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四百零六章死拚


    第四百零六章 死拚

    第四百零六章 死拚

    慘叫聲不絕於耳,哀怨的悲憫聲響徹於天際處。

    “你葉家坊市既然賣的假丹『藥』讓我兄弟致死,那麼今日我便讓你們陪葬!”青年冷笑著,其語氣中盡是充滿殺意。

    臉『色』蒼白,葉流蘇其目光快速的從四周掃『射』而過,自己的潰敗無疑漲了敵方的士氣,此刻那些青衣武者的攻勢越發淩厲。

    葉家守衛以及暗衛軍與青衣人群衝殺在一起,淩厲的劍氣頓時暴湧而出,此刻雙方殺得皆是紅了眼,然而如今青衣人士氣暴漲,一時間,竟然是直接將葉家這方壓製住,原本占據上風的葉家護衛此刻儼然士氣全無,局勢完全扭轉,青衣武者更加肆無忌憚的破壞著坊市內的建築。

    “司徒世家的來意不就是破壞我葉家坊市,又何必為其找理由,不是自欺欺人嗎?”咳嗽數聲,葉流蘇略顯嘲諷道。

    在葉流蘇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其少許真氣至後背浮現而出,猶如一隻筆在葉婉兒的手心處寫下數字:“撤退!”

    “,殺人不需要理由嗎?”青年人的聲音徒然變得沙啞無比,在眾人錯愕的目光中,其臉皮隨之掉落,赫然浮現出一張老者的臉龐。

    然而老者的臉龐則是劍痕布滿,那猙獰的劍痕遮蓋住了老者原本的容貌。

    嘩!眾人皆是一陣嘩然,對此,葉流蘇也是浮出了少許錯愕之『色』。

    “,可惜了,想必損失一名氣武境武者對於葉家來說也是極為慘痛的代價吧!”老者嘴角浮現出少許冷笑,右手隨之朝前一握,氣勁激『射』而出,其氣勁直接強行抓住『插』在葉流蘇胸脯出的劍器,手臂一甩,長劍便是自葉流蘇胸脯處拔出,瞬間,鮮血再次激『射』而出。

    “後退!”葉流蘇徒然喝道,強忍住胸前的傷勢,其身形猛然朝後退出數步,聞言,葉婉兒也朝後退出數步。

    在葉流蘇後退的那,長劍徒然淩空劈落,數米長的劍痕至街道處浮現而出,沙石四『射』。

    “反應倒是挺快,然而真的躲的過嗎?”『露』出真實麵目後,老者的聲音也顯得沙啞無比,聲音猶如寒冬的冷風般刺骨。

    靈魂力湧出,隨未握長劍,老者卻直接控製著劍器,劍器隨意的挽出幾朵劍花,旋即長劍猛然的朝葉流蘇的身形劈落。

    見此,葉婉兒等人臉『色』陡然大變,行人中甚至驚呼聲連連,葉婉兒強行運起真氣,正欲將葉流蘇的身體拖後,然而這一刻她卻驚駭的發現自己的身體動彈不了,一股恐怖的力道憑空產生,不僅僅葉婉兒動彈不了,葉流蘇同樣如此。

    在此刻,葉流蘇方才真正意識到自己和眼前這老者之間的差距竟如此大,恐怕老者的修為不亞於氣武三層。

    長劍在葉流蘇眼瞳之中急速放大,這種時刻,一股無力感在葉流蘇心中蔓延而出,在此刻,他除了閉目等死之外,已經別無它途......

    “不,我決不能死!作為天外樓樓主,縱然是死我也不能坐以待斃!”一股不甘的情緒至葉流蘇心中浮現而出。

    葉流蘇身形猛然一震,其鮮血再次從嘴角處溢出,一時間,一股直刺雲霄般的戰意在葉流蘇的身上爆發而出。葉流蘇全身的真氣也極為狂暴的運轉起來,其原本被寒氣所凍住也隨之被衝破,此刻,葉流蘇那紋絲不動的身形也極為緩慢的朝後退去。

    見此,老者嘴角處的笑意更濃,此刻老者的樣子猶如一隻貓正在戲弄老鼠般,在老者的刻意為之下,長劍下落的速度變得極為緩慢。

    長劍雖為緩慢,然而其長劍的下落的速度還是快於葉流蘇後退的速度,老者便是要讓葉流蘇承受這種死亡來臨前的絕望。

    身形巨震,修煉數十年以來,葉流蘇第一次感到這麼無力,在此刻他極為清晰的聽到自己的心跳聲,時間仿佛變緩慢似的,其長劍下落的速度變得無比緩慢。就在葉流蘇將近絕望的時候,一道略顯沉厚的聲音徒然在他耳旁響起:“讓開!”

    其聲未落,一道身影從葉流蘇身後掠出去,其憑空產生的力道將葉流蘇的身形『逼』退數十米。

    抬眼望去,一道獨臂的身形在葉流蘇的身形浮現而出,赫然是葉獨。

    葉獨那高大的身影配著無所畏懼的氣勢,單臂持劍猛然朝前劈出淩厲的一劍,同時其喝聲也隨之響起:“所有人立刻撤退!”

    大劍在葉獨的揮舞之下發出淩厲的破風聲,僅僅眨眼的功夫,其大劍便劈落至長劍處,金屬的交響聲瞬間爆發開來,劍氣如『潮』水般朝四周湧去。

    大劍處傳來的力道讓葉獨手臂一陣發麻,其身形也是快速的朝後落去,少許血跡朝後退去。

    盡管葉獨的劍勢淩厲,然而絲毫不能撼動那長劍下降的軌跡,幾乎同時,葉獨的身形被一股大力強行壓製著。

    見此,葉流蘇身形立刻一震,其身體也恢複了正常,順手奪走葉婉兒手中的長劍,冷喝道:“爾等立刻撤退!”

    雖說如此,葉流蘇的身形卻猛然朝葉獨衝去,其長劍揮舞著,劍花隨之浮現而出。

    見此,老者嘴角處的笑意更加濃厚,其右手隨後一壓,周圍的壓力憑空加大,葉獨的身形不由朝下彎去,而激『射』出的氣勁也將葉流蘇的劍花破去。

    “葉流蘇,你他媽的給我撤退!”怒吼聲驟然響起,此刻葉獨滿臉極為猙獰的朝葉流蘇咆哮著。

    這是葉流蘇第一次在葉獨的臉龐上看到這樣的表情,心神隨之一震,能夠作為天外樓樓主不僅僅要擁有強悍的修為,同樣需要一定的能力以及果斷的『性』格,此刻唯一的選擇便是放棄葉獨,帶著眾人離去,然而真正麵對族人將要慘死在自己麵前時,葉流蘇卻覺得那麼無力。

    這是一次抉擇,家族利益和人『性』的抉擇,倘若不是葉獨,此刻自己儼然死於劍下。

    眼眸微眯,夜『色』如水,其慘白的月光灑落在葉流蘇那張慘白的臉上,其一絲愧疚的微笑在葉流蘇的嘴角處緩緩浮現而出。

    “葉婉兒,接下來的事情就拜托你了!”葉流蘇其輕鬆的語氣在葉婉兒的耳旁響起,在葉婉兒錯愕的目光中,葉流蘇未退縮,其身形依舊朝前邁出。

    “仁者不憂,智者不『惑』,勇者不懼!”葉流蘇輕念著,其身上立刻爆發出一股淩厲的氣勢,雖千萬人,吾獨往則矣的決然!數道劍影至葉流蘇的周圍浮現而出,在葉流蘇其氣勢達到最巔峰的那,九道劍影再次合一,葉流蘇身形直衝而下,其劍影破盡一切。

    依舊是斬風劍技,然而這一劍卻不同於往,劍中所蘊含的決然讓這一劍的氣勢無比淩厲,最強的一劍!

    尖銳的劍風刮得葉獨臉龐暗自發痛,在葉獨無奈的目光中,其龐大的劍影轟然那長劍落去,頃刻間,雷鳴般的爆鳴聲響起。

    老者臉『色』微變,其和長劍之間的聯係隨著那劍影的劈落而消散掉,長劍頗為無力的掉落至地,然而劍影卻依舊朝他激『射』而來。

    並指為劍,老者邁出數步,其劍猛然擊落至劍影之上,其劍影隨之破碎掉,然而老者的手指上也滴落少許血跡。

    !身形落地,葉流蘇蹬蹬的朝後退出數步方才止住,此刻他體內的真氣全無,全身乏力。

    渙散的目光輕微朝四周瞥去,當瞧見暗衛軍開始組織葉家守衛後退時,葉流蘇方才鬆了一口氣,然而在他鬆氣的時候,一雙纖細的玉手再次從他背後浮現而出,其柔和的真氣湧進他體內梳理著他的傷勢,見此,葉流蘇身形一震,錯愕的望著站在身旁這道清瘦的身影。

    葉婉兒其清澈的目光淡淡的注視著葉流蘇,淡淡道:“暗衛軍從來便是最好撤退的!”

    “嗤!”劍『吟』聲驟然響起,其老者再次控製住長劍,此刻他再不留情,其長劍猶如閃電般朝葉流蘇的眉心處激『射』而出,與此同時,如『潮』水般的氣勁狂湧而出,方圓數十米內的空間猶如被***住似的,其空氣也隨著凝固住,葉流蘇等人的身形皆是不能動彈半分。

    一絲苦澀的笑意在嘴角處泛起,葉流蘇頗為無奈的望著那激『射』而來的長劍,真的要完了嗎?

    葉獨瘋狂的運轉著體內的真氣,然而周圍的壓力猶如大山般壓在他心頭,此刻居然連抬手的能力都沒有。

    倒是葉婉兒其臉『色』平淡的望著那下落的長劍,數月的生死磨礪已經讓她對死亡漸漸麻木了。

    在周圍那一道道驚駭目光的注視下,長劍距葉流蘇腦袋越來越近,而就在所有人都以為其必死無疑之刻,一道破風聲響,猛然自天際驟然響起!

    破風響起,黑影猶如閃電般的劃過天際,最後極為精準的狠狠撞擊在那柄長劍之上!

    叮!清脆聲音響徹而起,旋即那黑影以及長劍皆是直接是被砸進了地麵之中,沙石四『射』,其灰塵彌漫而出......

    

Snap Time:2018-01-20 09:36:03  ExecTime:0.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