青衣武者無一不死在葉晨的劍下,偌大的莊園儼然成為了一片死寂之地。

    身形在莊園內飄『蕩』著,葉晨隨意的提起先前那幾名黑衣人掉落在地的頭顱,最後收起麒麟劍,身形不緊不慢的朝街道的盡頭處躍去。

    慘叫聲漸去漸遠,眾人皆是神情複雜的望著那道離去的身影,竊竊私語聲也隨之而起:

    “唉!這世道難道真的變了!帝都內公然殺人卻無人阻止!”

    “少說兩句,沒看見城衛軍和皇族的人都在這,以後少得罪些人才是王道!”

    竊竊私語聲不絕於耳,千川風方才輕歎一聲,他知道今日的事情傳出去必然會令皇族聲望受損。對此,千川風不由朝千川流望去,他等待千川流的解釋。

    察覺到千川風的目光,千川流則是輕微一笑,目光從四周眾人身上掃『射』而過,方才輕歎道:“七哥,縱然擒住此人也僅僅讓司徒家對你產生好感,然而這樣卻換來了葉家的仇視!你認為這樣值得嗎?,七哥難道你忘記了你在雷動城跟我提起的那一人,這黑袍少年在此刻你還沒有察覺到他是誰嗎?”

    聞言,千川風神情猛然一震,在此刻他終於意識到了先前那黑袍少年是誰?

    那道單薄的身影和記憶之中的那道身影緩緩重合在一起,一絲冷汗順著千川風的臉頰滴落,足久之後,千川風方才輕聲歎道:“居然是他!葉家之主!”

    

Snap Time:2018-04-26 17:41:45  ExecTime:0.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