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四百零三章屠蒼生祭血劍(下)


    第四百零三章 屠蒼生,祭血劍(下)

    一柄泛著冷光的長劍在南宮葉那劇縮的眼瞳不斷放大著,一道無形的空間波紋至劍刃處擴散而出。

    長劍的軌跡的速度看似緩慢,然而僅僅眨眼間便至南宮葉的身前。

    這一劍述著無盡的風采,一切唯美盡付此劍中。

    眼瞳猛然一縮,南宮葉身形猛然朝後躍去,其視線之中赫然浮現出一名清瘦的身影,赫然是一名黑袍少年。

    然而那道清瘦的身影猶如鬼魅般眨眼便至身前,南宮葉甚至能夠察覺到黑袍少年嘴角的冷笑。

    “一劍傾城!”平淡無語的聲音在南宮葉耳旁響起,一劍傾城,風采無限。

    劍光消逝掉,血蓮瞬間綻放而出,其劍刃緩緩的從南宮葉的脖頸處劃過,其鮮血激『射』而出,泛著冷光的劍身瞬間被鮮血所染紅。

    一具無頭屍體緩緩從虛空之上掉落,其噴『射』而出的鮮血染紅了滿地,刺鼻的血腥味飄『蕩』而出。

    葉晨身形也輕飄飄的落地,其目光在手中的麒麟劍來回掃動著,先前沾染在劍身上的血跡緩緩被麒麟劍所吸收,最終沒入麒麟劍之內。

    此刻,葉晨也察覺到了麒麟劍的一絲變化,一股殺意隱隱約約在麒麟劍上浮現而出。

    一簇血『色』火焰徒然冒出,最終將南宮葉的屍體包裹住,眨眼間,南宮葉的身體便化作了灰燼。

    “又有一個!”一股頗為強悍的氣息徒然至遠處爆發而出,葉晨眼眸微眯,其嘴角牽扯出一絲猙獰的笑意。

    司徒福,司徒家第十一長老,其年紀不過四十出頭,望上去猶如中年般。

    先前在不遠處他感受到一股淩厲的劍氣,對此,司徒副沒有任何猶豫的趕過來,倘若能夠奪得那魂武劍器,那麼他在司徒家的地位也會隨之提高。

    想起自己對手那惡心的嘴角,司徒福欲奪得魂武劍器的念頭越發強烈,隻要我奪得魂武劍器,那司徒家中除了族長之外誰會是我的對手!

    眼瞳徒然一縮,在司徒福的視線之中一名黑袍少年浮現而出,最引人注目的則是少年手中所握的長劍以及滿地的血跡。

    那柄長劍周圍鋒芒之氣環繞,對此,司徒福心中不由嘀咕著:“難道那便是魂武劍器?”

    欲望至心中浮現而出,然而那觸目驚心的血跡卻消退了司徒福的貪念,身體猛然一頓,身體微微躍起,腳掌淩空一踏,頓時,朝來時的路暴『射』而去。

    身形沒入了山林之中,然而一股不安的感覺卻越發的清晰起來,一時間,司徒福全身氣勢暴漲,真氣在腳掌處浮現而出,每踏出一步,雷鳴般的轟鳴聲便隨之響起,在司徒福奔出數千米之後,那股不安方才退去。

    咻咻!尖銳破風聲驟然響起,司徒福還未鬆口氣便驚駭的發現,一股突然出現的凶猛吸力強行將自己前衝的身形生生的止了下來。

    在這股凶猛吸力的牽扯之下,司徒福的身形徒然朝後方瘋狂落去!

    臉龐上掠過一抹驚駭,司徒福正欲反抗,然而一道黑影便是從身前閃掠而過,強大的破風勁氣,直接橫『插』進司徒福的胸脯,洞穿了他的心髒。

    “!”沉悶的聲響,司徒福眼瞳驟然緊縮,在他的胸膛之處赫然浮現出一柄七尺長劍,那環繞在長劍周圍的劍氣開始絞碎起司徒福的身體。

    這柄長劍他司徒福極為熟悉,在數息前,他便在那黑袍少年手中見過。

    巨大的力量,將司徒福懸在半空的身體,重重的拋落地麵,灰塵飛『射』間,鮮血夾雜著破碎的內髒灑落滿地,其滾熱的鮮血也被長劍吸收著。

    睜大著眼瞳,司徒福死死的望著遠處浮現出的一道清瘦身影,眼神漸漸渙散,片刻之後,司徒福僅存的一絲氣息也隨之消散掉,至死他都不知道自己被誰所殺,又是為何被那黑袍少年所擊殺,滾熱的鮮血染紅了長劍,長劍徒然震動起來,最終激『射』而起,朝樹梢處『射』去。

    那,葉晨的身影浮現而出,右手抓在麒麟劍,輕微一瞥麒麟劍,麒麟劍劍身再次恢複原樣,絲毫不見一滴血跡。

    淡漠的看著那氣息全無的司徒福,葉晨輕輕撥動著麒麟劍的劍尖,輕聲喃喃道:“氣武二層巔峰修為,修為倒是弱了點,勉強算一個!”

    “小火,周圍還有多少名氣武境武者!”嘴角微撇,葉晨輕聲喃喃道。

    話語未落,一股無形的波動至麒麟戒擴散而出,數刻之後,那股無形的波動方才消散掉,而火麒麟的聲音也在葉晨耳旁響起:“看來此次的煉器不僅僅吸引到那些魂武境武者的注意,同樣引起了大多氣武境武者的注意,方圓數十內赫然有數十名氣武境武者,看他們那地毯式的搜尋顯然是在你!,那些魂武境走了,這些氣武境的小娃倒是貪念十足,小子,這些氣武境武者麵以司徒家,南宮家,東方世家的小子居多!”

    “哦!他們三家倒是不死心,居然將主意打到麒麟劍上了!,既然打算來奪劍器,那麼就要有被人殺的準備!不是嗎?”葉晨腳尖輕輕的朝虛空中一踏,旋即身形便猶如一片飄落的樹葉般,輕飄飄的飄向山林內,其冷笑聲依舊盤旋在樹頭。

    一場獵殺遊戲隨著葉晨的冷笑而漸漸拉起了序幕,這是獵殺者和獵物之間的遊戲。

    在某種程度上,擁有麒麟劍的葉晨便是那些人的獵物,而在葉晨眼中,那些人同樣是他的獵物。

    夕陽的餘暉傾斜而落,微風吹過那密密麻麻的山林,沙沙的響聲不絕於耳,在此刻,夕陽如血般鮮紅。

    黑夜永遠屬於殺手的舞台,這是一場無情的殺戮,敵死我活的殺戮,這是氣武境武者的隕落之日。

    葉晨將化風訣體現的淋漓盡致,其身形飄忽不定,在火麒麟的指引之下,葉晨倒是能夠極為容易的撲捉到對方的身形,然而在葉晨刻意為之下,全身氣息全無,因此對方卻不能撲捉到他的氣息,從一開始,這就是一場不公平的戰鬥,葉晨在暗,對方在明。

    十五分鍾後,葉晨的第一個目標出現,赫然是南宮家的一名長老,毫無疑問,這名南宮家的長老僅僅一劍便死於葉晨劍下。

    三十分鍾後,葉晨的第二個目標和第三個目標同時出現,斬風劍技在此刻施展出來顯得異常恐怖,兩名氣武境武者盡數隕落。

    .....

    一個小時後,葉晨站在樹梢之上,後背斜靠著樹幹,嘴中輕輕噙一草根,一股淡淡的苦澀味道在嘴中蔓延著。

    其整個山林內盡是飄『蕩』著極為濃厚的血腥味,血腥味導致了魔獸的動『亂』,一時間,魔獸的吼叫聲不絕於耳。

    夕陽已經沒入地平線之下,一時間,整個山脈顯得極為陰森,特別加上那血腥味以及魔獸的吼叫聲之後。

    接連一個小時,除了個別已經中途離去的氣武境武者之外,那些依舊留下來的氣武境武者大多數死於麒麟劍下,而如今葉晨則是在等待著最後一名氣武境武者!數息後,遠處的樹梢間浮現出一名中年人,中年人滿臉謹慎的望著四周,此處不知為何給他一種心驚膽跳的感覺。

    “僅僅隻是氣武境二層而已!”一道略顯平淡的聲音在中年人耳旁中響起,中年人眼眸中隱晦的閃過一絲駭然之『色』。

    沒有絲毫猶豫,中年人猛然轉身,其真氣瘋狂的在腳掌處浮現而出,周圍的空氣也隨之震動起來。

    在轉身的那,中年人的臉龐上掠過一抹驚駭,還來不及反應,一道劍光便是從身前閃掠而過,劍光看似輕柔的從他的脖頸處劃過。

    頃刻間,血蓮綻放,中年人臉龐處依稀帶著少許驚駭之『色』,其頭顱在劍光劃過之後朝地麵落去。

    無頭屍體也掉落至地,激『射』出的鮮血盡數沾落在麒麟劍上,而此刻,葉晨的身形在原本中年人所站之處浮現而出。

    淡漠的看著那滿地血腥的一幕,站在樹枝上葉晨微微活動了左手,輕聲呢喃道:“最後一個!十五名氣武境武者之血祭劍,小火,不知夠了沒?”

    “馬馬虎虎!”火麒麟略顯遺憾道,在他看來最好的方法便是以魂武境武者的血來祭劍!

    “,也該回坊市了!”葉晨輕微笑道,腳尖輕輕的點在樹枝上,其身形懸浮而起,最終猶如長虹般劃過天際......

    

Snap Time:2018-07-18 11:13:27  ExecTime:0.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