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四百零五章血鬥


    第四百零五章 血鬥

    背後徒然響起的破風聲讓葉流蘇打了個激靈,葉流蘇身形猛然朝前傾去。

    與此同時,一柄泛著冷光的長劍從葉流蘇剛才的位置劈落,尖銳的氣盡從葉流蘇的臉龐劃過,少許長發隨之飄落。

    葉流蘇喝聲也隨之飄『蕩』而出,一時間,數百名葉家護衛紛紛朝四周躍出,朝坊市奔去。

    接連數月的磨礪不僅僅讓葉家護衛修為越發的精進,同樣讓他們的氣質越發的沉穩,縱然麵對這突如其來的攻擊,他們始終那麼從容不驚。

    在數名暗衛軍的帶動之下,葉家護衛紛紛持劍而出,一時間,從閣樓內,人群中躍出。

    提著長劍,葉婉兒略顯忌憚的望著虛空上那青年一眼,旋即別過臉對身旁的同伴道:“速度解決!”

    數月的磨礪讓葉婉兒的氣勢變得淩厲十足,其劍法也是狠辣無比,其身形化作一道清風般在人群中飄忽不定,總是在最恰當的時刻奪走青衣武者的命。

    葉獨也是提劍上前,不過作為管事,他並未忘記自己的職責,在殺敵的同時指揮著葉家護衛管理混『亂』的現場。

    少許血跡至臉龐處浮現而出,葉流蘇其目光緊緊盯著虛空之上的那名青年,眼中盡是凝重之『色』,這名青年赫然是氣武境武者。

    對於青年所謂為自己兄弟討公道的理由,葉流蘇自然是不屑一顧,顯然這些武者定然是司徒世家派來的。

    “看來此次他們倒是動了真格,居然連氣武境武者都派出來!”對此,葉流蘇倒是沒有太多的慌張,在執行經濟攻略的時候他便意識到這一天。因此,在數十天前,坊市內的族人早就被秘密送回落霞城,而坊市內的資源每天都固定派送到秘密地點,因此,葉流蘇倒也不怕和對方來個魚死網破。

    目光略微從周旁掃『射』而過,瞧見周圍那些強悍的青衣武者,葉流蘇知道自己不能在耽擱下去了。

    劍獨流風!葉流蘇單手提劍,其身形朝上方暴『射』而出,其劍氣在長劍四周呈現出螺旋化!

    劍獨流風,玄階低級劍技,然而在氣武境武者手中施展而出,其威力恐怖非凡。

    遠遠望上去,劍刃所過之處,空氣隨之被破開,葉流蘇的身形猶如長虹般,勢不可擋!

    葉流蘇所堅持的原則便是不能給對手機會,因此,每次出劍時,葉流蘇必定全力一擊。

    “隻不過如此嗎?”青年神『色』從容,瞧得那在眼瞳中急速放大的一人一劍,嘴角微動,手掌之上真氣浮現而出!右掌看似輕緩的朝前拍出一掌,其氣勁狂湧而出,同時,左手也握住背後的長劍,在拍出右掌的時候,其長劍徒然出鞘,一時間,劍氣四『射』。

    掌風撲麵而來,葉流蘇的劍依舊,身形徒然旋轉起來,那勁風反而不能傷到他半分,反而加快了葉流蘇激『射』而出的速度。

    瞧此,青年依舊不緊不慢的晃動著身形,其詭異的劍法展現而出,全身氣勢也隨之暴漲,其氣武境武者的氣勢不再壓製,氣勢直衝九霄。

    “禦劍長虹!”青年的聲音驟然響起,其長劍突然脫手而出,化為一道劍光,對著重來的葉流蘇的胸膛狠狠刺去。

    砰!劍尖與劍尖的碰撞在虛空之中激出了一陣火花,其一道無形的空間波紋也朝四周擴散而去。

    劍氣如長虹般朝四周激『射』而出,葉流蘇身形一偏,握住長劍的右手上徒然浮現出少許血跡。

    而青年的那柄長劍則是激『射』進石道之上,一名反應不及的行人直接被那長劍洞穿了整個胸脯,血染滿地。

    握住長劍的手臂一陣發麻,葉流蘇強忍住胸中拿翻滾的血氣,其真氣再次暴漲而出,起舞弄清影,一時間,整個虛空之中盡是葉流蘇那飄逸的身影。

    沒有後退,激流勇進是葉流蘇始終堅持的原則,劍影至虛空之中浮現而出,緊隨而來的便是尖銳的破風聲。

    “斬風劍技!”葉流蘇低沉的喝聲隨之響起,其九道劍影最終和葉流蘇的身形重合在一起,一柄數丈的劍影憑空朝青年斬落。

    劍氣激『射』而出,聲勢極為浩『蕩』,一時間,那些逃竄的路人皆是滿臉詫異的望著虛空中的那一幕。

    而在葉流蘇兩人下方的行人則是驚呼聲不斷,那些激『射』而出的劍氣直接將下方的數名行人滅殺掉。

    見此,青年臉上第一次浮現出凝重之『色』,其身形不緊不慢的朝後退去,每退出一步,青年便和葉流蘇拉出數十米。

    當退出五步之後,青年嘴角溢出一抹不屑,止住身形,臉『色』頗為平靜的望著激『射』而來的葉流蘇,待得那劍影在他麵前數尺前浮現而出時那寬大的手掌方才猛然一曲,詭異的前探,最後五指一扣,其真氣至五指浮現而出,一道道無形的空間波紋在指尖浮現而出。

    極為冰寒的真氣形成一巨大掌影,隨著青年五指一扣,居然直接是令得那蘊含的雄渾勁氣的劍影凝固了下來。

    “葉家真正的管事便是你,葉家未免也太小瞧帝都的世家了!”五指猛然一握,其真氣形成的掌影上爆發出極為恐怖的氣勁,其劍影徒然破碎開來。

    劍影破碎,葉流蘇臉『色』微變,緊咬著牙狠狠抽動著手中的長劍,然而那巨大掌影卻將長劍夾住,整柄劍器凝結出冰霜,這掌影將長劍凝固得紋絲不動。

    左手從衣袖中探出,其並指為劍,葉流蘇的左指準確無比的擊落在劍身之上,一道猶如金屬般的碰撞聲徒然響起。

    恐怖的力道在指尖處爆發而出,然而在掌影之下的長劍卻紋絲不動,那泛著寒氣的真氣纏繞住葉流蘇的右手,葉流蘇握住劍柄的右手徒然凝結出一層冰霜。

    “這點實力受不住今天的葉家坊市!”青年冷笑著,其右手再次朝下一拍,那巨大的掌影猶如天羅地網般罩下。

    掌影未至,其寒意便襲卷了葉流蘇全身,葉流蘇全身居然凝結出少許冰霜,其身形也隨之一滯,而此刻葉流蘇卻撲捉到青年眼角處的嘲弄之意。

    一絲不安的感覺在葉流蘇的心中蔓延而出,徒然,葉流蘇身形猛然一震,真氣衝破了右手與劍柄處的冰霜,身形徒然朝後退去。

    然而僅僅這一退,冷汗便隨之冒出,在葉流蘇退後的那,原本應該『插』在地麵的長劍徒然至他背後浮現而出。

    毫無退路,葉流蘇極為勉強的朝一旁偏去,縱然如此,那長劍依舊洞穿了葉流蘇的胸脯,頃刻間,鮮血灑滿天際。

    巨大的掌影隨之落下,其冰寒的真氣瞬間冰凍住葉流蘇的胸脯,其鮮血化作血晶灑落。

    掌影內的氣勁同樣落在葉流蘇身上,在一道沉悶的聲音響起時,葉流蘇的身形暴退,身形無力的落於地麵,身形的朝後退出數十步,雙腳在地麵上擦出一道長長的血跡,握著長劍的手掌不斷的顫抖著,胸前依舊『插』著一柄劍器,其血跡順著劍尖滴落至地。

    “怎麼樣?”見葉流蘇後退的身影,葉婉兒其身形立刻朝之落去,其纖細的玉手輕輕的按住葉流蘇的後退,柔和的氣勁撤去葉流蘇後退的力道,語氣頗為急切道,如今這實力最強的無疑是葉流蘇,如今隻有他方能和氣武境武者對抗,倘若他出事,那便無人能夠抗住那青年的攻勢,今日葉家坊市也必敗無疑。

    “馬上撤離!”臉『色』極度蒼白,葉流蘇虛弱道,立直身子,其目光死死的鎖定著虛空中滿臉平淡的青年,數息後,身形猛然一震,鮮血至嘴角處噴『射』而出。

    那一掌徒然將葉流蘇的體內的經脈重創,甚至那寒氣將他的經脈凍住。

    “想撤離嗎?未免有點晚了!”真氣至指尖散去,青年冷笑一聲,旋即右手一揮,懸浮於半空中的那柄長劍徒然化作一道長虹朝遠處的閣樓激『射』而去。

    砰!長劍撞擊至閣樓,那宏偉的閣樓轟然倒塌,數息後,數道慘叫聲隨之傳出。

    

Snap Time:2018-07-19 00:27:17  ExecTime:0.2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