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四百零四章夜襲


    第四百零四章 夜襲

    繁華的夜景,不絕於耳的喧鬧聲充斥整個帝都。

    誰也料不到在帝都城外的那些山脈中上演著氣武境武者隕落的畫麵,喧鬧的街道遠離了殺戮。

    喧鬧的街道上最引人注目的無疑便是葉家的坊市以及司徒家的坊市,兩者之間的反差引人砸舌。

    葉家坊市內人影晃動,其叫賣聲不絕於耳,一副欣欣向榮的畫麵,而司徒家的景象卻一片蕭索,其內的店鋪甚至出現關門的現象。

    自從數月前葉家采取所謂經濟攻略時,葉家坊市的人氣隨之暴漲,低價的商品,低價的租費,低價的納入費。這三種費用的廉價無疑秒殺了方圓數十內的坊市,一時間,無數商人朝葉家坊市湧來,無數遊客朝葉家坊市湧來。

    商人逐利,然而這利益卻是建立著有安全保障之上,數月人,無數搗『亂』者來葉家坊市。然而這些搗『亂』者無一不被葉家護衛所廢,此舉無疑吸引了更多商人。隱隱約約間葉家坊市儼然成為了帝都第一人氣坊市,其人流量讓人眼紅。

    原本以為這樣的作法是傷敵八千,自損一萬,然而其收獲的利益卻讓葉流蘇等人暗自砸舌。

    在外界看來這次盈虧的作法卻給葉家帶來數十萬金幣的利益,相比以前每月虧損數十萬金幣,這個月的利益也足以讓人感到咂舌。

    相比葉家坊市的利益,其他世家的坊市景氣那是一片蕭索,其收益那也是慘不忍睹,甚至出現虧損的現象。

    宏偉的閣樓頂端處,葉流蘇單手負背,其一身武袍獵獵作響,其後站著數名暗衛軍。

    數月的磨礪讓葉流蘇的氣質越發的內斂,同時也越發的沉穩起來,淡漠的望著下方街道那人來人往的身影,葉流蘇劍眉微皺道:“最近搗『亂』者的數量?”

    接連數月,司徒世家等幾大世家皆是排出暗地的勢力前來破壞,因此,在十幾天前,葉流蘇不得不從總部再調了數十名暗衛軍前來支援。

    “十天內,接連受到十五波襲擊,其中包括九十六名煉武境武者,九名煉武境巔峰武者,除了個別逃脫之外,其餘皆是被誅殺!”閣樓之上,一道清瘦的身影站在葉流蘇的身後,其泛冷的月光灑落在那玲瓏有致的身形上,赫然是一女子,其聲音甜美無比。

    聞言,葉流蘇輕輕應了一聲,旋即轉身望著身後這道清瘦的身影,複雜道:“你傷勢還未痊愈,多需休息!”

    聞言,這名暗衛軍女子並未出聲,靜靜的站在閣樓之上,其滿頭青絲隨風飄『蕩』著,臉上所帶的銀『色』麵具泛著淡淡的冷光。

    見此,葉流蘇輕歎一聲便轉過身,一絲隱晦的佩服從眼中浮現而出,誰能夠想到當初那個嬌滴滴的葉婉兒會成為暗衛軍的一員。

    銀『色』麵具下,赫然是葉婉兒那一張略顯蒼白的容顏,接連數月的磨練以及廝殺漸漸退去了葉婉兒臉頰處的稚氣,取而代之的是成長的穩重。

    昔日,那個柔弱的女子儼然成為了沾滿了血跡的殺手。

    昔日,那個柔弱的女子不知有多少次從死人堆中爬出。

    昔日,那個柔弱的女子嬌軀之上不知多了猙獰的疤痕。

    玉手緊緊握住劍柄,葉婉兒眼眸微抬,望著天上的那一輪銀月,其眼眸中流出堅定之『色』!

    “父親,我終於知道你當初的堅持!”葉婉兒心中喃喃著,眼前不禁浮現出孤星那垂暮的臉龐。

    夜風帶著街道處飄『蕩』的花香拂麵而來,幾人一身黑『色』武袍獵獵作響,月光之下,這幾道身影猶如和夜『色』融合在一起似的。

    突然,下方原本喧鬧的街道處顯得混『亂』無比,與此同時,數道尖銳的破風聲在這夜『色』中徒然響起。

    “走!”葉流蘇身形邁出一步,身形徒然朝數百米之遠的街道躍去,葉婉兒幾名暗衛軍緊隨之後。

    繁華無比的街道上人來人往,而此刻,這些人紛紛朝四周散去,眼神略顯忌憚的望著街道中央處的那數道身影。

    石道上徒然裂開,其石道的中央處站著一青年,在青年的周圍則是站著數十名青衣武者,這些青衣武者身上的氣勢皆是頗為強悍。

    而此刻,葉家這方的護衛也從四周湧出,葉獨那單臂的身形從人影浮現而出,望著躺在地上的葉家護衛,其語氣略顯平淡對著青年道:“這是怎麼回事,難道不知道在葉家坊市內不準鬧事嗎?”說到最好,葉獨全身爆發出一股強悍的氣勢,配著這氣勢,葉獨的話也變得咄咄『逼』人。

    作為葉家在帝都內的唯一管事,葉獨舉手投足之間便體現著上位者的威嚴,然而其對麵的青年卻視而不見。

    青年略顯平淡的望著葉獨,其眼角處不由閃過一絲嘲諷之『色』,淡淡道:“傳聞葉家管事是一殘疾人,今日一見,傳言果然不假!”

    縱然當麵被青年嘲諷,葉獨臉上依舊保持著平靜,淡淡道:“來人,轟出去!”

    “怎麼,貴坊市賣出的丹『藥』害死了我兄弟,我連個討教的資格都沒有嗎?兄弟們,既然他葉家坊市不講理,那也怪我們不講理了!”青年冷笑著,其眼中兩道湧出少許猙獰之『色』,無比淩厲而磅的氣勢在其身上升起。豁地朝前激『射』而出,並指如劍向前虛空一點,頓時劍氣激『射』而出。

    嘩!眾人皆是料想不到眼前的青年會突然出手,麵對這始料未及的偷襲,葉獨臉上也浮現出少許凝重之『色』。

    單掌朝前拍出數掌,數道掌影融合在一起,同時,葉獨的身形也朝後方退去。

    對此,青年並未繼續出手,反而嘴角處牽扯起一絲莫名的冷笑,劍氣勢如破竹般的破開掌影,威力不減的朝葉獨激『射』而去。

    身形驟然一止,一股恐怖的威壓強行臨身,因此,葉獨的身形也是隨之一滯,然而這短暫的一滯那劍氣便至葉獨的胸脯。

    “讓開!”葉流蘇的聲音徒然在葉獨耳旁響起,同時一股力道隨之傳來將葉獨的身形彈開,其劍氣緩緩劃過,瞬間葉獨全身的武袍盡數破裂。

    劃過的劍氣遠遠地『射』向遠處的一座石碑。

    整個經年累月被風霜雨雪打磨得無比堅硬的石碑就這樣碎裂開來,成為了一塊塊最大不超過拇指大的碎石。

    同時,那些站在青年身旁的青衣武者各個臉『色』猙獰的持劍朝一旁躍去,一時間,無數劍氣朝四周的閣樓躍去,閣樓的倒塌聲以及慘叫聲不絕於耳。

    一時間,整個街道顯得混『亂』十足,原本還神情淡定的行人紛紛朝坊市的出口處湧去。

    尖銳的破風聲驟然響起,葉流蘇以及數名暗衛軍的身形浮現而出,沒有任何的遲疑,葉流蘇單手提劍立刻衝向那名青年。

    同時,數名暗衛軍同樣提劍衝向那些青衣武者,在暗衛軍眼中隻有生和死,因此,他們從不在意什麼武者的尊嚴,趁著青衣武者未反應過來的時候,暗衛軍猶如猛虎下山般橫衝而下,其長劍無情的洞穿了數名青衣武者的心髒,一時間,極為刺鼻的血腥味至街道上飄『蕩』而出。

    慘叫聲驟然響起,而這慘叫聲僅僅隻是開始而已,頃刻間,數十道慘叫聲從偌大的坊市四處響徹而起。

    閣樓的倒塌聲,行人的驚呼聲,死者的慘叫聲交織在一起,數百名身著不同武袍的武者紛紛從坊市的四周浮現而出,手持利刃,這些武者不僅僅摧毀著周圍的閣樓,同樣屠殺著閣樓內的商人,閣樓倒塌,其火油便傾斜而下,熊熊大火冒騰而起。

    一時間,整個坊市都混『亂』了起來,行人紛紛朝坊市的出口處湧去,甚至個別不小心摔倒的行人被後來的人踩死。

    一劍劈出,葉流蘇的身前徒然不見那青年的身影,對此,葉流蘇猛然退後,其目光略顯凝重的望著四周冒起的黑煙。

    “立刻啟動預案!”其如雷鳴般的喝聲至葉流蘇嘴中飄『蕩』而出,然而話語未落,一道泛著冷光的劍器至他背後浮現而出......

    

Snap Time:2018-01-20 21:22:19  ExecTime:0.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