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四百二十章提首(下)


    第四百二十章 提首(下)

    第四百二十章 提首(下)

    見此,司徒隆也隨之鬆了一口氣,然而在下一那,其淩厲的劍氣驟然從他的脖頸處劃過。

    劍起,手落!劍光驟然響起,在眾人那震撼的眼神中,其劍氣瞬間將司徒隆的頭顱削斷!

    血柱衝天而起,其頭顱也隨之被拋起,激『射』而出的鮮血還未觸及葉晨衣襟時便被氣勁彈開!

    一具無頭顱的屍體無力的從虛空之中墜落,最後狠狠的砸落至地麵,其濺起的鮮血染紅了整個石道。

    望著那麵目全非的屍體,眾人皆是不由咽了一口唾沫,臉『色』都是略微有些發白!僅僅眨眼的功夫,司徒隆便化作了一具冰冷的屍體!然而令人詫異的則是眼前的這名黑袍少年居然當著劉子牙的麵殺掉司徒隆,這無疑當眾狠狠打臉!

    劉子牙同樣神情呆滯的望著地麵那一具血淋淋的屍體,眼中竟是難以置信之『色』!

    真氣在葉晨的手心處浮現而出,一絲血跡都未沾上,反而在葉晨的刻意為之下,這鮮血大部分灑落至麒麟劍上。

    左手微抬,隨意的朝虛空中一握,那被拋棄的頭顱便輕飄飄的落於葉晨手中,葉晨單手提著司徒隆的頭顱,平靜的望了劉子牙一眼,旋即便欲轉身離去。

    “站住!”在葉晨轉身的那,一道瘋狂的暴怒聲驟然在葉晨的後方響起,劉子牙身上爆發出一股冷冽的氣勢,其神『色』陰沉的望著葉晨。

    在這股冷冽的氣勢之中,葉晨感受到了劉子牙的殺氣,對此,葉晨輕微搖頭,淡淡道:“有事?”

    “當眾屠殺無辜眾人,如今又當著我的麵殘殺他人!你已經犯了帝國的律條!現在我以西閣將軍的身份來拘捕你!”劉子牙的身形也緩緩的從風馬的背上漂浮而起,對於往日那些強者當眾殺人之事,他習慣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然而,今日死的人卻是他的忘年之交,倘若當初要不是司徒隆舍命相救,那麼便無今日的他,因此,劉子牙身上的殺意越來越濃厚,其聲也變得陰冷無比:“立刻逮捕眼前此人!”

    喝聲如雷鳴般響亮,此次隨劉子牙而來的城衛軍皆是正規的軍隊,皆是隨身攜帶著軍隊所用的弓弩。

    數百道拉弦聲驟然響起,數百道頗為淩厲的氣息在這些城衛軍身上爆發而出,人影閃動,城衛軍紛紛朝四周散去,拉出背後的弓弦,滿弦對著葉晨。

    星光之下,這些泛著冷光的箭支顯得如此刺眼,這些箭支都是帝國特別製造的,其威力遠勝那些世家所用的箭支。

    被數百股雖不算強悍的氣息鎖住,葉晨相信隻要自己邁出半步,那麼如雨般的箭支便會朝他掃『射』而來,然而他的臉『色』依舊那麼平淡!

    眼神古井無波的從下方的城衛軍身上掃『射』而過,葉晨輕微搖頭,他堅信在那些箭沒碰到他的時候,他便可以輕易的躲開!

    “帝國有這律條嗎?”轉過身,葉晨眼神古井無波的望著劉子牙,其嘴角處噙著一抹莫名的笑意。

    聞言,劉子牙臉『色』一狠,其氣息緊緊鎖住葉晨,冷聲道:“帝國律條明確規定在帝都內殺人是犯法的,其罪行足以逮捕!”

    說此,劉子牙的右手猛然從衣袖中探出,同時身形暴『射』而出,其右手帶著恐怖的勁道朝葉晨那單薄的肩膀抓去,倘若被劉子牙抓住,恐怕葉晨至少得重傷,周圍圍觀的眾人皆是一陣嘩然!一時間,全場的氣氛立刻緊繃起來,全場人都在望著葉晨,他們倒是要看看眼前的少年是否會束手待擒?

    劉子牙的右手在葉晨的眼瞳中不斷放大著,望著劉子牙那不斷放大的臉龐,葉晨其眼中也閃過一絲寒意!劉子牙這一抓蘊含的力道恐怖無比,因此,葉晨自然也不會對他客氣,其氣勁驟然在身體四周爆發開來,這爆發開來的氣勁直接將劉子牙的右手彈開,並且有少許氣勁狠狠砸中劉子牙的胸脯。

    !劉子牙淩空朝後退出幾步,其眼神越發的淩厲,冷笑道:“很好!先是殺人,如今又是公然拒捕!”

    語氣雖淩厲無比,然而劉子牙其眼中卻浮現出一絲凝重之『色』,在剛才短短的碰撞之中,他便知道眼前的這黑袍少年實力深不可測!對此,劉子牙藏在衣袖中的右手徒然身處,一火燭冒騰而出,最後化作一道極為刺眼的紫光衝天而起,見此,熟悉城衛軍的行人皆是暗自心驚!這劉子牙居然向城衛軍求援了?

    葉晨始終淡漠的望著劉子牙,也不阻止劉子牙的舉動,數息之後,葉晨方才淡淡道:“在帝都內殺人是犯法的?”

    “自然!以你屠殺這麼多人的罪足以入獄!”劉子牙冷笑道,其氣息緊緊鎖住葉晨,他知道自己或許抵不過葉晨,如今能做的便是拖住葉晨。

    聞言,葉晨臉上流『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淡淡道:“原來在帝都內當眾殺人是要犯法的!”

    “既然你知道在帝都內殺人是犯法的,那麼你便是知法犯法!”劉子牙冷笑著,其聲音變得無比陰冷,在他的感應之中,數股強悍的氣息正在朝這邊靠來。

    “哦!既然殺人是犯法的,那麼為何他們屠殺我家族子弟,毀我家族坊市的時候也應該算是犯法了!”眼眸微眯,葉晨望著劉子牙淡淡笑道。

    縱然被城衛軍所包圍,葉晨依舊如此從容,這淡定的神情讓人暗自佩服。

    “屠殺你家族子弟,毀你坊市!”神情微震,劉子牙臉上浮現出一絲疑『惑』之『色』,眼前的這少年莫非是帝都五大世家內的族人!倘若以此少年如此實力,想必縱然殺了司徒隆,那麼那個世家也會將之保住,老友啊!你怎麼時候惹上了這個煞星,雖如此,劉子牙依舊不甘道:“隨意在帝都內屠殺家族子弟,毀人坊市自然是犯法的,然而此事和司徒隆有什麼關係,你別把其罪名推在他身上,也無需為你的殺人行為找理由!”

    “哦!按照你的意思,我家族子弟以及那些無辜被殺的人是白死了!”葉晨輕笑道,在他的感應中,數道頗為強悍的氣息正在朝此處趕來。

    “司徒家和南宮世家以及東方世家早就聯合起來,而禦劍世家主要產業是鍛造坊,難道眼前這少年是蕭家的?”想此,劉子牙不由沉聲道:“敢問閣下是否來自蕭家!”此刻,劉子牙不由再次用上敬稱,然而葉晨豈不知他的用意,輕微搖頭淡淡道:“不是!”

    聞言,劉子牙的臉『色』驟然沉下去,既然不是帝都五大世家,那麼他便無所顧忌!

    “擒下他!”劉子牙其右手猛然抽出背後的大劍,其氣息緊緊鎖住葉晨,劍影狂舞,其劍氣瘋狂的朝葉晨席卷而去。

    劉子牙出手的極為突然,然而那些原本便將弦拉到滿弦的城衛軍早就等待著劉子牙的空號,其拉出的弦紛紛撤掉,一時間,數百道箭支朝葉晨激『射』而去。

    咻咻!泛著冷光的箭支猶如一天羅地網般朝葉晨籠罩而去,而劉子牙那狂舞的劍氣也將葉晨四周的去路斷去!

    對此,葉晨則是輕微搖頭,這種程度的劍氣對他沒有用,左手隨意的朝前點出數指,其詭異的血『色』火焰傾斜而下,一時間,葉晨周圍數米之內徒然冒出了詭異至極的血『色』火焰,而葉晨的整個身形也被血『色』火焰所包裹住,看上去,葉晨猶如火神般,不可觸犯其威嚴。

    其劍氣在血『色』火焰之下化作虛無,而那些帶著恐怖勁道激『射』而來的箭支還未至葉晨周圍數米處便直接被血『色』火焰所包裹住,紛紛化作灰燼灑落滿地。

    “既然帝國的律條確定下來便需要有人去執行,不是嗎?既然公法人員不去執行,那麼便由我來!”其平淡的聲音至血『色』火焰之中飄『蕩』而出,其平淡的語氣卻噙著陰冷的殺意,這殺意令劉子牙心驚膽顫!

    

Snap Time:2018-04-25 15:01:43  ExecTime:0.2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