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作者:皇楓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  無上皇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無上皇座最新章節第二十七章掌緣生滅(13-09-25)      第二十六章我為求敗(下)(13-09-25)      第二十五章我為求敗(上)(13-09-25)     

第四百章久違的殺戮


    第四百章 久違的殺戮

    暖和的陽光傾瀉而下,整個帝都沐浴於陽光之中。

    豪華的馬車緩緩從帝都那宏偉的大門處駛出,馬車內,南宮世幾人皆是閉目養神。

    馬車以平緩的速度朝南宮世家在城外的莊園趕去,然而在馬車消失不久,一名身著黑『色』武袍的少年也不緊不慢的朝那馬車『逼』去。

    城外驛站接連不斷,然而在離帝都數千米之遠後,周圍的建築也漸漸稀少,空曠的大道隻剩下形影單隻的馬車。

    風馬瘋狂的奔騰著,其嗒嗒的馬蹄聲不絕於耳。

    整個馬車內沉默的可怕,唯獨風的呼呼聲在五人的耳旁出盤旋著,數刻之後,南宮世徒然睜開雙眼,臉上閃過一絲陰厲之『色』,陰沉道:“你們誰認識頂級的殺手?”南宮世的話語中透著無盡的寒意,那拂過馬車的微風也隨之一頓。

    “頂級殺手!世哥,你是想派殺手除掉塵夢!”聞言,其餘四人皆是流『露』出一絲錯愕之『色』。

    “此仇不報我怎麼咽的下這一口氣!”南宮世雙手緊握,青筋暴起,漆黑的眼眸中盡是殺意。

    “世哥,你可以請家族的那些暗地培養的殺手出手!”一名比較年長的青年道,然而其聲未落,一股尖銳的破風勁氣,卻是驟然從正麵襲來。

    砰!破風勁氣直接洞穿了這名青年的頭顱,其鮮血猶如水柱般激『射』而出,而同時,整個馬車徒然爆裂開來。

    “啊!”激『射』而出的鮮血濺了其餘四人全身,兩名女子不由驚呼而出。

    馬車化作碎屑灑落開來,四隻風馬此刻也躺在血泊之中,埋伏?

    “撤!”南宮世身形微顫,突然而來的殺戮並未讓他表現得太過失措,身形不斷的朝前躍去,銳利的目光在四周來回掃動著。

    相比南宮世那迅速的反應,其餘三名南宮家的子弟倒是慢了一拍,然而這一拍無疑要了他們的命。

    咻咻!一道冷光猶如長虹般從天際處滑落,在三名南宮家子弟那驚駭的目光中,其冷光不斷放大著,赫然是一柄劍器。

    “轟!”破空而來的冷光,輕飄飄的從三名南宮家子弟的脖頸處劃過,頓時。泥屑四『射』,一把尋常鐵劍深深的『插』在了地麵之上。

    劍光逝去,三具頭顱拋天而起,其血柱狂湧而出,三具無頭屍體緩緩倒落在地,其血跡染紅了滿地。

    一簇詭異至極的血『色』火焰憑空浮現而出,猶如濺落的火星般灑落在屍體處,四具屍體徒然化作一團團紅『色』氣霧消散掉,隻剩下滿地的塵埃。

    後方三人慘死雖為發出慘叫聲,然而那破風聲依舊讓南宮世心頭驟然一緊,身體毫無預兆的趴了下來。

    “喀嚓!”身體剛剛下趴,一道泛著冷光的劍器徒然從頭頂上方掠過,最後擊打在前方的山石上,頓時,山石裂縫蔓延,隨著喀嚓的聲響,山石破碎。

    一柄尋常鐵劍橫『插』在對麵的山石處,那山石有數米高,然而此刻儼然破碎開來,南宮世倒吸了一口涼氣,倘若剛才晚半分,那一劍便足以擊爆自己的頭。

    一絲駭然的神『色』至陰柔的臉龐處劃過,南宮世手掌在地麵一蹬,同時腳掌也是一彈,身形猛然暴『射』而出,沒入周圍的山林內。

    身形極為狼狽,無數思緒在南宮世心中閃過:“到底是誰在此埋伏,難道是殺手堂!不行,我不能死在這!”

    帝都外是連綿不絕的山脈,其原始山林最為顯著,因此,南宮世唯一的希望便是憑借著地形的熟悉將背後的殺手甩掉。

    “媽的,都怪蘇格那老不死的,要是那老不死也不會遇上殺手堂的埋伏!”身形急速閃躲著,南宮世不由埋怨起蘇格。

    對於其餘四名南宮世家子弟的慘死,南宮世是未放在心上,身形猶如鬼魅般的在山林穿梭著,往日他倒是和帝都的那些貴族公子來此處狩獵過,因此他對此處的地形倒是極為熟悉,背後的破風聲漸漸遠去,雖如此,南宮世依舊不敢大意,等待數刻之後,再無察覺到任何身影之後,南宮世方才鬆了一口氣。

    然而在前麵的山道之上,一道清瘦的身影卻是詭異的浮現而出,那道清瘦的身影相比周圍那高大的樹杆倒是顯得極為瘦小。

    南宮世激『射』而出的身形驟然停頓,駭然的抬起頭,在他驚駭的目光中,一張清秀的臉龐浮現而出。

    “跑的了嗎?”這麼黑袍少年赫然是葉晨,葉晨淡淡的朝南宮世一笑,漆黑的眼瞳中湧出的殺意讓南宮世有種置身於冰窖般的感覺。

    望著那張清秀的臉龐,南宮世有種熟悉的感覺,然而他極為肯定未見過眼前這人,微風吹來,黑衣少年一身武袍獵獵作響。

    那道清瘦的身影徒然和記憶中的那道可惡的身形緩緩重回起來,特別是那雙漆黑的眼眸,此刻南宮世臉上不由浮現出一絲錯愕之『色』。

    望著滿臉錯愕的南宮世,葉晨嘴角微揚,牽扯出一絲冷笑,手中巨大的長劍徒然激『射』而出,頓時,一聲慘叫,響徹了山林。

    長劍洞穿了南宮世的整個心髒,其鮮血激『射』而出,至死,南宮世眼中依稀帶著少許難以置信之『色』,眼前的這無情殺手真的是那個人嗎?

    修長的手指微彈著,少許血『色』火焰激『射』而出,最終將南宮世的身體包裹住,葉晨瞟了一眼化作塵埃的南宮世,一抹嗜血浮現臉龐,輕聲道:“這火焰用來處理後事倒是不錯,殺人必備!”聞言,火麒麟的聲音也隨之在葉晨耳旁響起:“別浪費時間了!”

    “此處倒是不錯,不過倒是怕吸引人到來!”聞言,葉晨身形猛然朝山林內躍去。

    茂密的叢林,寂靜而安詳,葉晨的身形猶如一陣清風般朝山林的深處『逼』去。

    山脈連綿不絕,葉晨足足飛行了將近半個時辰,進入山脈內部後,葉晨方才逐漸減緩速度,身形輕飄飄的落在一陡坡山峰處。

    “此處距離帝都將近百,不知可行?”雙腳落地,葉晨向火麒麟詢問道,聞言,火麒麟的聲音也隨之響起:“可以!”

    套在右指上的麒麟戒表麵紅光閃閃,一團紫『色』火焰從中飄『蕩』而出,最終化成了中年人的模樣,雙手負背,望了一下四周環境,略感滿意的點了點頭。

    “此次倒是清靜,然而此次煉器不能受到任何的影響!”話語未落,火麒麟的身形徒然激『射』而出,頃刻間,方圓數內徒然響起了魔獸的慘叫聲。

    數刻之後,火麒麟的身形方才再次浮現而出,頗為凝重對著葉晨道:“此次我煉器時,你便在一旁護法,記住靠近此處一的生物皆誅殺掉!”

    “知道!”見火麒麟如此凝重,葉晨也流『露』出了凝重之『色』。

    “此次煉器絕非往常那麼簡單,魂武器出世必然影響異象,將麒麟劍和礦石取出!”火麒麟的身形徒然漂浮而起,周圍的樹木皆是快速的枯萎掉。

    聞言,葉晨連忙從麒麟戒中取出麒麟劍以及礦山,麒麟劍以及礦山皆是詭異的漂浮在半空中,葉晨也按照火麒麟的吩咐退到數十米開外,眼神頗為期待的望著虛空中的一幕,數月前火麒麟煉器時施展出的錘法讓他受益匪淺,如今有機會觀看,他自然不會錯過。

    目光緩緩的從礦石之上掃過,火麒麟微微點頭,最終目光停落在麒麟劍之上,其麒麟劍上紅光陣陣,鋒芒之氣環繞在旁。

    一股雄厚的氣息至火麒麟身上蔓延而出,右手從火焰之中探出朝虛空一握,其麒麟劍赫然被火麒麟抓在手中。

    一時間,一道極為清脆的劍『吟』聲響徹而起......

    

Snap Time:2018-04-21 21:19:57  ExecTime:0.237